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百年告别 - 温铁军首页
以新农村建设缓解三农问题,构建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
2007-09-15
字号:

  有一位海归,我比较佩服,林毅夫教授,他早年就说,搞技术进步对,但如果这个技术是排斥劳动,那就是反动的技术。他说,我们中国应该发展的是,使用更多劳动力的技术。这才叫进步。可惜我们的科技体系,全盘照搬,科学哲学的背后是一元论,是西方哲学的一元论,那就是西方的宗教的单一的,所谓宗教偶像制。只许信一个上帝,只许信一个安拉。科学的道路,也只有一条。林毅夫教授不是科学家,他是经济学家,他提出,中国的科学发展道路,应该是走一条能够更多使用劳动力的路。这是技术进步道路。他提出了另外一条路,我们知道,在劳动严重过剩的条件,越多的劳动力进入市场,我们的劳工待遇就越差,这些年,哪怕总理出面替劳动力要工资,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是规律。规律就是铁的。逆规律而动,必受规律惩罚。我们现在的所谓的六部委阳光工程,就等于是更多地把劳动力推向市场。结果,就导致劳动力的待遇上不去,因为要素的价格取决于要素的稀缺性,这就是经济学规律。过剩要素的价格就是上不去,这也是规律。我们说,我们解决不了问题,这是劳动力进城的情况,我们也不多说了。

  我们看新农村建设,就是针对我们以上说的这些问题,由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一个重大的国家战略,所以,才把它定义为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重大的历史任务,中央强调,全党全民共同行动,要动员社会力量广泛参与。这就是,它因为它是国家战略。那我们说,那同时提出的,请大家注意,我们都在受到各种各样的谈论的影响。大家注意一下,16届5中全会,对很多争论给了一锤定音的结论。比如说,前一段时间,讨论的效率优先,兼顾公平。16届5中全会提出的是,更加关注公平。从那以后,不讨论了,过去我们90年代强调的是,下岗分流,减员增效。现在强调的是更加注重就业,过去我们强调的是扩大开放,引进吸收。现在我们强调的是自主创新,并且进一步提升到创新型国家的高度上。能不搞引进,我们就不搞,尽可能的自主创新了。所以,我们看到,原来说京沪高铁,北京到上海的高速铁路,原来是要法国、德国、日本,三家都要吃这个大蛋糕。现在改了,中国人自己干。原来我们的三峡大坝,美国、德国抢三峡大坝的电梯,哪个领导人出去,红地毯一铺,那就多少亿就出去了。多少亿出去,中国就多少企业关门了。我们解决了美国人的就业,导致了中国人的下岗。这些做法,今后不能再搞下去了。所以,16届5中全会,非常英明正确,提出了更加注重就业,科技自主创新和第四个调整,那就是过去简单强调城市化,以为加快城市化问题就解决了,我们现在强调城市化问题就解决了。四大调整都是对以往90年代的倾向性问题,作出了调整。但是,我认为现在的领导人,非常稳重,只做不说。他们根本没说,对以前的针对性的作出形象调整,但话语表述都非常到位,就是更加关注公平,更加注重就业,科技自主创新和新农村建设。这四项重大调整,至今仍然没有被各个部门和各个地方,完全理解,完全贯彻。那是因为17大还没有召开,我们希望17大开了以后,政令能够统一,我党仍然能够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把这些事情做好。

  接着,我简单让大家看看图片,就是最近这些年我做的事情。我从2003年开始,就已经在组织新乡村建设,我把二三十年代的rural construction翻译成新乡村建设,就已经开始操作具体试点了。到中央提出新农村建设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全国发育了30个村级试点,新农村建设提出以后,我们在全国发育了6个市县级的共建试验区,就是新农村建设试验区。图九是我们发动大学生下乡和二三十年代知识分子下乡对比的图片。

  我们到农村去,我们认为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发动农民起来,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主体。现在,政府主导不是问题,17个部委分着3400亿的盘子,大家都想多分一块。这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谁都不会发动群众。其结果,将会又导致无数的麻烦。比如说,交通部门说,给农民修路,拿了国家一部分财政,给农民修路。如果不发动群众,路从村里过,要扒老百姓的猪圈,老百姓得要钱。否则,路就得拐弯,拐弯多了就多耗财,更何况还要扒房子,要把路修直,农民的民宅如果是分散的,那麻烦大了。这里交通部门搞工程的人,会有好处。七道八道转手,赚了不少钱。但是,最后这条路,只能偷工减料,第二年路坏了,农民还找你。水利部门也是一样的。水利部门修水,承包工程,按照现代市场经济,都对。搞招标,施工队来,但如果不发动农民,不把工程交给农民去做,农民就会说,你的水渠,凭什么从我的地上走?我这块地不要水。你绕吧。打不完的架,于是乎,又得偷工减料。水渠绕着走就修长了,那明年水渠就破了,漏了,还得找你。所以,当务之急是如何让农民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主体。其中,最可值得我们借鉴的,就是国务院扶贫办最近这几年,转变扶贫发展的方式,从过去扶户,到现在整村推进。列了14.8万个村,要整村推进,叫发动农民,参与与实施项目决策。这套东西是现成的,只要大家愿意学,都可以学到。

  我们的做法是发动青年大学生。我的想法是救救孩子。在课堂里念书,都念死了,念的一个个自私自利,这怎么行?所以,把他们送下乡。我们在各个高校组织的学生社团,下乡以后,是大学生的支农社团。尤其是农村来的孩子,我说,你们下乡,我们提供费用。你们寒暑假,别在城里打工,回家,让扭曲的心灵得到一点恢复。因为回了家,就是家乡的天之骄子,在城里,永远是被人看不起的穷学生。城里富人太多,学校纨绔子弟太多。马家爵这样的穷人根本玩不起。在城里,在大学,他们心理都被扭曲了。我说,你回家,我给你报硬板,你给我写一份调查报告就行了。这事,我已经干了好多年了,到处筹款,帮着大学生回家。当你踩在脚下家乡的那块热土的时候,你就能平复。这和归来吧,那个歌唱的是一样的。现在慢慢地用这种方式,形成了高校的学生社团。高校的学生社团去帮助农民,怎么帮呢?其实,很简单。现在,乡长到村里拿大喇叭喊,说老乡们来开会了。没人来。党员听话,来几个老党员,七个党员,八个哑,听了也没有用。(笑)挨家挨户去叫,说乡长来了,要开会。老百姓说,给包烟钱,凭什么叫我开会,误我的工。给老百姓搞技术培训,老百姓说,让我去培训班,给务工费,否则,不去。90年代,猴吃麻花,蛮拧的这套上层建筑,跟农村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非常复杂的地步,想短期内扭回来,扭不回来。所以,发动群众搞新农村建设,怎么搞?我们是学生下乡,也是大喇叭喊,说洋学生下乡,给群众演节目来了,呼啦呼啦就都来了。连对面房顶上都是人,学生演节目,大家都来看节目来了。学生未必都是像歌星似的,但是,我告诉我的学生说,只要敢唱敢跳,老百姓就敢听敢看。(笑)不用担心会不会。没事,哪怕五音不全,一唱一跳,老百姓就不忍了。老百姓里有很多文艺骨干,就是没机会出来。你唱的这么差,跳的这么差。那边学生就喊,老乡们来一个。他早就想出来,正拧着呢。外来的学生,凭什么这么差还敢演节目?(笑)老百姓气不服,就起来了,所以一互动,然后志愿者就喊,老乡们,胡锦涛总书记今年要给咱们三千四百亿,给农民,要不要?老乡说,要。那进教室咱们谈谈吧。(笑)然后就进教室了,我们发动群众的办法就是这样的。进了教室以后,就把骨干找出来了。学生不像干部下乡,又吃又喝,又拿又要,咱们现在学生是严格按照红军做法,老八路做法,我们这一套是都做到了。然后,把骨干集中到河北定州,培训,培训的办法,不像在这里讲大课,跟农民一起做游戏。结果,就被地方安全部门告我,说我是搞邪教。(笑)跟农民打成一片,他不理解。因为干部多年来已经不习惯怎么跟农民打成一片了。在座的,如果要是有公安部门、安全部门的同志,请你们注意一下,不要把贯彻党的优良作风当作邪教。我有一回给公安大学讲课,休息的时候,有一警官说,温导师,我知道你。我说,你哪个单位的。他说,我公安部反邪教局的。(笑)这都是笑话,荒唐的很,我听了也就这么回事,我觉得人得经受的住各种考验,这也许是我的一种考验吧。

  我们把农民感动了,农民就自己发动起来,自己组织起来,      办合作社。办合作社还搞多种不同形式,好处非常大。这我今天就不多讲了。最重要的是帮助妇女组织起来,因为现在外出打工的人,70%是男性,妇女在家,成为农村中最大弱势群体。不像城里,咱们在座的人有妇联的同志吧,城里离婚,70%以上是由妇女提出,总之,表示妇女地位提高了。财产对半分,甚至多分一点,这没坏处。农村不行,妇女离婚,嫁到人家村里,财产分一半,能拿回来?地拿不走。往往是吃亏,所以一定要帮助农村妇女组织起来,建立妇女协会,让她们自己帮助自己。组织起来干什么?演节目,给五百元,就能演节目。所以,我们说,好多事情是做的方法不对。给两千块钱,积极性就更高,就能出村演去。要给五百块钱,一人买根红绸子,妇女协会就会有日常活动,就能巩固下来。巩固下来以后,妇女们平时在一起唠唠,就把心里边家庭不完整,受了婆婆的气那种瘀积的,就能发泄出来,就不至于有心理疾病,就能够过得下去。否则,到年根上,男人回来了,总发泄,总爆发,非出毛病不可。我们很多农村中的家庭悲剧,包括家庭暴力,其实都是社会造成的。根本就不怪农村妇女素质低,怪我们工作不到位。我们急的很,对这些现象,我觉得,不该这些妇女受罪,甚至最后刑事犯罪,杀了人,不怪她们。都是好人,生是让这个社会造成的。说到这里,我心里实在是气,但是怎么办?知识分子中只有少数人这样做,还受到极大的压力,甚至把我们当成是邪教,真是胡闹!我们把最好的妇女文艺队,河南兰考贫困县的一支妇女文艺队,请到北京,我们付全部路费,食宿费,让她们到大学来演,到天安门去演,就是为了提高农村妇女的尊严感 ,让她们做人。各位,你们谁家庭是农村的,想想,你们是不是也应该这样做?凭什么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这么做?我不是农村出身。

  老年人是农村的第二个最大弱势群体,没人管,我们帮他们组成老年协会。干什么呢?也得有活动,把协和医院83岁的老大夫,把他发明的三一二型疗法,送到老年协会去,很简单。这就让老年有活动了,老年不能去像妇女一样,但老年得有活动,才能维持老年协会长期存在,他们才能交流,他们才能形成一个群体,才能群体谈判,跟谁谈判呢?跟那些不养老的谈判。让自己一个家里老人跟不养老的谈判,谈不动,把老年协会组织起来,七大姑八大姨七大叔八大爷一起,谁不养老,一块去,受得了吗?大家一起来了,都是长辈,总得泡壶茶,一个老头一说话,一个老太太一说话,半小时打得住吗?有几次,他就知道了。他就知道不合算了,他就得养老。一样,比如家庭暴力,不把妇女组织起来,一大帮妇女一起去,这家男人如果赌博,女人要拦着,就得挨打。一旦组成妇女协会,大家都商量好了,晚上,这妇女连拦都不用拦,说两声,你看你,又去赌。声音稍微大一点。呼啦门就开了,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一帮妇女,前面全是长辈,一开口,就没完没了,这男人不能冲破长辈们组成的人墙去赌博呀。他可能揍他自己的媳妇,他敢揍长辈吗?他不敢。所以,老老实实往屋里地上一蹲,抽烟,不说话了。这时候,他媳妇替他说两句话,他平时挺好的,挺顾家的,你们别说了。这家就和睦了,没有家庭暴力了,事情也解决了。好多事,用土办法,比用所谓现代法制,来不来打110叫警察,上法院,打离婚,城里可以这么干,到农村,这么干,是害人家。所以,我们把老年协会、妇女协会建立起来。

  新农村建设还有新的内容,不要把这套教科书上的东西,拿到农村来。我们在农村搞生态建筑,目前中国大陆第一组生态建筑群已经在我们那里建起来了,但是,立刻受到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责难,说你们申请建筑执照了吗?你们经过规划局审批了吗?你们的设计是从哪里来的?马上就有人来罚款。如果不是我这个在国内多多少少有点知名度的人,在那里做这些事情,早就被地方政府压死了,任何新生事物都不可能产生出来。信不信?越搞规范,农村越完蛋。而生态建筑有什么好处呢?第一,没有任何钢筋水泥,它不造成建筑污染。大家看,现在发达地区,三年五年一拆房,拆的都是钢筋水泥,往哪放?占用农田。城市40%的建筑垃圾,污染。我们现在这套东西,全部可回收建材,泥土墙草土结构的墙,冬暖夏凉,冬天不用烧火。厕所,我们卫生部让人搞冲水厕所,哪有水?我们搞粪尿分离的厕所,不冲水,撒灰,大便撒大灰,小便撒小灰。将来,我说搞技术的,发明一套撒灰的设备,大灰小灰,就跟大水小水按扭。大家看图十    

  原胚子不好看,建起来以后很漂亮。左上角这是生态办公室,右上角是生态礼堂。你们看像大堂似的,那是三百人的大礼堂。半地下的,冬天老百姓能在里面演节目,看电影,打乒乓球,搞文艺活动,建筑成本多少?建材三百多块钱,加上劳动力五万多块钱,三万多人的礼堂建起来了。然后右下角,生态农宅,一百八十平米左右的使用面积,建材成本两万多块钱,加上劳动力也不过才四万多块钱。现在农民自发来学,回去盖。我们完全不讲copy right,建筑图纸公开,谁都可以盖,就是为了让农村恢复生态建筑,不要把有限的耕地再被建筑垃圾占完了。我们在座的各位有没有建筑部门的同志,你们了解吗?这种新生事物,你们知道吗?

  再看看生态农业,我们不能把农业当成产业,而要当成生态。农业的多功能性,它不仅是社会文化延续的重要领域,它还是这个国家生态保护的重要领域。因此,生态投资应该主要投在农业上,帮助农民恢复全生态农业,就是任何东西不浪费,任何东西不污染。全部能够构成循环,我们叫六位一体。生态厕所有了,沼气有了,然后就是养猪,加大沼气昭渣,然后是鱼塘,然后是果园、菜园。六位一体能够保证不用一滴农药,不用一粒化肥,但产出是绝对安全食品,保证我们和后代的健康。在座的各位,有没有搞后勤的?我希望下一步,中央国家机关,要主动倡议本机关的食堂只使用有机食品。谁能搞呢?我们现在在各地试验区发动的这些,都是按照生态农业的模式搞,世界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生态农业的农产品,其价格五倍于化学农业的产品。因为化学农业产品是有害的。大家现在都已经进入中产阶级行列,难道愿意让自己和子女不健康吗?不用我多说,去北京医院看看,每年生出多少畸形儿来?都是吃化学农产品吃的。所以,为了保证国家公务员的身体健康,请大家主动和我们联系,我们现在已经在城里开始搞绿色合作联盟。就是把各地农民自然条件下,生产的生态农产品,到北京来建立销售,我们希望这将成为一个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为了让他们搞有机生产,我们耕地用驴,用堆肥。除虫,我们用完全生物的方式,烟叶,大蒜、辣椒浸汁,来除虫。绝对不许使一滴化肥。现在四年过去,我们现在在河北定州,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院内有60亩地,四公顷,我们完全恢复了生态环境。我甚至从一开始,就要求我们的志愿者,在这院里搞农业,万物生长靠太阳,不许拔草。老百姓就跟我急,村支书向我抗议。他说温院长,你们怎么搞的,你们这么懒,院子里长的荒草,到处都是,你们也不拔?我说,你可能不了解什么叫生态农业。国外的生态专家到我们这院里,呆几天后,回去写的报告说,中国真正恢复完全生态环境,并且有可能产生生物繁殖的就是这里。因为我这里完全没有化学农药,所以,满处都是荒草萋萋,各种各样的动物,鸟类,就在这里恢复了。出院门你听不见鸟叫。为什么呢?鸟都知道,好几代鸟产生出来了,它遗传基因都知道了,在这里最安全,出去吃一虫子试试?说不定,是被农药毒死的。(笑)鸟慢慢就知道了,所以鸟在这个院里特别多,慢慢形成生物繁殖。然后,我们三年连续使用农家肥的结果是,真正长庄稼的地方,草越来越少。只有大量使用化肥,土壤越贫瘠,越长荒草。所以,我们现在打造出一个model,一个完全生态农业,完全生态建筑,我们叫做生态农业环保农村。我们用生态农业环保农村,来体现科学发展观的新农村建设。而不是大拆大建,集村并囤,都是钢筋水泥,那是瞎闹!中国将不可持续,但是我们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一个政府部门给我们一分钱,无论我向哪里申请,都听不懂。到现在为止,拿的都是慈善款。我干这些事情,第一笔钱,拿我的存款。所以,大家以为真想追求真理容易吗?我当年去苏东考察靠自己,去拉美考察靠自己。我现在搞生态农业环保农村,还要靠自己。为什么?很简单,我们干第一年,大家看,不使化肥农药,长不出东西,我们的生产情况远不如农民。农民使化肥农药催。第一年,村里说给我们无偿使用150亩地,第2年说全部收回,说你们没产出。村长说,我们种的西瓜这么大,你们种的西瓜拳头大。他不理解,我说我没有使用化肥。

  我们搞生态建筑,动员大量的建筑系的学生来当义工,我们没有多少劳动力,全都是建筑系的学生来干。我们搞小麦收割的时候,连香港的大学生都来帮忙,大部分靠的是志愿者。有个搞有机农业的老先生,是上海复旦生物系毕业的,退休了,到我们这里当志愿者,一分钱不给。但是,他穷,他说怎么办?我要搞一个实验室。我说给一万。这一万块钱够干什么呢?只好到定县各个中学的垃圾堆去捡破瓶子,回来用砖头砌一个试验台,搞生物农业的试验,都是白手起家。我的生态建筑是台湾一个获联合国最佳人居工程奖的提名奖的一个获奖人,他免费在这里搞的。现在到处开始,各个大城市,很多人看到了,觉得这个好,开始需求了,那这时候,我们的生态建筑工作队开始发挥作用了,同时,我们帮农民搞合作社,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合作社才能实现有效监督,才能真正生产有机产品。如果不是合作社,单家独户,根本不可能。在这些问题上,是多年的经验,我们非常清楚。这些事情我们已经做起来了。

  同时,我们发动村官。下图十一,是38位村官联名签署安全生产倡议书。我同时正在要求,我们这两批中国环境大使,联合发起倡议,倡议文明消费,叫做为了保护你和家人的健康,请拒绝有毒食品。我是中国环境大使之一,环保局任命的。

  我们现在的食品,大部分有毒,无论是几十万的豪华宴,还是家庭餐桌,大家每天都在慢性中毒。右下角这张图(图十一),就是前不久闹的沸沸扬扬的教授卖大米。40多家媒体报道,电视台主持讨论。主持人一举手,这是市场派,一举手,这是乡间派。好像我是反市场。我们这套意识形态化的语言非常糟糕。真的如果把农业就完全按照一个产业来发展,已经看到了教训,我们还不改,自己还要继续害自己。我说,我现在要求发动的文明消费者合作社,只有认同这个理念,才有资格得到我们提供的有机农产品。如果不认同这个理念,想加入,不行。我们要保的是那些有理念的人,要善待农民,公平贸易,要建设节约型社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理事长兼院长。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在中国农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到过美国多所大学讲学交流。长期从事三农问题研究,一直坚持用“脚”做学问。先后任职于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曾获国务院农研中心、原国家体改委、国家科委等中央五单位联合颁发的“农村改革十周年优秀论文奖”、农业部农研中心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等多项奖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