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泰特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庸至德 - 刘泰特首页
客观认识福泽谕吉
2011-07-01
字号:

  最近我在介绍福泽谕吉,有人看法大不相同,认为福泽谕吉曾经煽动日本对中国侵略,为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提供文化依据,言下之意,我是在传播卖国和汉奸的思想,这个大帽子真够吓人,这种观点我也不能回避。

  要反驳这种片面极端的思想太容易了,但是使对方接受我的观点,是很困难的。然而绝大多数人是持中间立场,我的驳斥理由是写给他们判断的。

  福泽谕吉之于日本,无疑是个忠心耿耿的爱国者,他的文化思想全部围绕如何使日本独立和强大。他认为相对于西方文明,日本的传统文化是野蛮的,因此主张全面学习西方,而且学习重点是西方的独立精神等文化。他的言论惊世骇俗,得罪了日本社会等级制度的利益集团,一度有人指责他鼓吹卖国文化,甚至多次刺杀他,明治维新后,他的思想才深为社会赞许。

  在日本遭受西方国家侵略的背景下,福泽谕吉却主张全面批判本国权势文化,而改学西方文化,如若思想一时不能转弯,岂不是很容易认为福泽谕吉在贩卖卖国文化?是洋奴哲学?

  福泽谕吉爱憎分明,虽然他也是出身于武士贵族家庭,处在社会的中上地位,但是和西方平等文化接触后,通过对比,他对日本的等级文化深恶痛绝。

  福泽谕吉的父亲具有厚实的儒家文化学术功底,但恰恰是儒家文化的等级压迫,使他的父亲怀才不遇,终身都不得志,因此福泽谕吉说过“门阀登记制度是父亲的敌人”。

  日本的门阀等级压迫,到了什么程度?《文明论概略》举了德川时代律书的一个条文可略见一斑,该条文说:

  “凡各役卒,倘发现商人百姓等贱民有非法言论和不轨行为,不得已而格杀者,经调查属实后,免予追究。”

  这条法律给了日本武士对平民具有先斩后奏的生死大权,可想而知,当时日本百姓受到的统治压迫绝不弱于中国(为什么共同信仰儒家文化,但日本的等级压迫甚于中国,这种文化原因以后分析)。

  福泽谕吉对这条草菅人命的法律不仅愤怒谴责,而且还深刻分析了它的社会危害,他写道:

  “根据这条法律,商人和农民好象经常面对着千百万敌人,如果能够活着,只是幸免于不死而已。既然生命都得不到保障,又怎能顾及其他呢?既无廉耻功名之心,也无钻研文学艺术之志,惟知服从政府法令,缴纳赋税,可以说身心都被束缚着。”

  福泽谕吉决心和这种传统等级压迫文化势不两立。对于旧等级文化而言,他是“卖国”思想,但这个国代表的是野蛮落后的文化,这种文化“卖国”行动,是在清除旧文化,恰恰是日本文化在新陈代谢中得到提升的决定性一环。

  没有吐故,哪有纳新?笼统的谈爱国文化还是卖国文化是毫无意义的,关键要看宣传一种文化价值时,是不是在讲道理,是不是让小道理服从大道理,是真大道理,还是强词夺理、骗人的大道理。

  如若失去理性,不讲道理,小道理不去听从大道理,歪道理欺负真道理,也许他内心感情非常真诚的爱国,但最终结果是事与愿违,肯定会误国,甚至卖国。

  任何一种文明,当它封闭时,具有土生土长的自我价值体系,但当各种文明汇合时,各种文明被迫打破封闭的价值体系,而进入到更大的文明体系,这时候原来独立的文明体系,必然要服从更大文明体系强势的价值观。

  《共产党宣言》一个重要思想价值,就是上述人类文化价值发展的历史决定性和必然性。

  马克思努力的揭示全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公有制思想的价值理论,目前还不能说成功的被历史证明,但是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经济对于全人类文化将产生决定性影响的判断,无疑已被历史充分的证明。也就是各民族文化,哪怕它坚固到如同中国的万里长城,不管这些民族文化愿意还是不愿意,它们都正在或前或后的必然服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思想意志,资本主义经济会毫不留情的摧毁地球各个角落民族文化原本价值体系对它的反抗。

  《共产党宣言》这种思想的论述,非常生动精彩,今天读来,使人十分惊叹马克思思想的深刻和远见,和无比性的准确,并且让人反思和清醒。

  为什么谈起马克思?因为福泽谕吉和马克思有联系,是什么联系?是他们共同把资本主义的文明看成是那个时代最先进的文明,资本主义将毫不迟疑的征服落后于它的文明。

  春江水暖鸭先知,福泽谕吉思想的杰出,就在于领先于整个民族,努力自觉的去先知日本文化在全世界文化发展中即将面临的命运,并且把对这种文化命运的研究和认识宣传,视为自己的伟大历史使命。任何有独特文化创造的民族,都有自己民族文化的先知,福泽谕吉堪称是日本近现代文化的先知。

  福泽谕吉把自己文化先知的使命比喻为“雁奴”。

  什么是“雁奴”精神?明初开国文臣宋濂,在一篇散文中作了如下精辟论述:“雁奴,雁之最小者,性尤机警。群燕夜必择栖,恐人弋也。每群雁夜宿,雁奴独不瞑,为之伺察。或微闻人声,必先号鸣,群雁则杂然相呼引去。”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雁奴”精神,就是为应对世事难料,而为变通做好充分准备,为此必须高瞻远瞩,时时刻刻保持着生命的警戒状态,防患于未然,未雨绸缪,顺势而为。

  一个民族文化,如果有一批学者甘当民族文化的“雁奴”,那么一旦外部世界突然发生变化,就不会因为毫无思想准备而惊慌失措,导致民族文化陷入到一败涂地的悲惨命运。

  福泽谕吉提倡“学者雁奴论”,雁奴职责是观察和警戒外部世界的动静,它不能贪图享受,流连在群雁当中栖息;福泽谕吉忠于自己的国家,但他从不追求高官厚禄,他曾经调侃说,如若政府是开酒馆的,那他决不去政府的酒馆喝酒。福泽谕吉坚信,只有保持个人的独立性,才能有思想的独立性,唯有思想的独立性,才能担当起雁奴的职责,才能察人之所未察,言人之所未言。

  雁奴型学者,可谓目标和责任无比重大,关乎全民族的生存独立和荣辱兴衰,因此福泽谕吉民族文化的视角立足于全人类文化的发展,只有如此,才能摆脱民族固有文化的洞穴之见,使日本文化主动开放,兼收并蓄,排除万难,走上一条充满自信和机遇的发展大道。

  放眼世界,立足于全人类文化的发展比较,使福泽谕吉得出了和马克思一样的历史发展观点,即资本主义文明和旧文明交锋,将所向无敌,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与其束手就擒,不如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就是福泽谕吉像雁奴一样,向日本文化发出的生死警告,号召日本文化脱亚入欧,进行脱胎换骨一样的根本改革。

  福泽谕吉告诫本国文化,面对西方文化的挑战,必须彻底学习西方文化!仅仅虚心好学,是不足道的,更重要的是善于学习,如何善于学习?就是判断学习有没有抓住根本。福泽谕吉抓住了西方文化的根本,这就是个人的独立文化。

  福泽谕吉十分坚定和十分清楚的说明了学习西方文化的核心内容和学习的目的,即用个人之独立文化精神,来改造日本等级压迫下国民的奴隶般文化精神。

  日本民族非常幸运有福泽谕吉这样的“雁奴”,福泽谕吉也非常幸运,日本国民能够听从他的警报,并且视他为良师益友。

  这就是日本近现代崛起的主要文化原因。

  前面介绍了,关于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在全人类历史文化中的显着优势,福泽谕吉的认识相同于马克思,但是他们两人的文化世界观天壤之别。

  马克思称赞资本主义个人主义文化解放了生产力,但马克思立足于人类文明更高的理想,对资本主义文化进行矛盾分析和否定性的批判,马克思的文化方向是全人类的解放。

  与马克思世界主义文化理想不同,福泽谕吉的文化方向是民族主义自强性质的。福泽谕吉之所以呼吁把日本文化纳入资本主义文化轨道,也是以求日本在当时世界各国民族文化征服和被征服的战争中,赢得有利形势。

  资本主义文化虽然是一种人权的解放,但它同时是一种倚强凌弱的文化,两次资本主义世界大战,充分的证明了资本主义文化给人类带来空前的灾难。既然福泽谕吉用资本主义文化,提高了日本民族的国际竞争能力,那么资本主义的帝国扩张道路(即侵略朝鲜和中国),很自然成为日本文化的发展逻辑。

  福泽谕吉面临两难选择,他一方面反对旧文化的等级压迫,另一方面又支持了民族侵略和压迫,这不是他个人可以选择的问题,而是源于资本主义人权文化和弱肉强食矛盾的本性。

  今天,这个问题也开始越来越严重的困扰中国的文化,而且比日本更加棘手,因为事实上,中国还大量存在专制等级压迫文化的残余。

  研究福泽谕吉,一方面他对旧文化不平等的批判否定,已被实践充分证明,是纲举目张、行之有效的文化积极进步的改造,这对今日中国改造不平等的等级压迫文化十分有意义;另一方面,福泽谕吉助长日本走上侵略扩张道路,这是一条最终走向失败的不归路,也无疑值得越来越强大起来的中国引以为鉴。

  认识福泽谕吉,要放在时代背景和民族文化的背景下,才能客观的认识他的思想面目,以及认识他思想的历史文化意义的民族代表性。研究福泽谕吉,其实就是认识日本近现代的主流文化。因此,中国学者应该抛弃狭隘的思想,不要因为他的言论曾经伤害过中国,就对他很多宝贵的文化改造思想视而不见,甚至拒之门外,这就如同倒掉盆中污水时,连同把盆中小孩也一起倒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日本的“脱亚入欧”就是福泽谕吉提出的,日本今天的先进学习了西方的政治制度。
    2011/7/4 16:09:09
  • 看了此文感觉就像吃了一块巧克力,虽然很小,但很受用
    2011/7/2 21:49:0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刘晓东,1957年生,在农村插队劳动三年,1977年恢复高考首届考入大学。知识和思想重要部分来自于大学在图书馆的读书自学,1982年初毕业于苏州大学政教系。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工作十余年,1992年评聘为经济学副编审。80年代和90年代初,与国内众多著名经济学者有广泛接触,并编辑出版了中国经济改革理论系列书籍。在国内最早编辑出版《西方经济学名著提要》、《西方管理学名著提要》等著作。1992年主编出版国内首部《中国当代经济科学学者辞典》(上海社科院出版社),收入三千余人。后辞职,自由职业,从事投资。2010年6月起,自觉于思想文化学习,以读书、写作为主。
人生价值:认识你自己。人生信条: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己不能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认识方法:与爱因斯坦的“概念是思维的自由创造”强烈共鸣。爱好读书:广泛涉及历史学、经济学、哲学。价值理念:敬仰孔子的“古之学者为己”和乐天知命,敬仰苏格拉底的追求绝对善的理念,敬仰歌德的渴望生活的美,敬仰亚当斯密的理性的精细的经济思想,敬仰马克思的深邃的历史目光,敬仰爱因斯坦的对自然的宗教般的信仰,等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