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海捞真 - 杨明华首页
请共同关注湖北沙洋这样一个女孩子
2011-05-04
字号:

  周YL,女,原籍湖南,生于1989年。在广东某地打工时,认识了湖北沙洋县农村一个叫李MM的男孩子,他们之间萌生了挚爱。在李MM因为某个问题被判刑期间,周YL姑娘曾经为自己的情哥哥花费数万元进行周旋,而周YL家境并不宽裕。李MM出狱之后,他们结婚生子,现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

  前段时间,他们小两口在广东某地打工期间,周YL在某银行取款时遭遇劫匪,手机和所取款项被劫。李MM得知后情绪有些激动,数小时后,恰遇该“抢劫犯”还在该区域活动,周YL告知李MM后,李MM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临时购买了水果刀,将该“抢劫犯”连捅两刀,致使被捅人受重伤住院。李MM逃跑以后,周YL报案,后周YL被当地公安局羁押长达一个多月(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但是,此后周YL已经精神失常——目前还没有正式鉴定)。

  在“抢劫犯”被捅以后,公安局分别通知了李MM、周YL的家长,在公安局的协调下,双方签订了一个协议。由于周、李仅仅是从相貌上判断被捅人就是抢劫犯,这显然不够,公安局经过调查,不能认同其判断,但李给被捅人造成的结果却是属于事实存在。在此基础上,协议中有这样一条内容:“李MM及其家人赔偿被捅人住院费、护理费、误工费X万元,此后被捅人不再追究李MM的刑事责任。”但在李MM家履行协议以后,公安局又告知李MM家属,由于被捅人鉴定结果属于重伤,原协议无效。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公安局为了确保受害人利益而采取的一个并不违法的方式,也是常见的手法。

  在周YL精神失常之后,家人并不知晓,只认为周YL现在的很多行为叫人无法接受,却没有从周YL可能存在的病态状况去分析,被送回娘家。周YL自幼丧父,只有母亲,母亲不堪忍受其状况,要求婆家人领回,现已领回。但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是,他们对周YL的不正常状况已经很难接受,一个现代版的人间悲剧也许就要发生。

  以上是大致情况。

  4月25日,我休假去岳父农村老家,26日中午听到李MM家有打骂声和凄惨的叫声,想去劝阻一下,却被家人和邻里苦劝下来,说是我不了解情况,怕我言语有失得罪了人家。后来才了解到是周YL又骂人了,婆子指使儿子打媳妇,儿子母命难违,不得不打。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我对这家人父、母、儿子分别进行了劝导。

  我告诉他们:第一、周YL的行为很可能与其精神失常有关,建议他们去精神病院给她做检查鉴定;第二、不能打人,如果周YL确属于病态状况,更不能打人,不管从道德、法律、做人良心等方面来讲,都不能打人;第三、你们实在过不下去,可以离婚,但是如果经过检查鉴定,周YL确属于精神失常,那么,你们必须先给周YL治疗痊愈之后才能讨论离婚的问题,因为,在她患病期间是属于没有行为能力的人,法律是不会认同这样的离婚结果的。也就是说,在夫妻双方任何一方被医学判定为“无行为能力人”的时候,在民政局不知情的情况下所产生的离婚协议属于无效协议。

  27日,李MM骑摩托车去沙洋精神病院,把周YL近来的状况反映给医生以后,医生已经口头确诊周YL为精神病患者,并且属于较严重的状况,建议尽快治疗,治疗期限大概在一个月,治疗费用在3000到4000元。据李MM讲,医生还把相关书籍把来给李MM自己阅读,李MM读后对医生的判断没有任何怀疑。

  可是,从27日到30日,我没有看到他们去给媳妇治病,这让我很遗憾。我曾经告诉李MM,遇到什么问题不懂或者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虽然我没有能力直接提供帮助,但是我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有益的建议。可是,这些天他们并没有主动找我,我甚至没有看到他家媳妇的出现,这让我很是不解,又不好多问,我的家里人出于邻里之间“和睦”的需要,也是唯恐我惹下不和睦的的祸端,极力阻止我和他们接触。30日那天我总算有幸碰到李MM,我赶紧借机问他为什么不赶紧给妻子治病,他说,她没有病,很正常,还说,要离婚是妻子的意思,不是他的意思,等等,这说明,他们连基本的法律常识都没有,所以,他们要找的借口根本不成立,却全然不知。

  在中国,在很多时候,产生恐怖后果的原因并不复杂,愚昧就足可以让很多看似简单的事情变得恐怖。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不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很可能给这个曾经多情、懂事的女孩造成更大的伤害,并且是属于这家人在违背法律和道德准则的情况下产生的,这不仅仅对于周YL是个悲剧,对于这家人以后可能承受到的道德、良心和法律层面的责任,也是个悲剧。这就是我决定继续关注此事的原因。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打电话找到沙洋县派驻该村的包保干部刘奉武先生,听完我讲明情况以后,刘先生感觉应该给予帮助,并答应在“五一”假日之后找我商议如何给予相关法律、心理学、以及经济等援助。可当我要求尽快给予处理的时候,刘奉武先生却告知我,在几个包保干部里面,赵忠山先生的职务最高,是他们的领导,要我最好找到赵忠山先生商量。于是,我按照刘先生的意思打电话找到赵先生,赵先生听完后感到很震惊,也觉得应该给予上述援助,要我写出一个简单详明的材料。

  在这里,我想把李家之所以没有把周YL拉去精神病院治疗的原因做个简单的分析,以便于在包保干部实际操作中用作参考:

  其一,他们的家境的确很糟糕,几年来他们仅仅因为李MM的原因所花费的钱,已经够多,现在,他们家中已经负债累累,根本拿不出这样的、对他们来说是巨大数字的治疗费用。我深深理解他们这样一个极度贫困家庭,他们的确拿不出钱。

  其二,本来他们的媳妇病情的出现,源自广东省惠东县公安局某派出所,他们本来可以要求惠东县公安局给予解释并给予治疗,可是,他们担心李MM上述与被捅人的协议无效而被公安局再次提出公审,就不敢这么去做,怕得罪了惠东县公安局,只想能躲一时就躲一时。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被动躲避不是办法,该是属于公审的案子,你是躲不过去的,却躲过了让公安局负责孩子病情的最佳时机,因为,只有在第一时间来证明孩子是在被羁押期间才导致精神失常,才会有让公安局负责的理由不存在异议。时间往后推得越长,你给孩子治病的时间往后推得越长,你想找到让公安局负责赔偿的理由就越难,因为,这需要更繁琐的取证。

  其三,愚昧是其最重要的原因,他们不懂得法律法规,更没有责任意识。这期间,李MM是愿意积极给予妻子以治疗的,问题在于李MM的母亲。30日那天我碰到李MM,他所说的,他没有病,很正常,还说,要离婚是妻子的意思,不是他的意思,等等,这已经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你会猜想到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说吗? 这意味着他们有可能会抛弃这个家庭成员,那么,后果是什么?前面已经分析过,那将是又一个人间悲剧,并且很可能是一个家庭多人共同酿制的人间悲剧。原因很简单,愚昧。

  有一个情况值得沙洋县政府领导考虑,我怀疑李MM也是一个没有行为能力的人,这种怀疑是有原因的。

  1、他有很强的责任心,也很有善心,也有很聪明的脑袋,但是,他对很多问题过于执着,一旦遇到问题,就不会转弯。比如:他告诉我,在他去买刀捅人的时候,他的大脑里就只有这样的想法:“这人的心太黑,我家两口子几个月才能挣到的东西,他这一下子就要全部抢走,我当时就想着杀一个坏人让他以后少害人。后来想想才后怕,要是买的刀子再大一点,那他就没有命了,我也完了。”

  2、他对很多基本事实的认定并不错,但不需要去强调,他却会不断地重复强调。比如,她母亲讲,他的儿子曾经给他打电话反复强调:“咱们可是一家人,就算到了阴间曹府,咱们也是一家人。”这些基本事实需要这么认真地去反复强调吗?他却会,并且,在这之前我已经听到太多类似于这样的重复。大家都认为,李MM是个好孩子,就是感觉他的很多言语虽然正确却又很好笑。其实,这里面的好笑成分,正是一种病态,因为有别于正常的人,才会让人感到好笑。

  3、他非常爱自己的小孩,他认为他的母亲和妻子给孩子穿衣服时候动作太大,生怕伤及孩子,因此,他从来不会让母亲和妻子给孩子穿衣服,都是自己亲自给孩子穿衣服。这其实也是一种病态心理,你的母亲养你们姐妹三人,并没有因为穿衣服原因给你们任何一位造成伤害,你怕什么?

  4、据李MM母亲讲,在他没有去沙洋精神病院给妻子看病前(27日以前)那段日子,他经常会跪在床上、或者地上对妻子说:“周YL,你要是和我离婚,我给你磕两个响头好么?”因此,李MM的姐夫认为,他才是真正的精神病。我也这么认为,这就是一种病态。

  以上四条均属于我的个人分析,仅仅是一己之见,可以举出的例子太多太多,都差不多,就不再一一举例了。不知道心理学家会不会认同我的分析,如果有心理学家或者心理学工作者看到我的这篇文章,敬请留下您宝贵的看法。

  提供一个可以参考的信息,李MM在大概是六岁的时候曾经因为家人太忙,忽视了对孩子的监护,李MM在和另外几个小孩喝酒的时候,因过量差点死亡(我至今想不通那时候的李MM那么小,怎么会想到喝酒?会不会是饥饿所致?我相信村里人应该还有人记得,我只是听说),后经抢救得以生还,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中给李MM的大脑产生影响?那么,如果夫妻双方均属于“无行为能力人”,那么,他们今后怎么办?还该不该离婚?在这里,也敬请法律界人士提出您宝贵的意见。

  在这里我还想告诉可能会关注这件事的沙洋县政府领导,我写这样的一篇文章也是冒着风险的,原因是我怕李MM一家人不满意,怕由于他们的愚昧而错解我的好意。我甚至怀疑我在这里谈李MM可能是一个“无行为能力人”,会不会让人家骂我坏人家孩子名声。因此,我不想让他们家人知道我在这里写了这样一篇文章,在你们与这家人接触的时候,最好不要提及我的名字。我的家人对我这种“管闲事”的习惯也是不支持的,因此,我也不想让我的家人知道。但我的确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人,我既然给政府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就应该让政府对这家人、这家人的这些事能够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

  今天挤出时间,写下以上文字,并在这里发表,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了提醒沙洋县政府能够积极支持包保干部解决问题(毕竟包保干部手中的权利太小);二是让我们的广大网友也能共同关注事态的发展。

  我粗略估算了一下,我的十几个博客加起来,就算所有网站都能够给予重视把这篇文章放在首页,我的这篇文章的影响面也只在数千人或者数万人之间(当然,如果《网易》、《中华论坛》等这样的大型网站能够放在首页,那就不好说了,就该做更为乐观的估算了)。因此,欢迎广大网友积极转载,造成影响,以便于早日解决问题。我在题目中加上“湖北沙洋”几个字,就是想让沙洋县的网监先生们便于尽快搜索到此文,并及时汇报给政府领导。我知道这几个字的作用,我的经验告诉我的。呵呵,别说你不知道哦!!

  我并非是不相信沙洋县政府,从包保干部干脆利落的回答来看,应该会去管的。但是,如何管,管的力度和范围如何,我们无从知晓。这就是我号召网民关注此事、监督此事的原因,希望沙洋县政府能够理解,更希望沙洋县政府能够圆满解决这样一个对于政府来讲并不很难的问题。

  我希望的结果是,沙洋县政府无条件先把病人放入医院再说,至于今后的治疗费用,按我个人的猜测,从事实求是的角度而言,应该是惠东县公安局负责。因为,孩子是在他们羁押之后出现的病情。当然,这里只是根据在和李MM家人聊天的时候得出的结果,具体事实情况到底如何,还有待于详细的调查。那么,谁来为此调查呢?指望李MM家这样一个近乎文盲的家庭来完成这样一件事,几乎就没有一点可能。那么,所有有爱心的朋友们,我在这里敬请你们共同关注,写下你们爱心的看法,留下你们正义的声音,让政府能够看到我们大家共同的心声。

  尊敬的沙洋县政府,不要辜负了数千、或者数万、甚至数十万网民的希望哦!我们拭目以待。

  我将继续关注并写下关于这件事情的后续发展情况,敬请读者也能继续关注。希望各个网站都能够重视此文,尽你们的所能,扩大影响面,谢谢你们!也谢谢所有关注此文的朋友们!!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谢谢4楼朋友的关注!
    欢迎朋友们继续关注!
    2011/5/4 9:20:04
  • 关注中。。。。。。。。。
    2011/5/4 8:57:13
  • 更正:文中“无行为能力人”应该改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2011/5/4 8:48:37
  • 完全同意张贝克老师的全部看法。
    2011/5/4 8:32:47
  • 敬佩博主的热心,从身边事能够想到全社会的问题。我虽然一直生成在城市,但一旦有假期时经常会到最底层的农村去游历,以增长见识。确实与博主说的一样,愚昧是现阶段农村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最大的障碍之一。过去农村许多老人愚昧可以说是我们国家底子薄,可问题是现在的80、90后的新生代农村人(包括沿海发达地区),比他们的父辈的愚昧程度也只高不低,还丢失了艰苦奋斗的精神。面对这么庞大的一个人群,想想都害怕呀。这些事,看似是个案,其实反映了普遍的社会现状。当然解决这些问题,短期内是看不到任何显示度的政绩的。但是如果现在国家不拿出大力气去改善,我看后面的领导人就是再有智慧,也将面临一个烂摊子。
    2011/5/4 8:23:0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生,生于河南,长在湖北,伤残军人。现在武汉铁路局某单位工作,属于名副其实的“草根”队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