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为文明和文化清晰划界
2011-09-07
字号:

  非常奇怪,在人类的感知之中,一般生物或事物的进化都是单一的过程,比如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等等,但唯有人类对自身进化的感知却完全不同,其明显的感知自身的进化分有“文明”和“文化”的两个部分,而这两个部分还没有人能够将之划界分清,有的说“文明”和“文化”完全是一回事,有的说“文明”是“文化”的最高形式,有的说“文明”是物质文化、“文化”是社会和精神文化等等。

  但是,如果按照真正的唯物史观,“文化”和“文明”的界定其实应该不会困难,因为从理论上讲,人类是自然的产物,人类的进化应该都是适应大自然刺激的结果,“文化”的刺激对应“文化”的进化,“文明”的刺激对应“文明”的进化,既然两种状态明显到几乎能够被所有的人类感知,那两者所涉的自然影响力和作用力就必有重大的区别,依此,新历史观为“文明”和“文化”所做的划界是:

  “文化”——人类适应常量的、散漫式作用的自然压力的进化。

  “文明”——人类适应超量的、强制定向式作用的自然压力的进化。

  什么是常量的、散漫式作用的自然压力?——上溯到人类之初甚至之前、并延续到现今甚至将来的所有一般自然压力的作用,基本都是常量的、散漫式的自然压力,包括生老病死、春夏秋冬、酷暑严寒、水旱灾害、飓风地震等等,人类在适应所有这些自然压力中的进化,就是被称为“文化”的进化。

  什么是超量的、强制定向式所用的自然压力?——距今5000年气候变冷引致的人类间最大的搏斗,就是超量的、强制定向式作用的自然压力,这个自然压力主要发生在欧亚大陆,所以,“文明”的进化基本就是欧亚大陆的特产,其主要包括由“城”的需求到国家形态的需求的所有进化,包括以围护国家形态为核心内容的社会、政制、礼制、军制、官制、道德、伦理、宗教、文学、艺术等等进化,以及形形色色的附属性进化,这是被称为“文明”的进化,儒学只是其中的一笔。

  在这里,时间、地点、内容等的分界都非常之清晰:时间——以5000年为准;地点——主要以欧亚大陆为限;内容——应对该段期间气候变冷时,北方人类大量南下造成的最大规模和最为剧烈的地域间人类碰撞。

  不要以为气候变冷时人类只有抗冷的问题,从根本上讲,纯粹抗冷的进化只是“文化”级的进化,跟“文明”无关,气候变冷时人类遇到的最大问题,是最北边的部族需要南下,这是现在的人类已经无法见到甚至是难以想象的人类大迁徙,而这对欧亚大陆来讲,北边的部族南下就是到了已经有人的地方,A地域的人类与B地域的人类,两套人马挤在了同一块地盘,这时候人类的生存就必须有专项的进化,而这就是“文明”的进化。

  “文化”的进化很像老式飞机自由自在的常速飞行,其主要包含了“体能、智能和血缘联系认同”等的进化,这跟一般的生物进化没有两样,不要以为人类才有智能进化,蚊子的不规则飞行就不是条件反射的行为,而是主动的智能行为,所以,用“文化”二字来特指人类的进化进程并不合理。

  “文明”的进化很像是一场必须突破音障的飞行,飞行的音障其实是超音速飞行时,空气在飞机前面来不及散开的陡然堆积,所以,超音速飞行需要打造全新的超音速飞机,用低速飞机突破音障只能是粉身碎骨,同样道理,“文明”的音障就是人类来不及散开的陡然堆积,而面对人类的陡然堆积,就是必须将普通的“体能、智能和血缘联系认同”,由增加“地缘联系认同”而根本升级到更高性能,而“地缘联系认同”的最高境界就是国家形态。

  5000年前的大降温之所以特别严重,除了降温本身之外,其实还因为之前地球有过连续3000年的超高温期,在这个超高温时期,人类在欧亚大陆的高纬度地域曾经进行了大量的繁衍,这等于在那里储存了极大的能量,红山文化遗址、阴山岩画、贺兰山岩画等可能就是那些人类的遗留,到5000年降温时,众多的北方部族在高纬度呆不住了,他们只要条件成熟就要南下,那达慕式的草原聚会可能就是重要的环节之一,一般应该是成熟一个南下一个,成熟一批南下一批,从华夏开始、到匈奴之前、到蒙元、到满清、甚至到日本,然后又是西方的高纬度人类从海上绕道过来,大自然就像最暴桀的驯兽师,它既狰狞的挥鞭威逼北方的人类不断南下,又威逼着相关的人类快速进化适应人类陡然堆积的争斗。

  于是,在5000年气候变冷之后不久的4600年,华夏族在现在的北京附近打赢了涿鹿大战,这是中华文明的奠基大战,华夏族战胜之后南下到中原,这就是中华文明的起点,华夏虽然留下了美名,但那是人类开始进入到奴隶社会,5000年的这个进化起点在欧亚大陆是一致的,那时在古希腊发生的同样是北部民族的南下,古希腊的那些人也留下了美名,但那是九千户奴隶主奴役三十六万原住民,古代中国和古希腊的那一段历史是基本相同的,唯有欧亚大陆之外完全不同,对美洲人类来讲,其遇到气候变冷时南下是到了还没有人的地域,其遭遇的自然压力作用根本就没法与欧亚大陆相比,所以人类的进化在这里开始分野,欧亚大陆对应的是“文明”的进化,欧亚大陆之外却在继续着“文化”的进化。

  过去我们总是以为文明是从某个部族的先进开始的,而按照现在的正确认识,只要是在5000年之前,任何部族的文明应该都等于零,这像是火柴盒里的火柴,每一支都是基本一样的,其实,历史研究寻找铜器并不具有绝对的意义,中国西南很多少数民族极早就拥有很多铜器,但他们并没有进入文明的主流发展,零文明才是真正的文明起点,引致文明的不是某支火柴本身如何特别,而是看你有没有去与火柴盒上的红磷摩擦,中原的原住民也是零文明,只不过他们是火柴盒上静止的红磷,“文明”起始于火柴去摩擦红磷,当一支火柴点燃时,其它火柴和红磷通常并不会燃烧,“文明”只发于燃烧的火焰之中,离之越近,“文明”越甚,反之,则一般都在继续“文化”之中。

  火柴摩擦红磷就是北方部族去冲击中原原住民,前者人口体量较小但由于有气候变冷的驱赶变得无比强悍,所以前者的得胜率极高,但当他们得胜之后进驻中原时,却因为人数较少只能处于多数原住民的包围之中,于是就开始有了“城”的需求,再由“城”发展到城邦、发展到国家,中国古代的夏、商、周可能都是北部外来人类的国家,只有到秦朝才开始有了原住民的国家,其实,外来人类和中原原住民同样都需要国家形态,因为都需要应对后续的北方压力,所以,国家形态成了“文明”进化的最核心项,离之越近,则离“文明”越近,反之,则一般也是继续其“文化”的进化。

  在国家形态产生之前,人类是依靠“血缘联系认同”生存,在国家形态产生之后,是根本升级到必须依靠“地缘联系认同”而生存,凡是当时在欧亚大陆遇到气候变冷能够及时实现这个升级的人类和部族,就开始进入“文明”的进化状态,而不能做到或没有条件做到的只能退出广阔的正常生活地域,或是退下大海、或是退进闭塞的角落、或是退到边缘地带,这就是停留在了“文化”的进化状态,同样也是有“文明”和“文化”的明显分界,现在的民族学、人类学等正在守着后面这块学术领地,只不过他们可能还完全不懂得其中的奥秘。

  从“城”到国家形态需要大量的资财,这在外来的北方部族来讲,一方面是通过南下时集敛而来,那时的第一桶金极其丰盛,另一方面是通过南下后的奴隶制和控制盐田等途径而来;而对中原原住民的国家需求来讲,除了由当地的行政而来之外,还要通过由控制全地域的资源而来,所以秦人要在极远的南方修筑都江堰和灵渠,中国漕运的真正意义是国家的命脉,中国的第一漕运不是大运河而是汉江-丹江水道,这个第一漕运水道在大运河之前已经连通了长江和珠江的最广阔流域,而由于国家的这些经济进项在平时形成了巨大的财富存在,这正好为与“文明”的主项和王族生活有关联的各种进化奠定了经济基础。

  但是,由于国家形态是应气候变冷而生,而最近的5000年的大气温度主要是呈锯齿状升降,结果,国家形态很容易演绎成周期性更替,而这个结果就是不断有新的人类走进中原成为王族并精炼文明,而又不断败落并带走部分文明成果(主要是向南),败落王族南下时由于可能还有一定的建制,加上还有较强的财力、能力甚至军力等,所以应该是南下时成活率最高的人类,粤语、潮语和客家语系的人类几乎完全三分广东,就是整个南方实情的最好样板,几乎所有南方人可能都是中原王族后裔,真正原住民的DNA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所以,南方人的中原王族血缘、情结和遗留等,可能是中华文明传播的真正基础,中华文明不是因为有高点就会向四处传播,而可能是以迁徙式、知音式的传播为主,唐朝时广东的北部出了宰相张九龄,这只能是北人南抵的证明,而不是因为南方原住民的进化,粤北始兴的县名可能是来自固始的始,始兴在三国时称为始新,广东最南部后来之所以开始能出状元等人物,多是因为南宋皇帝把很多士族带到伶仃洋附近。

  实际上,南方比较自豪的文明、优雅、富裕等等感觉,可能就是因为很多败落王族散布在各地,相比之下,北方地域除了朝廷的最高“文明”,周围反倒是被抽空的“文化”空壳,所以无论何时去到中原的城乡,一般也看不到存在“文明”的特别突出,早期的败落王族也有往东北、西北的方向走的,比如周灭商之后箕子去立朝鲜国,但这些方向的后续不强,所以社会富裕度显得较低,东北、西北的“文明”都显得特别古朴,比如西北剪纸,剪纸看似简单,但其实纸张和剪刀在古代都不是民间之物,而由于南方本来就离气候变冷的影响远些,所以能源源不断的接受后续的北人(比如客家人),结果南方反而显得富裕些,南方的安徽民居非常漂亮,其可能是跟衣冠南渡有关,徽商的起点好像也在南渡之后,南方太多像乌镇、周庄、凤凰城、镇远城那样的漂亮民居聚落,这里面可能也都有某种王族迁动的背景。

  中原之所以一直都成为古代历史和文明的中心,其主要是由自然决定的,第一个自然因素跟气温的变动范围有关,近5000年的气温虽有锯齿形的升降,但温度范围的中线基本没变,所以其作用的地方一直停留在中原不动;第二个因素是跟地理有关,欧洲文明的历程明显是由古希腊、到古罗马、再到后来的西欧和北欧,其不断向北偏移的态势,其实主要是因为那里有地中海的阻隔,当5000年前欧亚大陆开始降温时,他们人类体量最大的主体还没到达较高的纬度,所以最初的人类搏斗就发生在稍低的纬度,而中国由于地形比较连续,人类主体早已到达了较高的纬度,所以古代中国的人类一直在较高纬度的中原搏斗,与中原距离越近的地域或人类,离“文明”就越近,反之,则主要是“文化”的进化状态。

  在汉语的特别丰富之中,就可以看到不断有新来的人类走进和走出中原的痕迹,百度老总曾说:“英语的‘I’在汉语中至少有38种表示方式”,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表达?如果是单一部族的语言,一个或两、三个表达应该足矣,只有当一种多数人的语言不断被人数较少的强势部族切入,才会出现不断增加一些表达的情况,因为如果不是强势就很难被接受加入,但如果只有强势,比如强势方人数很多,则容易只留下强势者的表达而扫清原有的其它,这很有意思,广东潮汕话是与普通话差异最大的汉语,但为什么其底层仍有极多与普通话的紧密关联,这似乎就是潮汕人曾从外部进入中原长期驻留并极早离开的证据,而且也是普通话就是中原原住民语言的证据,同时可能还是夏、商、周都是外来的族群的证据,因为凡离开中原后所用语言已在中原消失的人类,可能都是外来的少数人部族,朝代灭亡时外来的少数人统治者特别容易被赶尽杀绝。

  如果以上的判断没错,古代中原的语言应该跟现在的普通话相似,而且人类体量非常庞大,甚至夏、商、周入主中原的巨大冲击也不能将之完全被赶走,那么,当时被赶走的中原原住民的人数应该极多,而这就可能会在中原之外形成巨大的语言相似区,现在这里就有证据,第一,2亿人口的西南官话区人群讲的基本就是普通话,包括一些少数民族;第二,华东方向山东、江苏、安徽、湖北、浙江、天津等地很多人讲重音重调的普通话,而且这两大人群的普通话还多数都明显的带着“儿”音,好像远古时曾聚的很近,如果把这两大块语区的人类回复原位,一定非常、非常的壮观,这两大语区的中点是岳阳,岳阳古称巴陵,是巴人的地盘,岳阳有后羿射巴蛇的故事,后羿是中原进入“文明”之前的人物,时间、地点、人物、状况等等基本都能对号,没被赶出中原的原住民是“文明”中的边缘人,被赶出来的原住民是“文明”前夕已经离开中原的人。

  在饮食方面,中国的饮食曾经过三个阶段,第一是火烧食物,第二是用鼎煮食,第三是用桌子吃饭,从外部进入中原并成为王公的那些人,他们在进入中原时是用鼎吃饭,离开中原时是用桌子吃饭,许昌话、闽南话、潮州话将吃酒席说成吃桌子和食桌就是证据,这正好贴合“文明”和“文化”的分界,湖南大碗菜用碗装菜,可能就是他们在还没开始吃桌子就已经离开中原的证据,那时是用鼎吃饭,什么都一锅煮,还比较粗食,但都有用水煮食、端碗吃饭、用箸夹菜这些因鼎而生的元素,不很需要盘子,吃桌子是中原饮食开始了精炼,中原的王族当然最有条件精炼饮食,而中餐调味的葱姜蒜芫荽、酱油、酱料、豆豉等的一致性,应该是暗示了各菜系的同源性,潮汕菜自称精美,但据说其最着名的狮头鹅其实是原产于河南固始,为什么中国的古都基本都没有名菜,可能是败亡时被王族带走了,所以中国名菜除了鲁菜可能是齐国当地的王族遗留之外,其它的基本都在南方,中国人很有口福,一般家庭稍微能认真做菜的,基本都是“文明”的影响,只有极少常煮白菜帮子和只会洋快餐的是“文化”的遗留。

  现在的学校教育其实也有“文明”和“文化”的分界,一般的数理化学科教育都是“文化”教育,人类在这方面有比较清晰和完整的认识,所以“文化”教育容易搞得比较好,而“文明”主要是关于人的社会性教育,是关于国家形态的认识和责任的教育,由于这一方面人类的认识还差的极远,所以其实是还没有条件搞好,即使是做到了以提高个人素质为准绳,个人素质仍不能等同于社会素质,人类是靠社会性生存的,社会性之中的国家形态是最高的境界,不教会这些,学校只能继续出不合格产品,这是现在我们根本都没有认识的,人类的学校其实有两种,到现在的一般学校是学“文化”,到以前中国的旧式学校其实是学“文明”,虽然那个“文明”还有很大差距,但只有两者的较好融合,那时的教育才是正常的境界。

  “文明”与“文化”的分界其实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话题,就戏剧来说,其可能是在中原由巫的活动演化而来,然后随朝代灭亡离开中原,陕西秦腔最重音重调可能最早离开中原,京剧有点重音重调应该是次古老的中原音调,京剧很可能是离开中原后在华东、华中得以保留,最后从京剧知音圈的安徽又回到京城;就中国瓷器的南北传播来讲,瓷器之所以能成为普国的用器,可能也是先在中原使用而后被带到南方,景德镇瓷器是中原南下的半途,潮州瓷器是在中原南下的终点,中国人一般家庭里对瓷器有专爱的多是“文明”人群的遗留,随便用不锈钢盆子的多是“文化”人群的遗留……

  说到底,只要能基本弄懂 “文明”与“文化”划界的道理,无穷无尽的历史就会在突然间变得可亲可近,因为“文明”与“文化”的分界实际上就在我们的身边,“文明”具有极强的升级功能,只要是最日常和最基础的事物,其可能是人类“文化”进化的产物,只要是高于一般生活的事物,可能就是人类“文明”进化的产物,“文明”不是为了骄傲,“文明”不是《文心雕龙》的“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文明”不是任何的矫揉造作,“文明”的真谛应该是——“以国家形态集全地域人类的人心、人力和全地域资源赢得生存”,这是比“文化”更高层次的进化,如果人类将来没有与外星人的严重矛盾,不需要以全球一致为进化目标,“文明”就是人类社会形态进化的最高境界。

  值得注意的是,“文明”和“文化”并不是进化了就会一直都呈稳定状,就“文明”来说,由于其是因为大自然气候变冷造成的压力而得,只要遇到气候变暖或者气候持续温暖,可能就会出现“文明”的退化期,中国历史上的周期性朝代更替,其实就是降温进化与升温退化的反覆,我们现在正处于温暖期,所以现在“文明”的退化已经是随处可见,包括国家形态的弱化都是温暖时期的“文明”退化,北非国家处于较低纬度,其国家形态在“文明”洗礼中本来就可能先天不足,所以也最容易因为弱化而崩塌,大自然的降温和升温其实就是在考验人类,如果你在温暖的弱化期真的自以为是的弱化国家形态,自以为是的弱化“文明”,到降温的生死抉择期时,仅仅几度的平均温度变化,可能就不一定还有你抉择的余地,人类历史根本就不是由生产力决定,不是由意识形态决定,不是由人种和部族决定,也不是由我们现在人类已知的其它因素决定,人类历史只能是由大自然决定,人类如果不能适应自然就没有机会生存。

  唯物史观根本升级之后的道理应该是:“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为了适应自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建议看看社科院的《世界文明通论》系列丛书。从文明开度上探讨人类的发展问题,能上到比较高的层次去的。
    2012/3/5 16:24:57
  • 历史观是非常宏观的逻辑框架认识,不是乌云来了一定要下雨那种绝对跟随性的同步,从5000年气候变冷到出现夏或者商的国家形态,期间经历了至少千年以上的漫长过程,这不是你或者任何个人的统计能够胜任的,在这方面或许可以看看竺可桢先生的《中国古代五千年气候变迁初探》等研究成果。
    2011/9/26 23:06:19
  • “但是,由于国家形态是应气候变冷而生,而最近的5000年的大气温度主要是呈锯齿状升降,结果,国家形态很容易演绎成周期性更替。“你看,博主自己也没说文明起源的问题,反而是简单的把气候和国运联系起来,而且这在最近5000年的历史上统计数据的结果和博主提出的观点正好相反。这个是我主要反对的观点。我1楼的问题很简单,想要问问是谁研究的结果,因为和我了解的不一样,教训你了吗?说你不理智了吗?说你需要补课了吗?
    2011/9/23 17:07:09
  • TO:六楼。古埃及及西亚地区的城堡出现的较早没有错,但那是离一万年前那次冰期完结更近的时候,那时候那里并不是现在看到的酷热,而且,欧洲希腊以北的地区是人类主体较晚到达的地区,所以古希腊以北的故事要晚一些,你现在还是停留在用大自然是静止的方式看历史,这样是不可能看清楚的,虽然美洲人类的畜牧和农耕起点跟欧亚大陆相近,但因为没有同样超强的自然压力,几千年后还是止于古代社会,教训人的口气是从你在1楼的第一句话就已经开始的。
    2011/9/10 22:46:45
  • 回5楼,看了所说的文章,但是缺少统计结果显示关联性,没有数据支持,怎能让人信服?如果要举例,世界上最早的城邦出现地中东,实际上是属于高温干旱的地区,而平均气温更低西欧却没有独立的发明农业和驯化,以及城邦的出现。另外从狩猎到农耕和畜牧,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生活方式的问题。植物和动物的驯化花去了1000至5000年的时间。要能成功的依靠农业和畜牧生存,成功的驯化或者借鉴其他文明驯化的成果,是必须的。
    PS:用教训人的口气并不能使你的观点更有道理。
    2011/9/10 14:31:34
  • TO:3楼。仅仅摆弄一下词义和字义并不能解开纠结。
    2011/9/9 21:38:22

  • TO:4楼。当这里在讨论“城”的起源的时候,你却跑到“城”的中期说事,太没意思了,气候影响人类社会的进化,不是你头脑想的那么简单,如果真有兴趣,可以先看看我的《新历史观概想》,仅为了旧有知识而来草根智库并不理智。
    2011/9/9 21:36:24

  • TO:1楼。所谓的因为人口增长纯是臆造,人口密度增加的原因,不仅是因为人口增长,也可以是因为可供正常生存的地域突然急剧变小,气候发生较大尺度变冷时就有这种效果,你的历史观还停留在过去缺乏气候变化影响视野的低处,该补一补了。
    2011/9/8 8:27:12
  • 文明,国家,复杂的社会形态,居然是因为气候变冷,这个是哪个研究的结果?现代人类学一般认为,复杂的社会形态,城邦和国家的出现是因为不断升高的人口密度的,而高密度人口的先决条件就是定居生活以及对动植物的驯化以及产生的农业和畜牧业。
    2011/9/8 6:35: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