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泰特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庸至德 - 刘泰特首页
日本经济衰退的另一种解读
2011-03-09
字号:

  《参考消息》2010年10月20日转载了美国《纽约时报》网站的文章:《日本:从充满活力走向衰退消沉》,这篇文章在国内又被多方转载,文章中的数据和列举的事例让人颇受启发,但只是根据一些数据就得出日本消极负面的经济观点,笔者却很有不同看法。

  该文写道:“近代历史上,没有几个国家在经济上经历了日本这样的大起大落。”日本“泡沫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破裂了,日本随之陷入缓慢但无可挽回的衰退,巨额的预算赤字和汹涌而至的低息贷款都无法逆转这样的势头。二三十年后的今天,日本陷入低增长和物价不断下跌的恶性循环,也就是通货紧缩的怪圈”。“对于许多40岁以下的人来说,很难理解这与20世纪80年代的距离有多远,当时强大且咄咄逼人的 ‘日本公司’似乎准备彻底摧毁美国的各种产业,从汽车制造到超级计算机。日本股市规模增长了3倍,日元上升到了难以想像的水平,日本公司一统天下”。“1991年,经济学家都在预测日本会在 2010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事实上,日本经济规模至今仍与当年相同:以目前的汇率计算,国内生产总值为5.7万亿美元。”“如今日本股市的市值只相当于1989年的1/4,而在房地产领域,住房的均价和1983年时持平。未来的形势更加渺茫,因为日本面临着全球最大的政府债务规模(约为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

  该文通过历史对比,从新闻观察的角度阐述了对日本经济的忧虑。分析日本经济的大起大落,无疑对今日中国经济的发展有重要参考价值。该文描述了日本经济的大起大落,但是这种大起大落的内在逻辑是什么呢?在未分析它的因果关系时,就表述自己的担忧,我认为是不妥和没有远虑的。

  日本经济的大起有以下几个重要原因:

  第一,日本的商品在世界上具有很强的综合竞争力,这种竞争力由以下原因形成:工资成本低,劳动力素质高,政府有效的对国民经济进行了整体规划,特别是重要产业的政策扶持和国家对经济血液金融业的操控,简单的说日本的经济具有微观和宏观的整体经济效率,这种效率又根源于日本国民的学习、自强、团结、有序等文化精神。

  第二,极为有利的国际市场环境。二战后中国以及欧洲社会主义阵营都是计划经济国家,出于冷战需要,日本的经济发展得到了美国的大力支持,包括科技的支持和市场的开放,中国改革开放开始后,最初的十年也为日本的商品提供了巨大的市场。

  应该说日本经济的发展使美国都感到有危机感,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因为日本经济的快速增长,工资成本低是个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日本的产品,特别是家用高档商品,是凭借质量高、价格贵而具有市场竞争能力的,这和中国今日主要是凭借商品价格低而取得国际市场竞争力,不可同日而语。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等西方国家要求日元升值,而日本很快的响应了,它们彼此配合默契,现在很多人认为日元是被逼升值的,这种说法没有依据,货币对外升值或是贬值,都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关键是实事求是,遵循中庸之道,就会有好的作用。

  日本原来的工资大大低于欧美国家,而商品其它方面的竞争因素,比如市场经济文化,又不亚于欧美国家,甚至由于把儒家的文化融入到资本主义文化中,日本的市场经济文化添加了独特的文化优势,因此日本的低工资必然促进产品的国际竞争力,面对日本商品潮水般的压倒性的国际竞争优势,它的重要贸易伙伴国家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要求日元升值,一是对日本商品的进口实施高关税,以阻止其造成对本国产业的伤害。两项选择日本自然会有心于升值,因为选择后项是两败俱伤,而选择升值,是符合市场经济自然本性的。

  为什么如此说?因为选择升值,其实就是提高日本国民工资的国际水准,比如原本日本国民每小时工资是300日元,在美元和日元汇率比价是300比1时,国民工资是小时1美元,如若日元升值后,变为100日元比1美元,那么国民工资就大幅度升为小时3美元,日元通过升值,使日本国民的工资和欧美国家国民的工资平衡起来,这样因为工资低的原因而产生的国际竞争力就消失了,如此调整后,日本的商品若还有强大的竞争力,那么任何国家也就都无话可说了,因为这样的竞争力是归功于科技和管理等市场进步的因素,是符合市场经济本性的,而不是靠低工资等超经济强制的非市场因素产生的。

  日本在一百年前就决心“脱亚入欧”,进入现代欧美资本主义国家行列,这种价值取向必然决定它要服从欧美国家的市场经济游戏规则,因此日元快速升值是情理之中,绝非勉为其难。日元升值后,汇率一直坚挺和强势,这也是日本政府愿意促成的,更进一步的说明,日元升值是日本政府的主动行为,是一种经济双赢。

  日元升值是由日本经济的竞争效率促成,而日元一旦形成升值的上升通道,就势必相应的产生以日元计价的日本资产的升值预期,这种预期就导致日本资产(主要是地产、股市)泡沫的膨胀。日本的房产和股市正是随着日元的升值而快速跟进,它们的关系甚至是道(日元升值)高一尺,魔(资产泡沫)高一丈,造成这种荒唐经济局面的根本原因,是市场也具有非理性的本质。

  市场其实也是“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因为市场的主体是人,人有这种双重性,市场就跟着有。索罗斯赚钱的招数就是靠判断和驾驭市场的极度不理性,市场不理性的基础,是人介于理性和非理性的矛盾复合体之中,人不可能正确认识世界,因此个人不可能独立,因此他们会盲从于市场趋势,因此就出现羊群效应,因此市场的趋势就会自我加强,走向疯狂,最后自我崩溃,这就是索罗斯的反射理论。

  一旦市场形成一种预期,往往会操之过急,走向极端,日本经济的大起大落典型的表现了市场的这种本性特征。

  日本经济崛起的背景可以说非常优越,得天独厚,日本经济在各方面都表现出优秀的竞争能力,这种一枝独秀的情况,很容易形成对它以后发展的进一步高估,这种高估首先预期日元会升值,但预期升值的程度却取决于人们高估的程度,由于日本政府(大藏省,相当财政部)也默认市场高估的立场,这种高估其实是拔高本国工业的金融地位,加之日本大藏省对经济有很大的影响力,这种情况又加剧了市场的高估,这就是索罗斯的市场自我加强的规律,这种市场的自我加强,最终导致日本资产的巨大泡沫,这种泡沫的巨大,是由叠加效应形成的,即日本资产按日元计价率先有巨幅上涨,而按日元升值后,它的国际价格又成数倍的增加。

  一国在面临货币升值的国际形势下,它可能有三种情况:

  第一,一国货币的升值与本国资产价格的上升同步平衡。货币升值的本质,是求得对外汇率的平衡,也即购买力平价,而它的核心是工资收入彼此平衡,由工资平衡大体决定社会各项主要资产价格的平衡,即所谓在同质的市场,商品走向一价定律。

  比如日本的国民工资原是美国的一半,房屋价格也是美国的一半,日元升值一倍后,假设日本房屋的日元价格没有涨价,但是以美元计价日本的房屋涨价了一倍,这样日本的国民工资和房屋的美元价格(资产商品价格的一种主要代表)就和美国一致了。这是一种抽象的理论,事实上货币升值幅度和工资增幅水平(以美元计价的)不会机械的等比例的,因为工资还有各国文化背景、劳动力资源丰富程度等重要决定因素,但一国货币升值会提升本国国民工资的国际水平,这是确定无疑也是很关键的。

  第一种情况是纯粹市场理性分析,实际上市场会出现巨大的投机波动,即在货币升值途中,该国的资产价格会远离汇率平衡所近似的理性水平。

  第二,一国货币本该及时的大幅升值,但却采取缓慢的升值,如同蜗牛一样,这种政策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自然本性,使本国经济由内部经济关系到国际经济关系,产生全面的不平衡,使各种经济矛盾越来越尖锐,政府在解决日益尖锐复杂的矛盾时,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如同古代鲧的用堵的方式去治理洪水,结果洪水危机越来越严重,这就是目前中国实行的现代“重商主义”经济政策,难怪周小川感叹他比伯南克面临的矛盾要复杂深刻得多。第二种情况笔者将另专文论述。

  第三,一国货币的升值,伴随着资产价格非理性的疯狂上涨,出现巨大的资产泡沫。80年代末期的日本是这一情况的典型。日本政府似乎很痛快的让本国货币大幅升值,这种十分合作的姿态,使欧美发达国家能够和谐的和日本经济文化相处,而且从中它们看到了日本对本国经济的自信,这些都成为日本经济越来越被高估的市场心理因素,日本政府似乎有意无意的也乐意看到本国的经济被高估,最后疯狂到东京的土地价格相当于美国全国的土地价格。有经济学家说,这其中有美国祸害日本经济的阴谋,美国是个人资本国家,我看其中不可能有什么国家阴谋,这只是充分的证明了市场会不理性到什么样的程度。

  人们在津津乐道日本经济曾经的大起大落时,常常将它看成是经济发展失败的例子,是应该汲取的教训,笔者却不以为然。

  首先我认为日本经济的大起,有着强大的原因,而不是偶然碰巧的,如若是碰巧的,日本经济后来会跌得粉碎,但我们始终没有看到日本经济摔碎的时候,惨不忍睹的时候,它并没有像南美洲和东南亚一些国家,遭遇到经济泡沫破灭后的外债危机。

  金融大鳄索罗斯,生财之道主要是捕捉做空的机会,但是长达二十多年时间,索罗斯始终不敢对日本经济的泡沫大举做空,索罗斯在日本市场没有赚到什么钱,而还亏了。在80年代中期,索罗斯就认为日本的经济泡沫会破灭,1987年大崩溃前夕,索罗斯接受采访,说日本股市泡沫太多,他已经做空日本股票,但大跌眼镜的是10月17日华尔街却率先崩溃了。后来索罗斯有如下深刻的感悟:日本人可以慢慢的把泡沫井然有序的缩小,而不致一下子就破灭,这个泡沫在当时来看也许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泡沫,但日本人竟然可以井然有序地让它缩小,而不至于酿成大祸。对于这种控制,索罗斯承认自己一无所知,他认为自己一辈子都可能摸不清日本金融机构的真正想法。

  如果我们把日本的经济比作一个股票,那么日本政府很大胆的把这个股票炒作拉升到一个惊人的价格(日元升值和资产价格疯涨叠加),而后日本政府在泡沫最高位的时候,从货币篮子中取出许多日元,用中了彩的日元(资产膨胀如同中彩),去买了大量美元,买了黄金,买了日本最稀缺的矿产资源,买了其他国家的金融资产,当然也在国际上买了一部分后来巨亏的资产(但这是用本国的泡沫资产去买别国的泡沫资产,实际上打了个平手)。通过如此高卖低买,日本轻易的将它国的真金白银转移到自己的口袋,而这又为日本长期维持经济泡沫积累了可靠的并且可以制约竞争对手的财富。

  如此分析来看,日元升值以及跟随的资产泡沫,并没有让日本在经济上吃亏,反而是大占了便宜。

  其次日元升值,使日本出口商品的工资成本优势完全失去,逼得日本必须从节能减耗、加强管理、开发新产品、提高商品质量等高效率的途径,去发展本国的出口经济。这反而进一步促成日本经济走向低耗高效发展的道路,而低耗高效的发展道路,必然是和高工资、低污染、高技术紧密联系的,这种有深度的发展道路不会轰轰烈烈,不会大肆破坏生态环境,不会造成得不偿失的本国的环境污染,虽然日本经济后来表现为长期徘徊甚至低迷,但它不会在悬崖失足,不会因为泡沫破裂而导致经济崩溃,而且这种主动节制的经济紧缩策略,难道不是用心刻意的吗?它不是来自对经济的无能为力和束手无策,它甚至可能是一种虚与委蛇的策略,是以虚守实,是蓄势后发,日本经济是长期停顿,但它却呈现出经济的平稳和可持续,而且更重要的是日本的环境没有被长期的现代化的发展所破坏,日本老百姓也度过了几十年的富裕生活。

  设想一下,日本政府的债务规模是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这一比例在全球最高,而日本的高赤字却没有带来高通胀、高利率,日本的银行存款利率长期是全球的最低水平,几乎等于零,日本财政是高赤字,物价是低通胀,银行是低利率,这些本来对立矛盾的因素,在日本却统一了,协调了,难怪索罗斯理解不了日本经济。

  日元走势长期坚挺,这充分的证明了日本经济的心脏即金融,在国际上的评分很高。这种高评分归根到底是对日本经济发展的肯定。

  日本政府的高赤字,客观上是应对国内经济紧缩,但日本政府敢于高赤字,也说明了日本经济的家底深厚,不担心出现国家信用危机。

  其实我们应该依据常识看待日本这二十多年的曲折发展前进,日本这么小的国家,这么有限的人口,是根本不可能超越美国经济的,日本的市场经济制度文化很难说大大优于美国,那么如果能够超越,这种超越必然是建立在假定美国人特别笨的基础之上,而这是违背常识的。历史证明了,在大致相同的市场文化背景下,国内市场规模大的国家能够超越相对小的国家,比如美国超越英国。因此应该把日本不能超越美国看作是必然的,而本文前面引述的“经济学家都在预测日本会在 2010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这样的思想是很荒唐的,如此就不会对日本的经济发展提出苛刻要求,我观察索罗斯对日本经济的长期表现就不轻易发表看法。

  现在很多人,在评价日本经济时,把日本当年经济最大的泡沫市值看作是一个主要参考依据,而后来经济落后于这一指标了,就认为日本经济不行了,衰退了,没前途了,其实这种思维方式的立足点错了,应该说当年泡沫最大化时,不能够代表当时真实的日本经济,就如同今日洋河酒股票的市值超过了宝钢股票,这是荒唐和不真实的,是市场一时的极度不理性。

  其实,这些人的思想是混乱的,他们一方面认为当年日本经济是一个巨大的泡沫,另一方面又立足于这个泡沫,基于这个泡沫的指标来评价后来日本经济的发展,把后来日本政府的去泡沫化,看作是日本经济“从充满活力走向衰退消沉”(本文一开始引述文章的标题),其实后来日本经济的发展,虽然缓慢甚至停顿,但却是一种理性的回归到经济发展的常态。

  日本的经济模式是很复杂的,连长期关注日本经济的索罗斯都不清楚,我们也切不可轻易的去下结论,特别是在货币升值的问题上,未经深入思考,我们不能人云亦云,先入为见,根据自己的需要,妄下结论。

  2010/12/25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答1楼:所见略同,中国思想理论最需要的是独立思考,实事求是,长期以来,中国文化最大的毛病是头痛医头,由此导致唯我所用,由此导致一叶障目,由此导致排除异己,自欺欺人,由此导致人云亦云,由此导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1/3/23 11:50:03
  • 最后一段平平淡淡、语不惊人,但是很实在。
    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要出于自己的需要随便解读客观的现象。
    顶一个。
    2011/3/9 16:49:4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刘晓东,1957年生,在农村插队劳动三年,1977年恢复高考首届考入大学。知识和思想重要部分来自于大学在图书馆的读书自学,1982年初毕业于苏州大学政教系。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工作十余年,1992年评聘为经济学副编审。80年代和90年代初,与国内众多著名经济学者有广泛接触,并编辑出版了中国经济改革理论系列书籍。在国内最早编辑出版《西方经济学名著提要》、《西方管理学名著提要》等著作。1992年主编出版国内首部《中国当代经济科学学者辞典》(上海社科院出版社),收入三千余人。后辞职,自由职业,从事投资。2010年6月起,自觉于思想文化学习,以读书、写作为主。
人生价值:认识你自己。人生信条: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己不能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认识方法:与爱因斯坦的“概念是思维的自由创造”强烈共鸣。爱好读书:广泛涉及历史学、经济学、哲学。价值理念:敬仰孔子的“古之学者为己”和乐天知命,敬仰苏格拉底的追求绝对善的理念,敬仰歌德的渴望生活的美,敬仰亚当斯密的理性的精细的经济思想,敬仰马克思的深邃的历史目光,敬仰爱因斯坦的对自然的宗教般的信仰,等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