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一整套从来都与普罗大众息息相关
2011-12-14
字号:

  ——兼答jiangbiancaogen等网友的一些疑问

  草根网评论员jiangbiancaogen先生说,自己对宏大理性体系不抱任何期待。在我与有关出版单位和一些朋友的交流中,许多人也有“理论构建太虚高远大”、“与老百姓现实生活没太大关系”、甚至“没有你说的中华之道、我们照样活得好好的”等之类不予理会、不太感冒、不大认同的看法。所以,我觉得有必要专门写一篇短文,就此类看法给予一定的回应,讲出自己的看法与道理来。

  我认为,目前情况下,大多数人在潜意识里,之所以会对高大体系、宏大构建、整套理论、中华大道,有所抵触、漠视、甚至不屑,并非人们根本就不相信理论体系的指引指导作用,不愿意循着理性的光亮在丛林迷雾中前行。大家不信任所谓宏大体系,除了太多贴着各种牌号的理论,其实并不能带给人们多少惊喜、通明、升华以外,最为关键的原因则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第一个原因是,将自己对理论体系的全部理解,建立在了西式体系构建方式和理论固有形态之上。一听理论、一说体系,便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高高在上的、远离生活的、形而上学的、概念逻辑的、肃穆书房的、晦暗灰色的黑康们。全然没去想、未曾想我们自己一直被视作直觉经验、生活常识、人生智慧的一大堆积攒沉淀,能称得算作理论与体系。可见,由此而生的,对理论体系的不信任、不感冒、不上心,实属是被西方所主导的现代思想理论那一套,完全误导了、搞怕了。

  第二个原因则是,我们经过这一百年的学习、模仿、嫁接、追随西方,早已在自身的文明、自己的道体系上,覆盖抛撒下了太多杂七杂八的西枝、西叶、西尘、西沙,以至于蒙尘已久无法自明、堵塞过度难以近拥。古人常说:道在身边眼前,“道不远人”。中华之道体系,甚至为了贴近人世社会生活的本身,为了便于我们中华文明的体认践行,都将自己的最基本概念直接贴附在、植入进了天下活生生世界一切事物的里面,都让自己不过多地逗留在辽阔自在的理论高空,而是一头扎进繁杂艰难的寻道履道中去,我们再不领情,再说“什么与现实生活是两张皮”之类的话,那就有些太辜负中华民族的先祖明哲们了。

  中华文明一整套,不管从核心的思想体系,还是从全部的思行知为超级综合体系来看,从来都是直接关照着客观天下自然活世界的,是为着人们的一切活动提供着可依可循之道的(道,本来是为人有所依循而生),是与天下普罗大众的一切息息相关、密不可分的。这正是中华思想理论体系或中华之道,与其他一切宏大理论体系构建尤为不同的重要一点。

  关于中华之道这一套与中国人每时每刻生活的密切关系,可以从不同的方面讲出很多。我们不妨仅从老百姓常常顺嘴提及的角度,来看看道在生活中的无处不在吧。比方说,成语中有道出现的就相当的多:志同道合、大道至简、中庸之道、头头是道、道不远人、道法自然、师道尊严、君王之道、为学之道、修身明道、替天行道、分道扬镳、背道而驰、歪门邪道、旁门左道、康庄大道、人间正道、道不同不与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等等;比如说老百姓俗话里多有看门道、找窍道、品味道、有说道、无间道的说法,有上道不上道、是不是同道的说法,有鱼有鱼道、虾有虾道的说法,有杀猪宰羊、各有各道之说,有世道、家道、商道、得道之人、经营之道、持家之道说法等等。在老百姓日常生活里,道,常常被看成是解决问题的智慧、诀窍、办法、方式、方案、路径等的代名词了,被赋予了人生之大脑般的崇高地位。甚至,评价一个人是好人,也多暗含着是一个尊道有德之人的所指在里面;说一个人是个明白人,也少不了其首先是一个明道人的意思在。更直接的,有得道者、得道之人、卫道士、无道之人、寡有道义廉耻等明白无误的以道论人。就这样,一个道字,从中华大一统整套体系的最高最大最根本之构建,到每个老百姓的这样那样生活方面及如此如彼做法,便似无形的宇宙射线般,将所有的一切关照与连接了起来。这种全然不同的方式与动态形态存在,在西方体系内是难以想象和无法做到的。

  如果稍做进一步地梳理,从更加理性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起码有三点,可以说明中华之道超级知行综合理性体系,是一套“道不远人”、与普通百姓密切相关、甚至没有广大民众集体践行便无法最终铸成的特别不同之构建。

  第一,中华之道整套体系,都是从打底的自然概念基础上推演出来的,每个人与各种人群身上所携带的自然理性基因及其自然而然的思行作为,直接决定着中华整套体系的聚合构成与综合理性取向。

  自然的概念,是整个中华民族看待一切的总打底概念;以自然而然的态度和立场看天下、看一切之中华自然世界观,是根植在整个中华文明根基上、支撑着每个中国人一切思行活动展开的电脑基础操作平台般的构建。

  中国人从来不信什么上帝主宰,一直没让宗教当上思考探索最高最后的主持,常常在最后一刻多能做将自己托付给“一切皆自然”、“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等超然老到的不变信念,每每爱从宏观动态上讲一些态呀、势呀、时呀、局呀、度呀的,甚至,过去的绝大多数人能面对艰难坎坷的岁月,却能抱定一种入乎其内、出乎其外、随遇而安、坦荡自然的豁达乐观态度,都不能不说与这种深刻的自然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样的结果便是,一方面,每个人会因这种统一的自然观,而成为携带着自然理性的无数分子、基本粒子;另一方面,每个被自然理性世界观武装起来人,又会在各自自然而然的思行过程中聚合撑起一个辉煌壮阔的自然理性文明体来。这在根本上与西方那种源于自然人的个人主义,是大不一样的。西方在多数时候和通常情况下,每个个体是没有明确宏大的世界观构建或内置的,他们有的多是以我为中心的随性而为。所以,西方文明便要由一帮哲学家思想家们,在抽离生活和人人的层面上,另外去构建一套又一套的形而上学体系或着什么外在的其他体系出来。中国则不然,每个被自然理性天下观武装起来的个人,本身便承担着这套体系参与者、思行者和聚合者、拓展者的重任。他们因为是自然理性的自己,因为有着丰富多彩的自然理性生活,所以,他们大多数人之基本所依、所持,乃就是整套中华之道体系的基本所依与所持。中华之道更多地是集体智慧的产物。中华之大道,寓于人人的所依所持里;每个中国人,都直接与整个民族文明的通天道贯通着;中华之道整套体系的取向与构建,掌握在普罗大众集体的手中。

  二、中华之道,从来就是一套知与行合筑的统一体系,其只有仰仗广大民众的共同认定、聚合依循,才能达成最终的坚实完满。

  我们的学者型思想家们,有一个与生俱来的通病。那就是过分注重了书本典籍上的小学问,而不是社会生活的大学问;过多重视了这个大师那个大家的所用概念与思考总结,而不是他们思考的站位、原则、过程、路径、机理;过高拔抬了老庄、孔孟、法墨等凸显各家的特殊作用,而不是充分地关注着他们各自所处时代的集体思考与知行奔流的巨大主导作用,更谈不上去思索这些属于整个民族、整个文明的阶段性思考实践,在中华文明几千年甚至上万年长河中的客观走向、内在关系、必然规律和实际价值了。

  简单地讲,如果仅仅是书本上、形而上学概念上、哲学思想学科范畴内的一套体系构建,那么,普通民众,甚至连我们这些非专业研究者、非学术专家的民间思想者们,也几乎很难谈上有足够的资格与发言权。可是,如若换了一种根本不同的参考系和全然不一样的构建平台后,就像中华之道直接以天下自然、现实社会和纷杂有类群的人为素料,特别是还将这个文明与该文明所有人的所作所为也拉了进来以后,一切便都变了。某些领域内的专门家,一走出自己的圈子来到更广阔庞杂的天下自然世界,便如深海动物来到了有山有崖、有风有雾、有根有叶、有鸟有兽的陆地上;擅长于思与知的知识分子们,在行和用、及对行和用的认知领悟上,反倒往往不及大多数的社会人。在这里,最有发言权的,往往是最最普通的生活民众。虽然,他们往往不大会进行太多的缜密思考,不善于口若悬河地滔滔不绝。他们也许搞不清、道不明许许多多,可他们很多时候总能知道什么才是最合适的,通常情况下总能靠着眼、手、脚、屁股,带着自己走出悬崖泥沼,攀上坚实而无险的高地。

  一个人,常走山路却不崴脚、不跌落、不走失,说明他识道、懂道、能找准道。一个文明,那么多代,走过那么多险路、歧路,还不断吸引那么多人和民族加入进来,还越走越壮大、越走越宽广、越来有凝聚力、越来越生机勃勃,没有一套识道、找道、行道的本事,不能合力同行、齐心共筑,何以能成?思考、认知,可以是一个人完成的,哪怕最最复杂庞大的一套。可行、用,特别是一个文明世世代代的用与行,却打死也不能够靠一个或几个高明者,所能做到和完成的。这就是中华之道,为什么构建起高明的思想体系后,总将更大更重的后半段,交由更多民众和整个社会的履行致用去实现、去达成的根本原因所在了。可以说,没有广大民众的普遍参与与集体践履,中华之道体系便永远只能是半拉子工程、未完成之宏大构建。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什么能被中国所选择接受?这种在放手依靠人民群众上的根本相通与直接对接,不能不说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三、中华之道,是按照梯次层级关系编织出的一套天人贯通立体系统,每个中国人都不能不在全面道化了的天下世界里不闻道、不识道、不思道、不遵道。

  西方本质上是外置性的规则和法治社会。中国,则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全然靠着尊道持道与依道构筑,建起了以道为核心的道理、道德、道义、道法、道行之社会。可以说,道与法制规则,是中西方两大文明最核心的秩序统筹纲纪。它们二者,在许多方面有着非常大的不同,甚至是截然相反的。

  从总体构建来看,道体系之构建,是立体贯通、全员覆盖的。

  不仅上管天地、万物、天下世界,下管人世、社会、类群、人人、内心;而且连宗教、未知、无尽、隐匿、混沌的另一方世界也要去栓系。西方的规则与法制,则一开始就统不起来,是分而治之的。人世用法制,宗教有教义教规,科学领域有规则定律,未知未来领域用推测假说。无论用法或规,西方都未能形成全面覆盖、一以贯之、整体直通、统一提缆的单核根本构建。就一套大的体系,规制、整合全社会及一切活动而言,中华之道,是按照梯次层级关系编织出的一套天人贯通立体系统,从上天、天下、天地、万物、人世到社会、国家、乡邻、家庭、人人、内心等,每个中国人都被置于一种全面道化了的(不仅仅包括所知,还包括所行)天下世界里,谁人不闻道、不识道、不思道、不遵道,谁便四面碰壁、寸步难行。所以,闻道、识道、以思行遵循道,是每个中国人在自身社会生长中,不得不、不能不做的事。

  从另一方面看,西方的法、规则,是外在的构成,是靠哲学家、法学家、神学家等所谓知识人,设置出来,规定下来,套加在普罗大众的头上的。而中国的道,则是有每个人从内心到脚下,领悟、辨识出的。从这点上看,道要比西方的法、规则更加厉害,她直接嵌入到了人的内心与行为里,规制着人们的思考行动及其一切的活动。虽然,法与规则,也可以经过长久的规制、作用,深入到每个人的心中。可一旦解除掉所有的法与规则,西方人会比我们中国人、东方人自私凶险邪恶得多。规制不到位时的西方宗教绞杀、早期战争以及华尔街的贪婪等等,就足以说明问题。我敢说,如果一群作为普通百姓的西方人和一群同样作为普通百姓的中国人,分别被置于一个荒无人烟、可以无法无天的外星球上,用不了多长时间,西方人会四分五裂、乱作一团的,而中国人则一定会聚合一起、井然有序的。因为,被所心接受和遵循的道,比外置外加给的法、规则,更让人心智健全、知行理性。

  所以,每个中国人,只要生活在中国的社会里、文明文化里,即便只想做自己,也必定是在同时做着道体系或道化社会中的一员,承担了为整个中华文明之道构筑出力的任务。我们即便没有自觉地意识到、没有明确地奢望,为中华文明的宏大构建添砖加瓦,我们实际上也是这项伟大工程的必然参与者、贡献者。当然,未来时代,越来越多的人,能够演变成更加自觉的参与者和贡献者,中华之道便越发会在人类自觉智能阶段,呈现出以前时代没有过的美好壮丽前景来。这乃中华之道整套体系,最终能不能走向整个东方和世界的最重要之前提条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道无界,恍兮惚兮!
    有界无道,孤兮独兮!
    有界有道,阴兮阳兮!
    无界无道,混兮沌兮!
    中华之道为何?无界则不能分;
    东西之界为何?无道则不能合。
    界分道分,分道扬镳!
    界合道合,同流合污!
    界分道合,界合道分,纵横捭阖、倾倾之反、运动抑扬、更相动薄,才为中正端午之精华!
    然,后天之道非先天之道!此道非彼道矣!
    2014/1/29 21:18:29
  • 帛书老子的首句是“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世传本 河上公本 王弼本 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1.忌讳 而改字
    第1任高帝刘邦BC202—BC194年在位9年
    第2任惠帝刘盈BC194—BC187年在位7年
    第3任废帝刘恭BC187年高后吕雉摄政
    第4任废帝刘弘BC187年高后吕雉摄政BC187—BC179年摄政8年
    第5任文帝刘恒BC179—BC156年在位23年
    2.缺肯定性语气词【也】
    2011/12/15 13:23:12
  • ------襄阳布衣所言极是。若说道不可名,老子总还是给其了一个道的称谓;若说道未可知,那老子为何还要著《道德经》大谈特谈道呢?这些都是老子一种修辞说法。就像整个楼一片漆黑,只有一盏灯亮着。至于道有没有一二三等,从万物本源、贯通一体、道道相通等角度看,道为一也。可从不同的人、不同的思行遵循来说,则道必然会被分辨成不同的各式各样。是故,鱼有鱼道,虾有虾道。此乃道一却无穷无尽之理也。
    2011/12/15 12:42:09
  • 《道德经》并不是一个没有谜底的谜语,很多人只看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便认为这个常道是不存在的讲不清楚的。
    其实“道”不仅可识可讲,而且在古时“道”早就是一个常识,已经被广泛应用在了社会、生活、中医、文化艺术的方方面面。
    而在当代我们不仅不能识道行道,就连“道”是不是存在也成了一个大问题了!
    千古一道,道无二也,悟道行道有各种不同的方法途径,但终究是殊途同归!
    2011/12/15 9:21:47
  • 思想哲学等中国社科复兴有必要。
    2011/12/14 21:02:21
  • 回复[6楼] 评论人: 博彩华强    
    “博主不妨留个Q啥的,以方便交流。”
    ------不好意思,我不太上QQ。交流思想看法,咱们可以直接在留言板上进行。如若有其他特别事项,可给我发邮件。我的邮箱是wyl-125@163.com谢谢。
    2011/12/14 20:02:26
  • 回复[3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即使把道作狭义运用,即言中华之道,但不言中华之德,岂可‘得’乎,岂可成‘圣国’乎?”
    -------道可统德,德不能统道。从道即大德。若提中华道德,极易被误解成伦理道德层面上的一套,非为中华文明由道根衍生出的一整套尔。更重要的是,天朝上国最根本的仰赖的是道,而非仅仅是道德。这百年,孔孟之道的道德体系几乎被全然推倒了,可道体系却仅仅是被遮蔽、被漠视、被非自己的上层运化发声机制阉割了。大道恒久远,世代久留存。她与生活之树一样常青不老。
    2011/12/14 19:58:10
  • 回复[2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中华之道’这个说法不合道义,大道无形,无名可冠之。世界经济、文化、人员的交流与运动,早结为一体,博主竟然说‘西方人阴险一些’。道岂分中西方,道本就存在衣食住行一些简单的活动中。”
    ------第三点需要回答问题是,先生批评说:“博主竟然说‘西方人阴险一些’”。我文章的原话是:“虽然,法与规则,也可以经过长久的规制、作用,深入到每个人的心中。可一旦解除掉所有的法与规则,西方人会比我们中国人、东方人自私凶险邪恶得多。”我的意思是在说,因为没有尊道之信奉及内心久久积淀下的道德规制,在没了外法制约和惩戒的情况下,西方人要比尊道有德的中国人差很多。这点,其实在地震等大灾难的法制空档期,我们常能看到中国人与西方人的迥异表现。我们汶川地震时,军队主要进去是设法救人的,可西方更多时候是要放抢盗的。要知道,这还是在中国道德体系多有塌陷的今天。这不是在诋毁西人,而是在说明不同的体系构建对自然人的不同影响。当然,如果我当时那样说缺失造成了不必要的误解,我愿道歉。也请谅解在网上有时随性而写、斟酌不够的特殊情况。
    2011/12/14 19:42:16
  • 回复[2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中华之道’这个说法不合道义,大道无形,无名可冠之。世界经济、文化、人员的交流与运动,早结为一体,博主竟然说‘西方人阴险一些’。道岂分中西方,道本就存在衣食住行一些简单的活动中。”
    ------首先感谢您能将自己的质疑,毫不客气地讲出来。
       其次,关于您所讲中华之道不合道义,道怎能分中西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
    1、我们可以说治国之道、为政之道、王道、商道等,就应能说中华文明之道吧;
    2、道为一,这没错,却不排除可分为二、三。我们要认知她,便需分而辨之。一团混沌,如何以辨?
    3、老子讲的道,更多是绝对意义上的。可中国人并不是只有老子在讲道啊!孔子也讲,其他思想家也在讲,老百姓还讲农耕、杀猪之道呢。我所言中华之道,虽说从体系上首先承认老子的开创性贡献,却并不以老子所言所定为不可逾越之边界。上到老子孔子,下到农夫工匠所识、所明、所言、所行之道,统统以这一个中华之道的道字囊括在内。
    4、西方没有铸成道的概念,却走出了一套自己文明天地。我们想用天下一道统之,人家能愿意吗?在当下情况下,甚至人家连中华一套都不承认有,我们能以中华之道称,已经是面对现实姑且而为的无奈之举了。我自认为中华这一套道体系,做出某些方面的扩充性升级后,是完全能成为新时代普天之下全人类共遵的唯一大道的。可现在,我们恐怕连东方之道都还不能提吧。
    5、最后还是我的那个观点,道之构建完成,不知是老子或几个思想家认知层面的事,更是整个文明全体民众世世代代践行出来的。从这种思用知行合一的角度看,说我们铸就了一套中华之道,是不是完全可以的?
    2011/12/14 19:40:28
  • 现在中国的语文话语下的【道德】一词成了偏正词组了,几乎完全等同于品德。
    这样就完全忽视了【道德的道】的大道内涵与道统学统延伸。
    小学知识化、字词造句识字路线样式教育严重的误人子弟与事倍功半。
    传道压根不存。
    2011/12/14 16:03:53
  • 不管你识或者不识,道就在那里,规律和不规律。
    2011/12/14 15:29:24
  • 博主不妨留个Q啥的,以方便交流。
    2011/12/14 15:17: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