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潮汕人文底蕴初探
2011-10-29
字号:

  我从小在汕头生活,对潮汕的人文和生活都有一定的了解,不过也有一点特别的疑惑,汕头及所有潮汕人明明都是属于汉族,却有着非常不同的语言、习俗、文化和生活,他们说潮汕话、吃潮汕菜、唱潮州戏、跳英歌舞等等,这不仅非常奇特,其中有许多还特别精彩,所以我一直很想能够聚焦式的描绘潮汕的人文底蕴,但是,聚焦谈何容易,因为受历史观所限,过去人们头脑里最根深蒂固的,就是在本乡本土或者一方水土里面找原因,或者在某种自我优越的感觉里找原因。

  本土决定和自我决定看似有理,但我一直都不敢相信,因为有时反差实在太大,我曾见过农村里雕龙刻凤的睡床下就是母猪的圈舍,一块床板的厚度之隔,怎么可能完成如此的进化,幸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说,潮汕人的历史可能可以远溯到古代的中原甚至更远,其可能从商朝之前一直到东晋之后,基本上都是王族、士族或其它离皇族很近的部族生活(以下简称王族生活),而由于这个部族几千年都始终没有走散,这使他们在王族生活时精炼的很多精彩,能够有机会得以比较完整的保留,现在潮汕的人文底蕴,应该与这些远古的王族生活遗留相关。

  (一)由饮食的精彩说起

  最初的提醒来自一个看似无关的生活小事,前几年我一个表弟来广州打工,他在汕头过的是最普通的住家生活,一日三餐基本都在家吃饭,并不是常在食店遍吃美味的那种人,但来广州后几乎任何菜式只要询问他,他的口头禅总是:“不够汕头”,即使到广州著名的潮汕菜馆也是如此,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是普通的人有着不太普通的要求,开始时,我常故意用“不够汕头”当笑话说,但是,过后不久我去了一次汕头,我发现几乎到任何人家里吃饭都会听到这句:“不够XX”,比如买卤鹅回来说:“今天X记卤鹅没开门,这个卤鹅不够X记”,比如:“今天这个螃蟹很好,不过不够XX季节的时候”等等。

  想起我小时候在汕头住大杂院,那时经济条件普遍都不好,但我所见的几乎每个潮汕的家庭主妇做菜都绝不马虎,她们在这之外还会做很多海鲜菜式、会做很多种面食、粉食,会自制口味繁多的咸杂小菜(不是用一个泡菜坛子腌许多不同菜蔬),潮汕住家常用的调味料都比别人多好几种,而且,潮汕人不仅做菜很注意调味,连新鲜水果都有使用调味的,以前汕头街边就有一种小摊专卖调味的新鲜水果,现在有些大饭店也用这种方法,常用的调味料为甘草粉、话梅粉等等,这也是普通的人有着不太普通的要求。

  人类饮食看似小事,但其实是一个遗留了极多历史信息的空间,人类饮食大致经过了四个阶段,第一是生食,这是原始形态不用多说;第二是火烤;第三是鼎煮;第四是用桌子吃饭,这是进化到吃饭的人不用面对火堆和被火烤着。

  人类饮食的第一个进化是烤食,北京山顶洞人的遗址已经有用火的痕迹,烤食就是用火直接接触食物的方式,全家人围着一个火堆烤食物吃,西方人的饮食基本都是这个阶段的遗留,什么东西都是拿到火上来烤着吃,西方人的火堆上没有鼎,所以他们没有常备的热水,西方人到现在仍是习惯喝凉水。

  烤食之后的进化是用鼎煮食,过去以为中国人之所以会普遍使用适合煮食谷物的“鼎”,是因为中原适宜农耕,现在明白了这是中原需要长期对抗北部入侵的强大压力的产物,因为对抗北部入侵需要大规模的常备军队,而只有谷物才容易集中、储存和运输,国人必须一致以农耕的谷物供应军需,这是生死攸关的事,于是,一致的谷物生产就带动了一致的用“鼎”,从陶鼎发展到铜鼎,中国饮食都是以水为介质处理食物的印记,米饭、馒头、面条、包子、饺子等都是用水蒸煮,而用“鼎”进食就要端碗吃饭(碗适合装汤汤水水的食物),要用筷子捞食,而且还有了热汤和常备的热水。

  总之,中原的鼎盛其实就是国盛,而国盛就是中原开始有了王族,这些王族不仅在生活上有了大幅提升的空间,而且在社交上还开始有了很多的高端应酬,结果,可能有人就会开始难耐“鼎”的烟熏苦楚和什么都一起煮的单调,饮食开始有了精炼的需求和可能,而这个精炼可能导致了中原最早将“鼎”搬离住房而摆上桌子,所以中原的许昌人现在仍将吃酒席强调为“吃桌子”,而潮汕人则是称为“食桌(jiǎ dǒ)”,结果,“吃桌子”就成了一个极重要的历史印记,这是中国饮食在中原的鼎盛之后的又一次重要升级。

  就潮汕人的语言和生活来说,由于潮汕话里既有“鼎”也有“食桌”,这两个印记说明,古代潮汕人明显就是在几千年前亲历了鼎盛和升级到“吃桌子”的人类,所以,潮汕菜之所以能够成为名菜系之一,其基础应该也不是源自于现在潮汕人的普通生活,而应该是源于古代王族的高端生活,当“鼎”被搬出住房之后,中餐开始有了厨房(西方的开放式厨房实际上是早被中国人淘汰的),厨房在潮汕话中其实是叫“屠房”,“屠”就是处理肉食,这伙食应该不错,由此类推,中国各大名菜系可能都是来自于某败落王族的生活遗留,凡是有条件保存得好的,就是名菜系,如果保存不好,就只是散落在民间了,而如果是还没有王族时就已经离开中原的人类,其菜式的精炼可能就不太够火候,潮汕人在饮食方面真有福气,几乎每家、每天都是王族生活的要求。

  潮汕人不仅对饮食相当讲究,潮汕人对功夫茶的追求也堪称一绝,功夫茶实际上可能是日本的茶道之源,茶道很可能是由东晋皇室传到日本的(古代的潮汕人可能是东晋的士族),但看起来功夫茶在潮汕却是普通人的生活,我小时候住的小巷口上,一到晚饭后在街边的地上铺上草席就是茶位,来喝茶的人很多是赤脚而来,不过,再普通的人也要喝上好的茶叶,而且装备也绝不含糊,炭炉、小铜水锅、紫砂茶壶、三个细瓷茶杯和茶盘,好点的还有三几味小甜食,如果人多就频频的以礼相让,这应该也是古代高端生活在普通人生活中的遗留,文革后期功夫茶甚至喝到了车间班组,不过真的很费劳动生产率的功夫。

  (二)精彩的文化遗留种种

  在纯粹文化的遗留方面,潮州戏应该是最亮点之一,其最盛时曾有过约200个剧班共存,不仅曾风行本地,而且在南洋及闽南地区都曾大受欢迎,解放后还曾到北京演出,而真正的认识潮剧,首先必须打破中国戏曲是在各地生长起来的固有观念,中国各剧种可能都是同源于中原“巫”的某种演化,北方各种曲艺可能是“巫”与戏剧的中间态,没有中原的生活就没有汉族各剧种,没有中原的王族就很难有戏剧的精炼,以京剧为例,很多人以为京剧是徽班进京就是安徽的产物,但实际上京剧对白的尖团音却被山东的胶东人称为“我们这里的话”,如果还原历史,其可能就是曾在中原,只是后来被败落王族带到了安徽,徽班进京只不过是回归知音,京剧的知音圈极大,包括北京、天津、山东、江苏、安徽、湖北等,这是以中原为原点的放射圈,而潮剧的出现和兴盛可能是另一种回归,我大舅解放初是潮剧记谱的要员,他告诉过我,唯有陕西戏剧有与潮剧相同的幕后衬音表演形式,可惜当时没注意是说陕西哪个剧种。

  除了潮剧,潮州音乐也是潮汕人文的一绝,潮州音乐是流传于潮汕的各类民间器乐的总称,包括潮乐、大锣鼓等等,其不同于广州的广东音乐,广东音乐是民乐与西洋器乐的混杂,而潮汕音乐却是保留的最为纯正的古代宫廷音乐,中国古代宫廷音乐就是“宫商角徵羽”的五声调古乐,潮汕五音好像是“士商工尺六”,其在潮汕植根的年代是在唐宋之前,而且无论在潮汕的城乡都流行极广,潮汕这里非常奇特,任何人可以不懂音乐,但几乎没人不会哼点“工尺工六工尺工”,甚至越是普通的农村越是这样,这又是普通人生活中的不普通元素,为什么中原古代宫廷乐曲深藏在遥远的潮汕农村,这非常值得深思。

  其实,当我在较久前接触“棉湖僻”时,已经觉察到潮汕人文底蕴的非同一般,“棉湖僻”明显是反切的衍生物,中国反切是汉字注音之母,将“东”注为“德红”就是反切,用现在的拼音就是“d+ong”, 这是两晋最巅峰的文化成就之一,而“棉湖僻”是用潮汕话将反切再反读,比如将“东”的“德红”反读为“红德”,而且是在日常对话的完整句子中实际应用,这是一种超级语音游戏,可以做黑话等应用,完全可称为是超巅峰之作,其出现地点应该是在文人成堆的京城,或至少是在北方讲国语的大型文化城市,但“棉湖僻”却偏偏只在潮汕揭西县的一个偏僻小镇活跃,而且是在乡下讲潮汕话的人群甚至是农民中,这是潮汕人在古代曾有精熟于反切研究的群体的证据,只不过这些人最终落地成了普通农民,这也是古代高端生活遗留于潮汕的迹象之一。

  中国的灯谜其实跟反切是有联系的,灯谜也叫字谜,什么是字谜,前面讲的反切是拆开汉字字音,而字谜的感觉就是在拆开汉字的字音、字义、字形、词义等,既然字音可拆,字义和字意等应该也是能拆,这是字谜的道理,只不过反切的走向是偏于汉字注音的学术,而字谜的走向却是偏于常人的嘻戏,虽然与“棉湖僻”相比,中国的灯谜在全国都有流传,其在潮汕的存在不具唯一性,但灯谜在潮汕的特别盛行应该不是偶然,潮汕地方的最基层之处都很多灯谜协会,逢年过节各地都有很多民间灯谜活动,这种特别的盛行,可能也是古代高端生活的直接遗留。

  陶器和瓷器是中国古代的骄傲之一,也是潮汕的骄傲之一,以现在的考古资料看,潮汕的瓷器生产在唐宋即已起始,至现代仍能屡夺行业的多项全国桂冠,潮汕的瓷器生产和彩瓷工艺可能也是一种古代高端生活的遗留,如果古代潮汕人在当年南下时带有瓷器工匠或相关人士,潮汕瓷器行业早期的生产和兴旺就顺理成章,中国瓷器行业在古代时似乎就有渐行渐南的势头,从北方到景德镇再到潮汕,现在的潮汕人家基本都是喜欢瓷制的食具,很少有人喜欢现在的不锈钢或其它食具,而且,潮汕的瓷器不仅有一般的用器、摆器等,还有房屋外墙等装饰用的立体器件和瓷片拼图器件,以前潮汕农村的农舍很多都有这种应用,不象北方很多农舍只有基本结构而毫无装饰,这些也是可能透视到古代高端生活的线索。

  潮汕旧时的农舍不仅有瓷器装饰,还有金漆木雕、工艺石雕以及书法、绘画艺术等的配合装饰,所以,潮汕高端的民居建筑不仅具有浓郁的文化底蕴和豪华气派,有的甚至还能与皇宫媲美,另外,各种家具的木雕以及漆器等,这些也是比较高端生活的需求,浙江宁波一带可能也是有过高端生活的人群,那里有人收集了很多旧式的万工睡床以作展览,一张睡床要一万个工时才能制作出来,还有雕工很好的桌、凳、箱、柜等,这些古代高端的东西在潮汕也都是非常普遍。

  潮绣是中国四大名绣之一,这也是比较高端生活的东西,其包括绒绣、钉金绣、金绒混合绣、线绣等品种,针法则有垫、绣、拼、缀等一百多种,其高级绣品经常成为国家级互赠的礼物,另外还有钩花及后来还有外国传进来的抽纱等等,据说以前潮汕绣女常能达到十数万人,是潮汕最显赫的行业之一,古代时人类生活非常简单,对绣品的极高要求不可能出自于普通人的普通生活,这个道理也可以用剪纸工艺的情况来做参考,古代时拥有剪刀、纸张和拿纸张来剪这样的事,应该都不是寻常人家的日常生活,所以,越是现在偏僻地方存在的剪纸,越是可能出自不曾经的寻常人家,我很怀疑潮汕话里的剪刀可能是“胶刀”,是胶州的刀的意思,这和“胶计人”一样极其古老,“胶刀”不可能理解为“铰刀”,“铰”字在潮汕话里不是“gā”而是“gáo”的音,所以,潮绣、其它名绣及其它高端工艺品应该都是古代王族生活的遗留。

  (三)韩愈可能只是美丽的攀附

  说到潮汕人文,可能很多人以为一定要说韩愈,但我推测韩愈与潮汕人文的关联可能只是美丽的攀附,估计韩愈遇到的潮汕人可能还是“裙屐翩翩似晋人”之状,因为那时潮汕人离开东晋的奢华生活还不是十分久远,以东晋人文的厚实,韩宰相到了潮汕应该是倍感知遇,而不是遇到需要教化的野人的概念,韩在潮任职仅八个月,其作用明显是被夸大了。

  历史在这方面有一点非常蹊跷,我在网上看到过,某年朝鲜人想到东北做考古寻祖,周总理推脱说:“你们跟福建闽南人的语言是一样的,你们应该去福建找找”,而如果说朝鲜语是与闽南话相通的,岂不是与潮汕话也能相通,最近我突然想到,朝鲜、韩国这两个国名所用汉字的字形都有“十日十”的结构,而潮汕、潮州、潮阳和韩江也是都有“十日十”,这里面难道只是巧合?也许,韩江可能不是韩愈的韩,而反倒可能是古代中原韩国的韩。

  据现在推测,古代潮汕人与朝、韩人类相处的机会可能有三个,其一是红山时期;其二是周灭商时箕子去朝鲜为王;其三是商朝之后古代潮汕人的主体北迁到中原西北部的晋国、韩国等地,而且历时极久,而当时那是北方各民族最为混杂的地域之一,鲜卑族拓跋部的北魏就是在今山西省大同市建都,并在后来自我要求实行了汉化,联系起来看,福建晋江的晋、汕头韩江的韩、朝鲜大同江的大同、韩国汉江、汉城的汉,这些字眼偏偏都跟古代中原偏西地域的地名相关,这些其实都非常可疑。

  顺便说一下,晋江的命名可能也是古代潮汕人之所为,因为潮汕人是从东边逐渐往西移过来的,晋江命名的年代极早,那时的潮汕人可能还没有完全离开晋江附近,不知道为什么晋江的命名多有史料记载,而韩江的命名却少见有史料证实的根据,这可能要等史料专家来慢慢研究。

  (四)“潮商”的几千年显赫根底

  潮汕很多人都喜欢“潮商”的称谓,但可能不会有人知道,“潮商”的“商”非同寻常,这不是因为曾经或者今天拥有多少财富,而是因为“潮商”是有从商朝就开始经商的天下第一“商”,“潮商”是使“商”字转义成商业、商品、商人、经商的专用字义的人,“潮商”是在远古时有份参与孕育王族的“商”,而这些是谁也无法比拟的。

  远古时,人类原本没有经商和商人,只是到5000年前气候变冷后人类往南迁徙,外来部族没有生产资源,于是社会开始分工,包括开始有人专业经商,这时候的远古“潮商”人类大概是从红山地域南下,并久住于古代山东胶州的计邑,所以后来自称“胶计人”,胶州计邑靠近临海出盐的地域,据推测,如果“胶计人”不是那时盐利的主人,可能后来就不会被商朝封到中原腹地,这是“潮商”在远古的第一步,“胶计人”在商朝就已经开始经商,并因为经商而跨进了王族生活。

  到了周朝灭商,除了商纣被灭,其它商代王族可能并未被赶尽杀绝,比如箕子封到朝鲜,微子封到宋国,而那时的古代潮汕人主体可能慢慢北移到了中原的西北部,既现在山西、陕西的地方,晋南盐池可能是当时吸引的亮点,那里的商洛、商州等地名可能就是那之后才有的,而且,前面说的“商”字的根本转义,可能是在这里完成的,“晋商”在此时此地开始出现绝非偶然,“陕商”可能只是盐商西行的结果,这些应该就是北方士族兴盛之源,到三国之后晋南出了晋公司马昭,晋公带着大批豪富士族回到洛阳建立晋朝,于是,商族有机会跟进到了西晋年代的辉煌。

  西晋之后有个著名的衣冠南渡,有钱的士族、王族又随皇家南迁到江南和南京,漂亮的徽南民居可能就是这一程迁徙的印记,而这又是“徽商”开始涌现的时期,“徽商”正好又是淮盐之商,最早的商道似乎都是盐商之道,在“徽商”的同时还有“浙商”,“浙商”也在江南,东晋之后,古代潮汕人的主体才真正开始离开王族生活并继续南下,现在的潮州空有枫溪之名,但浙江九省通衢的江山镇却有枫溪河、枫溪村、枫溪街,其中的关联难道不是有点微妙。

  不过,刚好宋、元时期又来了泉州的对外通商,这是“闽商”的幸运期,而这个幸运可能是东晋富豪南下的必然结果,因为富豪的旧士族南下肯定还要继续经商,所以,那时候的“闽商”,可能都不是原住民的概念,闽人在广义上讲跟潮人是一体的,那时的泉州可能不完全是闽人之地;再之后,随着通商口岸由泉州转到广州,“闽商”也随之移到广州,其在十三行霸住了前几名头位;当然,还有一些潮商再南下到了港澳和南洋,于是就又有了港澳和南洋潮商,而这所有几千年的历史总和,才是“潮商”真正的全貌,“潮商”的整个历程跟犹太人非常相像,不过“潮商”的前半段更靠近历史的中心位置,所以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五)伴随几千年文明进化的活化石

  事实上,潮汕人文的精彩印记应该还有很多很多,任何个人都无法将之完全说清和说好,更多的内容还有待潮人和相关的学者努力探寻,不过,认识潮汕人文的意义,既不是为了展示,更不是为了炫耀,本文之所以看重王族的某些印痕,主要是王族的生活明显具有精炼和保存精彩的作用,而浏览这些精彩,就像是打开一个有强大的精选和整理功能的硬盘,精彩本身完全是在硬盘之外生长出来的。

  认识潮汕人文的真正意义在于,潮汕人可能是:“显赫的、唯一伴随人类文明社会全程并一直都没有走散的大型部族”,这无疑是人类极其宝贵的历史活化石,中国5000年的历史可能就写在这个化石标本之上,并且是写在潮汕人的历史之中和生活之中,在这个标本面前,人类的历史有了重新构架的主干,在这个标本面前,人类的历史认识有了被根本颠覆的可能。

  每个潮汕人都是人类历史活化石的一部分,每个潮汕人都有机会为认识人类历史做出特别的贡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先到的潮汕平原,躲避追杀,而后朝北发展成为闽南族系、朝西北海路发展形成了现在的雷州文化。福建和台湾等闽南语系都是潮汕文化的延伸发展,而不是相反!历史学家多有谬误将闽南作为潮汕文化的先导,潮汕有古老戏剧潮剧,里面的古代原始敲打乐器锣鼓与和声,现在的闽南文化有吗?以讹传讹。王力和郭沫若都说过中国的古文字集中体现在潮汕话里面。
    2011/10/29 10:39:40
  • 认识潮汕人文的真正意义在于,潮汕人可能是:“显赫的、唯一伴随人类文明社会全程并一直都没有走散的大型部族”,这无疑是人类极其宝贵的历史活化石,中国5000年的历史可能就写在这个化石标本之上,并且是写在潮汕人的历史之中和生活之中,在这个标本面前,人类的历史有了重新构架的主干,在这个标本面前,人类的历史认识有了被根本颠覆的可能。
    ----------------
    我认为日本、韩国、朝鲜与潮汕人同宗,都是殷商后裔。在武庚叛乱之后,商族人遭遇毁灭性绞杀,为躲避灭族,殷商后裔拼接他们原有的优势海船逃命,南向到达潮汕平原、向东到达日本、向北到达朝鲜。生食文化,看似简单,而实际上包含长久历史智慧。朝鲜韩国日本等都有独特的生食文化与潮汕地区相似。而且都是多神社会这也与潮汕类似。凝聚力、服从性、整体利益考虑、亲族认同、相互扶持等等都非常的相似。特别是土地神崇拜,则都一样,与殷商传统一致。而土地神在中国周代以后传统里则是地位非常低下的“神”,也就是说中国“传统”文化中得神与潮汕地区和日本韩国等神的地位有差别。
    2011/10/29 10:28: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