清湖渔夫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长剑天涯 - 清湖渔夫首页
论信用(下)
2012-01-16
字号:

  第三部分:信用循环与金融市场过程

  信用基于市场价值,是价值的暂时让渡,以价值物化形态——货币向货币或者商品的出让者回归而结束。这种货币向出让者回归,是以资本循环的顺畅为前提的;一旦资本循环发生阻滞,这种货币的回归就会发生阻滞,或者回归遥遥无期。一般而言,受信者接受信用,并且承诺到时还本付息,是以能够将授信所得的资本参与资本循环从而获得更大的利益作为假设的。只有及时将资本循环中的资本转化为货币,才能按时还本付息。商品转化为货币是惊险的一跳,如果这一跳没能成功,摔坏的不是商品,但一定是商品所有者;如果这个商品所有者还是受信者,商品所有者在摔下的同时还通过信用捆绑了别人的资本,那么这个商品所有者和受信者会摔得更重!毫无疑问这个商品所有者作为受信者会受到授信者的追索,受信者被要求还本付息,直到所借的货币的本息全部付清为止。

  信用循环

  信用授受活动是伴着产业周期和经济周期进行的,信用的膨胀和收缩是与产业的扩展和收缩同步的(注①)。在产业的初创期,产业的资本流入基本是自有资本的冒险活动,在产业的成长期和繁荣期,会发生资本的加速流入,基于产业前景的社会乐观气氛,此时的资本流入伴随着大量的信用授受活动,社会资本迅速向某个或者某几个产业集中,资本被物化为设备、厂房、材料和工资等等物质状态,然后通过生产过程向商品转化;在此期间大量的物质财富被创造,商品到货币的转化伴随着大量的资本利润的实现,越来越多的资本通过信用被动员起来加入到资本循环当中,直到新产品的消费达到饱和为止。在消费饱和以前,资本循环保持顺畅,以还本付息为内容的信用循环同样顺畅。在消费饱和以后,由于消费的相对萎缩,实际消费回落到某个稳定水平(产品使用寿命到期的更换消费量),商品的价格进入一个长期的反复的下降过程,整个产业的资本循环不仅在规模上缩小,而且在时间上变慢,集中到产业的资本出现相对过剩。物化的资本,向货币回流尽管不会完全中断,但是是以商品相对更低的价格和转变为更少的货币量回流的,这些回流的货币,必须先行还本付息。如果集中到期的债务的还本付息,超过了货币的回流流量和速度,信用循环就会发生阻滞。违约行为如果只是偶尔产生,参与授信的人们认为不过是个别现象,除了当事者之外估计很少人关心;如果发生的频率过高并且在一定的人群中普遍发生(这具有必然性),就会引起人们的警惕,在新的授信活动中更加谨慎,对已有的授信会加速到期;由于信用来源的缩减导致了借旧还新的困难和缩减,同时追索债务行为更多的发生,会使越来越多的授信人加入到讨债的行列。这是一个自我强化的过程。随着信用的收缩,商品到货币的转化的萎缩,大量的被物化的产业资本会越来越多地闲置;同时由于这些闲置的被物化的产业资本再也难以进入相应的市场过程和失去转化为货币的机会,其价值会逐步丧失,产业资本也同时灭失,物化在这些产业资本上的授信资本也会逐步灭失,相应的债权债务可能成为废纸。尽管会有许多保障授信人的担保措施,可能会出现这些被物化的产业资本或者财产的所有权的转移,使得自有资本的灭失更加早于授信资本,但是如果这些被物化的产业资本不能重新进入相应的市场过程,授信资本的结局和自有资本不会有什么两样。

  资本循环中的利率

  所谓金融,就是通过信用授受进行的资本融通或者资金融通。货币化的资本,通过信用授受进行资金融通,成为金融资本,进入产业资本循环,通过商品市场完成产业资本的循环过程,对通过信用出让的资本进行还本付息,从而完成金融资本的循环。金融资本本身的增值要求在资金的融通中通过利率体现出来,并且以此为条件加入资本循环过程;无论金融资本加入到资本循环过程的哪一个阶段或者时间有多长,都是以参与分割资本循环所带来的利润为前提的,货币本身不能创造价值增值,只能在市场之中通过投机获取差价,从而实现资本利润;货币必须先向商品或者商品化的任何对象转化,在经过一轮投机后不论结果如何,回到货币本身。在这里,资本化的货币似乎有着天然的增值属性,表现为一定的利率。利率本身仅有数学上的意义,仅表示一种比例关系,它表示了金融资本在资本循环过后,有可能实现的本金加利息回流的货币上限,这是以资本循环正常为前提的。在资本循环过程中,利率仅仅具有观念上的意义;授信者的利率要求是否真实,得看准备授信的资本能否找到受信者,能否被资本循环所吸收。如果资本循环能够带来足够的利润,并且这种利润水平能够持续,在这种利润水平之下的利率的金融资本,才有可能被使用;如果资本循环发生阻滞,资本仅能有限地转化成货币甚至灭失,本金加利息的实现,只能依赖于货币回流的现实数量。比如债务重整过程中的本金和利息豁免就使原定的利率失去意义。

  市场利率的形成

  一个个信用授受行为,构成了以市场为基础的总体的信用活动,同时推动着社会信用观念的形成和确立。就单独的信用观念而言,包含资本增值的信用行为的成立,如同商品的估价一样,具有个体性和个别性,是否授予信用和接受信用,对信用授受双方而言,都是个人看法和判断,这些个人看法和判断,基于个人经验,相对于其他信用行为而言,具有个体特征,存在相互的差异性。就总体的信用活动而言,单个的信用授受行为之间是相互影响和相互促动的;受信者进入信用市场,寻找和询问授信者要求和条件,结合自己的经验和判断,加以比较,从而决定是否接受信用和接受信用的各方面条件;这里既有比较,又有讨价还价的谈判。众多的授信者和受信者都在相互寻找、比较和谈判之中,彼此的看法和观念都在相互传递、交流和因应自身的需要而变化,并且根据这些变化中的看法和观念采取行动,实际的信用授受行为的发生意味着信用授受行为双方的意见达成一致,众多的信用授受行为则推动着社会化的信用观念的形成,社会化的信用观念同时将这些信用授受行为联接成一个市场。

  在众多的信用授受行为当中,由于各自的条件和要求千差万别,因为在一个个信用授受行为中的利息和利率存在差别;这种差别,会引发信用授受过程中的投机活动,以低利率接受信用后再以高利率授予信用,这种投机活动,将低利率的信用授予者和高利率的信用接受着联接起来,成为信用市场的中介,这种中介,就是货币经营业。在这里,我们将一次信用授受行为又称为一次交易,交易是指授信者用自己的资金换取或者购买受信者出具的信用凭证(存折、存单、债券、股票)而言的。货币经营业一方面通过交易行为扩展自己的市场联系,与越来越多的授信者和受信者交易,减少了信用授受双方的寻找和等待时间,极大地扩展了信用授受成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货币经营者在了解众多信用授受者们的看法和判断的同时,向市场传输自己的看法和观念,从而对越来越多的信用授受者的行为产生影响,在投机过程中的信用授受行为增加的同时货币经营者的看法和观念也在这些信用授受者当中传递和被认可,从而推动了市场总体看法和判断的趋同。货币经营业者们通过越来越扩大的投机活动,主导和加速了社会化信用观念或者价值的形成。这种社会化信用观念在参与信用授受的人们中间逐渐深入人心,形成稳定的价值观或者理念体系,又反过来影响和约束一个个信用授受行为。和市场价值一样,信用观念和价值同样是一个社会化过程的产物。这个过程,是一个在反复的交易行为中逐步积累的过程,社会化信用信用观念或者价值的变化快慢,和货币经营者新的看法和判断的传播速度密切相关。

  利率产生于资本在信用领域的增值本性。作为投机的货币经营者,存在着作为受信者压低利率的要求和作为授信者抬高利率的要求,以便尽可能的扩大投机的利率差别。但是,这种利率变动或者调整能否成功,取决于新的利率能否被市场广大的信用授受者们接受并且通过市场广大的信用授受者们的行动来验证;换言之,必须对目前市场广泛接受的信用价值或者观念体系进行调整,形成新的信用价值。货币经营者们因为长期而反复的信用授受行动,了解信用市场的人们的对信用的通常看法及其变动原因,会对投机活动进行总结,从而形成自己比较系统的的理念或者逻辑。同时这种理念和逻辑又通过大量的信用授受行为在信用市场传播和交流,影响其他信用授受的看法和观念,对信用的价值进行反复塑造和改变。对于一个新的利率而言,相对既有利率而言的变动,需要一个“理由”。这个理由,不是关于利率变动的逻辑和理论如何科学,而是这个理由在信用市场被如何接受和如何被随后的信用授受行动所证明,相信这个理由的人越多,有关的信用授受行动越广泛,这个利率的市场存在就越坚实。由于货币经营业在信用市场具有中介地位,这种中介地位的优势,不仅仅基于货币经营业本身的资本优势,而且更重要是基于以众多的信用授受者作为市场的信用交易对手。一方面,货币经营业者可以提高或者降低利率,以新的利率在市场询价;另一方面在询价的同时,为利率变动制造某种噱头或者理由,通过货币经营者自身的社会联系渠道或者信用授受过程进行传播;或者通过专家学者言论的媒体宣传,影响社会舆论;从而影响社会心理状态和思维。这样新的理念或者价值在传播中被以新的利率进行的信用授受行为所“证明”,这样某些经过“证明”的理由或者噱头与信用授受行为的变动的利率的关系就建立起来。这种关系,是大众参与的信用授受过程中的现实存在,信用价值和观念的变化植根于大量的信用授受行动,同时又引导着信用授受行动的新发展。一次次的交易,形成一个个利率,在一段时间内,信用交易形成一组利率,这些利率高低有别,是信用市场中大众行为的结果,也是信用的价值的市场表现;没有任何一个利率是虚假的或者非理性的。

  利率的因时间差异而被划分为所谓的长期利率和短期利率,具有很强的人为特征;利率差别是市场过程的产物,信用授受过程中不乏短期利率高于长期利率的例子,也不乏所谓的高利贷的例子。

  利率连续的长期的变动,是和经济周期紧密相连的,依附于经济周期之中。我们知道,经济周期的产生,常常被一个甚至几个新兴产业的周期性运动所主导,而主导新兴产业周期的则是资本的持续流入和流出,这种资本的流出和流入则以信用的扩张和收缩为基础。在新兴产业的上升过程中,由于资本透过投机主导的以大众行为为内容的商品价格过程的发展,资本的利润相对丰厚,会吸引社会资本向新兴产业流入(注②)。在信用市场中的货币经营者,一方面会提高授信利率保证信用货币被广泛使用的同时增加自己的利益,另一方面,会提高受信利率,尽可能地吸收小额信用货币,将信用货币集中起来,扩大信用来源。利率的投机过程和商品价格投机过程是相同的,由于兴旺的产业状况和乐观的经济前景,以及既有的良好的资本获利状况,一方面为信用利率的提高提供了可能,更高的利率能够为产业资本所接受;另一方面也为利率的提高提供了更多的噱头和理由。随着产业扩张过程的推进,商品价格的上扬过程的自我强化,信用领域的新逻辑或者新理论与提高的利率的信用授受行为的关系也被反复证明,利率提高的过程同样会出现自我强化的倾向,新兴产业的资本集中过程会大大加快,利率持续提高,信用出现膨胀式地扩大和日益频繁的信用交易;直到新兴产业的扩张过程结束。随后出现的是伴随着产业内资本流入的停滞和商品价格下降的利率下降过程,这个利率下降过程同样具有自我强化的特征;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资本的循环的信用货币回流会发生更多的阻滞,旧的银行贷款被催收,产业兴旺时期的大把放贷机会消失不见,债券和股票价格下降,找不到自己认为可靠地授信机会,利率也一降再降,信用交易成功的次数越来越少。在这里,利率和商品价格都是基于同样的市场大众行为过程,都是这个过程或者产业周期中资本运动的结果和表现,两者并无因果关系,但是可能存在一定意义上的相关。

  利率限制与信用脱媒

  利率是信用的价格,在市场中存在经常性的变动,这种变动过程是由于资本通过投机主导的大众行为过引起的,资本追逐利润,成为利率变动的原始动力。利率固定或者利率管制———将利率在一定时间内固定的某一个水平,是和资本的逐利自由相冲突的。信用授受者们有选择市场对手的自由,这也是资本的自由。利率管制,对市场的大众行为会产生影响,并且改变大众的行为方式;如果资本和信用的提供者的利益受影响不大,他们不会脱离信用中介;如果利率管制的结果限制了资本增值,情况就会变化。尽管存在一些困难,和商品生产者与消费者的直接交易一样,信用直接授受在信用市场始终存在。如果货币经营者的授信利率和受信利率的差别过大,或者因为利率管制,使信用的最初提供者和最终使用者的利益受损或者被压抑,信用的最初提供者和最终使用者之间的直接交易就存在可能;信用的最初提供者和最终使用者绕过中介——货币经营者直接进行信用授受的行为,我们叫做信用脱媒。信用脱媒行为会使固定的利率失去的市场大众行为的基础,偏离利率形成的社会化过程。利率附着于资本循环和经济的周期性循环,随着经济的的周期性地膨胀和收缩,利率限制只能改变信用授受者的行为方式和资本分配利润的份额,不会改变资本的逐利本性,不会改变资本的社会流向,不会改变资本向存在更高利润的产业的集中。

  证券市场的形成

  在信用授受活动中,受信人在接受资本的同时会向授信人出具一份合约或者凭证,持有这些凭证的人具有依据这些凭证分配利润或者利息以及其他利益的权利。由于授信人的货币资本闲置和受信人的资本使用在时间上的差异,对合约和凭证的转让或者买卖就成为现实需要,以便授信人及时收回资本。频繁的买卖行为会推动有关这些合约或者凭证买卖市场的形成,这些合约或者凭证也就有了交易价格,成为有价证券。有价证券是资本提供信用的证明,也是信用提供者获得利息或者利润的依据。有价证券买卖,实际上是短期资本通过证券交易参与较长期的资本循环的利益分配,一个个短期资本,通过有价证券的交易,衔接成能够长期使用的资本。有价证券市场,和银行通过大量吸收短期存款而能够发放长期贷款一样,主要克服的是信用授受在时间差异上的困难和阻碍。证券市场的形成和有价证券的交易转手,实际上是一种短期信用向长期信用转换的形式。证券价格波动,反映的是长期信用的利息或者利益在短期信用之间的分配。证券市场价格波动过程同样是资本通过投机主导的大众行为过程(注③)。

  信用风险问题

  信用风险是指授信的资本发生损失的可能性,信用是和资本循环以及市场大众行为过程相联系的。如果发生资本循环的阻滞,资本损失的发生不可避免,但是这种资本损失,是市场大众行为过程的后果;就社会资本总体而言,大众行为的市场过程会引起资本的再分配,从而对其中一部分资本进行打击;市场是资本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同时也是风险产生的根源,因为资本的利润动机,资本反复不停地复制这个市场过程,复制一部分资本的灭失或者死亡现象;就资本总体而言,部分资本发生损失具有必然性,就个别金融资本而言,具有发生风险的可能性,因为总会有某些资本因为资本循环的阻滞而发生风险中奖而导致损失。信用风险恰恰是因为信用形式的资本参与了资本循环过程,从而在市场中通过资本的大众行为的市场过程既创造了部分资本增值,也让部分资本走向灭失和死亡,这是一个社会化过程。在信用市场上,随着市场中人们对风险的认知的变化以及与这些认知变化直接相关的的信用交易行为的发生,信用的风险特征也会发生很大变化,而且信用风险不是孤立的,它通过人们的信用交易行为相互影响。早期的银行挤兑风潮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一个对某银行不利小道消息的流传,会引起直接针对该银行的挤提存款行为;挤提行为的示范,如果没有有效的措施加以制止和安抚,随后而来的是挤提风潮。这种风潮,往往能够将一个经营正常的银行迅速推向倒闭境地,同时,大众的跟风,会使在排队挤提存款的队列中靠后的人们血本无归,同时与这家银行有关的其他银行和企业同样会采取相应措施,或多或少地会有损失发生。

  按照西方经济学的观点,信用风险(Credit Risk)又称违约风险,是指交易对手未能履行约定契约中的义务而造成经济损失的风险,即受信人不能履行还本付息的责任而使授信人的预期收益与实际收益发生偏离的可能性;并且认为,利率是和风险水平的高低相联系的,风险高低与利率正相关。从在西方经济学的风险评估理论和方法中,我们可以发现,一是风险的衡量具有个人观念特征,几乎每个人的风险评估的方法、途径和结果都各不相同;并且这种局限于个人观念中的风险,尽管会出现广泛传播,但是因为没有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而成为市场行为的依据,总是零散的和孤立的,脱离了整个社会化过程而存在;就某些风险理论而言,风险的数学化模型是缺乏社会过程基础的,结构精巧但毫无用处。二是因为风险概念仅存在于个人观念中,似乎产生于各自孤立的契约,缺乏社会基础,而利率却是在大众行为的市场过程中形成,因此利率和风险本身毫无关联,关于利率的风险补贴得不到任何社会机制的支持。无风险利率一向被视为整个利率体系的基础,普遍地将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充当无风险利率的做法由于美国国债的信用逐步坍塌而使这种观点失去了意义。

  在有价证券市场,信用风险隐含于价格风险之中。有价证券市场同样是资本通过投机主导的市场,有价证券的的价格形成同样是大众行为推动的市场过程,这里上演的是金融资本之间的博弈,是在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狼食资本对羊群资本的吞并和掠夺,这是一种题材-价格模式或者机制。在这里,风险和收益出现分野,收益归狼食资本,风险归羊群资本(注④)。在西方金融创新中所发展出来的所谓转嫁和分散信用风险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具有和有价证券市场的题材价格模式同样的市场机制,都具有零和博弈特征,收益归狼食资本,风险毫无疑问转向中小资本或者羊群资本,高杠杆化的交易只不过让狼食资本对羊群资本的吞并过程更加猛烈,羊群资本的风险状况也就更加惨烈。与贷款市场一样,证券市场的风险特征及其变化同样受到人们的认知和行为的影响,这方面最经典的例子是内森·罗斯柴尔德控制英国政府公债的例子。1815年6月18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进行着一场法国和英国的战役。如果英国战败,英国公债将一文不值,而如果威灵顿将军能够打败拿破仑,那英国公债将是另一番景象。当时,罗斯切尔德家族已经在英国占据着金融寡头的地位。他们凭借庞大的情报系统,在6月19日清晨率先获得了滑铁卢战役的结果,而英国公债市场的其他人还在一无所知中等待交战结果。内森·罗斯柴尔德并没有像一般投资者想象的那样,大举买进英国公债,而是开盘便抛出一笔数十万英镑的英国公债,然后更大的抛单像海潮一样一波比一波猛烈。罗斯切尔德家族的抛单在市场上引起了恐慌,投资者纷纷吐血抛售持有的英国公债。几个小时过后,英国公债的市价仅及票面价值的5%。而这时,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交易员们开始悄悄买进能够买到的每一张英国公债。6月21日晚11点,威灵顿的信使终于到达伦敦,这个晚到的情报,让罗斯切尔德的家族狂赚了20倍,也一举成为英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内森·罗斯柴尔德演绎了在证券市场狼食资本对羊群资本最简约和最赤裸的吞噬过程,利用价格波动剥夺了这个市场的所有参与者的财富。这个价格波动过程,是由内森·罗斯柴尔德主导的,是由所有市场参与者共同完成的。在这里,其他市场参与者的跟风行动,给随后跟进的人带来越来越糟糕的结果或者说风险扩大,最终英国公债的市价仅及票面价值的5%。

  最后贷款人

  在各国的中央银行体系建立后,人们的常识性的想法是,中央银行是信用体系的最后贷款人。这种想法,仅仅浮于问题的表面。在整个资本主义体系中,资本主义生产与再生产创造社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资本则通过主导社会大众行为,对市场体系和价格过程进行控制;通过市场体系实现对自己有利的社会财富分配和再分配,通过财富积累和资本集中,不断加强对经济和社会的控制。通过商品市场,将越来越多的人卷入市场,通过大众行为的商品价格过程,资本获得利润,直接无偿占有社会财富;通过银行体系实现金融资本对利润的分割,同时以信用为工具,通过还本付息来加强对产业资本的掠夺,推动产业资本的部分毁灭;通过操纵有价证券市场和金融衍生品市场,实现对中小资本的洗劫;通过市场与国家争夺对社会的管理和控制权,将政权体系和国家行为至于自己的控制和操纵之下,用来支持资本主义体系的运行。

  经济和金融危机的来临一方面是因为资本循环的阻滞,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市场起主导作用的资本对这种矛盾的有意利用。他们通过选择性信息释放,对市场观念或者市场价值进行塑造,影响和引导人们的群体行为,推动危机的来临;危机对在市场起主导作用的资本而言,是机会,对在市场起主导作用的资本以外的人而言,是灾难,区别的只是被打击的程度,只是资本和财富被洗劫数量的具体差异;在市场起主导作用的资本利用危机对其他资本的打击,就是以制造越来越多的无产者为目标和极限。通过操纵大众行为的市场体系,从而巩固其的市场地位和社会统治。

  在金融资本占据统治地位的条件下,金融资本的垄断优势是通过一次次经济周期的循环得以强化的,一方面,金融垄断资本在所有的市场过程中都是胜利者,不仅使自身得以壮大,而且在衰退和萧条期很难受到任何伤害;另一方面,在经济周期的萧条期,只有自我保护良好和实力得到加强的金融垄断资本,才有能力低价大量收购刚刚创造过一轮经济周期的产业,从而将该产业的绝大部分控制在自己手中,从而将又一个或者几个产业纳入自己控制的产业体系。在经济的萧条时期,金融垄断资本或是通过自己的大银行,重新开始授信活动;或者购买国家扩大发行的公债(扩张性财政政策,此时的公债虽然面向社会销售,但是只有金融垄断资本才有财力购买),通过国家开始市场的授信活动,从而开始自己主导新的周期性的经济运行过程或者市场过程。这一点可以从美国金融垄断资本近期围绕国债问题进行的僵持拉锯得到最充分的证明,美国金融垄断资本是不是愿意购买和购买多少美国国债才是核心问题,政府开支如何运用直接关系到美国金融垄断资本内部各集团的利益,国债上限充其量是一个噱头和美国金融垄断资本在国家公益上伪善的面具。国家在经济的萧条时期也同样能够扩大货币发行,从而增加对市场的授信,但是这种授信,同样给予的是金融垄断资本,因为没有其他对象具有接受信用的能力和实力,金融垄断资本因此也扩张了自身的实力。这一点能由美国的N次量化宽松得到证明,N次量化宽松是华尔街资本为自己扩张国家信用,唯一加强的是美国金融垄断资本的优势,提高他们在国际金融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上翻云覆雨的能力,于是也就有了国际石油市场价格的暴涨暴跌,也就有了美国热钱汇聚香港赌人民币升值。

  国家作为最后贷款人只是一个影子或者傀儡,实际的最后贷款人是金融垄断资本,因为他们控制了经济和占有了绝大部分的社会财富。在货币发行权赋予国家的情况下,金融垄断资本是国家信用的控制者和接受者,金融垄断资本的授信需要只不过是通过国家加上了一个戳记,国家信用强化了金融垄断资本的优势和统治地位。

  参考文献:

  注①和注②:《大众行为过程中的市场价格和经济周期》

  注③和注④:《论金融市场的题材-价格模式》

  2011-06-30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社会底层的草根知识分子,位卑未敢忘忧国。希望自己的思考能够成为这个民族的一点星火,和众多的爱国者一起共同忧思,汇聚成民族崛起的思想火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