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福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长话短说 - 叶福龙首页
新宏观储备需求理论立论依据辨析
2011-08-12
字号:

  一、本博文的由来

  近读张二寅博主有关新宏观储备需求理论的数篇文章。他的“新宏观储备需求理论”,除草根网较集中发表外,也散见其它网站;引起了笔者的学习与研究的兴趣;在草根评论与电子邮件中,笔者与张博主已进行了初步交流。因囿于时间(消化过程)与空间(篇幅)缘故,当时笔者表示只能想到一点写一点,仅作参考;待笔者基本想明白,会另写博文进一步商榷。

  二、张博主的立论依据

  被张博主自称为在《宏观经济物理学》中通过产业分级得到数学论证的数学模型(推导公式),似乎已被博主作为“新宏观储备需求理论”的立论依据,而反复地出现在张博主的相关文章中。但笔者似乎仍百读不得其解。

  因草根网上下搜索阅读的局限,在叙述笔者的观点前,有必要先把张博主作为立论依据的数学论证摘录如下:

  张博主说:“上面的结论性比较概括,具体推理如下:

  假设顶级企业从银行总贷款为G,工资率为v,利润率为m,消费需求为Ⅰ,投资需求为Ⅱ,

  那么,顶级企业将贷款的G(1-v)购买机械设备,Gv雇佣工人;

  则次级企业获得G(1-v)的订单,将扣留G(1-v)m的利润,以G(1-v)(1-m)(1-v) 购买机械设备, G(1-v)(1-m)v雇佣工人;

  再次级企业获得收入G(1-v)(1-m)(1-v),利润G(1-v)(1-m)(1-v)m,分配工资G(1-v)(1-m)(1-v)(1-m)v,设备支出G(1-v)(1-m)(1-v)(1-m)(1-v);

  如此递推,直至产业最低端。

  将所有的消费需求相加:Ⅰ=Gv+ G(1-v)(1-m)v+G(1-v)(1-m)(1-v)(1-m)v+……

  Ⅰ=Gv[1+(1-v)(1-m)+ (1-v)2 (1-m)2 +……]

  Ⅰ=Gv/[1-(1-v)(1-m)]= Gv/(m+v-mv)

  同理得所有的利润和为:Ⅱ=G(1-v)m/(m+v-mv)

  可以发现Ⅰ+Ⅱ= Gv/(m+v-mv)+ G(1-v)m/(m+v-mv)=G

  它表达的经济事实是顶级产业的所有投资在一次产业循环中最终被分配到了居民和企业主手里。

  而所有的消费需求Ⅰ仅是原始投入的一部分,但却是最终需求,它无法给顶级投资者带来利润。

  因为顶级企业不能实现利润,无法偿还贷款与利息,只能破产倒闭,这将直接导致次级及以下的企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从而不可能扩大投资,否则只能是死路一条,这些利润成为了过剩资本,时刻寻找出路牟利。”

  三、新宏观储备需求立论缺陷(悖论)的初步辨析

  笔者认为经济活动是一个历史过程,可是在博主的“立论依据”中,宏观经济似乎不是一个过程,而是一个凝固瞬间。用宏观经济一个“碎片化”的“数学模型”来推导整个宏观宏观经济的储备需求似乎并不科学,最起码也是以偏概全。

  在张博主 “前后隔裂”的具体推导模型中,所谓的“顶级企业”宛如“横空出世”,既没有当时市场(经济社会)中已客观存在的消费需求,也没有前期的资本投入;而且只是从“顶级企业”一级一级向下层级企业、直至最底端企业的采购。由于只有从顶部一次性投入,没有中间补充,层层投入递减,最终层级的经济规模将会趋向零。这样的假设,恐怕似乎也是脱离了现实经济生活的,也不能说是符合常理的。因此这样得出的宏观经济的最终消费需求与投资需求,难道还可能说是算完整的、正确的吗?难道还可能说是具有模型的代表性、概括性吗?

  由于前后割裂,顶级企业的贷款G,只分成两部分:采购成本+人力成本;但这里并不考虑销售,也似乎无需考虑生产,因此也没有利润考虑;但如真不考虑生产,却要支付采购成本与人力成本,岂不是也与正常的经济活动相悖。这里的采购,似乎是为了数学模型中下一层企业收入的需要;而支付人力成本,似乎也是为了数学模型中推导消费需求的需要。

  而最底端(n层)企业的收入(来自n-1层企业的采购),也只能分成两部分:利润+人力成本;似乎不要考虑采购,所以也无需考虑生产。当然,如需采购,就不是最底端企业了;而成了n-1层企业,因此会与原假设相悖。但没有采购,就不能生产;如此下去,不生产却要支付人力成本,还要产生利润。这里支付人力成本,似乎也是为了数学模型中推导消费需求的需要,而利润的产生,似乎也是为论证利润是过剩资本的需要。

  所以按照张博主提供的作为新宏观储备需求理论立论依据的整个数学模型来看,从“顶级企业”往下层层采购,直至“最底端企业”,如果都不投入生产,模型依然成立。这里的层层“采购”,实质上就是成了层层“拨款”,而“顶级企业”被博主称为“一次性贷款”,实质上也是“拨款”。而层层“拨款”,就是为了分解(或分配)成各层的对“消费需求”(工资)的“贡献”和对“投资需求”(利润)的“贡献”;再加上往下层企业采购的所需款项,以完成博主所要的“一次性产业循环”。无怪乎,在数学模型里,博主在利润前面用的动词是“扣留”。

  以上论述是否就可以初步辨析推断出张博主数学模型的缺陷(悖论)了吗?

  四、张博主数学模型中假设已含结论的解析

  在讨论中,笔者提出过,曾有张博主假设中已包含结论的“感觉”。下面因张博主关于“假设中如何包含结论?请细讲。”的要求,进行进一步解析。

  为了笔者下面论证观点叙述需要,恕仿张博主的“葫芦”,画笔者的“瓢”。设采购为C,人力(工资)为V,利润为M。但这里笔者没有“依样”画“瓢”。张博主告诉笔者,原模型中工资率为v,利润率为m,而且取其n层级企业平均值(笔者注:都是相对值)。而笔者在这里用的是绝对值,这样原模型中每个层级企业都可有不一样的v与m。

  先延续上节(三)的分析,由于张博主的数学模型是一个封闭的“碎片”“宏观经济模型”。它的纵向闭环中,只有一个总投入G,而产出只有为n层V,再加上(n-1)层(原假设顶级企业没有利润)M,中间又没有任何损耗。所以结论必然只能是:“它表达的经济事实是顶级产业的所有投资(笔者注:其实博主只给一次银行贷款作投资)在一次产业循环(笔者注:其实也没有循环运动,只有纵向直线运动)中最终被分配到了居民和企业主手里。”

  从而我们用一般逻辑推断就可知道,G=∑V(1、2、3……n)+ ∑M(2、3……n)(笔者注:其中M1=0,省略)。这就是张博主想要的结论;前为“消费总需求”,后为“投资总需求”。

  当然我们也可“借”用张博主的数学推导方式再来解析一下,这样似乎也许更“科学”些,也更有“说服力”些。

  依据张博主假设,顶级企业(n=1)贷款为G,采购(设备与材料)为C1,人力成本(雇佣工人)为V1;则G=C1+V1+M1。这里依据张博主的假设,M1=0。

  次级企业(n=2),获得采购订单C1,然后以C2采购,V2支付工资,最后获得M2利润(不是张博主的先扣留,而是剩余);则C1=C2+V2+M2。

  再次级企业(n=3),获得采购订单C2,然后以C3采购,V3支付工资,最后获得M3利润;则C2=C3+V3+M3。

  ……

  如此递推,产业最低端企业(n=n),获得采购订单C(n-1),以Vn支付工资,最后获得Mn利润;则C(n-1)=Cn+Vn+Mn。这里按张博主的假设,推断出Cn=0;因原模型中最底端企业收支平衡式没有讲。

  这里的C(n-1)=Cn+Vn+Mn,是整个数学模型的通式。顶级企业的G就是C(0)(注:其层n=1)。

  我们把n层企业收支平衡式,两边全部相加;由于所有C项全部消掉,最后仍然会同样得出G=∑V(1、2、3……n)+ ∑M(2、3……n)(笔者注:其中M1=0,省略)。

  这里顺便要指出,张博主的数学推导也还是不够完整、不够严密的,他的最底端企业的收支式,被“……”掉了;由于采用v与m带来的复杂性,而难以明白地表达出来(见本博文二,张博主数学推导式摘录)。由于没有整个数学模型的通式,最后的结论也就只能是“如此这般”地“推导”出来了。

  以上对张博主新储备需求理论立论依据从内容到形式的辨析,笔者是抱着“思想共鸣、思辨共激、思索共求、思哲共益”宗旨进行商榷的;况且还是仓促上阵以及差不多半世纪前的中学数学底子。欢迎张博主进一步“反商榷”。

  至于张博主还需要不需要,重新对自己新理论的立论依据做进一步的推敲?还需要不需要,把运用新理论做的应用与分析,作进一步的斟酌?那就也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石油有两个新特征。一是产油国相互争市场。二是用油大国中国的PMI持续不好。市场观察了这么久,价格一直不下来,不确定因素(一是俄的出口态度,二是中国的政策这两大困素)慢慢明了之后,油价就下来了。
    这次下跌,是推迟了很久,故而下跌很有节律与劲头——你以为短时会上去吗。当然,有一个重要观察点,即国内的经济工作会议。如果国内扩大生产,再大上铁公基,引发民间与机构的热情,油与铁矿就会立马上升。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达到08年,因此很多已饱和,资金躲开还来不及。
    2014/12/23 13:07:42
  • 如果储存不采用合同交易,而是零售模式,如果在此基础上讨论左右市场,则什么是大宗商品都不懂。
    你列公式有何用啊?只要你重量参与市场,公式中的参数都会因你的参与而发生调整或者巨变。市场的调整常是指数级的,甚至是跳空的,离散的,你这些模型不是开玩笑吗?

    作为经济学家,一般是研究基础性的。作为市场的参与者,研究是前缘性与真实性,成果是不会公开的。也有挂着出卖的,一般也只是阶段性有效,经得起三年检验的软件,是不会给大家分享的。不仅仅是如此,同一家公司内部,相互之间都是保密的。
    2014/12/23 12:53:19
  • 看了一堆式子,觉得也是个浪漫主义者。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生产是挑战市场,储备也是挑战市场,市场可以被千千万万因素左右。凡是成功者,都几乎有不合常规的奇迹,而此时的市场恰恰迎合了成功者的奇迹。这表明成功是稀有之物,如果能用公式套出来,成功还是稀有之物吗?
    储备是可行的,但要考察成本与操作的易行性,而且还要考虑到市场的容量与对冲性。这些公式是万万不能反映出来的。假定某个储存达到总产量的2%,这种储存就在制造风浪,处在风浪的边缘,可以偶然获暴利,也可能巨亏——这是市场决定的,一个热门产品的市场的竟争性与博奕性注定某一个参与者要计算总仓位,一般要分成几千个帐户来掩盖总量,掩盖资金来源——这里面比谍战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这样,高频交易手段也可以残食你的宏大计划,自动潜伏软件也可自动跟着每笔交易。
    当然,如果不选择期货。储存则更难了。说动卖住扩产,按排海运,确定周合同或月合同都是一个无法隐形的过程。说简单的一点,你才安排,价格就上涨或下跌。
    国人为何总喜欢研究这些过迟了的玩艺,你编个软件,跟着市场响应就不知要高明多少倍。浪费这些精力干啥呢?生活中,眼高手低的人,碰得血破头流的人,我们见多了。
    2014/12/23 12:44:53
  • 模糊数学是经典数学发展的必然结果。它的应运而生,是其在某些领域比经典数学更管用的需要。

    所以有时候不较“真”,其实是更较“真”;当然是较真,不是较劲,更不是较量……
    博主的这种态度值得肯定与学习!
    2014/12/23 12:23:54
  • 某些理论“狂人”的特点;要么钻死胡同,要么井底之蛙,要么自欺欺人,要么叶公好龙……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贝弗里奇在研究了世上最伟大的几十位科学家后,写了《科学研究的艺术》一书。他说:“科学上的伟大先驱,虽然热烈地捍卫自己的设想,并时常为之战斗;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心灵深处却是谦恭的人。因为他们太清楚了,比起广阔的未知世界,他们的成就只是沧海一粟。”

    某位伟人曾讲过:一个人的知识圈像一个圆,圆内是已知的,圆外是未知的;圆越大,圆周越大,意味着已知越多,接触未知也越多;反之已知越少,接触未知也越少。这可能就是以上两类人的差异。
    讲的好啊!!!
    2014/12/23 12:23:06

  • TO:[22楼] 你的问题就是笔者质疑原博主的,在本博文中似乎已叙述够清楚了……
    2012/6/17 18:13:20
  • 你前期的资本投入从哪来?是从天下掉下来的?
    2012/6/14 1:38:20

  • TO:19楼

    如模糊数学是经典数学发展的必然结果。它的应运而生,是其在某些领域比经典数学更管用的需要。

    所以有时候不较“真”,其实是更较“真”;当然是较真,不是较劲,更不是较量……

    2011/9/21 8:33:08

  • TO:19楼

    谢谢你较深刻地勾描出某些理论“狂人”的特点;要么钻死胡同,要么井底之蛙,要么自欺欺人,要么叶公好龙……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贝弗里奇在研究了世上最伟大的几十位科学家后,写了《科学研究的艺术》一书。他说:“科学上的伟大先驱,虽然热烈地捍卫自己的设想,并时常为之战斗;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心灵深处却是谦恭的人。因为他们太清楚了,比起广阔的未知世界,他们的成就只是沧海一粟。”

    某位伟人曾讲过:一个人的知识圈像一个圆,圆内是已知的,圆外是未知的;圆越大,圆周越大,意味着已知越多,接触未知也越多;反之已知越少,接触未知也越少。这可能就是以上两类人的差异。
    2011/8/17 9:24:38
  • to[18楼] 看到博主态度这么真诚。本ID就这个“较真”就再说两句。一个具体的人能不能一直较真?可以,但是会很累,而且弄不好会使自己的身体受到很大的损害。当然,这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是,为什么“较真”的人总是有“真”可较?
    (1)生活世界的意识状况是日常化的,常人+常识成为常态,只有处在边缘的人才知“真”。常人听不得“真”,因为“真”的东西具有整体性而复杂,常人无法忍受复杂,他们只能知道简化的东西。
    (2)某些“异人”在其观念初始化的时候,基本范畴就出现了错误,也就是他的范畴之间是矛盾和悖论的,由此建立起来的观念体系在根子上就出了毛病,而自己浑然不知。这样的人就变得比较“轴”,你和讨论什么,他的基本范畴无法确定,不停地在变。
    (3)某些人根本害怕真实的东西,叶公好龙,他承受不了真实的整体性,宁愿听信噪声、看着电视、传播着流言,让时光流逝,好尽快耗掉自己的生命。
    (4)有些非“真”的东西是利益驱使使然,例如网络水军、公关收费,因此无论如何都要说给钱的人好,如果那后面的主子给的钱多,那非“真”的东西就会多,多到你根本没精力去较。
    (5)某些人生活在虚假的幻象中,他们爱那个幻象,喜欢那幻像给他们的满足感,你较真去破掉他们的幻象,那就是让他们失去满足感和自尊。有时候幻象比真实还硬,他们的幻象对于你来说是真实的。
    (6)还有人天生就是非真,例如有些女人就比男人就更爱非真,用化妆、漂亮衣服把自己遮盖起来。以至于绝口不提,甚至信口雌黄,完全否认基本事实。
    基于此,所谓互助草根、安徒生的前提很多时候是不存在的,本ID有时候只是一针扎过去,而不去和这些人较真。比如那张二寅,本ID本来是要说说他那篇论文的,可是张氏居然记着本ID早已忘却的、让他不愉快的对他博文的回复,而心胸狭窄地报复。这还有什么可以较真的?
    2011/8/17 4:03:56

  • TO:16楼

    求“主义真”,学“安徒生”;互助“草根”,何惧“较真”?
    2011/8/14 8:04:26
  • 谢谢叶福龙博主的对储备理论的辨析,这是首次比较深入的研讨,说明叶博主的严肃治学态度,而不是人云亦云。
    这几天在威海烟台青岛旅游,迟复为歉。
    关于前后割裂的感觉:需要重申一下前提即可,从宏观层面假设整个经济系统只有一个顶级企业,生产所有的最终消费品;在此之前,没有货币;以极限的观点看,最低端的经济规模为零,但它和一般性的经济常识有所不同,需要将一些产品产业切割调整编排,使之成为一个简单顺序模型;最低端则为原材料,其支付的费用只要是资源税,并且数额很小,因为是无穷小的极限可以近似为零。
    拨款的感觉是对的,因为这个数学过程恰恰论证了市场经济的消费不足本质上是价值约束,也就是货币问题,债权债务问题,和实体经济中的技术、劳动力、资源、能源无关,因为这个模型就是假设上述要素无约束,从而证明了所谓的高技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对解决经济周期无效,它们可以制约经济的发展,却无法克服消费不足,风能、光电产业过剩就是例子。
    封闭的碎片感觉则需要系统的思想才能完整理解,当然这点有些难度。
    抽象简洁的数学模型让我第一次从杂乱繁复的经济现象中挣脱出来,以崭新的宏观审视这个世界,对通胀、通缩、主权债务等问题了然于胸,见怪不怪。
    2011/8/13 17:54: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退休干部,文革前部队入党,阅历丰富;坚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关心国家与世界的前途与命运,关切社会与民生;博览群网,倾听各种声音,兼收并蓄,独立思考,发表见解;力求做一个有独到思想的人,愿与网友“思想共鸣,思辨共激,思索共求,思哲共益。”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