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进化论的疑惑与中华文明的崛起
2010-11-04
字号:

  进化论一出世就对世界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影响,我以前在思考很多问题时,也受到了进化论的困惑及影响。

  进化论给我造成的困惑在于:社会是否应该放任自流,社会是否应该让人们充分的竞争,政府制定规则的边界在哪里等。

  然而笔者近期通过充分观察、研究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自然选择存留下来的物种也许是生命力最强的,但不一定是最优秀的。比如野葡萄就没有人工葡萄好吃,野鸽子没有家养的鸽子个头大,野兔也比家兔要小很多等。总之是人工饲养或培育的物种在很多性状方面都远远强于野生的生物。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规律:在良性竞争下留下来的物种是最优秀的,恶性竞争留下的物种,可能生命比较顽强,但并不优秀,甚至是最邪恶的。道理就在于此处:在一个恶性的环境中,野蛮者也许可以获得暂时的竞争优势。而一旦环境变的良性,野蛮者必然走向消亡。因此我们在看待社会竞争时,我们必须建立良性的竞争环境,而不要放任恶性竞争。这也就是政府或是一切管理人员都应该把握的尺度与奉行的标准。

  笔者曾经提出“计划经济养懒人,市场经济养坏人”的观点。因为市场经济就是竞争经济,而竞争又分良性竞争及恶性竞争。比如蒙牛与伊利在新产品研发方面的竞争是良性竞争,而雇佣公关公司将对手抹黑则是恶性竞争。政府就应该制定完善的规则,保障企业进行的是良性竞争。而当前中国在很多领域都在放任恶性竞争。在没有良好法制环境的情况下,生存下来的不是优秀的企业,而是邪恶的企业。这也是当前中国很难诞生伟大企业的原因之一。

  根据这个理论,我们可以看看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的竞争。回想那个让人痛心的殖民主义时代。当时世界就处于恶性竞争的时代。弱肉强食是当时的世界准则。在当时中国屡遭西方国家的野蛮贸易,野蛮侵略,制定了很多的不平等条约。

  而自二战以后,鉴于野蛮殖民给全世界带来的巨大灾难,世界才开启了文明的进程。殖民主义时代也才随之结束。二战的胜利一般认为是反法西斯的胜利,其实上也是反殖民主义的胜利。

  二战以后,老牌殖民主义国家虽然不再对其他国家进行军事上的殖民主义,但是经济上殖民掠夺并没有停止。世界上各大危机都是西方玩弄阴谋诡计所致,拉美金融危机,俄罗斯危机,东南亚危机,世界人民不会忘记新老殖民主义者带给世界的灾难。

  世界在发展,世界各国的竞争也必将从恶性竞争过度到良性竞争。近年来中国也在走出去。中国在非洲进行商业投资的同时,也帮助非洲人民完善基础设施,兴建学校,医院等公共设施,受到非洲人民的欢迎。与西方国家的行为截然不同。

  中国人的传统文化决定了中国人喜欢奉行的是良性竞争的原则,而西方的文化则喜欢奉行恶性竞争的原则。西方的个人主义只考虑个人利益,而很少考虑他人利益以及公共影响。比如很多跨国大企业在中国经常采取一些让人不齿的邪恶的竞争方式,西方人感觉很自然,丝毫没有愧疚感。另外很多人推崇西方贵族之间的决斗,而这种决斗其实与中国古代江湖流氓抽生死签是一样的做法,是恶性竞争、野蛮竞争的表现。

  中国人自古就是“华夷之辨”的思想,而华夷之辨,并非根据民族以及居住地,而是以“文明礼义”为标准。合于华夏礼俗文明者为华夏、中国人,不合者为蛮夷、化外之民。当代西方人虽然穿着比我们更华丽的衣冠。但是其野蛮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很多人批评中国人好面子。笔者认为面子是个人形象,是个人品牌,做人本身就是做品牌。只有文明的民族才会好面子。而那些野蛮的民族何曾好过面子。中国人讲究亲情,重视群体关系,而不完全斥之以利益。近年来有海归学者大肆宣扬中国应该用金融关系取代中国传统的伦理文明。说白了也就是想用金钱关系取代人伦亲情。笔者认为这不是向文明的靠拢,而是向野蛮的退化。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是从最开始的恶性竞争慢慢向良性竞争发展。世界各国竞争的大趋势也必然是由恶性竞争时代进入良性竞争时代,也就是从野蛮进入文明,从霸道走向王道。野蛮时代看谁的武力更强大,而文明时代则看谁更具包容性,谁更具世界责任感。这方面中国具有先天的文化优势。而在恶性竞争时代屡屡吃亏的中国,在良性竞争的时代必将取得竞争的胜利。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中国文明也必将再次雄起于地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对比、评判事物的时候,必须对事物有深入的了解。如果单凭感觉及感情而作出判断,结论就不容易客观公正了。
    2010/11/4 12:10:24
  • ???不敢恭维的文章
    2010/11/4 11:10:32
  • 进化论以物质的观点来看待世界,并没有错,有错的地方是仅仅从物质角度来分析问题的方法。自然界也好、人文世界也罢,不论怎样发展、怎样的存在方式最后都必须要符合自然的需求。偏离的太多最终也会得到纠正,只不过有时这种纠正是痛苦的、甚至于是无情的,所以才要求人们不断的思考,究竟自然的需求是什么。简单两个字“和谐”,说起来容易,认识到很难、按其要求去做就更难。因为世界上总是存在一些人,也可以说是社会的精英们,一旦得逞便忘乎所以,认为自己可以凌驾在自然之上,让自然中的一切均可为其所用,现在的世界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这种现象不会是长久的、更不会是永远的,最终要回到自然的状态之中,这就是进化。
    老话:评论不是结论,只是多一个思考的渠道,不必太介意。
    2010/11/4 8:45: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