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索居沉吟 - 郭伯文首页
同此凉热
2012-01-14
字号:

  本人上溯三十几代世居闽西,可谓地道南人,多年前初生牛犊,到天寒地冻的东北读大学。入学之初兴奋而忐忑,准备迎接严冬的考验。

  果然名不虚传,十月中旬,长春就开始飘第一场雪。雪不大,着地即化。我们几位福建籍新生冲上街,大惊小怪,一走三跳;匆匆路人向我们投来惊异的目光。那些东北人已裹得严实。我们一低头:部分穿了秋衣、大都趿拉着拖鞋。不禁面面相觑,用刚学会的东北话嘀咕:不咋地嘛!回去看温度计,摄氏五度,更纳闷了:在老家,这多冷啊。

  又过了个把月,听说南湖的冰结厚了,大家就吆喝着一起去拍照。近冰面,我缩着脚不敢踩下,罗盛教的故事在心里萦绕。此时一个老生断喝:“怕啥?上面都能开坦克了!”于是一咬牙悲壮地踏了上去。顾虑很快烟消云散,我们开始在湖面上打雪仗、拍镜头。诧异的目光又扫过来,比上次更强烈,且指指点点。才想到自己穿得确实穿得单薄了点,不像别人绒服皮衣棉帽手套几乎全副武装。最受瞩目的乃吾正牌老乡、武平十方人氏小聂:的确良草绿军服,上身半解半扣,清晰见秋衣衬衫毛背心;塑料制轻便凉鞋,短袜有隐有现,悠然似信步闲庭赏风月——身材不高,气度无限,东北大汉们瑟瑟旁立益发衬托其伟岸和光辉。

  福建人抗冻便出了名。又来自亚热带,什么热力没经过?看来冷热通吃。某一暑假我留校,心想此地“避暑”,自然尤胜承德、北戴河。平时天高气爽。七月中有近十天,突然燠热难当,气温三十好几,躲在寝室尽除赘服却依然汗如雨下,习惯性地向四周搜寻电扇却想起全大楼都未曾见过一台。由此彻悟出冷热之间的道道:南方长夏,避暑降温道具齐全,建筑尽量通风,但人们必须忍熬每年的冬季,因而耐寒不耐热;北地长冬,厚墙密窗、暖气火炕,一切围绕御寒保身,久而久之,人们便如温室中的花草,不见风雪,但必须历练短暂的酷暑。

  “真理”被发现,对东北的滴水成冰就放松了警惕,甚至轻蔑。是冬,有次裸颈赤手在野外呆了很长时间,当地同学的再三警告权当吹耳凉风;回到寝室不久,手脚红肿脸鼻麻辣,苦头尽吃,几成大患。世界原来是同此凉热的!从此对一切谦恭敬畏。有后生在我母校就读,寒假回来执师弟之礼拜访我老人家,亦妄议凉热,对东北之寒嗤之以鼻、哂笑连连。当即斥道:谁怕冷谁怕热?去问林海雪原里的东北老农,去问顶着烈日干活的龙岩建筑工人!

  (2006年《生活专刊》,署名郭本)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福建上杭县人,生于1968年。199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政治学系行政管理学专业。两年后“下海”,无成。2005年混入一地方报社吃文字饭至今。凡事苦思,以致头已半白。近年偶或动笔,见报几十篇,大多用本名,也用笔名“郭本”。幼时长辈呼“文古子”,因此权作网上自称。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