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有高明的一套,怎么还会导致衰败落后?
2011-12-20
字号:

  近一百年来,导致中国人自己不能公正对待中华文明之道,妨碍思考者们去关注、发掘、阐释一整套体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看上去似乎很有道理的这个问题,在拦住了太多探索者的去路。 照理说,有很好的一套,就不应该衰败如清末,落后到如今。既然,一整套对中华文明起决定性支配作用的道体系,不能救中国于水火困境,那她还值得我们去特别地关注和对待吗?

  这,当然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漠视与厌弃自己一整套的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了。这,也是近百年来这套体系为自己的偏失与不足付出的惨痛代价。对此,我视作乃必然自然,不能指责其不 对。不过,现在,所有极端的苦痛都过去了以后,在中华文明这一套已经忍辱负重地自责了快一个世纪的情况下,在我们可以从容理智、平心静气地回味思考所发生的一切时,我想,我们再 以大敌当前、救亡为要的不问三七二十一之态度,草率与不加细究地对待固有的中华之道一整套体系,那就是今人的不对了。

  就这个问题而言,我们不妨在此来细细地追究一番。

  首先,一套好的、高明的、伟大的体系,就一定没有不足、局限、衰败和走入低谷的时期吗?答案是否定的。起码到目前为止,我们人类尚未能找到一种这样十全十美的体系出来。不要说从 两千多年前到清末的中华这一套,就是现在大行其道的西方这一套,不同样也是在近期已至少显现出疲态、衰落样了吗?

  我们说中华之道,根本上看,是一种至今为止(就我个人所见)最高、大、全的合之道超级体系。可是,有突显、有所长,必有所限,必有所短。尽管,在很早以前,我们的先辈认定自己的 一套,是天人至高之道,天下唯有此一道,其他不明此道者皆为未开化之蛮夷;现在,西方有些人,又以人类理想、普世价值等名号,在进行着这种类似的全球兜售,可是,所有理智的明眼 人都应能看到,今天和今天以前的所有体系,没有一个能做到完全完满、尽善尽美。若之前真的做到了,那还会有今天所谓的文明冲突和中西方文明的大不同吗?

  虽然,我们不能妄断,未来也不会有可以实现全人类大一统的体系出现;但却绝对可以果断决断地说,截止今日,这样的一套绝对从未出现过。即便,我们的先人们曾经是那么地自信自己全 盘关注到了整个与无尽的天下世界,即便我们的道统体系是那么从不懈怠地追求着完满统合,可最终却还是在自己不着意的个体、细分、具体、末梢一端,给了另一套西方体系一个做大、做 强,甚至后来居上与超远发展的机会。

  其次,既然,迄今为止的所有体系,都有不足、偏失、局限、低落、衰败,那么,她们各自不可避免的不足、缺失、低落、衰败,应成为我们拿来评判一种体系是好还是不好的证据吗?一套 好体系的好,就像一个人优秀人的优秀,是缘于我们对其的好处、优势、堪用之长项的肯定的。只要她有被我们认可的好的、优长的一面,并确实为我们做出了许多独到的贡献,她便不因自 己的没顾及、有局限、存偏失、有缺陷而遭到恶评与否定吧。这是我们一个应有的不苛求与善待之的态度吧。我们不能明知一个萝卜无法做到两头切,却还要将其所不能承担的强求于她!明 白了这一点,我们便能够在该用马时唤来马,该使炮时架炮台。如果能够看得清楚与明白,中西方两套体系,作为总体上分道扬镳、截然相反的两极互补构建,前番与今朝,交替转换、相应 互补,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必然规律,那么,我们还需要在中华之道衰败时痛批其有限、有缺、不能、不好,在西方体系凋落时再踏上大加鞑罚的一只脚吗?我们所要的只是,改弦更张,变轨 易辄,换上另一套,继续走下去。这才是我们应有的豁达开明之自然理性态度!

  再次,我们不能不脱开各自体系的本身,去背后看看支配着中西分合两种体系的更深刻之根本原因与更不改之周期规律。中西方分合两道的背后,有一种分合理论需要阐述。这点,我将会放 在较后的某段时间里,集中予以阐述。这里,仅想粗略地谈谈支配分合两道互为补充、交替转换的周期性规律问题。这里面,有以下几个基本的观点:

  一是,行进在分之道上的文明体系所达成的构建,与行进在合之道上的文明所达成的构建,她们固然很宏大、高超、系统、复杂,可在总体上却无法摆脱人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曲折 螺旋前行,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合交替迈步的总规律之最终支配。非为合之道愿意不愿意,也不是分之道想怎样不想怎样,才走出分合之交替变化、曲折前行的周期性轨迹的。她们都是 入得其道,循径而行,尾大不掉,身不由己的。

  二是,分之道与合之道,都是同样由广阔中域向着两边分别迈出、由混沌难分向着各自分明凸显展开的,越向前走、便越至其极的不同取向。这势必造成,谁越是在各自向度上努力追寻、超 越领先、脱颖而出、登峰造极,谁也就越会偏于极端、积重难返。过分坚守着全面完满、大一统的一整套中华之道,与同样极其执着于细分精确、理论丛生的一长串西方体系,既然都是各自 向度上的登峰造极者,也就都成了在时代变换了自己的摆向后,最难凭借自身之力量,将早就被体系化了的整个文明拔将出来、改弦易辙的困难户。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从清末开始一直到如今 ,似乎总也无法完全或总体实现西化,而过往一些合之道根基较浅、成就不太高的文明和国家,如日本、俄国、波斯文明、印度文明等,却相对较容易地便接纳或倒向了西方的一条根本性之 原因所在了。

  也正由于如此,今天,虽然西方在至极而返的系统、综合路上,比我们东方自己已经早行了一步,可是,只要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不是贬低西方,他们所谓的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 、路径依赖论、社会激励等有所建树的一个个理论,其实比起中华之道大一统的超级理性体系来,总体上,或至少在高超、恢弘、全面、系统、完满、符合自然现实、依托综合理性等方面, 简直差得太远了,太有些稚嫩小儿科了。

  三是,两条道上不同的两套高级体系,在走向衰落的较后时期,既同样会因文明的高度理性化、整体化、体系化,而患上自大、自满、僵化、教条等通病;又因各自体系与各自体系面对的现 实之大不同,而内生出许多截然不同的自身麻烦来。西方由于是分之道,所以在充分暴露弊端的没落期,总体上出现的不是统得太死的问题,以至于枯竭倒塌;而多是分得太破碎,从而陷于 混乱分裂、难以收拾归拢。一个是轰然倒塌,一个是慢慢消散,这是两套各异体系在阶段性衰落谢幕时的不同基本特征。今天的西方,这种征兆已相当地明显了。中华合之道下的中华文明, 在清朝末年之所以会迅速地分崩倒塌,便是一路下来将体系越走越窄狭、僵枯了,以至于丧失掉了最根本的直面和应对现实之能力,故经崛起的西方力量一击便轰然倒下。

  四是,各自体系的构建进程与演化周期之长短,既与分合两道的普遍规律有关,也与各自特有的体系构建方式有关。在多种作用力的集约作用下,合之道及合之道上的文明体系,几乎总是像 滚雪球一样,围绕着一些基本的核心不断扩充扩展开来,具有着明显的守本、内构、夯实、坚稳、自足、平和、有机聚成、系统整合等特征。这种构建方式,往往不是如西方那样,先行分割 ,再进而找到某个着力点,直至破堤而出,迅猛湍急、一泄千里。她更主要是围绕着某个或某处中心、核心,向四面八方扩展、推广,以寻求更加丰厚、全面、系统、有机的支撑与托靠。所 以,一套合之道体系,相对而言,更加覆盖全面、体魄高大、结构立体、系统丰厚、核心稳固、层级多元。她更像大地上的造山运动,而西方更像冰川消融后的江河奔流。

  这种固有的复杂、全面、多向、系统、归拢、整合等特性,决定了合之道体系往往要比分之道体系的构建,来得工程浩大、牵扯面多、参与广泛、历时长久。对合之道上最高建树的中华之道 来说,则更是如此。所以,其前番明确而系统地构建,自老子孔孟在思想文化领域率先起步,直到宋元明清更多地细化体系化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一大套一走就是两千多年。期间,所 有的诸学兴衰、河东河西、曲曲折折,都没改变一条大河向东流的一整套运行规律和基本性状,都没能出得了不断推进、推衍、阐发、丰富、补充、修正、强化、发展一大套的那个总圈圈。

  可以说,清朝末年,伴随着皇权统治的彻底被摧毁,中华之道前次的构建演化宣告阶段性完结。这是一轮体系的倒塌结束,却又是另一轮新的更大更高体系的孕育开始。我所谓千年之大变局 与千年之大再建间的千年之大重构,指的便是从思想精神文化领域必将开始的这番重新思考、重新梳理、重新规划、重新构建大工程。

  回到本文的主题上,虽然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可我们还是需要明确地讲出来。有高超一套的文明,哪怕是如中国、西方这种在各自分合道上已经做到了极致的,也无法摆脱自身不可避免的 局限、不足、缺失、偏颇。而自己往往未意识到的这些局限、不足、缺失、偏颇,正是导致自身整个体系与文明必然会走向沉降、衰落的根本原因。换言之,另一套迥然有异、甚至恰好完全 不同文明及体系的崛起,便正是踏着这些局限、不足、缺失、偏颇的残枝败叶,顺风顺水地大踏步不断走高的。所以,在分合两道各自分行、没能交汇合一的过去和今天,甚至还包括今后可 能的一个到多个世纪,再高超高明的一套,都只能有选择地主要依循分合道中的其中一条。谁也无法在分道独行时代,避免自身不可避免的不足、偏失与衰落、失陷。更不可能,完全代替或 成为根本不同之另一个道的收容者。

  前番中华之道体系,在清末轰然倒塌,实乃历史的必然、体系的必然、文明的必然、合之道的必然、支配分合道的人类两腿交替之必然。她的周期性完结,表明着自己终究没有走出合之道的 基本偏失,表明了人类还需要经历一个西方分之道充分地表演一番后,才能诞生更智能统摄分合之道的人类终极大道之总体规律。她的衰落,是因为她没有将西方分之道包含进去,而她的全 人类时代之重新崛起,也源于她已开始了将西方分之道容纳进来的、真正全人类天下之立足站位。看明白了这一点,我们便不会对自己以前的一整套,在一段时期内(满共也就一二百年)的 衰败与落后于西方,而捶胸顿足、耿耿于怀了。我们也就能对升级到全球化时代,统摄东西方分合两道的中华之道的必然兴盛,抱有几分坚实的肯定了。

  在未来时代,最终要靠合之道上的最高超高明者,担当为全人类统摄东西方分合两道的重任,这当然是与合之道文明天然的、历史形成的、不断提升的统合能力直接有关。毕竟,再大、再全 、再高的统合,仍然超脱不出最彻底统合者的如来神掌;东西方、分合道、全人类的最终统合,乃是合之道特别是达到最高层级的中华合之道,从一开始就始终如一锁定的终极目标。所以, 过去有不足、偏失、衰落、甚至塌陷,没什么了不起的。因为我们还有未来。弥补、填充、纠正与改良了中华之道先前缺失的,完全站位于东西方及全人类视界上的,重构后的新的中华之道 体系,必将是跨立在分合之道两条腿上的最伟大、最完全、最系统、最高层级的人类终极构建。

  从那以后,这套在体系规划上业已达成完满的全人类智能构建,将再也不会有谁落后与谁的问题了,也定能走出分合之道的周期交替律了。因为,自那以后,人类将成为真正的一体,全人类 面对的不再有东西方、分合道、分裂的你方我方了;人类需要

  不断衡量掂量的,只有智能拟或不智能一个指标了。

  最后,一句话,过去再高超高明的,都只是人类一条腿的最好最长,她走不到另一条腿能去的地方;只有在未来实施了全人类的统合后,两条腿都已健壮且有机关联起来,人类才能够彻底摆 脱此起彼伏、交替互换的单一频率和步调,才能真正使两只脚灵活智能地作出走跑、蹲跳、跨越、旋转、变换、运动、舞蹈等协调美妙的全套动作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期待中,可惜您不聊Q,少了一个很好交流的平台。
    2011/12/22 22:13:29
  • 回复[5楼] 评论人: 博彩华强
    ------感谢推荐,赵云喜的“寻找内心桃源”已看。基本理念相符,我后面会有更多独特的、建设性的思考。 多多交流。
    2011/12/21 12:51:58
  • 赵云喜:寻找内心桃源
    http://hr.cctv.com/20110418/108758.shtml
    2011/12/21 12:10:57
  • 可怜的shalako!迷失在狂乱的思维里,找不到出来的路了。回到老汪的楼里吧,在那里泡泡茶,聊聊天,再别乱跑了,这里的世界充满陷阱,踏错一步,往往深陷其中,不得自拔
    2011/12/20 21:51:02
  • 不理解的,慢慢理解。书要一页一页读,馒头要一口一口地啃。
    2011/12/20 10:22:48
  • 你想说什么呀?
    Charley, 他想说什么?
    2011/12/20 10:10:58
  • 人民政府为人民。
    2011/12/20 9:30:1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