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创造新时代
2011-12-03
字号:

  人类现在正处于工业社会的历史阶段,工业社会大致可以细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工业只在西方国家内部发展,这是少数人的工业社会;第二个阶段是西方国家凭借工业优势独占全球,这是少数国家和人类的工业社会;第三阶段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业发展,这是多数国家和人类的工业社会;现在人类已经开始迈入工业化的第四个阶段,这个阶段就是全球工业化的社会,这是一个新时代。

  由于工业社会的前三个阶段已为人类所经历,加上人类受片面的实践至上哲学思维的误导,以为摸过象腿的所谓真知,就是认识了大象、认识了真象、认识了全象,就是已经认识了真理,完全不知道人类任何个体及整体的任何一期实践都是瞎子摸象,结果,每个人都在无限的堆高自己的有限实践和感知,每个人都可以用大象的尾巴否定一切,这是可笑的纷乱,谁也不去想过去的已经过去和过去的仅适于过去,谁也不去想现在人类已经开始迈入了全球工业化,谁也不去想现在最需要做的应该是认真的认识新时代,认真的创造新时代。

  从某种意义而言,全球工业化的新时代其实早已到来,其起点甚至可以从中国的1978年算起,因为那是中国的工业产值开始超越农业产值的日子,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人口大国,中国迈入工业社会之日,就是全世界过半人口迈入工业化社会之时,所以,人类迈进到全球工业化已经有三十余年之久,这期间迈入工业化的还有四小龙及其它国家,全球工业化无疑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新时代。

  全球工业化最明显的特征,是全社会工业生产的总能力已经能够满足全社会的总需求,是新增生产能力几乎总会导致关闭一部分旧有生产能力等等,当然,这里指的是生产能力的能够满足,而不是分配层面的能够满足,但是,因为生产能力的能够满足,现在无论做什么产品都相当难卖,因为做什么都要最低成本才可能卖出,只有个别比较尖端的技术创新在别人一时还难以跟上时还能例外,但这其实太难,而且机会也不多,绝大部分的工业产品只能是按最低成本生产。

  全球工业化的最低成本生产,彻底打碎了西方凭借工业优势的全球市场独占,因为仅凭工业能力,已经不再具有能够独占全球的绝对优势,而只有超低成本才是真正的优势,但超低成本对西方国家来讲太难了,因为他们已经在工业优势中生活了好几百年,他们的优裕生活无法靠超低成本的生产来维持,于是,工业生产的把握权开始从他们手中溜走,劳动的机会开始从他们手中溜走,而高福利和高失业就必须靠政府印钱和借债度日,这就是现在西方的主权债务危机,在这个时候,落后国家只要有了工业基础和最低成本,就有了后其发展的机会,这是人类在全球工业化之前根本不敢想的,过去人们一般都以为落后国家永远追不上先进国家。

  在这个时候,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不过,改革开放的“摸石头过河”并不真是闭上眼睛跳河,瞎子随意走到河边往里一跳的结果只能是悲剧,改革开放得以成功的前提,其实是有人引路将你带到了适于渡河的渡口,这是前三十年奠定的工业基础、交通基础、文化教育及农业进步等的作用,只不过当时的岸边还没有现成的渡船,敢不敢跳进河里需要由你自己决定,而敢不敢跳就是“解放思想”,“解放思想”其实就是“不要想那么多”的往下跳,这明显是一时性的方法,我们现在应该追求的是搞通全球工业化的道理,是认识全球工业化的“思想进步”,永远都靠“不要想那么多”无异于是蛮干。

  改革开放取得了伟大的经济成就,但是,究竟谁是改革开放经济成果的真正功臣?不要以为这是政府官员的功劳,中国的政府官员不具备与西方政府官员竞争的实力,他们没有获胜的机会;不要以为是私人老板的功劳,中国的民族资本至少在过去和现在,都还不是国际资本的对手;改革开放的真正功臣是农民工,这没有任何夸张,因为农民工拥有超低人工成本的绝对优势,这是没人可以相比的杀手锏。

  农民工的杀手锏极其简单,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家里已有住房而且还有一份土地收入(有的还有土地上盖房屋的收入):当一个农民的土地(房屋)收入大于一份普通的工人人工时,他可能不需要四处去做工,城镇周边和经济发达地域的很多农民就是这样,珠三角太多富得流油的农民;而当一个农民的土地收入低于普通工人人工时,他可能会出来务工,因为农业进步使他有空出来;而当一个农民工准备放弃乡土的条件时,他会特别艰难,因为他需要真正的全额人工,这包括支撑在城市购房所需的收入,现在的新生代农民工是这种情况。

  中国第一代、第二代农民工基本都有乡土的土地收入,所以农民工能以非全额人工而工作,而非全额人工就是超低的人工成本的根本之所在,这方面不仅西方的人类没法相比,不仅中国城镇的人类无法相比,而且,其实连落后国家的人类也无法相比,因为他们可能不一定也有那份土地收入,而且即使有土地也不一定有那份土地收入,因为土地收入除了土地必须是农民所有之外,还要有较好的生产条件,这需要有农业进步的支撑。

  不过,现在改革开放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年,当年的第一、第二代农民工已经渐渐退出,现在的工业企业已经开始转为以新生代农民工为主,新农民工渴望离开乡土,所以新农民工又回到了需要全额人工的状况,这是已经开始不再具备超低人工的绝对优势,但是,由于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只有超低人工的优势,而且还有了能为世界市场服务的工业设施,所以,现在中国工业的发展趋势还在继续,这可能是以前农民工的余威还在发力。

  现在,经过三十几年的“发展就是硬道理”,中国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加工厂,中国制造已经无可阻挡的遍布全球,这当然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在“发展就是硬道理”的喜悦之余,慢慢的似乎又有了越来越多的喜过之忧,于是,就开始有了“可持续发展”,当然,“可持续发展”也是发展,“可持续发展”会不会是“还有发展空间时的发展”呢?人类在很久以前就有零发展经济学派,他们的基本理念就是零发展,他们怀疑,人类怎么可能必须靠发展才能生活呢,无休止的发展只有无限的空间才有可能,但地球怎么会是无限的空间呢?很可能发展只是人类非理性相争的一种恶性作为,很多道理需要重新想一想。

  全球工业化的未来会怎么样呢?欧美国家现在的高失业和国家破产趋向会不会是在退出富裕?中国经济发展的富裕会不会在达到一定程度后也会退出一些?中国现在退让的一些工业项目会不会是其它落后国家获得工业能力的开端?甚至,如果中国的富裕可能会退出一些,会不会到时连商住楼的电梯都难以支撑?还有,现在的高层商住楼到百年之后还有可能安置搬迁户可持续重建吗?……

  许许多多的问题现在已经不得不想,全球工业化的道理现在已经不得不想,不过这或许可以从理解工业社会的一个重要定义开始,这个定义是:“工业社会没有外部空间时,由于社会生产总量受限,再加上全社会的劳动机会会随劳动生产率的上升而下降,劳动者个人和全社会的劳动收入都会趋于下降和趋向最低。”

  这个定义与马克思的理解完全不同,因为按照马克思的理解,工业生产的收益是来自于生产环节内部的剩余价值,马克思曾经明确说过,工业生产的收益不是来自于外部的掠夺,或者说外部的获取,他说,如果是外部的获取,将会是不可持续的,但是,这个不可持续其实是不幸言中,资本主义的周期性经济危机,不仅是来自于资本占有而引致的必然过剩,也来自于外部空间的必然减缩。

  在生产力已经非常充裕的今天,一些过去的误解已经很容易看得清楚,工业社会的所有财富都是来自于在外部空间的获取,任何工业产品如果不能卖出,就无法兑现价值,任何国家要是只有逆差,就意味着被不断抽取成空壳,而空壳就是贫穷,就是经济的非常困难,这个道理其实非常清晰,如果假定一个两户人家的小岛为模拟的地球空间,一户不断生产并以市场法则供给不生产或很少生产的另一户,其必然结果就是一户渐至满盈,另一户则会因为入不敷出而至亏空,这是过去的资本主义;如果两户人找到另外一个大岛销售,两户都能开足工并富裕,这是西方的大航海;如果这个另一户不让自己被当做市场,这是过去的社会主义;而如果两户都以同样的产能生产,这是已经到来的全球工业化,两户人谁也无法挣钱成为富裕。

  有研究说,实际上西方国家刚来到中国时,由于中国人是在自给自足的模式中生活,而且出产又非常丰富,在商品贸易中总是购买中国出的产品远多于售给中国的产品,为此,西方曾出现了极其严重的金融亏空,后来是使用了邪恶的鸦片才扭转为顺差,而在这之后,中国才真正开始急转直下的破败,并最终陷于水深火热的半殖民地困境。

  所以,所说的工业社会定义中的第一句就是:“工业社会没有外部空间时……”,需要在外部空间获取是工业社会的第一关键,工业社会的第一个阶段是西方人类工业化但还困于欧洲的情景,这是没有外部空间的困苦时代;第二个阶段是通过大航海全球殖民获得极大外部空间的时代,这是极端丰盈的时代,但即使是再大的外部空间,只要是有限空间就会因为不断抽取而趋于缩小;第三个阶段是社会主义国家挣脱了被人当做外部空间的时代,但就社会主义国家自身而言,其也会是没有外部空间的困苦;到第四个阶段,工业社会的规律又回到了原点,因为地球附近没有可供70亿人口做外部空间的地方,全球工业化只能又回到没有外部空间的境况。

  在“工业社会没有外部空间时”之后,定义的第二句话是:“社会生产总量受限”,这是一个普通的道理,因为任何空间的生产总量如果超过需求总量,就会变得完全没有价值,看看现在农产品生产就非常清楚,什么时候越是丰收,就越是变得没有价值,因为丰收而陷于亏损是现在农村的常事,这个道理跟工业生产是一样的,只不过农业不容易中途停产调整,所以比较容易观察到生产期末的明显过剩,实际上无论你处于什么样的有限空间,任何品类的产品数量都只能以满足这个空间的需求为限,这方面唯有工业社会第二个阶段出现了非常不同的假象,因为大航海使很小地域的西方工业社会,突然拥有了极大的外部空间,社会生产总量突然由小的空间所限,变成扩至极大的外部空间,几乎是有多少倍的外部空间,就可以扩大多少倍的生产总量,但到了全球工业化的时候,人类又回到完全没有外部空间的情形。

  在“工业社会没有外部空间时,由于社会生产总量受限”之后,工业社会定义的“全社会的劳动机会会随劳动生产率的上升而下降”很好理解,在全球工业化的年代,全球就业人数的总量必将是不断的减少,而且是生产效率提高越快,就业机会就减少越快,这是毫不留情的倒数关系,所以,中国的农民工真的非常了得,在全世界就业人数总量不断下降的年代,中国的劳动机会却经历了高速的增长,而且现在似乎还在继续增长,相比之下,西方人的劳动机会既有全球性的减量,又有流向新兴工业国家的减量,这非常严重,如果政府不印钱供给社会,社会就会动乱,而如果政府不断印钱,则必然是很快就欠债破产,这就是现在西方的危机,在这方面反而落后国家的难度较小,因为他们主要还是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透支的速度相对较慢。

  最后,还有“劳动者个人和全社会的劳动收入都会趋于下降和趋向最低”这句话,这句话的理解主要涉及对富裕的认识,劳动者个人收入高和全社会收入高都是富裕,而当工业社会没有外部空间时,两个收入只会探底,根本就谈不到富裕,西方的富裕,完全是因为有了大航海全球殖民的极大空间之后,他们可以放手生产和赚钱,财富不仅成就了西方的富裕,还成就了西方的民主,因为外来财富使中产阶级有可能膨大至很大体量,而中国和前苏联的社会主义不管工业怎么发展,因为没有外部空间,一直都无法达至富裕,只有到中国发展外部经济之后,工业发展才带来了有目共睹的财富,这些都是极好的证明,但是,到了全球工业化之后,一切又会回到工业社会没有外部空间的原点,由于劳动机会越来越少,人类必将迈入无法依靠劳动收入生活的时代,资本占有生产的模式可能也无法运转,这个世界到了需要根本改变的年代,人类社会的未来可能就是互助互足的小康。

  无法依靠劳动收入,其实就是无法“按劳分配”,而不能“按劳分配”,岂不是到了共产主义?其实,共产主义根本就没有原来定义的那么复杂,共产主义其实就是全球工业化,全球工业化没有富裕,全球工业化是互助互足的小康,西方现在已经开始退出富裕,中国将来也得退出富裕,而落后国家的境况应该会有所上升,这些都是不可逆转的,谁在这方面不能正确的认识,谁就会为过分的富裕在将来付出代价,全球工业化没有生活物质的充分涌流,生活物质的供给量只能是受限于自然资源,如果现在将全世界的人口减剩十分之一,其实现在就已经是生活物资的充分涌流,而如果一直不解决人口问题,生产越是发展,自然资源就会越快耗尽,生活物资的充分涌流只会离人类越来越远。

  其实在人类之初,当人类还没有开始生产的时候,由于那时的人口极少,人类早已有过生活物资充分涌流的共产主义,那就是原始共产主义,而人类多少万年进化之后可能突然会发现,其实,生产并不能解决人类的需求,所有的生产能力的进步,在失控之后,只是在加速人类接近灭绝,但是,控制人口却可以轻松的做到解决人类的需求,人是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如果不能控制自己,无论如何是没有出路的,这好像草原上的狮子,如果狮子的能力快速的提高,甚至能够轻易的将草原上的角马和其它动物吃光,但这样的日子其实只能是狮子自己的末日。

  当然,关于人口的思维并不是要简单的回到马尔萨斯的人口论,马尔萨斯只是在人口认识方面开了个头,他的思维还是停留在人口与生产相配的层面,而人类真正应该要做的是使人口尽量与自然相配的高度,这是难度极高的目标,是需要全人类共同努力的长期目标,任何单独解决方案都可能会带来极大的诟病和负面结果,举例,如果现在有某个国家单独降低人口密度,可能就会容易造成被他人挤占的伤害,所以完整的人口理论应该还有更多的深层内容和共同目标。

  在全球工业化的年代,人类必须根本改变对国家形态的认识,国家形态不是阶级的产物,不是统治者的工具,国家形态是5000年前地球气候从超暖开始降温而引致的人类间最大的搏斗的产物,这是自然的产物,是“多难兴邦”,国家形态只能是全地域人类生存的最重要依托,正确的理解国家形态对中国人特别重要,因为西方国家形态是在日常争斗的周期中成形的,而中国的国家形态却是依百年左右及以上气候变迁周期形成的,中国人的国家观念相对较弱,而在现在气候持续温暖和生产快速上升时期,因为每个人都能独立的生存,连家庭都非常容易解体,更不要讲国家形态,国家形态是国体越大越容易解体,甚至可能自行解体,而由于中国现在是全球工业化的最重要关联国家,如果中国被解体,全球工业化的进程就会被根本的打乱,所有非常需要解决的紧迫问题都会长久的推延,这是难以想象的危险境地,这里面无疑是存在着极重大的责任。

  而面对全球工业化的时代,面对中国人的那份责任,我们责无旁贷的应该努认识这个新时代,我们应该努力创造新时代。

  本文为2012年的到来而写,但不只是为2012年而写。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为了适应自然”这句话现在还不够完美,因为“为了”还有主观的成分,现在还没想得很好,大概应该是“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适应自然的结果”,确实是非常的唯物,甚至有机械唯物之嫌,但请记住唯物的“唯”,过去之所以不能达至“唯”,其实是因为不知道有什么自然作用和自然怎么作用,所以说马氏只是有物,而还未达到“唯”。

    2、在马氏的时代,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正在离开“神造”,而离开之后往哪里去,马氏是走到了被造物内部,而达尔文是走到被造物之外的自然,无疑马氏是非常赞同达尔文的,可见马氏并没有看到这个原则的不同,马氏在哲学上都是内部决定的,以为回到被造物内部就是唯物,这其实是不完全的唯物,所以需要人有智力,人有反作用作补充。

    3、马氏学说的社会内部生产力决定,以后在学科分类上,可能会在政治社会学里面,是研究本期人类社会演化与生产力的关系的学问,而不是可以涵盖整个人类历史进化的学说。

    4、如果美洲和非洲有马,他们会不会以同样的进程进化,这很值得怀疑,就欧洲内部来讲,北欧维京海盗用船进攻,被攻击方也有船只,但同样挡不住进攻,北欧人可以夺取诺曼底,可以深入到内河,可以霸占半个英国,不过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因为如果没有船,没有大航海,欧洲人可能早就困死在欧洲了。

    5、现在我推测,历史可能不是游牧进攻农耕,而是因为北方的进攻,中原才强制进化到农耕,因为每个住户都必须交粮食供应军队才有全地域的生存,为了粮食,中原后来还要挖运河漕运,请注意,农耕的劳动强度是高于游牧很多的,而因为游牧的清闲,才可能在阴山上留下那么多的岩画。

    6、我在以前的《海相的思维你有没有》专门解释过工业社会的起因。

    7、北方草原的人口现在很少,但古代不少,因为之前有连续3000年气候超暖,那是黄河以北仍能遍种竹子和存在大象和长颈鹿的时代,否则河南不会被称为“豫”,也不会有曹冲称象,那时,人类在高纬度曾大量繁衍,匈奴包围刘邦一战就有40万兵马,以为草原人类一直很少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误会。

    8、生产力决定在许多地方是解释不通的,生产力决定就是先进生产力一定战胜落后生产力,以中国的历史来讲,中国几千年都是被落后的游牧追打,一直打到近代的满清,几乎完全没有反转的机会,可见,历史到底是自然驱动的北方冲击决定,还是生产力决定,就算农耕是属于先进,但为什么现在中国以北的地域跟中原接触了几千年,到现在还没有进入农耕?这难道也不是自然在决定?

    9、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描写某个部族时说,这个部族可能吃奶和吃肉的机会比较多,所以比较优秀,如果按这个标准,游牧就当然应该是比农耕优秀的,但其它的理论文章却是农耕优秀,这其中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请注意,吃肉吃奶决定优劣也是人的内部决定。
    2011/12/20 9:22:51
  • 最重要的修改是要由社会内部的生产力决定,升级到“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为了适应自然”,停留在过去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2011/12/19 11:16:38
  • 马氏的学说非常伟大,但是有历史的局限性的,比如财富不是外部获得的,就是局限性,如果没有马氏,可能会失去方向感,但如果只有马氏,实际上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人类5000年的基础就是南北之争,南北之争是超越阶级斗争规模、力度和作用的人类间争斗,其是文明的起点,是阶级的起点,是国家形态的起点,中国是从4600年的逐鹿大战开始的,马氏的年代完全没有这个认识,所以马氏主要是社会内部决定论,其所有的社科思维在基础上还缺了一块,只有补上了这一块,才可能是真正完美的唯物史观,找到并运用这个修正点会有根本性的飞跃。
    2011/12/18 8:55:25
  • 为什么说扩大内需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无奈的笨办法呢?因为中国的生产能力,其实已经是远超过市场的“劳动收入需求”,其很大一部分是在供给于“非劳动收入需求”,而这一部分需求主要是来自于西方,包括美国的印钞和西方政府的借贷,然后由社会福利等渠道投入到消费中的,但是,这一部分是很容易截然而起落的,所以中国的生产能力也要有避起落的能力,否则非常可能遇到危险。
    2011/12/17 10:44:04
  • 1、邓公的“没有南北矛盾的解决,你们的资本也没有出路”,这就是南北地域之争,这是5000年来的整体过程,马氏的年代人类还没有这样的视野,三个世界也是南北之争,不过这个发现好像不是源于邓公;2、从某种意义上讲,扩大内需是一个无奈的笨办法,虽然其有国家干涉分配的意义,但它的最大目的只是在保护生产能力不受太大损失,对社会学思考的正面意义不大;3、现在人类社会的总课题就是“全球工业化”这五个字,我在2006年的《我们的中国道路》就讲了这个问题,人类已经开始迈进到了这一步,不过,现在绝大多数人还不知不觉,大家都还在唱着过去的歌谣。
    2011/12/17 8:47:17
  • 不管人类历史有多么久远,本期的这一段历史大致上是开始于一万年前,一万年之前是一段冰期,人类主要在低纬度生活,因为冰期寒冷时高纬度很难存活,一万年前冰期结束了,气温开始回升,在前5000年升得较快并在后期达到比现在更高的温度,这是黄河以北仍然遍布竹林的年代,包括还有大象、长颈鹿等大量存在,人类这时主要在较高纬度生活,因为低纬度可能过于炎热,到5000年时气候变冷,这是文明的开始,为什么是文明的开始?因为在欧亚大陆,北部的人类南下与南部的人类挤在一起,这是人类间最大的碰撞的时期,碰撞使所有进化成果高度聚集,后来的5000年气温一直呈锯齿状起落,但平均水平大致没变,最终就是我们的现在,可见,气温下降可能就可能引发人类间最大的碰撞,而这种碰撞就是我们今天一切社会进化成果之母,跟人的意志无关,美洲同样的人类,同样纬度的大陆,他们在气温变冷时往南迁移是到了还没有人的地方,没有人间的最大碰撞,他们的进化就比欧亚大陆慢,所以,阶级、国家基本都是欧亚大陆的专利,懂得了这些,才能真正认识历史,下一次的气候变冷将会怎么样?70亿人口可供生存的陆地空间突然大幅减少会怎么样?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作用力之一,气候变迁可能是百年的周期,可能几十年的周期,也可能近在眼前。
    2011/12/6 13:33:34
  • 我的观点很简单,就是人要学会节制与协调自己的欲望,学会驾驭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你非要说科技才能解决一切问题,还要别人证明为什么科技也不是万能的,你自己说你的问题有多荒谬?

    成功的认识到放纵自己的欲望的危险性,认识到科技在实现人类幸福上的效用的有限性,是人类的希望所在。

    我的所有观点都是在说这个问题。

    为什么要批判科技依赖、科技万能观点?因为一旦有了这种想法,那么现在的人们就会对自己的行为失去节制,而总是在想:反正后面的人比我聪明,他们总有办法去解决问题的。我尽情做事享乐好了,后面的滔天洪水与我无干。就是有,子孙们也能堵得住。

    这是个现实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在这里搞立论反驳这么好玩的事情。
    2011/12/6 13:28:33
  • I服了U,要说人类可能突破一切瓶颈,最终发展到遍布全宇宙,这俺又没完全否认啊,俺不过就指出这只是一种可能性罢了。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连地球都还没突破出去就OVER了,这种可能性也极大的存在。因为在这五十到一百年的时间内的科技进步,离往外星球大规模移民,离大规模改造外行星以适应大量地球人口的生存的可能性,估计还有相当滴距离。在这种可能性转化成现实性之前,人类就可能已经在地球上因为有限的能源资源的问题争的不可开交,大打出手,以至近乎毁灭甚至毁灭了。

    请问这还要怎么证明?或者证伪?说清楚或预测人类又在短期内可以大量发现新的可替代高效清洁能源?或者证明这种能源资源暂时还不能为人类所发现、开发、利用?

    俺是世界顶尖科学家吗?即使是所谓的世界顶尖科学家,他又能进行完全的论证吗?恐怕也未必吧!

    所以,我在[48楼]讲,所有的理想与可能性与对此进行详细“论证”与描述的理论都只是存在于人头脑中的一个主观想象与逻辑。能不能成为现实,还要看人类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话说回来,即使暂时在这一两百年不往外太空移民与开拓,人类在仅有的地球上就不能幸福的生活吗?也未必。就看人类的精英们怎么做。

    那种小时候的理想与幻想,依然是个促进人类前进的动力,或许也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但是,难度很大。并且,我们还要与时间赛跑。因为人类释放出来的欲望是把双刃剑,它既可能以不断突破的科技来实现自己的一切需求,也可能在因此而加速毁灭了自己。
    2011/12/6 12:01:32
  • 工业社会有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感觉非常“强”,而这个“强”正契合于某些人对达尔文的误解,人类现在多数人将达尔文就是误解为“强者生存”,其实,强者能不能生存,是还要经过自然选择的,老虎之于老猫,麻鹰之于麻雀,前者极强,但生存远不及于后者,所以,视野之浅薄,是“强者生存”,视野之深远,是“适者生存”,最好能真正理解达尔文,工业社会之强,也是需要经过自然选择的,只不过这个选择还没有完全到来,但我们已经可以开始看到这个趋势了,太强了,或者放任其无限的增强,就会根本性的危害人类,这才是真的反人类的,至于到底什么是足以对人类进行选择的自然作用力,这不是评论的篇幅可以做到的,或者可以看看我的《新历史观概想》。
    2011/12/6 9:31:08
  • 呵呵,I服了U,我哪里有说你违反了马克思的圣训?

    我[48楼]和[51楼]基本上把我的看法说清楚了。不一定就正确,但再讲就啰嗦重复了。
    2011/12/6 8:43:42
  • I服了U,以前我的想法也和你一样。以为那是人与人类的宿命。

    现在才逐渐弄明白,不一定的。

    那是人类自我中心论、万物之灵论的表现。把自己看作无所不能的阿波罗或宙斯。或者说,即使现在不是,将来也一定是。

    而事实上,人类极有可能只是浩瀚的宇宙万物演变进化的一角、一个品种,甚至只是沧海之一粟而已。宇宙中不一定只有人类这一个品种具有强大的意识能力,有可能在其他地方,也会有类似的物种。

    物种生生灭灭。宇宙并不偏袒谁。谁能够体现“美”这个宇宙的最终本质,最就将成为进化的最终成功者。谁不能体现这个本质,谁就将被无情的否定与取消资格。

    存在于宇宙的某个角落里的人类这个物种,还是存在着一定的【甚至是致命的】缺陷的。也不知道人类在实现自己的理想之前的关键时刻与阶段,能不能及时滴修正这些缺陷。

    所以,如果认识到这个问题,那么,你就会发现,所谓的人本主义、人权至上,人权高于一切的看法,也是有问题的。

    那是典型的自我膨胀。是小伙子小姑娘小孩子的世界观与人生观。
    2011/12/5 16:53:42
  • 很多人的评论都深藏着旧历史观的人的意志、人的主观的太多印痕,这些就是社会内部和人类内部决定论,这些理论都不及新的自然决定论,也就是新历史观,只有想通了自然决定论,想通了自然决定的作用方式,才有可能真正理解和创造新时代。
    2011/12/5 16:31: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