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批判 - 宋鲁郑首页
从德国“大肠菌”疫情谈中国
2011-06-10
字号:

  当今世界有两个民族以严谨和精细着称:日本和德国。他们的产品也由于高品质而行销和享誉全球。然而,近年来,日本产品却由于质量问题连连面临召回的命运。并由于导致的车毁人亡令人谈“日”色变。2011年3月11日的地震、海啸特别是随之引发的核事故,更展现了日本民族的另一面:疏于保养、隐瞒事故、欺上瞒下、发布的数据频频失误、向大海倾倒被放射污染的废水、刻意压低灾害等级。其实事故之初,外界如法国虽然掌握不了东电的详细数据,但仅从外部观察就已迅速得出灾害等级至少为六级的评估。而日本政府只到一个月之后,才承认是七级。

  日本的形象倒掉之后,还有德国。不料,一场突如其来、毒性猛烈的大肠杆菌感染事件,也令德国展现出不同以往的面目。

  疫情爆发后,德国迅速宣布感染源为西班牙出口的黄瓜。以德国人在全球严谨的形象,虽然有些怀疑----比如为何西班牙没有发生感染,但还是被世人采信。于是西班牙的农产品顿时成为众矢之的。再加上西班牙的主权债务危机拖累欧盟,西班牙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简直就是害群之马。然而,最后的检验结果却证明了西班牙的清白。但令人不解的是,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何以德国就敢于把责任推向邻国?这恐怕就不是严谨不严谨的问题了。究竟是国家行为,转移责任,降低自己的损失,还是另有他因?

  不过,仅仅指责德国一家并不很公正。今年一月,世界知名的法国雷诺汽车公司爆发间谍案,令谁也想不到的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竟然齐齐把矛头指向中国!当然事态的发展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竟然是雷诺内部一位被笼信的高层自导自演,栽赃同僚之作!不过对此负有重大责任的法国媒体并没有集体向中国道歉。看来诿过他人大概是西方国家惯常的传统。如果我们想像一下:假设非典时,中国先宣布病毒来自印度或者越南,会是什么情况?假设发现了三聚氰胺,中国宣称来自美国或日本又如何?

  此次德国爆发的大肠病毒经检测是前所未有的新变种,似乎令人感到这是一个偶发事件。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原来德国历史上(实为最近的二十多年内)就曾多次出现肠出血性大肠杆菌(EHEC)疫情爆发事件:1988年在巴伐利亚州;1994年在明斯特兰地区 ;1995年至1996年在巴伐利亚州以及1996年至1997年在下萨克森州 。早在1993年,罗伯特·考赫研究所就将德国列为肠出血性大肠杆菌可能广泛传播的国家,而且研究人员抱怨,对此方面的研究缺乏资金支持。

  不仅如此,1999年即12年前,德国电视一台的一名记者克劳斯·维德曼在一份报告中曾建议政府对这种病菌提高警惕:“日本和美国政府都把肠出血性大肠杆菌视为非常危险的病菌,随时都有爆发疫情的可能。”但当时的德国政府引用科学家和研究机构(应该不是罗伯特·考赫研究所)的报告驳斥了维德曼的说法。

  所以此次蔓延到欧洲各国甚至美国的毒肠菌表面是偶发事件,但实是有着相当人为的因素。虽然德国有着发达的科技、雄厚的财力、民意通畅的表达渠道以及新闻自由报道,而且在屡屡爆发类似疫情之后,依然麻木不仁,终酿今日悲剧。

  2010年我在接受马来西亚一家中文媒体就唐山大地震一事的采访时,曾提出以下看法:是否隐瞒灾情和救灾成效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不隐瞒而且积极救助和隐瞒但同样积极救助效果是同等的。同样的,不隐瞒不救助和隐瞒不救助的效果也是同样的。这里的区别关键在于是否采取有效的救助行为。唐山大地震虽然隐瞒了实际的损失,但政府的救助行动却是极为高效的。这一次,德国的疫情从根源上讲,应该是透明但却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导致的。

  不过奇怪的是,尽管德国政府有失职之嫌,有诬陷他人之实,更有蔓延至它国之后果,却除了西班牙抗议之外,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指责之声。要知道当年的非典,中国不过占了两条,还没有转嫁责任于他人,想想西方世界是怎样表现的。

  这一次已导致二十多人丧生的大肠杆菌有一个特点:对抗生素有抗体。使用抗生素不但无效,反而增加毒性。这确实是一个颇为耐人寻味的现象。在西方,抗生素的使用是严格控制的,没有中国普遍存在的滥用抗生素的现象。但何以首先在德国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抗生素无效的疫情?这不由得使人想起美籍华人章家敦,他曾预言中国将由于加入世贸组织而崩溃,特别是中国的银行业。不料,几年后,崩溃的却是美国的银行体系(真为这个海外华人惋惜了,如果当时预测的是美国,现在他该是多么令世人敬仰的伟大预言家啊,又可为中华民族争光了。不过最近他又开始预言中国要崩溃了)。看来许多问题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简单,特别是在分析中国的时候。

  今年以来,中国的食品卫生问题被大量曝光,举国愤然。不过相对于德国,中国更多的是假、冒、伪、劣产品现象。原因既可归于监督部门的失职,但根本问题仍然是经济不够发达,以至小农经营方式的食品加工业者广泛存在,小、散问题突出。据统计,中国有食品生产企业40多万家、食品经营主体323万家、餐饮单位210万家、农牧渔民2亿多户,小作坊、小摊贩、小餐饮更是不计其数。西方又是什么状况呢?以生猪养殖为例,美国养猪户数仅有7万,中国则有6700多万;美国四家大型肉类企业所占市场份额超过90%,中国排名在前10位的企业所占份额不到10%。这恐怕才是中国存在大量食品卫生问题的真正原因。可以说不改变农业生产组织化程度低,生产经营方式落后的状况,食品安全问题就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尽管如此,为何中国没有发生德国类似的疫情呢?原因则在于中国人的饮食方式。中国人喜欢煎、炸、烹、炒的熟食,基本没有生吃菜肴的习惯。虽然中国的卫生条件比不上西方,但在制作过程就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反观西方,虽然卫生检疫条件和标准远好于中国,但由于喜欢生吃蔬菜的习惯,一旦一个环节出现疏漏(这是不可避免的),就往往难以避免事故的发生。看来中国的美食,不仅美味,还更为安全。

  不仅饮食习惯如此,就是国家的经济发展也同样如此。中国为什么不会发生西方类型的经济危机?原因同样和中华民族注重节俭、量入为出、家有储蓄的良好习惯有关。中国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销售国,但只有20%的通过银行贷款。美国则正好相反,80%是靠贷款。所以一旦美国有一个链条出现问题,立即出现庞大的传导现象,迅速演变成经济的雪崩效应。在中国,别说银行不会贷给没有偿还能力的客户,就算是如同美国,银行也降低标准搞次贷,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中国人会贷。这就是为什么,生活在欧洲和德国的海外华人,也不会传染上大肠杆菌疫情(至少到目前仍是如此),次贷危机下许多美国人破产而扫地出门,流离失所,唯独没有华人的身影。

  德国以及许多国家的问题,有一些共性:即民族性的传统因素,常常是超越制度的。而且制度面对民族传统往往失效。这就是为什么印度的种姓制度就是无法改变,美国民族形成过程确立的持枪自由也难以撼动----要知道越战时期死亡人数不过五万八,而同期死于枪下的冤魂竟然突破六万!所以对一个国家问题或成功的解读或者寻找解决之道,仅仅是从制度上入手是不够的。中华文明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不曾中断的文明,也是衰落后再度复兴的唯一文明,这自有其过人之处。无论是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还是今日的德国大肠菌疫情,都令世人反思西方文明的同时,也开始体悟东方文明的光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们的传统中确有过人之处.谁都有权否认.但是无数人就这么固执沉默地生活在传统习俗之中.量入为出.勤俭节约.由此联想到未来.中国的现代化.人民富裕起来之后的生活方式一定有别于西方.
    2011/6/11 10:02:0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9年7月14日出生于河南郑州。1991年至2000年工作于山东省滨州市发改委,负责宏观经济分析与研究。2000年11月赴法国留学,获法国里尔高商物流专业硕士文凭。现定居法国。2003年起担任旅法山东同乡会副会长。2003年至2007年任某大型企业驻法国办事处主任。2007年从事时事评论。现为《人民网》专栏作家、《欧洲时报网》专栏作家。文章主要刊于《红旗文稿》、《参考消息》、《北京日报》、《广州日报》、《欧洲时报》(法)、《侨报》(美)、《联合早报网》(新加坡)等。曾四次应邀访问台湾,三次观摩台湾选举。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