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多难兴邦”与“无难丧邦”
2011-12-22
字号:

  四川大地震的时候,温总理为中国人大写了“多难兴邦”的四字古语,凡中国人几乎都无不知晓,但其实没有任何人想到,“多难兴邦”除了对抗震具有激励的作用之外,因为“邦”就是国 ,“多难兴邦”还打开了认识国家形态之门,国家因何而兴?现在人类的争论不休其实完全没谱,因为都还是在争论社会内部因素如何决定,而古人却早就用“多难”二字为“兴邦”定论, 与古人亲身亲历的真知灼见相比,我们现代的人类实在是差之千年的望尘莫及。

  “多难兴邦”这句话非常神奇,在网上一查,这句话的原意竟然是出于两千多年前的《左传?昭公四年》:“或多难以固其国,启其疆土;或无难以丧其国, 失其守宇。”这是春秋战国时司 马侯对晋平公说的一段话,其最惊人之处,是里面不仅有“多难兴邦”的意思,而且还有与之工整对仗的“无难丧国”的意思,当现在的人类还在为国之起源争论不休的时候,那两个古人却 早已在完整的谈论国之兴亡。

  关于司马侯与晋平王的讲话,网上还有一些相关的译文——晋平公说:“晋国拥有三个有利条件,可以保证平安无事,有谁能和我们抗衡呢?一是地势险要,二是马匹很多,三是齐、楚两国 多灾多难。有了这三条,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司马侯回答说:“恰恰相反……,九州中的险要地带,它们并没有一直为一姓所拥有。冀州的北部盛产马匹,但并没有兴起强大的国家。依 靠地势险要和马匹众多,并不能保证国家得以巩固,自古以来就是这个道理。”后来晋国没能守得住证明了这个道理。

  春秋战国是古代中国混战的年代,兴邦丧邦的事情层出不穷,春秋战国为何而战?现在很多人以为是为争霸而战,这其实是极大的误会,请注意春秋战国前后的历史大势,先是周灭商,这是 西强东弱,后来是西周弱化了之后往东,这也是西强东弱,春秋战国的结果,是秦灭七国,这也是西强东弱,按照“多难兴邦”,中原的西边在当时有一股非常强的力量。

  任何人都可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你处在一个压力太大的地方,你会怎么样?哈哈,可能最多的选择就是逃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西周东迁就是逃跑,但是,在很多很多次的逃跑以后 你会怎么样?如果有条件,你就会想要自强,而自强就是需要有军队,有军队就需要有军粮,而建军队、筹军粮就要有行政能力,何为国家?国家就是这个行政能力,只有行政能力够强,军 队才能够强,所以国家就是生存必须的最强。

  春秋战国是分封的年代,把谁封去到西边可以是人为的偶然,但站不站得住脚,却要靠你自己去与自然磨合,你想要站得住脚怎么办?面对那里无比压力的“多难”,当然是想要尽量多的军 队,想要尽量多的资源,但问题是每一个封国的空间都非常有限,而又没有办法靠临时的互助解决,于是就需要自己想办法去解决,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尽量的扩大疆域,这是中国分封制难以 持续的根本原因,包括明朝皇帝朱棣的作为都可能是同一个动因,中国之所以总会倾向于由北方走向统一的专制,完全不是因为个人意志,而是因为北方的压力实在太大。

  知不知道谁是春秋战国外部“多难”的难主?一直挥之不去的就是匈奴,由之前的鬼方等部族积聚而成的匈奴,所以春秋战国是一个修长城的年代,秦国、赵国、燕国等都在修,春秋战国看 似内部在争霸主,其实是为了对外抗击匈奴,匈奴非常了得,不要讲任何封国都难以对抗,实际上连后来拥有全国资源的汉朝都难以抗衡,在汉武帝彻底解决匈奴之前,汉朝其实是必须向匈 奴称臣的,汉之所以能够灭秦,实际上必须以损害抗击匈奴为代价,秦军都在对外的方向上不可能撤退,几十万兵力在抗击匈奴,还有几十万在镇守岭南,结果汉朝虽胜还得自食恶果,其后 来不得不送公主们去充做和亲的牺牲,汉以后的内乱很多都会引致同样的恶果。

  中原承受的外部冲击还不是以春秋战国为起点,其最早的起始点是5000年时的气候变冷,北方草原原来繁衍的大量人类需要南下,他们在不断创造条件南下,而中原的人类也在不断的升级抗 衡的能力,匈奴之前,南下多是较小的单个部族的作为,比如鬼方,所以各封国还能站稳,等到草原部落聚集为匈奴之后,冲击就由西北为主逐渐扩展成整个北方的统一行动,而中原则升级 到了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这是一个将近3000年的过程。

  “多难兴邦”是一个通理,在中国造就国家形态的同时,也在古希腊开始造就初始的国家形态,在这方面欧亚大陆是一致的,因为欧亚大陆在5000年气候变冷时,北部人类往南迁徙同样都是 到了已经有人的地域,同样都会造成人类间最大规模和最为剧烈的反复冲突,不同的地方是欧洲最早的国家形态并不稳定,因为其南边的地中海限制了其南向的空间,很多被冲击的人类最终 是掉进了大海,就像后来中国宋朝的皇帝被赶下伶仃洋,这使其前期的进化成果较少有完整保留的机会。

  国家形态的意义是什么?国家形态的真正意义,是尽量整合全地域资源抗衡5000年前气温下降造成的频繁的北往南冲击,这是非常血腥的相互冲击,是不留人活路的相互冲击,而由于这个冲 击整整持续了5000年,所以,国家形态其实是所在地域全体人类生存的基本依托,国家形态是应外部的“多难”而生,是“多难”的儿子,不是阶级的儿子,阶级其实也是“多难”的儿子, 没有“多难”的抢夺,就没有造成阶级差异的原始积累,请注意,由于生产剩余的量在开始时很小,其并不足于积累至构成阶级差异,阶级、国家、文明是“多难”的三胞胎,这些才是国家 理论的正理。

  在有了“多难兴邦”和“无难丧国”的视野之后不难推论,因为“多难”的程度是非常不同,国家的基础其实原本就是有强弱的不同的,在完全没有“多难”的地域,国家形态很难得以发育 ,而在经历了“多难”的地域,“多难”的程度越高,国家形态的基础越强,而“多难”的程度越低,国家形态的基础就越弱,这跟“有什么样的刺激就有什么样的进化”的原理是一致的。

  中国人在人类历史上最早承受了最大的外部压力,所以中国最早的进化到非常完备的国家形态,但中国国家形态的表现其实是“其兴亦勃,其亡亦忽”,几千年来总是分分合合,为什么呢? 可能大家没有注意,中国的国家形态实际上存在着两大弱点,其一是国家太大,国家越大,每个人离“多难”就越远,或者反过来说,国家离每个人也越远,不仅“多难兴邦”的难度极大, 国家那么大,完全聚拢起来不容易,而且“无难丧国”时也极其不易,国家太大,一旦涣散了就不容易拢得住,现在人类处于长期温暖的顺境,加上又是生产力高速发展的时代,每个人都感 觉似乎不用依赖别人,所以现在甚至连家庭都有不稳之虞,国家这么大当然问题更大,所以中国的国家形态现在特别危险。

  其二,虽然中国承受的“多难”冲击力度极大,而且发生的极早,但问题是“多难”主要是来自于较大尺度的气候变冷,而近5000年的气候较大升降的次数有限,“多难”发生的频率有时偏 低,所以,国家在统一了较长时间以后,又会因为远离了“多难”而自我涣散,结果等到下次危机到来,甚至还没到来,可能就已经开始自我崩溃,所以中国人的国家意识实际上是相对较弱 ,“多难兴邦”与“无难丧邦”并没有被普遍接受,所以,一到“无难”之时,无论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很多人甚至会热衷于参与“丧邦”之为,而且似乎是不达目的就不肯停手。

  西方在这方面的情况有所不同,由于欧洲在地理上有地中海在半中间起了阻隔的作用,西方国家形态的形成实际上可能是分成两段的,其第一段是地中海的时期,大致上是到古罗马完结以后 ,第二段主要是地中海以北的年代,这个年代大致开始于1200年成吉思汗的西向冲击,这是国家形态真正被西欧普遍接受的起点,时间相对较晚,但欧洲的国家形态有一个强处,其在普遍接 受国家形态之后,一直是依托国家平台进行不停的争斗,所以西方人的国家意识比中国人强很多很多,中国人可以随便辱骂自己的国家,而西方人一般不会,美国入籍誓言几乎全部都是效忠 美国的内容就是证明,你不肯宣誓一定不能被获批入籍。

  请看在网上抄录的美国入籍誓言:“我完全放弃我对以前所属任何外国亲王、君主、国家或主权之公民资格及忠诚,我将支持及护卫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内和国外所有的敌人。 我将真诚地效忠美国。当法律要求时,我愿为保卫美国拿起武器,当法律要求时,我会为美国做非战斗性之军事服务,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在政府官员指挥下为国家做重要工作。我在此自由 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借口或保留,请上帝保佑我。”现在西方人在全世界的作为,就是尽力将别人的国家拆散成一盘散沙,而对自己来讲却是个人要坚定的服从于国家。

  现在的西亚和北非就是被人以“无难丧国”进行拆解的重灾区,因为这里原本就是国家形态较弱的地区,其原因是历史上低纬度地域的“多难”发生的太早,所以虽然北非和西亚都曾有过国 家的形迹,但由于后来“多难”已经移至较高纬度,低纬度国家与生成国家形态的“多难”已经太久无缘,所以到了现在的长期温暖顺境,这些国家就特别容易自我溃散,埃及“革命”在赶 走穆巴拉克之后,还要继续“革命”,但并没有明显的目标,而利比亚在杀死卡扎菲之后,也有点不知要走向何方,再加上突尼斯,或者还有黎巴嫩,不论多好还是多坏,似乎只要是没有改 变的可能,就可能演出“无难丧国”的悲剧,这方面具有的地域性非常有兴趣。

  “多难兴邦”其实很像人们平时开玩笑说的“小病不断,大病不犯”,日常的小杂病疫不会有性命之虞,因此实际上是起了增强抵抗力的作用,而“无难丧邦”则好像是“小病不犯,大病完 蛋”,因为没有机会增强免疫机能,碰到了大病就真是麻烦,美洲、非洲在大航海之前就是缺乏能导致生成国家形态的“多难”,所以到了西方大航海的时候,几乎惨遭灭顶之灾,而中国的 国家形态虽然存在两大弱点,但由于到底还是经过了“多难”的磨练,最终还是有机会保全甚至现在还能蓬勃发展。

  但是,既然将国家统一说得这么重要,有一个问题就必须解答,为什么满清的中国也是统一国家,而中国近代革命却一直要反对满清?这个问题的回答需要回到前面所讲的国家的基本原理, 国家的意义其实是“尽量整合全地域资源抗衡外部的冲击”,满清作为外族政权,200多年还不能融入于原住民,等到西方的外部入侵来临,其怎么可能“整合全地域资源”?全地域资源包括 物力和人力,这是外族一己之力根本做不到的,他们的一己之利太过狭隘,所以整个国家就会陷入危机,而这个危机就会导致重新整合,经过全中国人们的共同努力,结果在一九四九年终于 重新实现了国家的统一,而且还是真正原住民的统一国家,这实际上是特别宝贵的。

  中国几千年以来,其实只有很短时间真正是原住民自己的统一国家,这方面有不同的算法,如果按最长的算法,统一国家除了元朝、清朝是外族政权之外,其它都是原住民的统一国家政权, 这些大约占了整个历史时期的接近半数,但现在有些研究对唐朝有疑问,因为唐朝可能跟鲜卑有关,只不过历史上鲜卑族只要没有离开中国,一般都能较好的与原住民融合,而如果再较真计 算,由于中国早期的统一国家形态都跟春秋战国的封国有关,封国之王并不一定是真正的原住民(真正的中国原住民可能主要应该是中原体量最大的东夷族),而如果真按此计算,很有可能 只有宋朝、明朝等是比较纯粹的原住民统一国家,这些历史事实绝对非常骇人,并不是谁都能实现和维护统一国家。

  在国家形态方面有一个特例非常值得一说,这个特例就是朝鲜,平时人们谈论朝鲜都有点轻蔑,因为他们有点世袭,朝鲜之所以是个特例,最关键的因为它是全世界唯一被四个超大国家直接 包围的国家,朝鲜西边是俄国和中国,三八线南边是美国,东海对望是日本,由于朝鲜完全没有伸缩的空间,不要讲“多难”,极有可能“一难”就完蛋,所以朝鲜必须一直保持极高的戒备 ,但这一定很累,因为这个消耗是可想而知的,仅就人口问题来讲,朝鲜本身都是山地,农业发展的余量不大,但因为非常需要人力资源,有可能还得鼓励生育,所以朝鲜很多矛盾都很难解 决,将来他们的出路可能既不是坚持,也不是开放,而是像南朝鲜在美国支持下到外部市场获得收益一样,先争取在中国和俄国获得一定的市场收益,然后再继续发展。

  在懂得了“多难兴邦”的道理之后,其实很容易建构国家原理的逻辑模型,中国现在很多大小楼盘,这也是人类生活的空间,但由于现在楼盘没有外部的“多难”,其内部的社会形态发育极 难,甚至连公共需求的物业费都难以收齐,但前段时间广州番禺的楼盘碰到附近要修垃圾场时,就会看到针对性的社会组织在快速萌发,可以想见,如果再有不断后续的顺向压力,比如垃圾 场方案强行通过,比如垃圾场的方案真的实施,甚至假如垃圾场再行扩建,假如垃圾场堆满了堆到了门口,这样一难再难,其针对性的社会组织一定也会不断升级,古人的“多难兴邦”显然 很容易由模型来证明,而社会内部决定却始终非常空泛。

  说到底,“多难兴邦”的“邦”可能就是“帮”,为什么需要“帮”?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预料得到这些都不会发生,当然可以不需要帮,但这是不可能的,5000年前的气候 变冷就没人可以预料,一直到现在都没法预料,没法预料是很大的问题,国家形态极重要的作用就是应对难以预料的重大问题,气候变冷就像是西游记里面的风起云变,风起云变之后大山背 后就会冒出人来,奇装异服、相貌异形而又无法交流的,西游记就将之称为鬼,西游记到底变了多少天,见了多少鬼,孙悟空历了多少“难”,其实就是中国历史的文学表述,今后,因为人 类同样还是不能完全预料风起云变,所以我们不能上西方人的当自毁国家,如果我们真的把国家毁了,明天我们靠什么生存?即使可能重新“兴邦”,谁又能知道将会遭遇多少“多难”的血 腥。

  所以,懂得古人的“多难兴邦”和“无难丧邦”极其重要,无论左派还是右派,只要不是汉奸,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十分珍惜自己的国家,请大家记住“多难兴邦”,其兴亦勃,请小心“无难 丧邦”,其亡亦忽,可能包括忽悠的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丁兄的文章有一定的道理,气候的变迁导致国家的变迁。一个人的生命是有气数的,一个国家的存亡也是有气数的,我预言中国大陆今年下半年必定有大的变数!
    2012/4/30 14:48:02
  • 老丁哥这个评价倒是说反了,秦先生的理论象是从人与自然的角度来阐述问题的,而老马的理论倒是在人与人关系的圈圈里打转转。

    秦先生是位出色的理论人才,但是,他的理论实用价值不高。他用他自己创造的理论语言写了很多,其实无非也就是在说“人的发展是环境条件的限制给逼出来的”,简短一点,就是“逼上梁山”,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凡事都在于一个“逼”字。

    理论家的作用就在于把基础性的常识给你用复杂的逻辑予以绕圈般的说明。再说的好一点,也就是赋予你一种执着的信念,至于在现实社会生产与生活中如何去做事,还得靠你自己去实践与领悟,书本不会给你提供半点现成的答案。
    2012/1/16 22:47:35
  • 在人的自身打转转不是正道,跟马克思相比只能是笑话。
    2012/1/16 22:30:57
  • 哈哈,谢谢!秦川以前好像在这里说话。
    2012/1/13 22:31:26
  • 文明的产生不仅有寒热带差异的问题,温带本身也有极大的差异,最早的文明实际上非常靠近热带,中国的文明却主要在接近寒带的地方,纬度是重要的,但并不是决定性的,关键要懂得大自然决定性的作用项和作用方式,这里所说的寒温热带,其实是按我们现在所处年代的温度来认识的,这其实是先入为主了,马氏的年代就还没有认识这个问题,据现在的科学认识,古埃及文明的时候,因为冰期还刚离去,那时埃及的纬度可能还比较寒冷,而中国文明开始的时候,之前不久还是黄河流域遍种竹子和存在大象和长颈鹿的年代,这是温暖的年代,所以,必须认识温度是一个动态过程,如果温带可以达至文明,那美洲也应该可以,南北美洲都有非常广阔的陆地,比欧亚大陆的欧洲部分甚至亚洲部分都绝对不会大小多少,而且条件也不差,绝对不应该在大航海的时候,一个是工业社会,一个是古代社会,两者相差若干千年,所以马恩并没有真正的解答问题。
    2011/12/24 22:56:24
  • TO:5楼:说的真好。
    2011/12/22 22:05:59
  • 一难一境界,【破难】就是提升境界。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
    下士闻道,大笑之
    不笑不足以为道!
    2011/12/22 19:54:12
  • 只有中国领导人才会说这种鬼话
    2011/12/22 14:15:02
  • 四川大地震的时候,温总理为中国人大写了“多难兴邦”的四字古语。。。。。。。。。。。。。。哈哈哈哈哈哈。老温,笑死我了
    2011/12/22 13:44:21
  • 多难兴邦?
    2011/12/22 13:11:03
  • 很有道理。
    2011/12/22 12:44:1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