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海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共产党人 - 高海波首页
“正义”的枪声,能否抚平中国人心底的痛?
2011-06-09
字号:

  药家鑫被处决了。 虽然一直站在坚决支持受害人一方,但看着其临刑前绝望无助的眼神,很难受!我们是否该问自己一句,在事发之前,作为中国人自己又曾为悲剧的避免做过些什么? 在似乎代表正义的强大舆论压力下不给予一丝悔过机会,事实上我们是否也是在激愤中扭曲和背离了人性?在一场又一场人间悲剧面前,已经习惯了作为观众和跟风呐喊者的我们,是否意识到你我在其中的责任都不可推卸?

  一声枪响能否抚平中国人心底的痛?如果我们还只是习惯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已经的罪恶,甚至根本没有机会了解事实的真相,悲剧还会继续,下一次悲剧中你我会是药家鑫、徐玉元、吴焕明、郑民生…的罪恶,还是张妙、一个个孩童的无辜? 不同的角色,同样的不幸!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博主: 谢谢如此理性的回应 - 两年之前, 如果有人对我这样愚妄固执的人说我现在对你说的那番话, 我一定会狠狠地批他并骂他是‘神棍’。
    在你身上, 我似乎能看到一点早期共产党人的影子。

    我成为今天这样, 不是我有多少悟性, 我绝不敢以为我知道什么, 事实上, 人, 知道的远不如被启示的。

    这句话, 我也希望你深思和理解 - 保罗说: 如果一个人自以为知道什么, 那么, 在当知道的事上, 他还是不知道。(林前8:3)

    人, 是绝对有限的, 何况还有‘罪性’。

    我们是在唯物主义的强制性教育下长大的。  今天,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才明白许多事本末倒置。

    这个有限的世界, 今天的物质极大丰富, 科学的突飞猛进 - 有多少是所谓‘唯物主义者’奠定的?  我们不妨扪心细问?

    即便是共产主义, 公社制度, 这些唯物主义津津乐道的产物, 早期共产党人以歌以颂的‘世界公民’, ‘国家消亡’的概念, 不都是出于基督教吗?
    在罗马统治者确立基督教为国教之前, 每天面临十字架的死亡威胁, 基督徒不就是处于‘共产主义’和公社之中, 人人平等, 财产公用,无需任何分配制度, ‘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远离邪恶的世俗社会,互相以‘兄弟姐妹’相称的吗?

    再看看一千七百年之前, 奥古斯丁的‘国’的概念(上帝之城): 肉体, 物质和显性的存在, 与灵魂,精神和隐性的存在的比较, 来对应中国人在顾炎武那里的物质性的“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否,肉
    食者谋之;亡天下与否,匹夫有责。”  一经对比, 我相信, 高下立判。
    只要他还有一颗追求‘真理’的心。

    再次谢谢你的理性。
    2011/6/15 8:54:19
  • 很多人, 把科学看作真理的代言人, 事实呢?  

    科学, 还是作这样的定义比较靠谱: 科学是暂时未被否定和修订的一些有关自然界和物质世界的道理。

    为什么呢?  科学根本赶不上人类‘宇宙观’的扩张速度: 想象这样的情形 - 你进入一个迷宫, 看到十扇门, 好不容易打开一扇门, 这扇门后面又有十扇门 - 人类揭开的谜越多, 放到面前的谜则成几何倍数的增长 - 事实上, 现代科学发现, 人类充其量, 能解开的宇宙奥秘, 最高不会超过百分之四 - 同摸象腿的盲人没有区别?  

    这样的科学, 能发现某些事实和真相差不多, 但离开真理, 则是天远地远。

    我们还应该相信‘人定胜天’’? ‘天人合一’吗?
    2011/6/14 20:48:22
  • 我想, 如果你换一个角度看所谓‘唯物主义’,或许你会有不同感受 - 对于孩子, 形象的感官的教具很重要, 尤其是那些抽象的数字, 你利用肢体或一堆糖效果会更好。  可是, 如果,你想让他们明白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比如, 灰尘, 细菌, 就困难了, 即便你有实验工具。 再进一步, 如果, 一百年之前, 你告诉一堆成年人: 空气中有一种物质, 能将他们的声音和图像传送到几千公里之外的亲人那里, 那么, 除非他们信‘神’,否则绝对不会信你。
    信‘神’当然困难, 就在于它是高于物质存在的, 是需要一种特殊的接收器 - 灵魂的渴求 - 如果没有基于灵魂的探索和观察, 凭肉眼, 信仰的门是打不开的。
    由内而外的存在, 应该是高于由外而内的存在的。

    关于共产主义, 我不认为是一种信仰, 因为, 它追求的是肉体和物质的目标, 在地上建立‘天堂’: 四海兄弟, 大同社会, 各尽所能, 各取所需。
    对于这种社会理想, 我只有几个问题: 如果人, 差别是永远存在的(弱势和强势群体), 那么, 共产主义社会里, 这种差别通过什么方式加以抹平?  抹平后, 经济的动力从何而来?  而且, 一个完全无差别, 无竞争的社会, 还有什么色彩和趣味可言?
    2011/6/14 20:27:21
  • 41楼, 博主: 也许, 我以下发言会有些不那么顺耳, 有一些尖锐, 但是讨论的结果是双方都有益处,而不是一团和气,不了了之。
    所以, 不到之处, 海涵。

    我记得, 应该是康德说过的(不确定): 无人能证明神的存在, 但是, 良心和灵魂的存在,却能确证神的存在。

    灵魂, 医学能解剖?  物理能量度? 化学能分解? 生物学能化验? 肉眼能看见? 显然不能。

    灵魂不是思想, 不是主义, 不是道德, 不是理性,不是意识,不是思维, 不是哲学 - 可是, 人都知道, 是人都有灵魂(即便很多人的灵魂已经失落)。 即便彻底的唯物主义, 也无法否定灵魂的存在。

    如果没有灵魂的存在, 根本不能想象任何一个人会去追求那些感官存在, 现实存在, 肉体存在 - 之外的‘存在’: 理念, 信念, 信仰(甚至理想), 这类人眼不能见, 手不能摸, 肉体不能感知的东西。

    我想, 你绝不会认为一个到处烧香拜佛, 求签问卦只是为了升官发财, 万事亨通的人, 一个整日盘腿打坐, 捻珠念咒只是为了长命百岁, 福禄高寿的人, 是有理想的人, 遑论是有信仰, 有理念的人了, 是不是?

    没有灵魂, 人去追求那种超越性的‘存在’, 不是‘现实’的存在, 是不可能的和不可思议的。  

    为什么一代又一代人, 锲而不舍地尝试去拯救自己的灵魂呢?  
    我们是否应该深思其中的奥秘!

    2011/6/14 19:47:44
  • to [42楼] 评论人: VacWash

    谢谢您详尽的回复。

    您对于德治/法治的问题的看法很全面,并且理性而不偏激。我完全同意您就两者关系的评论,尤其是“如果法律和道德的互补作用足够, 社会应该绝对和谐, 问题是, 任何社会都不存在这样的和谐”这一结论——听起来有点宿命论的味道,然而在人性的弱点面前,我不相信存在绝对和谐的社会。况且水至清则无鱼,一个“绝对和谐” 的社会反倒有病态和缺乏活力之嫌。

    我想强调的是,当下我们的短板是法制的完善及法律执行力的保障。并不是说道德应该被忽略,但这就像一个需要手术的癌症病人,汤汤水水解不了当务之急。我觉得在药案上讨论罪犯的可怜之处以及归咎于社保制度的说法属于本末倒置,对受害人也不公平。

    有人说过,在一个不讲规则的世界里独自遵守规则是危险的。结果就是不守规则的人淘汰遵守规则的人,例如在中国股市坚守价值投资的那些人,例如在长安街醉驾案中被撞死的那一家人。提到这,在一些国家,行驶中的车辆会主动停下来,为过马路的行人让路。其实这在有些国家是写进了交通规则里的。这中间不仅仅是国民道德素质的差距,更重要的是法律法规框限以及执行力度的差距。
    2011/6/13 23:11:25
  • 暗里思乡:谢谢, 请教不敢当,  讨论是应有之义。

    法律没有错, 在一个充满罪人的社会或世界, 法是惟一一个让人避开丛林社会的护栏, 是一个国家和社会距离丛林社会的标志和尺度, 道德对于那些鸡鸣狗盗, 杀人越货的人完全无能为力。

    所以, 我的跟帖没有任何对药家鑫该死还是不该死的疑问。 如果你从什么方面读出来我有为药家鑫辩护的言辞或意思, 我愿意道歉。

    耶稣和淫妇的故事, 淫妇不是故事的重点和探究对象, 她仅仅是一个引子, 来引出人人都有‘罪性’和‘爱’的主题。
    而我的引用, 在本帖场合,则完全不关乎‘爱’, 只关乎‘罪性’。

    我想, 让我们思量一下道德和法律的作用和相互关系: 道德是从正面和积极的方向避开罪性, 法律是从负面和消极的方向制止罪行; 罪性是罪行的内在根据, 罪行是罪性的外在表现;  一个人人都是罪犯的世界, 要么没有法律, 要么法律就是罪源; 人没有罪性, 则既有法律, 就无须道德(新加坡, 吐痰, 乱抛垃圾是罪行; 在一些国家, 醉酒也是犯罪 - 可见, 没有法, 人们不知道何为罪; 他们充其量知道什么是道德什么是不道德; 同样, 没有道德, 人们充其量知道什么是合法什么是非法 - 法律和道德其实就像两个相交的圆, 法律‘圆’大, 则道德‘圆’小; 反之, 也一样。  其相交部分, 是人人都可以走的法律漏洞或灰色地带)。

    显而易见: 法充其量能维护社会秩序, 制止罪行, 对人心的诡诈, 污秽, 恶毒, 败坏无能为力;  道德可以匡正人心, 去恶扬善, 但对潜在的罪性一样无能为力 - 也就是说, 如果法律和道德的互补作用足够, 社会应该绝对和谐, 问题是, 任何社会都不存在这样的和谐。

    所以, 人人都有罪, 才是我要告诉各位的。  中国人都能承认自己有罪, 可能, 历史新的一页才会被揭开。

    索多玛的事, 一定要对以色列的历史有很清晰的了解, 三言两语无法说明, 请容我整理一下, 再作回应。  谢谢。
    2011/6/13 18:16:03
  • 博主, 我同意, 有信仰比没有信仰可能好一些, 就是说, 起码有个框架, 有个谱 - 不是那种什么都可以做, 只讲功利不问手段的。 好那么一点。  问题是, 何为信仰?

    我想, 既然你开了个头, 我不妨简单展开说一下, 何为信仰。
    如有不妥, 只管批判。  

    我欣赏你这句话:‘可能信仰不足以改变现实中的人类社会,但可以改变自己的世界。’ - 显然, 你意识到, 信仰:1.不是用来改变‘现实, 物质, 地位(包括轮回转世和阶级)’这些显性的, 肉体的, 物质的,世俗的一种精神形态, 而是相反, 它追求的是隐性的, 心灵的, 精神的, 离世的一种精神形态; 2. 它追求的不是人的物质属性而是人的精神属性的改变;3. 他不在意改变他人, 只在意改变自己。

    如果我以上这样简单的定义还不太离谱,如果你同意,接下来我会讨论一些所谓的信仰, 来决定它们是信仰还是别的东西。  谢谢回应。



    2011/6/13 17:21:30
  • 就杀这么个被洗脑的小家伙?
    2011/6/13 16:52:38
  • ysughb 先生你好!
    同你一样,本人也是工科出生,从事工程技术和管理工作多年,从无神论到基督徒的蜕变过程中也经历过与你今天同样的思想认识。信靠耶稣使我生命得以更新,我实实在在领受到神的大爱和大能,神的爱是那样的无微不至和体贴入微,神的恩典是那样的美妙和难以言表。因为你我都是神造的,你我的毛病和所需所想的神一清二楚,神的爱与人的爱不同,神的爱是给你我生命所需的,而不一定是想要的;人的爱是给你我想要的,而不一定是生命所需的。历经2000多年,全球19亿信徒,全球顶级科学家中,绝大多数诚服在耶稣的脚下,足见基督教的巨大魅力和生命力。神的存在是实实在在毋庸置疑的,只是人因为骄傲而不愿认祂,《圣经》是神默示的话语,蕴含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它绝非你认为的是【人类对理想的一种描述】。关于神和《圣经》,建议你读一读里程(冯秉诚)博士的《游子吟——永恒在召唤》一书,读后你就会同我一样如梦初醒的。你若需要里程(冯秉诚)博士该书的精彩讲座,联系我的QQ:1848680075。耶稣爱你,愿你平安喜乐!
    2011/6/13 16:43:02
  • to [29楼] 评论人: VacWash

    圣经故事里的那个女人后来的表现如何呢?不外乎3种可能:
    1. 彻底改正
    2. 我行我素,放荡依旧
    3. 本来下决心改正,但是在某个‘试探’中最终没能禁得住诱惑。。。

    当然,这个女人只是一个个案,不说明一切。假如技术上可以建个模,对这个故事模拟100万次,结果会如何呢?你不能说100万次都会出现1的结果吧?出现2/3的结果耶稣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并且,这个女人的过错是行淫,而药则是杀人,二者恶劣程度、危害程度不同。如果像耶稣那样宽恕了药,假设他再次碰到类似‘试探’的困局(概率较小,但不代表一定不发生),你能保证他一定不再次拔刀吗?即使再次拔刀的概率再小,他的后果是严重的——对于受害人及其家人而言,甚至是毁灭性的——届时谁能承担宽恕杀人恶魔的这个责任?

    更重要的是,你提到了药的那个师妹,你认为每个人都存在这种“罪性”,只不过运气较好没碰上过这种‘试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尽管我不同意你的这种观点),这个社会存在着大量潜在犯罪者,枪毙药不正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反之,宽恕了药,我简直不敢想象那些潜在犯罪者们今后遇到相似‘试探’时会有什么表现。

    对于一个漠视他人感受、漠视他人生命、不懂得什么叫感同身受的麻木不仁的人(姑且称之为人),你跟他谈人性,有点太超前了吧?

    再请教个问题——上帝后来对索多玛作了些什么?
    2011/6/13 15:08:18
  • 药家鑫为何成为社会的悲剧呢?为何一概而论呢?我不明白。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份子,人和人的思想是不一样的,人和人通过思想决定的行为又是不同的。
    2011/6/13 13:50:27
  •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圣经》中有公义、公平、公正、正直等词语,唯独没有正义一词。
    2011/6/13 12:03: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5年4月生于河北省卢龙县,共产党员, 工学博士。曾任高校专职辅导员,学院团委书记,现专业教师。在这儿面对现实说些大家心里清楚而不愿说出的实话,言辞批判不讳不避,只是源自对党和国家社会的美好愿望,绝无扰政之心,更无恣众之意;放眼希望谈一些被大家定义为忽悠却发自责任的社会理想,求索呼唤至真至诚,纯粹基于对人民乃至人类社会存在的严肃思考。若能获同样心怀社会希望的同志们几句批判,吾之所幸;诚若引起大家对共同社会中自己责任的思考,党之所依,国之所冀,民之大幸也。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