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凤凰之嘴 - 阮次山 首页
我爱的是这个国家,没有为政府说话(下)
2011-09-24
字号:

  阮次山接受《南都周刊》采访实录

  我没有为政府说话,我相信有关单位对我的认可

  南都周刊:网上流传你的段子,“名字像越南人,长得像日本人,口音像台湾人,护照是美国人,其实是党的人。”你怎么看?

  阮次山:国籍问题我过去讲了很多次。比如讲,以色列建国以后,散布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回去了,或者捐钱。在此之前,有些人只是知道自己是犹太人,但从来没有回国一次。这种浓浓的 爱国心,你说他爱什么国呢?他们是犹太人么,流浪各地。犹太不是人种,是个宗教。我不是在国内体系长大的,为什么我爱国?这是中国,这个国家,不管上面政权是什么,领导它的是什 么,我爱的是这个国家。

  南都周刊:也是一种信仰?

  阮次山:这是个(对)国家的感情,一种理念。美国肯尼迪总统在就职演讲时说: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你的国家做了什么。不是因为我是共和党或民主党。所以有很多人在这 个方面不理解。你对国家的感情,不会因为你在哪一个空间哪一个地方而有所异。比如说肖邦,离开波兰的时候,为什么把国土带着?为什么每次演奏钢琴要把这国土放在那里?那国土就是 国家,那时候波兰是一种独裁政权,不一样,他爱的就是这国土。我们有很多人在这方面不能理解。那你去问肖邦,那土地代表什么?对我来讲,一样的感情。这立足点还不够吗?

  南都周刊:在凤凰卫视内部,你也会遇到和自己观点完全不一样的情况?

  阮次山:不是观点的问题,有时候是分析的深度。这个就是多元化的好处。它有灰色有黑色有白色有红色,观众自己去作判断,这就是媒体的目的啊,我不是强制你要做什么。所以最近我的 宣传片就讲了,评论不是结论,而是另外一种看问题的方式。它提供很多方式,你同不同意那是两回事。

  南都周刊:在媒体对话题关注趋同性的前提下,你的节目特殊性在哪里?

  阮次山:我的特殊性,第一,没有把握的问题我绝对不讲。所以我的评论节目,《风云对话》是没有人可以复制的。多年以来我养成了一定要做到深入。第二,要提供我们国内的看问题的一 个角度,这个角度不是你随便说的。我们的观众都是专家,有很多上层人士,我的最大前提是,要让我的评论让专家让这群人都服气,要不然,别人说你外行。为了达到这一点,我常常做节 目不是光看材料,还打电话去各方查证、交流,美国的官员、欧洲的官员、台湾的官员,各派人,我都跟他们交流。

  南都周刊:《环球时报》也因为立场问题备受争议,你怎么看待这份报纸?

  阮次山:我天天看,可是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争议。我认为他们的角色是对的,比较开放。可是有一点,我觉得这个牵涉到中央对它角色定位的问题。它转载很多东西是内地禁止转载的其他 媒体的东西,比如,美国之音、台湾《自由时报》、美国《华盛顿时报》。我们正式的管道,央视、新华社,包括我们凤凰卫视,都不能报道。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就不知道。这些(媒体) 尤其是美国之音、日本《产经新闻》,常有恶意的歪曲。《环球时报》原封不动转载。这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南都周刊:以你的经验,跟当局的互动,怎么把握分寸?

  阮次山:多沟通吧,有疑问,我这个人不会猜,就打电话去。打到部门、朋友都有。国台办、国新办、外交部、卫生部,多了。也有过有关方面打电话来,说你是对的,理在你这边,算是私 人鼓励。我所把握的最大尺度是,我相信有关单位对我的认可,第一,我都站在中国利益的立场,用中国人的眼光来看问题,而不是愤青的角度,所以我的判断很少失误;第二,我很少被“ 迎客松”,因为我绝不会逞口舌之快,所有的建议都是经过深思熟虑。

  从政不合我的兴趣

  南都周刊:你敢说出自己的想法,但大家批评你为政府说话。

  阮次山:我没有为政府说话。我觉得他们这些人看问题太肤浅,我没有为任何政府说话,也没有为党说话。我提供大家从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换句话说咧,如果政府做了对的,你为什么不 能替它说话呢?我觉得国内太多愤青思维,你稍微讲一点不属于负面的东西,他们就认为是替政府说话,这是不对的。我这么多年来,常跟学生探讨问题讲,看问题一定要从另类的观点来看 ,不要从愤青的观点来看,很多人觉得你如果不骂政府,就是替政府说话。

  南都周刊:比如你对“中国模式”的理解,就很受争议。

  阮次山:“中国模式”不是我创造的,而是现代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他们想找出“中国模式”。在这种体系之下,你有目前的成就,很明显你能用你自己的模式来调度你的资源,来发展 。比如像高铁,如果没有“中国模式”,绝对没有今天的高铁。出事儿是另外一回事儿。可是高铁今天的成就,改变了中国的文明,也改变了世界文明。中国以后的经济发展会因为高铁而有 大不同。我最近到二三线城市,你看公路的建设已经超越美国啦。如果没有“中国模式”,这做得出来吗?我在洛杉矶住了25年,两条地铁,到现在只造了一条半,为什么呢,因为它不是“ 中国模式”,它是“美国模式”,要通过议会审查预算,议会争辩不休。我们的“中国模式”就是国家所有,计划经济,我们觉得对的就去做 。因为我走过了世界,经历了美国的政治、国际 政治,拿这些来比较,就知道中国伟大在哪儿了。

  南都周刊:在一些学者眼里,“中国模式”和“西方模式”是两个既成的概念,而在你的眼里,“中国模式”是正在进行的,没有定型?

  阮次山:对,90%的人看贪污腐化,是从愤青的角度看;我看贪污腐化,是用另外一个角度去看。为什么呢,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看你生病了,所有医学界的发展都是有病才发展医药。没有 可能说我发明了药物,预测十年后会发什么病。有SARS紧急地去研制的,有禽流感紧急去研制的,换句话说,有了毛病,你才能找药。从另外的角度看,这就是进步,所以你不要把毛病变成 膏肓。毛病是促成一个社会进步的根源,你有了毛病,贪污腐化,我有法律马上治他。你逃税漏税,我有法律治他。法律规章永远滞后于社会现象。所以,我们中国有毛病,对我来讲,是一 种进步的象征。我们如果这个社会没有进步,你永远不会有问题。

  南都周刊:你支持自上而下的改革?

  阮次山:不。自上而下,自下而上,这不是问题。不管你是谁,今天发生矿难,你赶快去解决矿难;今天渤海的油田漏油,找出办法来解决,这是进步。是谁去解决,民意,还是政府,这都 不重要,只要有解决的管道。

  我们在美国上政治学的时候,我跟学生讲,我从外国人的角度看美国政治的可爱之处,它永远犯错,可是它永远有纠正错误的过程。我们现在就是这样,你只要有纠正错误的过程,而不要像 卡扎菲啊像非洲的一些国家那样。

  你们这些年轻的脑筋啊……我说你们爱国,满腔热血,可是如果爱国没有脑筋,你就是匹夫。尤其忌讳用愤青的方式看中国社会的问题。所以他们讲我这个节目爱国的程度比内地的人还高, 说你要爱国不如加入共产党。我说你们弄错了,我同样爱国,可是我的出发点跟你们不一样。

  南都周刊:你也提到现在很多人用愤青态度看问题,能否结合你倡导的“大国民运动”谈谈你的看法?

  阮次山:“大国民运动”跟现在网民对此的反应,是两回事。我们这个社会,太多的网民反应都是直接的,没有用思考来反省事实。我为什么不常看网络?我觉得有时候啊,我是无辜的牺牲 者,所以我最近自己设了一个微博,现在已经有63万粉丝。我要自己变成有牙的老虎,如果哪一个人说得不对,我会在微博上回击你,63万粉丝,是吧,我应该有保护自己的责任。

  南都周刊:“大国民运动”的内涵是什么,怎么样实践?

  阮次山:我有两个口号,一个口号就是“手上的火把”,是大我。有大我有小我,大我的火把第一个要爱国,第二个是关怀社区,守法、勤奋;小我是你的内心要做到的感恩、孝顺,这是小 我,是我们“心中的蜡烛”。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其实国民是很散的,不像美国,美国从小就教育孩子要爱国,我们这边是没有的。相反的,我们小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受到 各种愤青的影响,奇奇怪怪的言论,对国家的观念是模煳的,而且是不爱国的。我提倡爱国有多少人骂我,冷嘲热讽。

  南都周刊:你有想过从政吗?

  阮次山:我不想从政。

  南都周刊:为什么?

  阮次山:在台湾我有大好的机会,如果我当年继续在台湾,我现在可能是什么部长。我从来不想从政,因为这不合我的兴趣……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局限我自己。

  南都周刊:会带来什么样的局限呢?

  阮次山:你进,就是过河卒子了。政治有很多潜规则,有它的终极目标,我如果一身陷下去了,我现在走到什么路,我都不知道。

  文章来源: 南都周刊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阮先生说自己曾经给政府提过好些深思熟虑的建议,不知有几条被政府采纳了?先生还认为,“中国政府有毛病,是一种进步的象征”,并举出贪污腐化做例子。我认为,不能说有毛病就是进步。比如中国现在的吸毒、卖淫嫖娼问题,改革开放以前的20多年已被彻底杜绝克服,然而现在却死灰复燃,这是倒退而绝非进步!!!同理,贪污腐化问题的突出,也绝不是社会的进步!!!
    2011/9/24 22:49:40
  •      平和的心态是交流与对话的前提,浮燥和极端经常与暴力和破坏同行。
    2011/9/24 21:53:37
  • 潜水多时,才发现阮先生在草根也有博客,刚刚做了链接。

    未必都同意阮先生的观点,但欣赏阮先生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观察和思考点,以及中西文化交融的思考视角。

    欣赏先生的一句话,爱国,是因为这片土地与你的生命和精神相关联,而非什么政党,更不是什么政府。赞同你,是因为你做对了,对这个国家、对这里的人民,而非其它什么主义或者口号。
    2011/9/24 21:53:23
  • 深刻理解阮先生的观点,始终热爱东方这片天地。
    2011/9/24 12:45:24
  • 政府话语权在逐渐丧失。不是好兆头。连爱国的话语都得偷偷摸摸了,媒体该反省了。
    2011/9/24 7:57: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著名专栏作家,凤凰卫视资讯台总编辑、首席时事评论员。1946年生于广西,4岁随父经越南移居台湾。1974年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两年后赴美,先拿了纽约圣约翰大学东亚研究硕士,1980年赴美国深造,获圣约翰大学东亚研究硕士学位及为纽约大学政治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1981年到洛杉矶创办中文《国际日报》,历任副总编辑、总编辑。1986-1988年任洛杉矶《中报》副社长兼总编辑。1987年起,当专栏作家,同时给他开专栏的报纸刊物有9个。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