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传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吐故纳新 - 李传斌首页
是改变还是进步
2011-11-22
字号:

  我们每解决一个老问题,总会有一系列的新问题随之而来。如我们解决了农民看病难问题,紧接着我们就要开始防范医院“黑”新农合的钱了,明明二十元就能治好的病,医院要开二百元甚至更多的药品,而那些没有生病的人呢,又觉得卡上的钱没有用他自己不划算,于是到可以卖日用品的药店刷卡“消费”。解决了养老问题,使每个老人没有老来之忧,却在不经意之间发现在我们周围出现了大量不上班、不开工厂也不做生意的啃老族。他们心安理得吃老人、用老人,而且不做家务事。不让修房子了,或者说如果房地产市场饱和了,地方政府又没有了税收来源,于是有人挖空心思找税源,个别人于是想出了收房产税这个永远也不用担心会断档的来源,像冒水一样可以一直收下去。我们穷时天天想着富,可是富了后我们发现我们的后代却因为享乐和没有受过贫穷的磨练而变得不中用了。我们天天想着城市生活,可是城市越来越大,地下水却因为遍地水泥地面而不断下降了,空气变热变脏了,垃圾,失业和空前的过细分工,以及权力过分集中容易腐败从而使任何人上台似乎都会无法正常治理这个社会和国家了。

  科技越来越给人类以方便,但同时也让我们失去了一份心灵的平静。我们读书需要从六岁一直读到三十岁甚至四十岁,学金融,学法律,或者学习任何自然科学或社会管理科学,然后才能成为人们所说的精英,而且还不一定能够因此找到可以谋生的职业。我们以为医学发达了,人类就能健康长寿了,但是却没有想到人类在短短的六十年时间里竟然会增加四十亿。可是当你实行计划生育,一百年后人口却又开始老龄化,一个青壮年竟然需要养活几个老年人!

  我们以为经济市场化可以给国家带来活力和物质的丰富,却没有想到国与国的竞争会把这个地球搞得乌烟瘴气了。核武器、远程导弹、航母、潜艇,以及速度越来越快的太空飞行器等等,把人类拖进了一个又一个战争的泥潭。我们在本国之内和邻县比第一,我们在世界上和邻邦比实力。于是带来了另外一些大麻烦,地球的生态改变了,环境污染,森林被毁,南极和北极的冰雪融化了,有限的资源被没有限度地开发和开采,大片大片的良田上被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水泥地。

  我们以为由各地招商引资可以带来地方经济的繁荣,但是官员的欲望却也同时给地方经济造成极大的伤害。官员为了自己升迁而大搞形象工程,为了税收而不顾后果的允许民间资本开设工厂,造成环境污染和过度开发。环保局想查处,政府却说你会断了政府的财路。我们大力发展汽车工业,为的是满足人们追求快速便捷和与众不同的欲望,满足政府从中收到大量税费的盘算。这样就业有了保障了,物流提速了,但是耕田被占了,宁静没有了。为了保障这些油老虎正常运转,政府绞尽脑汁,四面“出击”,到中东,到中亚,到深海寻找油源,却又引起美国的不满,于是美国把军舰开到南海来,战争的阴云笼罩在太平洋上空。

  我们这个守着农耕文明的民族,曾经为自己拥有一份悠闲与礼制而自豪。两百年前,当我们散布在广袤国土上的先民们还在为耕钓而乐,为部族地盘而争的时候,西方人发明的蒸汽机和大炮敲响了我们死死关住的大门,渐渐地我们发现我们的子民散布在乡村居住的弊病,集中到城市,可以统一办学,统一供电,统一办厂,统一招工进入各种工厂里,可以让工厂向政府交纳更多赋税,可以在战时进行最为快速高效的人员和物质的动员,可以像西方一样制造各种先进的武器。于是整个地球变得混乱了。

  因为人类大脑构成的复杂,导致人类社会象现的混乱。而这种复杂又并非深刻智慧或远见,仅仅是个体差异并且以自私和偏狭为特征。我们收获了物质财富,却丢失了精神品位。城市化和信息化并没能把人的本性优化或改进,好斗的人类把武器从冷兵器变成热兵器,增强了破坏力,加大了杀伤力。这样的改变未必就是人类自己所说的进步。而且人类每天都在竞赛,在国与国,地区和地区,人与人之间,从经济增长到军事、科技、信息技术,唯恐他人超越自己,不占据第一的位置上就没有安全感。但是这样的竞赛给人类自己带来了什么?得与失两相比较,权衡利弊,我们是否应该调整一下我的曾经为我们定下的目标。

  所以,现在是人类思考的时候了。想一想到底我们要向何处去?我们的理念有没有问题,我们的制度设计还需要增添怎样的环节才可以避免因为一个改变而带来更多的矛盾?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类是世界的主宰者,也是贪欲最强的;这一事实并非一人、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能够改变的;为事在人,成事在天;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做好个人应该做的事就好!
    2011/11/22 12:11: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醉麻草。生于天府之国,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曾为教师,做过编辑。现为私企合作者。写长篇小说,关心政治,关注民生,致力于社会管理研究和世界未来之研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