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须以“例外的例外”态度来解救中国
2011-12-06
字号:

  自五四运动以来,“救中国”,便成为了我们几代人的百年追求。时至今日,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崛起的赞誉,可我却不得不说,中国仍在救自己的路上,还有最后一段救心救脑的同样艰难之路程要走。

  过去,我们先救的是中国之肢体:拯救祖先留下的版图、主权,挽救国家的独立、九州的统一,解救水深火热中的民族、人民,赢得的是独立国家、统一民族、广大人民的保全。建立新中国以后,我们仍在救中国,只不过这一阶段救的是中国之筋骨了。追求独立主权、自主建设,防止内外颠覆、抵御各种霸权,甚至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都是对大病初愈之中国机能的一番全面救治与强健。然而,直至此刻,我们还没有将中华民族最根本的心灵大脑救赎出来。

  一百年来,不可否认,我们曾经几度触动和激发过中华民族的心灵大脑。可触动和激发一个民族的心脑,与彻底救出、独立健全这个民族的心灵大脑,是大不相同的两码事。“五四”运动,只是给沉睡已久的中国人敲响了思想的警钟;抗日战争,乃是以臂断血流的切身刺痛凝聚了救亡心;新中国的建立,带给了青春期的中国人以热情热血和气盛逞强;改革开放,又让中国人清醒地看到差距后,疯也似地跟着西方的步调转圈圈。总得看,这一百年,我们惊醒过、抗击过、逞强过、追赶过,也日渐用心用脑较客观地看世界了,可是,我们在真正以自己的心脑来看自己上,在真正塑造属于自己的独立健全之心脑上,还没有做最基本的必修功课。当然,这一切,与这一百年来中国向外以求,模仿学习西方、追随追赶现代文明的总趋向,是直接关联着的。模仿追随别人,顶大只能更多地看清别人,并反过头来更加清醒地发现自己的不同。可要想靠模仿追随别人,照葫芦画瓢地构建自己的心灵大脑,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了。更何况,对根本不相同的中华民族,对被黑格尔视作“例外的例外”的中国来说,我们即便能借鉴方式方法、借用思想观念,却怎么也不可能借来路径、借来体系,将自己的社会、民众、心脑,统统都换成西方西人的吧。

  现在,中国最需要的是,救赎自己蒙尘已久、迷失未归的心灵;中华民族最需要的是,重建自己独立独有、发达健全的大脑。中国只有在救出和拥有了自己独立健全的心脑以后,才能真正说完成了彻头彻尾的自救,才能在站起来后不至于耷拉着自己干瘪的脑袋。

  在我看来,当今压制着中华民族,不能使中国人真正抬起自己高贵头颅的最大障碍,没有别的,只是缺乏一种把自己按“例外的例外”对待的勇气。我们说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其实,当今最需要解放的思想,便是把中国当中国看,把“例外之例外”的中国看成根本不同于西方的千古中华,用中国人的概念、中国人的体系来阐释中华文明的一整套、乃至一切!我就不知道,中国的思想理论界,为什么就死也不敢承认自己是一种西方所谓的“例外之例外”?他们为什么要怕?到底在怕什么?把我们中国看成与西方根本不同的,看成是西方人视域所覆盖不到的别样精彩,是会被西方学者们骂死?还是引来什么杀身之祸?

  看看我们的思想理论界,只要一谈最高的思想、最根本体系构建,好像人人都生怕别人说中国没有哲学、没有形而上学概念体系、没有黑格尔康德马克思、没有缜密的逻辑思辨学说。最终反倒形成了一种受迫受虐的恶性循环:西方的黑格尔越是说中国没有哲学、是“例外的例外”,马克思越是想以一种不同亚细亚生产方式解读中国、东方,西方的许多学者越是声言中国古代从未有过哲学家、或只有一个老子和半个孔子的一个半哲学家;中国的史学学者们,便越是诚惶诚恐地要为自己不是“例外之例外”辩护,越是会不断地编写自己的所谓哲学史、挖掘自己的所谓哲学思想、总结自己的所谓哲学体系。这就像一个不自信的农民,当遇到了爱显派的城里人开来一辆小轿车,便赶紧将自家的架子车,糊上五颜六色的画报,拉出来告诉人我也有一辆好车一样,既可笑之极,又愚蠢至极。

  我想说,既然,黑格尔都说了,中国是“例外的例外”;既然,西方哲学家都说中国没哲学、没哲学家,我们为何非得死乞摆列、追着赶着地要依附在别人的藩篱下呢?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理直气壮地做真正的自己呢?更重要的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实事求是地坦然承认,自己的的确确就是那种“例外的例外”和根本不同的?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对西方说:你们说的很对,简直太对了!我们与你们就是不一样,我们从来就没想、也没走哲学概念体系的路子,我们从来就有、而且更早地就有着自己的另一套!我们就是早在两千多年前便看到了形而上概念的名不副实,我们就是不愿躲进阁楼、陷入形式逻辑和思辨分析的泥潭,我们就是奔着将知与行一切人类活动系统全面地贯通一气去的,我们就着因为这样做了,才会有几千年的超级稳定、不息发展、长期辉煌、今日崛起及未来的以中华之道引领世界!

  我个人觉得,中国思想学者中的许多人,并非从来都真的看不到中国是有大差异的,是属于“例外的例外”的,是有着不同于西方一套的。问题在于,看到不同,与看到大不同,与看到根本上的截然不同,与看到路径体系上的整套全然不同,是有着认知上的巨大等级差的。现如今,几乎人人都能看到不同,许多人也看到了大不同,却只有少数人能看到根本的不同,而看到路径体系的全然不同、且能将这一理念彻底运用到思考研究中去的,则更是寥寥无几的了。

  这一点,集中地表现在对中华体系应属于什么层面、何种范畴或哪个学科领域的基础性框定上。具体来说,就是这样一个问题:中华体系,到底应在中国哲学的名份下研究梳理?还是应在中国思想的范畴内探索构建?或者,还能不能在其他的概念门径下去归拢阐释?换言之,依托第一个问题,就是要承认哲学是人类的最高学问体系,要承认中国有哲学且中国思想的核心部分是哲学体系,此乃一种纳入西方哲学体系、寄人篱下的典型做法。这是我们坚决反对和不认能认可的。依托第二个问题,是要以中国思想代替中国哲学的概念,将中华体系与全部思想精神文化纳入到一种思想体系的范畴中去。这是一种你有哲学、我有思想的对应与抵挡之设置。虽说她跳出了西方形而上哲学设置的藩篱和制约,更加广泛、有容量了,不过也更加虚泛、难有特指了。谁都可以说自己有思想,任何文明的思想体系都能跻身其中。中华文明高超高明的一整套思想建树,没法得到特别的和应有的全面系统凸显。加之,最显然的不足更在于,以思想体系阐释中华一整套,完全无视和切割了中华思行或知行合一之大体系的贯通与完整。所以,我觉得必须另开门径,是故以中华之道为整套体系的总揽概念。

  道,既是思想、认知,也是思想认知的发现与遵循,还是行为实践的指导和依托。中华文明的思想、行为等所有活动,都是以道为核心构筑和展开的。道理、道德、道法、道义、道行,这些中国人社会生活中须臾不能分离、脱离的支配性构建及凝聚,全都是同一个道根上衍生出的枝干。以既追求规律、又将不规律揽在怀中的道,来作为中国这个“例外的例外”文明大体系的总称号,这既是对根本不同于西方一套的中华体系的一种总概括、总提领,也是对西方哲学为人类最高智慧学问及体系构建的一个大挑战、一次大宣示。

  总之,不管是不是就能以“道”为中华立总、立杆、立学、立言,我们却必须沿着尊重事实、实事求是,为“例外的例外”、根本不同、特别非凡的中华文明自己另谋别样门径的路子一直走下去。不如此,我们不仅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这个时代,也会对不起智慧高明的先祖明哲们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思想上的妄自菲薄与唯我独尊都会成为理论前进的桎梏……
    2011/12/12 9:50:59

  • 从普遍性角度看,世上没有例外;从特殊性角度看,世上都是例外……
    2011/12/12 9:44:49
  • 感谢评论人张弛的肯定与提醒。真正讲民主自由的人,应该是会让别人说出自己的所想的。我们只要坚定地依托并专注于理性,何怕别人以非理性待之、骚扰之?
    2011/12/11 23:10:41
  • 回复[10楼] 评论人: jiangbiancaogen  
    “在道学经典里,亦有道统万物之说。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对的。道不统万物,而万物归之循之。”
    -------我觉得都对。只是对一种事实或事情的两面,所做的不同取向之阐述。我所言中华之道的道中,便包含了这全部的两面取向。在今后进入到对道的阐述时,我会较系统、全面、贯穿和通透地揭示的。谢谢。
    2011/12/8 9:13:23
  • 回复[12楼] 评论人:常远“你的道统论,其实是实用论,容易被解释为‘中国特色’。”
    ------当我们自己的大道不明时,别人会说你在瞎碰乱撞。被解读为“中国特色”,已经算是好的了。而在15、16世纪以前和今后,中华之道大兴大盛之际,恐怕不仅我们自己不会满足于“中国特色”一说,就连西方,也不敢以一句轻巧的“中国特色”来看中国了。我们发掘揭示中华之道,就是要让人们明白,中华本不是什么特异的存在与生长,而是人类最普遍自然的康庄大路!未来,将是中华之道为主导的时代;今天的主导者,则有可能被人类的更多部分视作一种“西方特色”。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将“特色”的美名渡让给西方世界之日,才是中华文明所代表的东方真正伟大复兴之时!
    2011/12/8 9:13:03
  • 回复试试看“道如果不能容纳天地.统御万物.何能称其为道.道如果不是一种符合自然之理的存在.何能称其为道.”“关键在于谁真正能够运用先祖思考宇宙人世的思维方式方法.用自己的脑子.把握住自然之理那深远根本.”
    ------请试试看同仁走着看。非常同意您的观点。此处仅是给中华总称谓下的道以一个名分说明。至于此道,则当然是与老子之道在根本上贯通着的。容天地、统万物、提领自然、贯穿天人,肯定是应有之义。敢为之,便自信能说得清。只是还得慢慢来。
    2011/12/8 9:12:25
  • 甚是、甚是。天下心,乃中国人的基本立足和站位。此处只是因强调要救中国人的心脑,所以没表述完整。以后会有专门文章来谈此问题的。谢谢指出。另外还有一个基本的看法:中国只有先救自己,先返归本原求得自己的一大套;才能最后救人类,为全人类奉献出同尊共循的主导体系。
    2011/12/8 9:11:54
  • 当今最需要解放的思想,便是把中国当中国看,把“例外之例外”的中国看成根本不同于西方的千古中华,用中国人的概念、中国人的体系来阐释中华文明的一整套、乃至一切!我就不知道,中国的思想理论界,为什么就死也不敢承认自己是一种西方所谓的“例外之例外”?“
    提的好!这是前提。
    2011/12/7 14:46:57
  • 与博主很有共同语言。
    2011/12/6 14:53:50
  • 你的道统论,其实是实用论,容易被解释为“中国特色”。被奴役了上千年的草根大众,
    要救心救脑解放思想,找回做人的尊严,就要打破吃人的独裁世界。
    2011/12/6 14:50:58
  • 千古一道,天地间唯一不变的就是大道,从道入手来看传统文化,则纲举目张。
    2011/12/6 14:50:38
  • 在道学经典里,亦有道统万物之说。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对的。道不统万物,而万物归之循之。道在万物中,不是万物之上,是万物的基本属性,为什么有这种属性,因为万物都有归处。道的最高法则是自然,自然的最高法则是存在,存在的最高法则是演变。道的含义是巧,德的含义是归。
    求道的起始当是:闭目内视,不向外求。当下之急,当先向内思,屏弃杂念,立足朴素与自然,并亲近它,在静思反醒中正心意,明起点。做得这一点,处理日常事物就有了一个好的出发点,有一个好的符合人性的出发点,才不被理想主义困惑,才会理解百姓之七情六欲。然后,在张目的观察中,整合事物,慢慢求得社会之道,当欣欣向荣时,防喜伤心,防恶道之产生,诱各万业归之,酝下一个循环。如此生生不息,则长久之道得之。
    2011/12/6 13:19:2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