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贝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科教兴国 - 张贝克首页
开放课程与精品课程:理想主义与功利主义
2011-03-10
字号:

  2001年,MIT(麻省理工大学)做了一个必将永载人类教育史的重大决定,开始在互联网上公开其核心课程。时至今日,MIT已经将其所有2000多门课程上网。在它的带动下,一大批世界顶级大学纷纷公开了大量优秀的课程,甚至成立了一个世界性的组织。全世界的学生和一些教育组织因为该项运动而受益,许多人因此而改变了一生。就在我们的身边,一大批学生从此开始了从逃课一代变成淘课一族。

  2003年前后,中国政府也开始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精品课程建设。然而,同样到了今日,国内却鲜有学生通过这些精品课程的网站获得实质上的帮助。国家级、省市级、校级超过一万多门精品课程只是成了一场选拔活动。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不得不认真反思中外这两个看似目标一致的运动,为什么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结果?我们从中又能得到那些启示?

  根本的问题在于双方的出发点截然不同。

  2001年,MIT的校长隐约感觉到互联网将有可能对传统的高等教育有所冲击,为此,MIT专门成立一个调研委员会,希望回答两个问题:1、互联网的发展将会对高等教育产生什么样的影响?2、为了适应这种影响,拥有7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MIT应该做些什么?

  调研委员会的回答是MIT应当尽可能利用互联网帮助全球的高等教育机构和学生获取所需的知识和智慧。作为IT行业的几大支柱性学校之一,MIT一向奉行计算机行业开放源码的精神。于是,这次MIT决定公开它所有的核心课程。

  正是源于这种看似“天真得可笑”的精神,MIT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清醒地认识到了新的时代的来临,也非常聪明地和勇敢地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最佳的定位。其实,我这么评论,已经偏离了MIT的初衷。事实上,MIT在启动这项运动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将它作为一次商业公关的行为。虽然随着该项运动在全球范围的兴起,MIT的确收获了巨大的社会声望。我之所以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打死也不会相信没有利益的事情会有人去做。只有这样的解释才符合中国国情,才好被人所接受。

  但这恰恰是我们应该认真学习MIT的地方。我早年也从事过计算机的开源项目,非常赞赏和理解国外这种开放的精神。事实上,老外从来不怕公布技术细节,你可以理解成他们从小受到合作、共赢和奉献的教育使然,你也可以从的角度来理解,把自己得意的东西公开,才能够吸引高水平的伙伴来进一步帮助自己完善,这是最好的共赢。通过帮助他人发展,其实也是给自己获得了大量的机会。这事实上是最具“功利”效果的奉献。

  这些看似天真的智慧的元素是人们在几千年来生活中不断地发现和总结规律后,将其以道德或宗教影响的形势传承下来。但我们现在已经把道德中的奉献精神仅仅当成了一种不切实际 的追求。我们这代人已经习惯了需要分析了事情的利害才愿意去接受。这不正是我们这代人的精神悲哀?

  再说一个自己的例子。2006年,缘于对工程教育理念的高度共识以及对现实高等教育对工程师培养的严重不足,我与西门子公司合作创办了全国大学生控制挑战赛,试图在民间探索出一条培养优秀工程师的方法。在借鉴德国工程师培养体系的基础上,我们发起了由十一所高校一群理想主义者组成的工程教育论坛,分析和设计适合国情的工程师能力模型和体系。在此基础上,我们不断地设计和完善从工程的招投标、需求分析、工程设计、现场实施、项目移交整个的赛事流程,还组织相关的教师编写参考书。一大帮自控界老前辈自愿给大赛担任了评委。虽然当时我和我的同事还要完成本职工作内的大量研究工作,但这件事情的意义却驱动着我们将每年超过一半的时间都投入到比赛的组织上。

  大赛到今年已经成功举办了五届,大批学生在参加比赛中受益,许多学生连续参加了三年直至毕业,还有许多学生在找到了好工作后给我们打了电话表示感谢。更让我们高兴的是,一些国内顶尖的企业开始用非常优厚的工作条件来吸引大赛的获奖学生。

  这项活动源于理想主义,我们几个开创者谁也没有考虑从利益的角度来推动这件事,仅仅是觉得这是一件应该做的事。对西门子而言,虽然从实际效果上看确实是一项市场推广活动,但是在整个活动组织过程中,它远远超出了一个赞助商的角色。为了使大赛办得更好,西门子每年都组织专家研讨、全国的巡讲、组织工程师培训、组织编写教材等等活动。甚至无偿提供研究经费给予教学设备的研发,且放弃专利的申明。这些都在无时不刻地体现它的企业文化和精神,即在帮助公众成功的同时再收获了自己的成功。虽然是家商业企业,但却透露着它160多年来所坚持的理想主义。

  从去年开始,该项赛事已经纳入了教育部的官方赛事,这也可能是国内官方的大学生活动中为数不多从民间成长起来的。今年2月16日,西门子与教育部签订了教育合作备忘录,全面展开了工程教育领域的合作。我相信,这件事情的发展,如果没有当初理想主义因子在作怪,是不可能有今天的成果。

  实际上,理想主义与商业利益并不矛盾。在一个经济社会中,不可能抛掉商业模式谈纯粹的理想。如果把理想主义简单地看成是公益活动,我觉得也并不正确。理想主义者之所以充满做事的激情,是因为他有梦想,他愿意为梦想而工作。当这个梦想会给更多的人带来成功的话,理想主义很容易就能转化成最成功的商业模式。而我们国内大部分的人和企业在做事的时候,往往只想着利益。这就是差异,也可能可以解释一些为什么别人总能获得先机,而我们的企业看似效率高,却总是跟着别人跑的情况。

  回到开放课程这件事情上。当MIT开始希望与中国合作推广时,我们的领导部门受到启发,开始炮制出“精品课程”建设这项运动来。然而,我们的领导是无法接受所谓开放和无偿帮助这类童话故事的。社会经验极大丰富的他们早就忘了大学的本质应该传播知识来帮助大众的成长。于是,这场中国特色的网络化课程建设从立意开始就是功利的。经过层层官僚们的解读和执行,见惯了红头文件的各级领导们迅速把它变成了一场以选拔优秀教师的选秀节目。和中国大部分教育改革的结局一样,由于其中的利益和面子,这场选秀也马上变质成为了资源的哄抢。至于本应该从中受益的受教育者的好处早就被所有人给忘了。等到“精品”的数量急剧上升到大家都觉得没劲的时候,这场秀也就落幕了。

  正是缺乏为大众服务的原始精神,所以精品课程这项运动从一开始就缺少务实的基因,从来就没想过要如何为受教育者服务,所以其实际的效果和影响力就无法和网络公开课运动相提并论,而不是某些专家所谓的我们不擅长宣传和营销。

  最后,不得不重新严肃地思考当年MIT曾经思考的问题:在互联网不断在改变我们生活的时代,我们国内的高校该做点儿什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这场中国特色的网络化课程建设从立意开始就是功利的”——中国就是一个具有功利意识的国度。在任何时候,功利是第一考量。
    拜访张贝克老师!
    2011/4/3 19:53:52
  • 梦想?可敬而又可叹!
    2011/3/10 20:03:02
  •       共享型的社会主义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共享能够做到利益最大化,教育也如此。但现实总是比较冷,因为社会以个人欲望为导向。

        赞同您对共享理念的倡导。但是您举的西门子的例子,却明显西门子有功利性的驱动,本人看过日本人对PLC编程软件几乎是对工程师完全开放的(便于工程师容易掌握,并且强调易用性);而西门子公司的软件是要记钱的,逻辑关系相对比较复杂(较为古板)这导致日本人的硬件反而攻城略地,日本人很狡猾,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也许这是西门子反思的结果吧,市场的推广往往取决于应用的工程师的取舍,当然厂家也看重易维护和易于招到适用维护硬件的人才。

        从大的方面来说,国家需要主导建立共享型的机制,并且从国家战略高度看到所获取的较大红利。如图书馆的运作等都该学学美国的。
    2011/3/10 17:25:17
  • (理想主义者之所以充满做事的激情,是因为他有梦想,他愿意为梦想而工作。)
    赞同。个人认为,理想主义是人类智慧的源泉。
    关于教育,个人认为,做人是第一位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是第二位的。目前的教育,由于缺少了做人的教育和学习,导致一些具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人才”们,胡作非为的“能力”也让人“赞叹”。希望今后的教育,能注重“思想上理想主义,行动上现实主义”的教育。
    2011/3/10 12:00:30
  • 如果仅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我们的高校要好好学习和提高培养人才的能力。但是这个问题的起跑线设得有点高,试想:
    行政领导,教授功利,如何培养理想主义学生?无解呀!
    跳出教育的圈子,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配对,轮不到功利主义。
    2011/3/10 11:26: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6年生于浙江湖州,北京化工大学教授,中国系统仿真学会科普与教育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自动化学会故障诊断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为石油化工工业的安全技术,关注工程教育领域和本土科技创新问题。常自称奋青,意为愤怒之余还要务实奋斗。相信只有科教才能兴国,喜欢行动胜于言论。对于科研的态度是应当把技术转化为产品放在第一位,市场实际占有率比获奖和文章更有说服力。正直、勇敢和务实是我们必须要传递给下一代学生的精神。非常喜欢草根网,希望借这块宝地,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
所著博文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商业用途,请与我联系:zhangbk@mail.buct.edu.cn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