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海捞真 - 杨明华首页
痛中反思,武汉局的安全短板在哪里?
2011-07-29
字号:

  甬温线“7.23”动车追尾事故给人们带来的阵痛和惊恐,也许会随着时光的流逝慢慢消失,但是,作为铁路人应该深刻反思,我们有过太多的这样的痛,为什么每次痛过之后,总还会有新痛 ?这样的痛,真的就是不可避免的吗?那么,日本新干线47年来无重大事故能够给我们以怎样的启示?我认为,不管是什么层面的原因,最终还是人的原因,人的因素是决定一切的因素。改 革开放以后,我们开始学习西方以及日本的各种管理艺术,但是,迄今为止,有谁真的把自己的所学用于实际工作中去?中国人的惰性、偷奸耍滑的本性处处显现,但万不该显现在与安全密 切相关的行业。我们是铁路人,我们肩负着国家财产安全和人民出行安全的重任,我们有理由对此进行深刻的分析,尤其是对于人为、可控因素方面的分析。

  上海局出了这样一个重大事故,局主要领导被就地免职(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党委书记李嘉、分管工务电务的副局长何胜利)。就地免职单位领导,这说明了用人问题的重要性。既然用人 问题非同小可,我们就得看重用人之道。可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出了这样一个大事故之后,才会做出免职决定?这之前在干什么?一个不能以安全为第一考量的部门或者个人,难道非要在出了 大事以后才能看出来?绝对不是。

  我这里想谈的,就是武汉铁路局在干部队伍的任用上所显现出的安全短板。

  中国的现行体制决定了干部队伍特有的重要性,在任何时候,干部队伍的严格自律和以身作则,是带好一个队伍的重要保证。可是,当一个技术行业的带队人自身就没有多少技术上的真本事 ,或者,其自身就没有一个让人信服的聪明智慧和道德修养的时候,你还能指望这样一个带队人能够带好一帮人?我不敢妄论某个具体官员的个人道德素养问题,尽管现在的官员素质尽人皆 知,因为,这需要面对许多具体的指证,这样就会给某个具体人、也包括自己带来一些不愉快;但是,我可以说出许多官员在并不具备应有的知识储存和操作技能的情况下,却成为一方诸侯 的事实。这些人作了多少不合理的瞎指挥?就凭他们自己有多无知就可想而知。

  我曾经在网上发表《我们身边丑陋的技术官僚们》(之一、二、三),里面就谈到了一些技术官僚的无知“风采”,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继续写下去。面对一些并不复杂的技术问题,为什 么有那么多的人们不去思考其间的正确与谬误,而是人云亦云盲目执行?这里面既有中华文化氛围的因素,更有官员不作为或乱作为的因素。如果某主要官员是一个实事求是、勇于进取的好 官,他必然会想办法带动一群人效法;如果一个主要官员其自身就是一个昏庸无能的官员,他只会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让本来简单的问题继续存在。比如,我在《我们身边丑陋的技术官僚们 》(之二)中谈到的关于查照间隔和护背距离的问题,这是非常简单的对于一般概念的理解的问题,可这样的问题也会面临长官意志带给你的不愉快,他们最常用的不采纳理由就是——我们 尊重现有的教科书给出的定论。一个非常简单的概念问题,却任由人们错误地理解,时间长达数十年,这期间我曾经不断地向许多官员提出,却没有能够改变。

  我在《我们身边丑陋的技术官僚们》(之三)的最后有这样一句话:其实,这位“曲线专家”对铁路曲线问题的理解有很多是错误的,而在我段却被称作是“曲线专家”,真是极具讽刺意味 。这也能够反映出我们原荆门工务段的整体技术素质。关于铁路曲线问题,我原来只以为自己身边的干部职工没有几个能够理解得够深的,可后来慢慢发现,在其他地方也这样存在这种现象 。我曾经参加工人技师的考试,理论和实做顺利通过之后,满怀信心地以为自己完全可以通过最后的答辩而考取技师职称,因为,我所写的论文是其他绝大多数人的技术能力无法涉及的,是 我个人独有的。结果我的判断错了,错在我大看了那些来自武汉铁路局教育处、工务处的领导以及来自各段的技术考官,他们原来对曲线实做和现场具体所需一无所知,仅凭对书本上的那些 残缺而不系统的理解,却来作了判官。悲哀呀!如果这样的悲哀只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也许算不得什么,但是,在很多时候我们常常可以以一件事而窥其全貌,全路局那么多的考生,他们 中有没有也被冤判了的?

  再后来,我在与其他兄弟段的基层技术人员的接触中,在和身边的技术官员的接触中,常常有意提及曲线话题,结果,我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原来不了解曲线的人还真不少,包括我们的技 术领导和科室技术干部。幸亏工务工作安全系数较高,要不然,就凭这样的技术队伍,早就因此翻了不少车了。

  最近,关于焦柳线K692+700注浆施工方案问题,我给我们的段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对某官员所作的工程预案提出质疑,我们的现任段长听取了我的电话叙述之后,觉得有道理,就派技术 科长和一个经常进行注浆施工的“专家”先生去现场进行技术认定,结果,原方案得到肯定。为此,我决定写文论个明白。虽然我初涉注浆施工,并无任何可以参考的书籍和经验,但我相信 ,仅凭一般的力学与工程原理就能看出来孰是孰非。我写了一篇两千七百字左右的文章,讲明了我对该施工方案的不同看法,我们的段长在百忙中亲赴工地调查,最终肯定了我的分析结果, 采纳了我的施工建议。在我想和段长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曾经担心电话里能不能说清楚,结果,我稍一提及,他就明白了;在看到我写的《K692+700注浆工程之我见》一文后,他对我的文 章提出了很多有益的建议,令我再三修改,这让我看到了段长先生严谨的工作作风。在此基础上,我又写了《用水泥注浆法整治线路下沉应该考虑哪些问题?》,也得到段长的充分肯定。可 以这么说,这是我几十年来遇到的最开明、最有魄力、最聪敏的段长。他说,他只认对的,不管是谁提出的。

  悲哀的是,这样一个开明、聪敏的段长却没有多少好使的技术官员可用,这不是现任段长的错,因为,一个合格的技术领导的成长,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养成的,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他来这里 做段长的时候,面临的就这个烂摊子。他也没有分身术,面对所有问题都能够做到事必躬亲,也因此,他无法保证所有的问题都做到亲为亲定。

  那么,如此状况反映出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很多人并无领导才能,为什么却能够占据领导的位置?教育处、工务处以及各段派来的考官先生,他们自身都不具备考官应有的资格,却来做考官 ,就不担心他们以谬传谬,坑害更多的人们?铁路局领导知道这些状况吗?我敢说不知道,要是知道,铁路局领导就是明知自己的干部队伍质量不佳而不想办法改变了。

  以上所谈,均是事实,如有虚夸的地方,本人愿意为此背负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在我和兄弟段的部分基层技术人员有限的接触过程中,发现各段的情况都差不多,就连工务处和教育处都有 这样的技术昏官,何况各段的技术官员?这绝对不是某段独有的现象。另外,我们段在历史上有过多少荣誉,就可以看得出我们段比之其他段是有多少“过人”之处的,这难道不能证明其他 段也许还不如我们段?(当然,这只是推测,并无实据。)也因此,这篇文章的题目以武局为题,以身边的实例说明问题。铁路工务系统如此,铁路其他系统都很清白?铁路系统如此,其他 与安全密切相关的系统就很清白?不知道,也因此我不能妄谈。但是,我们却由此可以做个联想,中国人是不是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以上所谈都是技术范围的内容,我也深信这方面的内容我能够谈得比较自信,也不怕谁来挑刺,因为,要想熟知我所谈的那些问题,绝非看看某些技术书籍就可以领悟其中玄妙的,我不担心 有人不承认自己的无能,当众考考便知。本人在这里声明,如果要想证明本文所谈问题的真伪,希望有电视台、公证人员、各铁路院校的工务专家的共同参与,由我来出题考考我们身边的技 术官僚,绝对不难,就是日常工作常用的内容,看他们是如何验证我的文中所述的。要是我的所述严重偏离实际,我甘愿为此丢掉自己的饭碗。

  【顺便提及一些技术话题之外的。某天,一位朋友的一个电话令某单位书记在某城区内开车时遭遇追尾事件而扯皮,这位书记大人对打电话人甚为不满,称其不该在那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大 家想想,打电话的朋友并不知道他当时在开车,因此,他没有使书记遭遇追尾的故意,能这么怪罪这位朋友吗?真正的问题其实在书记自己,可这位书记就这么怪罪这位朋友了。我并不是说 这位书记为人不好,而是想说,这位书记对于一般的是非问题都搞不清楚,可他能够做书记;可真正能够明辨是非的人,未必就有这样的官运。这样的官员在现在的中国还少吗?在普通的岗 位倒没有什么,要是这样的官员出现在与安全问题密切相关的岗位,能不出问题吗?这里只作假设,要是与某事实雷同,纯属巧合。】

  这里强烈呼吁,加强干部队伍建设,应该作为今后强化安全防范的重中之重,尤其是要提高技术干部的自身素质。让干部队伍学会思考,培养他们的责任意识,培养他们辩证的思维习惯,是 提高干部队伍素质的最佳途径。只有具备过硬的技术储备,你才能做出最合理的技术决策,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安全。我们不能等到在下次事故光临武局的时候,再来搞安全分析,干部队伍 的无能,就是最大的安全隐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很高兴看到胡老牛朋友来访,远握!
    2011/7/31 9:02:59
  • 贪官无才,无才当领导;有钱就有官,有官就有钱;百姓性命,草芥一般!
    2011/7/30 18:49:58
  • 跋涉者朋友的发言非常到位!
    2011/7/30 1:51:23
  • 很高兴看到张贝克老师来访并关注此文,谢谢你为此文写下自己的看法。由于很少有时间上网,常常是发表一篇文章之后就不管了,因此和朋友们的互动较少,敬请原谅。远握!
    2011/7/30 1:49:31
  • 不出意外,汉奸媒体下一个题目就是“铁路”私有化的改革问题。
    2011/7/29 21:43:47
  • 在全球媒体关注的当口正是露脸的好机会呀。哈哈哈
    2011/7/29 20:58:49
  • 不懂技术的人做了领导,也没关系,他要会用懂技术的下属。能听取有真才实学的人的意见,这也是好事,怕就怕那些不懂的人上去了,而又任人唯亲,把懂技术的都打压下去,那样离杯具也就不远了。
    2011/7/29 19:47:04
  • 有个笑话:三个刚师范毕业的学生到学校报到,分配工作。一个数学好,就安排教数学;一个语文好,就安排教语文;第三个没有学好任何科目,就做校长了。
    2011/7/29 18:40:11
  • 铭涛录语先生言之有理。
    其实,现在的各种培训走过场,各种检查走过场的现象为何愈来愈肆无忌惮?就是一个治与不治的问题,他们如此走过场,没有必要为此担责,他们才敢于走过场。大官不追究小官,是因为大官也有这样的需求,似此无耻的官场文化,才造就了现在的一切。
    2011/7/29 16:54:19
  •       如何解决领导愚智的问题,后齐王解决“南郭先生”的“科学管理”办法可以一试。
          外行管理内行在现今的管理体制内并不鲜见,特别是象那些“微博当QQ直播偷情”、“群发短信感谢提拨”、“宾馆开房主动献身”等不学无术而又无耻之徒,更是国家行政灾难之源。
          其实国家多层次的行政学院与培训是应当能够造就出一批高素质的人才,为何一些行政培训与进修反而成为了“官员俱乐部”式的场所?我们必须反思我们的教育与培训的手段、方式、内容、考核的依据及它们与实践的关联是否恰当与合理。
          管理是一门严肃的科学,特别是在现今中国速度的情形下,管理更是一道严谨与认真的阀门和关口,稍有疏忽大意必将后果极其严重和恶劣。
          领导干部的素质直接决定了所辖工作的成败与兴胜,不可不察、不可不考、不可不问!
          从现有已知的甬温事故来看,技术的问题确实存在,可是人为的管理松懈、混乱、无序,以及操作与执行人员在工作中的马虎、疏漏、差错;整体高铁建设与营运的科学实施、统筹安排才是核心与关键。
          更为可气的是在事故发生后的事故原因前期调查过程中所表现出的草率与轻浮和不理智。
    2011/7/29 16:44:34
  • 黄岐川水先生也是多次造访本博的老朋友了,谢谢你对本博的关注。既然你我同城,欢迎常来常往。我的联系方式是:15872986968
    2011/7/29 16:20:36
  • 马克吐温先生曾经多次造访,谢谢光临指导,谢谢你对本文的肯定。但是,我们武汉局的领导大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吗?我看未必。
    2011/7/29 16:17:2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生,生于河南,长在湖北,伤残军人。现在武汉铁路局某单位工作,属于名副其实的“草根”队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