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批判 - 宋鲁郑首页
中国为什么不再需要颜色革命?
2011-02-04
字号:

  2011年伊始,一场场始料未及的颜色革命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世人还没有从突尼斯本。阿里倒台的震惊中缓过劲来,同样的风暴已经以更烈之势在埃及、阿尔及利亚、约旦、也门上演。至此,自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始,全球两大文明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均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甚至陷入混乱 之中。区别在于,基督教文明虽略有起色,但仍然在苦苦挣扎。而伊斯兰文明则只是刚刚开始。当然更重要的是,今日伊斯兰文明之变局,还是来自于西方的意识形 态传播和经济危机,而这种变局又反过来给了尚处于困境中的西方一击。至于是否就此成为双方的恶性循环,还难下结论。不过西方一旦失去了对石油的控制和反恐 战争的优势,在目前的状态下,恐怕是要凶多吉少。

  如果说肇始于西方的经济危机反衬“中国模式”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在经济危机中最终也倒下的非西方伊斯兰文明,也不得不再度令人叹服中国“改革开放”之伟 大。不错,今日中国仍然问题丛生,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但相对于经济危机中西方此起彼伏蔓延全国的罢工、示威、游行以及今天伊斯兰世界的动荡,实是小巫见 大巫。

  不过今日中国之成功,却是源自上世纪两次颜色革命的经验和教训。只不过不同的是,这两次革命都是中国主动要求的,而且都以失败而告终。

  说来也巧,中国这两次颜色革命的发源地美国和前苏联,都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中国以他们为师,显然是符合当时的历史逻辑的。至少在哪个时代,他们就是模式,就是榜样。

  中国的第一次颜色革命,不妨称做蓝色革命。因为美国的国旗是蓝的。而且中华民国成立后最终的国旗也是蓝的,就是跑到台湾后,现在仍然被称为“泛蓝阵营”。不过蓝色革命短短三十多年带给中国的却是国家继续分裂、无休止的内战、外战、军阀混战、经济崩溃、全面腐败以及西方变本加厉的欺凌和掠夺。国家毫无尊严,人民流离失所。等到这个革命结束的时候,中国人均寿命不足35岁,文盲率80%,中国也历史上第一次落后于印度,堪称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上的荒蛮时代。

  近日看到三则中华民国时期的新闻,横跨二十、三十和四十年代,可以说涵盖中华民国全部历史,足以反映它的全貌。二十年代的新闻来自《汉口民国日报》,说 1927年5月23日甘肃武威发生强烈地震,造成三万五千余人死亡。6月17日, 也就是说地震过后三周后,发生洪水,“死者已无孑遗”。“灾黎野处露宿,无所得食,嗷嗷待哺,不死于灾者,行将死于饿矣”。这篇报道出奇之处在于,何以一 个偏僻人迹少至之地居然会死亡如此之众?何以地震三周后竟然还会发生洪水?何以震不死、淹不死的幸运者“行将死于俄矣”?更为出奇的是,通篇看不到政府何 在。这就是号称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真境实形。如果回顾中国本色时代的2008年,同样是地震,哪又是一幅什么情景?

  三十年代的新闻来自英国《泰晤士报》(1935年8月14日),说的是中国的公路。这篇文章说1921年北京和 天津才修了泥路,中国最好的新路也只是简易铺装过。有38000哩,正在建设的有62000哩。其中广东5000米,广西4000米,江苏3000米,其 它省份大约每省1000米。而这些“包括只在干燥天气适用的泥土路面的道路”。这篇新闻的最后一句是:中国当局已尽了他们的全力去发展中国的交通运输。至 于现在的中国,我只能说高速公路里程已居全球第二位,赶超美国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每年新增调整公路里程已是全球第一。至于北京到天津的时速高达350公 里(这是世界上投入商业运行的高铁最快的速度)的高铁、还有全球独一无二的磁悬浮就更是天泥之别了。

  最后一则新闻来自天津《大公报》(1947年8月10日)。此时,抗战已经结束两年,说的是北大教授无隔夜粮。题目是“北大教授穷苦”。文章使用如下词语:“北大教职员特别穷困”。并评论说:“社会经 济大崩溃已至尖端,令人不寒而栗”。北大教授尚且如此,更何况平民百姓。然而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是令人尊敬的,有骨气的,有人格的。朱自清即便困境如此, 也绝不接受美 国的面粉。要知道美国是当时的中国盟国,是二战后最强大的国家,是自由派心中的明灯。然而,朱自清一代的中国脊梁却不惜以自己和自己家庭的生存为代价向美 国说“NO”。反观现在的自由派人士,被美国邀请做为访问学者,便立即迷失自我,为西方俯首甘为了。

  三十多年的蓝色革命于1949年被来自苏联的红色革命而取代。前十年,这场红色革命还表现十分的亮丽,不仅迅速救治战争创伤,恢复国民经济,甚至还越境与 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打成平手。考虑到双方的实力对比,虽平乃胜。这次越境战争,显示中国不仅有能力扞卫自己的独立和完整,彻底终结1840年 以来的历史,更表明中国要按自己的意愿塑造自己周边的国际环境。然而,十年一过,便是三年灾害,十年文革。特别重要的是效仿苏联的计划经济扼杀了中国的经 济活力,中国经济再次走到崩溃的边缘。不过话说回来,对比这两次颜色革命,红色革命的表现还是要远胜于蓝色。在这个时期中国成为了世界上极有限的几个核国 家之至,成功掌握了导弹与卫星技术。等到文革结束时,中国人均寿命接近发达国家水平,文盲率降到20%。而且值的一提的是,中国是唯一一个和苏美两大超级 大国在战场上交过手而且取胜的国家。就是处于崩溃边缘的经济,也仍然略领先于依然是蓝色的印度。

  经 过两次颜色革命的中国人终于醒悟过来,开始探索一条自己颜色的道路。这就是已经成功进行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也终于以第二大经济强国、第三大航空大国、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美国第一债主、北京奥运会第一金牌大国的身份重新而全面进入世界大国俱乐部,正在向它昔日的辉煌迈进。还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真正顺利的还是后二十年。这固然有探索的时间成本和试错成本,更重要的是前十年改革开放一直受到左(不妨认为是来自苏联的红色)和右(不妨认为是来自美国的蓝色)的干扰。89年,右派彻底失势,92年小平南巡之后,左也退出历史舞台。至此,中国的改革开放才得以全力前行。

  中国独创的改革开放及成功,被世界总结为“北京模式”,其实就是中国自己的颜色。我们也相信,对这种颜色的坚持和不动摇,必定实现中国的最终复兴和完全崛起。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再也不需要颜色革命的原因。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在宋先生博客已经潜水有时,起先是因为先生关于龙应台的一篇评论觉得很”给力“。但恕我直言,先生的大多数文章都没有超出时下官方历史教科书的认知。原因很简单,宋先生大力宣言的“中国模式”,我并不觉得他会毫无疑问地能担负起民族复兴的大任。虽然我也同意西方模式未必就适合中国,但现实中国社会的危机我一点都不认为比金融危机给西方社会带来的危机来的小,而是相反。 民主、自由、法制,这是人类社会发展到目前为止的一种“普世价值”。如果这种价值不仅仅是“模式”这张皮的话,西方的那张皮下至少是我们目前能看到的最丰富且有质量的内容,“中国模式”至少现在我还不敢恭维! 法式大菜,我吃不起,也不适合我的胃口,但我总不能是小咸菜、臭豆腐过日子吧,麻辣豆腐、宫保鸡丁的要求不算过火吧?那,宋先生能否告诉我,我的麻辣豆腐、宫保鸡丁会有吗?你总不至于让我们都到“***规划”或者“**宣言”中去找吧?

    恕我直言,宋先生鼓吹的“中国模式”,顶多是看上去还算光鲜的“遮羞布”或者“皮囊”而已。只不过权贵者或既得利益者,想把这副“皮囊”练就成传说中的“金钟罩”来保护自己刀枪不入或者百毒不侵。
    2011/2/12 22:58:54
  • 鼎鼎,我也少年一回。顶你!
    中华民族五千年不断的历史,是这只凤凰在不断的涅槃中才得到延续。但这只凤凰有时候涅槃的还不如一只山鸡漂亮。
    2011/2/7 19:53:12
  • 世界上的事情原本很简单。什么种族纠纷,什么民族矛盾,什么意识形态,什么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冲突……哈哈哈 都是烟幕,经过抽丝剥茧,去伪存真,归根结底无非是经济利益问题。说穿了,无非是一部分人要占有另一部分人的劳动和财富问题。毛泽东代表中华民族、代表劳动大众平民草根选择的道路就是从制度上彻底消除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千年痼疾,消除了一部分人无偿占有另一部分人的劳动和财富的可能。这样资源就富裕,环境就优美,死亡竞争就不必,民族内部就和解,国家团结就强盛;民族之间就和平,国家之间就不战,这是真正的文明,是人类共同的出路。遵从这一道路的,无论什么党、派、人士,都是草根所拥戴的,与此坚决背道而驰的大则是国贼、是草根公敌,小则是汉奸、社会渣滓。中国草根至今拥戴中国共产党,并不是因为这个名字好听,而是她的唯一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并且她曾经为了实践这个宗旨付出过象董存瑞、刘胡兰这样千千万万优秀儿女,而且确实为草根大众打下了红色江山,让草根大众翻身解放、当家做主。尽管党内无数被毛主席痛斥的腐败分子和“走资派”还存在,他们扶持的主流精英仍然把持“改革”的话语霸权,他们还在变本加厉的化公为私、祸国殃民,但是我国草根仍然对毛主席领导过的党寄予厚望。卑贱者最聪明,即使高天滚滚寒流急,草根能够感觉到大地微微暖气吹。他们知道以人为本,不是市场经济的要求;科学发展不是市场经济的要求;减免农业税、减免农家学费不是市场经济的要求;北京低廉的公交费也绝不是市场经济的要求。草根并不是满足于现状,而是认为这个党是有希望的。特别是我国草根与苏联东欧百姓有这样一个不同:他们并不认为主流精英和党内腐败分子代表这个党,因为毛泽东早年指出“资产阶级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将恶行嫁祸全党这招在我国不灵,这是我国不容易被西方搞“颜色革命”的根本原因。
    2011/2/6 13:45:13
  • 现在革命,革谁的命?我们伟大的党能让你这些屁民给推翻了?想死你就来
    2011/2/5 12:08:24
  • 任何颜色革命成功了也只不过是一轮改朝换代,不变的依然是民主得不到推行,一家独裁。中国的确不需要颜色革命,中国需要的是一场彩色革命,让社会各阶层都能在这个国家中有一席之地。
    2011/2/5 10:20:44
  •       中国5000年的历史表明,我们有别于其他先进文明的地方就是我们的文化中对秩序文明的高度推崇,秩序文明搞得好的朝代,其社会就稳定,科技就发达。反之则不然。今天我们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秩序文明的最新提法就是和谐社会和稳定压倒一切。这说明我们党看懂了中国的历史。
        中国如果能够适当再汲取一点儿美国技术与管理文明的元素,必将成为21世纪世界政治文明的中心!那时,三个代表就综合成了一个代表:代表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与未来。
    2011/2/5 8:13:56
  • 若干年后,当我们回头看维基解密,一条很清晰的路将会呈现。真的很有步骤的操作。埃及只是个可控的牺牲品。
    2011/2/5 1:22:02
  • “第二大经济强国、第三大航空大国、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美国第一债主、北京奥运会第一金牌大国的身份重新而全面进入世界大国俱乐部,正在向它昔日的辉煌迈进”
    好兴奋哦.。
    哈哈哈哈哈!
    当今世界最肥的国家,财富中心又再次来临,这不是什么好事。
    2011/2/4 23:47:28
  • 自古以来就有“渔翁得利”之说。我觉得左右这样争来争去,或许是执政者默许的、甚至是暗中支持的,因为虚有其表的“左右之争”,导致利益集团得以“渔翁得利”。
    我实在不相信右派真想革命。
    阴谋论。仅供参考
    2011/2/4 19:33:02
  • 89年,右派彻底失势,92年小平南巡之后,左也退出历史舞台。至此,中国的改革开放才得以全力前行。
    ------------
    所谓“极右”失势,“极左”也失势,那么驾驭中国全力前行的,是不左不右的代表最广大阶层的既能满足外资愿望,又能满足内资愿望,且能满足人民愿望的那派政治力量?
    2011/2/4 13:27:40
  • 2楼的楼主是现实主义,注重实效务实求真;3楼的楼主则是站在历史的前进性上判断中国的现状。
    没有革命中国的民众就会安于现状,但人民已经厌倦于各种革命,正如现在流行的影片《让子弹飞》里非常隐含的表露人民对革命的厌倦,但这种厌倦是中国最大的危机,所谓的盛世并不具备核心的竞争力,相反我们的领海一再被外域侵犯、我们的经济利益一再被出卖,我们需要的是类似德国的理性的发展模式。
    2011/2/4 12:18:00
  • 皇帝不出声,左右急表态
    2011/2/4 11:49: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9年7月14日出生于河南郑州。1991年至2000年工作于山东省滨州市发改委,负责宏观经济分析与研究。2000年11月赴法国留学,获法国里尔高商物流专业硕士文凭。现定居法国。2003年起担任旅法山东同乡会副会长。2003年至2007年任某大型企业驻法国办事处主任。2007年从事时事评论。现为《人民网》专栏作家、《欧洲时报网》专栏作家。文章主要刊于《红旗文稿》、《参考消息》、《北京日报》、《广州日报》、《欧洲时报》(法)、《侨报》(美)、《联合早报网》(新加坡)等。曾四次应邀访问台湾,三次观摩台湾选举。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