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预判世界 - 包海松首页
拯救黄世仁(上)
2011-11-22
字号:

  (一)

  省府刘秘书长正在看报纸,周秘书走进来递上一份报告,说道:“省驴协报告说形势越来越恶化,又有几位老板一夜消失,据说黄世仁也快HOLD不住了,准备跑路,他们说如果政府再不采取措施恐怕整个高利贷市场会崩盘”。秘书长盯着周秘书:“黄世仁这头老驴也顶不住了?他家可是驴打滚协会的副理事长单位,他现在有什么动作?”

  周秘书说:一边跟上家协商一边在寻找资金,联系了好多金融机构,连喜儿也出面帮忙融资,一连几天都在陪各银行头头吃饭、听歌。

  秘书长吃了一惊:喜儿也帮他融资?前两年不是寻死觅活的么,怎么转眼间变化这么大?

  周秘书:那是前两年,现在不同了,自打房价上涨了十倍,姑娘们都闹着要找大款;女大学生都盼望着傍个有钱人当二奶,这样一辈子就不用愁了,反正现在工作也不好找。喜儿她娘也说了:“没有五套房、两辆车、一百万大洋存款,别想娶走喜儿”。想想符合这条件的男人也不多,干脆就从了黄世仁。

  秘书长:喜儿她就愿意嫁个老头?黄世仁可比她爹杨白劳还要老。

  周秘书:这有什么,现在的女孩不看这些,关键是money够多。杨喜儿现在逢人就说“前些年真傻,那两年在山上的罪白遭了,早知道现在的女大学生这么喜欢当二奶我当初就该直接从了世仁。你说这世道变化也太快了,前几年还崇尚爱情,现在却追求金钱。”只可怜了大春的一片真心,不过据说大春一气之下去挖煤也发了,目前在京城跟几位女演员打得火热。

  秘书长:这都是房地产闹的,世风浮躁、人心不古啊。你昨天参加了专家讨论会,专家们对现况有什么主张?

  周秘书:目前主要是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要拯救黄世仁们,理由主要有三点:一是市场崩盘将使大批中小企业倒闭;二是会使房价大幅下跌,老百姓财富缩水;三是喜儿们今后的生活将成问题。另一派认为不能救、也救不了,黄世仁们应当承当风险,动用社会资源拯救他们对其他人不公。

  秘书长:都说中小企业不好过,但我前些天看见你叔周扒皮比以前还要风光圆润、十分的潇洒自在,他以前可老瘦了。

  周秘书:您老不了解,现在我叔不再半夜学鸡叫了,每天睡到自然醒,自然发福了。

  秘书长:你叔变善人了?别人公司每天工作八小时,你叔工厂每天上班十二小时,他的半认鸡叫有限公司在全国可以出了名的。

  周秘书:他那不是没法子么。现在经营企业这税那税的,他们也不容易。同时别人做食品都用地沟油、添加剂,我叔都用真材实料,很难跟假冒伪劣产品竞争,只能靠工人每天工作更长时间来弥补了。更关键的是自打房价大涨,社会资金都涌向房地产市场,普通人家好不容易当上房奴就剩不下几个钱消费了,你说做企业难不难?社会上都在误解我叔,认为我叔奸诈,其实他是最有良心的资本家了。

  秘书长:那他现在有了什么好法子过得这么滋润?

  周秘书:呵呵,他有什么好法子,他是看见学一年鸡叫赚的钱也比不上我婶炒几套房赚的钱多就决定不再学鸡叫而改炒房了。

  秘书长:原来如此,整个社会都在为房子疯狂。你现在手上还有几套房?

  周秘书:还剩四套。省府给每位同仁分了一套;您老给我们单位集资搞了一套;文彩大学城成本价给了一套,我级别低,象您老级别应该是免……,秘书长急忙打断:小周你别乱说,我可没拿刘文彩的房子。

  周秘书:秘书长批评得对。

  秘书长:文彩大学城搞得怎么样了?他的农庄做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想到要搞房地产了。

  周秘书:农业那是传统产业,利润不高,种一亩地一年收成不过几个大洋,但做房地产获利最高达几十万大洋。自打房价飚升全国的地主再也坐不住了,海南的南霸天、东北的座山雕都纷纷设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在这种背景下作为全国最大地主的刘文彩当然也不甘人后。刘文彩董事长一直来都热心教育事业,刚刚获得了中华民国脊梁奖。目前他的大学城据说聚集了全国超一流的学术与科研人才,号称要建超一流的大学。因为这个原因,文彩大学城的房价又翻了两番。

  秘书长:那些都是挂名专家,一年也就去上两三天的课,关键是刘文彩愿出大价钱。

  周秘书:那也是,只要出得起大价钱,什么样的专家都请得来。刘董事长的胃口很大,目前又新设立了石油开发部、采金部、稀有金融部、煤炭开发部等等部门,他说做什么都比不上搞房地产、采矿,他准备把他的文彩农庄挖个底朝天。

  秘书长:看来刘文彩野心不小啊。

  周秘书:他现在把收租院也撤了,改为金融中心,他说今后赚钱还得看金融。

  秘书长:他这时候玩起金融?西洋的美利坚合众国前两年闹金融危机,现在还没消停,连胡佛总统都hold不住了。

  周秘书:“水则资车,旱则资舟”,刘董事长资金雄厚,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秘书长:是有道理,一旦市场回暖,到他收租院上市交易的企业将络绎不绝,那收益将难以想象。你刚才说还有一套房子,在什么地方?

  周秘书:在海南,通过关系拿了一套南霸天开发的海景房。

  秘书长:哦,你说刘文彩、南霸天都是地主,他们搞房地产开发是可以理解的,可那座山雕只不过一胡子,他怎么也搞起房地产了?

  周秘书:人家早就不当土匪了。自从全国各地一片开发热潮,他就带领弟兄们下山帮别人搞拆迁。他的拆迁效率很高,很多钉子户到他手里一夜之间就人也没了、房也平了。由此他名声大振,很多老板都愿出大价钱请他拆迁,他也因此赚了第一桶金。

  秘书长:他当土匪不是赚了很多么,怎么现在才赚了第一桶金?

  周秘书:他当时没赚多少钱,弟兄们多,开销大,也不是天天都有业务。他还说“早知搞房子这么好赚钱当初就不应该去当胡子,做土匪风险大、名声不好、日子很苦,收益也没有想象中的高,搞房地产比那好多了”。他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日子过得那是相当的滋润,以前看上想抢而抢不到及看上想抢却不敢抢的姑娘都纷纷主动送上门来。杨子荣在他的公司也当了副总,座山雕对杨子荣说“早知我们的目标都是为了搞房地产,当初又何必斗来斗去?”

  秘书长陷入了沉思,周秘书继续说:今天报纸有什么新闻?

  秘书长:都在讨论见死不救的话题。

  周秘书:都是中国老太闹的。

  秘书长:胡说,这关中国老太什么事。

  周秘书:如果不是她们讹人,社会风气也不会这么差,现在的社会都没有诚信可说了。

  秘书长:大清时的中国老太讹人么?北洋军阀时的中国老太讹人么?怎么到了我们民国时中国老太就讹人了?这不值得我们深刻反思么?

  周秘书:您的意思是?

  秘书长:有什么样的社会就出什么样的人,人出问题一定是社会先出问题了。自蒋委员长新文化运动以来,民国经济取得快速发展,但巨大的社会财富被少数人所占有,贫富差距急剧扩大。

  秘书长呷了口茶,继续说道:民众怨声载道,尤其是财富分配并不是按照各人对社会的贡献决定,而主要是通过权力、关系等各种不正当、不合理的途径获取。从根本上说社会的利益导向决定了社会民众的表现。如果在一个社会里讲诚信能获得较好收益,则民众就会讲诚信;相反,如果在这个社会里讲诚信与不讲诚信都得不到收益,民众就宁愿不讲诚信。现在我们在中华民国讲不讲诚信对个人来说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与领导搞好关系、千方百计赚到钱,哪怕你是通过不法手段获得的财富社会一样认可你,反之哪怕你再讲诚信却没钱,社会一样认为你是失败者。久而久之,中华民国就成了没有诚信的社会。你看现在社会上笑贫不笑娼,这岂能是委员长的新文化运动所能解决的?

  周秘书接口说:那老太讹人又怎么解释?

  秘书长笑了笑:呵呵,这还是利益关系问题。现在虽然经济发展了,但四万万同胞中绝大部分还没有被纳入国家财富分配系统,他们似乎与这个国家只存在名义上的联系,更多时候是作为这个国家的廉价劳动力存在,那难真正享受到实质的发展收益。现在社会在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都是高消费,如果你是国家财富分配系统中的一员,你就能享受到这些方面的高福利;但如果你是系统外的大多数,则你将面临困难的处境。拿讹人的老太来说,她考虑的是一旦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则可能会将整个家庭拖垮,在这样的情形下她出于保护家庭的目的就很可能会选择讹人,虽然这样做她也一定面临良心的谴责。

  周秘书:那各级政府为何不将全体国民纳入社会保障体系?

  秘书长:专家们说现在财力还不够,这些问题需要在发展中解决。我看是放屁,你如果不把大多数人纳入国家分配系统他们的收入与消费就总是不足,经济也就总也提不上去。相反如果把他们纳入国家财富分配系统,他们就有钱消费、敢放心消费,就业与增长就会有保障。退一万步说即使财力不够,也不能让一部分人享受高福利而大部分人缺乏基本保障;而是要一视同仁,让大家都先享受相对低一些的福利。这样整个社会就将如委员长所倡导的那样和睦,事实上实际利益永远比精神口号更有说服力。

  周秘书:有经济学家说中华民国不能学西方的福利制度,要让民国的工人保持积极进取心,否则民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就没有竞争力了。

  秘书长:这些都是扯蛋专家,经济发展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善国民生活,除了民国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为了保持国民的积极进取心而降低福利的?同时为何只是底层享受不到福利,而上层福利优厚?要我说是民国的专家学者最没有进取心,整天为了项目基金、争名夺利而内斗,在国际上一个象样的奖项也拿不回来,最应该取消的是他们的福利。民国应该立法让专家学者的福利跟底层挂钩。

  秘书长接着说:刚才让你打电话到我家通知老黄多做几个菜,晚上你到我家吃饭,通知了没?

  周秘书:刚才忙着跟您说话差点忘了,夫人说老黄辞职不干了,现在家里没人做饭,还说让您早点回家做饭。

  秘书长吃了一惊:老黄为何不干了?他都做了十几年厨师了。

  周秘书:夫人说他接了一段铁路工程,修铁路去了。

  秘书长:什么?他一个厨师去建铁路?

  周秘书:如果是以前那是不可思议,不过放现在什么都有可能。拿我们村的李兽医来说,阉了一辈子猪,去年却到省城大医院来坐堂了。

  更加吃惊,秘书长:医院与卫生局都不管?

  周秘书:现在很多医院早就由我们县的村民承包了,李兽医就是这家医院的老板找来的。至于卫生局,来检查的时候都预先电话通知,到时李兽医就暂时避开一下。

  秘书长叹了口气:都疯狂了,这怎么对得起蒋委员长的新文化运动。小周,前天要求警察局密切注意黄世仁们的动向,一旦潜逃就马上控制起来,他们开始行动了没有?

  周秘书:他们上周就开始行动了,十万大洋以上的桩都安排了专人盯守。

  秘书长:警察局这回行动这么积极,难得啊。

  周秘书:他李局长把全付身家都交给了黄世仁们,能不上心么。

  秘书长:委员长三令五申公务员不得放高利贷,他李局长胆子也太大了。小周你没有放贷吧?

  周秘书:绝对没有,我的全部收入都放在几套房子上了。秘书长您认为房价会真跌么?前天在房地产论坛上有专家认为要大跌,也有的认为不会跌。刘文彩说房价将步入下降通道,调整不可避免;南霸天说他们公司现在不存在资金问题,他们公司的房子不会降价,如果地皮价格下跌将加大购买力度;座山雕说房价还要大涨,因为房子永远都是支柱产业。

  秘书长:座山雕在混淆视听,支柱产业与价格是否上涨根本没必然联系。吃、穿、住、行永远都是支柱产业,因为这些都是人们生活必不可少之物,但没人认为它们的价格会不停上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好文
    2011/11/22 21:28:19
  • 哈哈;那些人都成了当今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2011/11/22 21:25:25
  • 精彩啊,映射不容易犯错,继续
    2011/11/22 19:04:31
  • “有什么样的社会就出什么样的人,人出问题一定是社会先出问题了。”博主一语中的矣!然主宰这个社会的是谁呢?今之为政者也。说到底这个社会所出现的一切问题之根源皆在于当今卿大夫们。孔子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意思是说:上层的道德好比风,平民百姓的言行表现像草,风吹在草上,草一定顺着风的方向倒。如今十三亿人为何扶不起一个老太?为政者不可不深思。在这样下去,人间地狱为时不远矣!
    2011/11/22 16:47:28
  • 嘻笑怒骂之余.深意存焉.权力与资本是天生的亲家.群众监督毕竟捕风捉影.还是要靠执政党的自律和制度.
    2011/11/22 16:10:14
  • 不追会财富,不惩罚罪人。难以警效尤,会让更多的人效仿,国民永无希望!
    2011/11/22 12:52:17
  • 想讲故事一样说理,幽默而不乏深刻,喜欢。
    2011/11/22 10:13:12
  • 本文辛辣。不过唯有最后一段值得商榷,“吃、穿、住、行永远都是支柱产业,因为这些都是人们生活必不可少之物,但没人认为它们的价格会不停上涨。”——如果负利率久了,人们真就会相信这些东西不停上涨,而且会推动这些不停上涨。
    2011/11/22 9:32:22
  • 不过用税来限制移民,不就承认移民合法了吗?
    靠资源发家是主要手段,房地产是不动产,对海漂族来说只是一个临时驿站,他们最关心的是软货。
    2011/11/22 9:03:36
  • 喜欢这样的文章,草根就应该这样。
    2011/11/22 8:44: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毕业于广西大学,宏观经济学者,高级工程师,著有《繁荣的真相》(中国经济出版社)、《谁来拯救世界经济》(中国发展出版社)等。长期从事经济分析研究,对宏观经济运行有深入独到见解,已有10多篇经济论文被中国权威经济论文库收藏。主要研究方向:宏观经济、收入分配、经济危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