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隔洋观察 - 谭中首页
礼仪之邦不会沦为“店主民族”
2010-10-30
字号:

  高兴地看到前几天举行的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决定今后经济发展要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从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转变为消费、投资和出口协调发展;从过度依赖资源消耗,转变为主要依靠技术进步来推动经济增长,要显着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增强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

  中国出口引起的联想与争议

  印裔经济学家巴尔坦(Pranab Bardhan)是我过去德里大学同事,现在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他说,过去在印度,人们说中国是比印度更好的社会主义者,后来到美国,人们又说中国是比印度更好的资本主义者。我总觉得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而以搞资本主义闻名于世有点跷蹊,现在大概到了拨乱反正的时刻了。

  “资本主义之父”亚当斯密在他的经典着作《原富》(The Wealth of Nations)中有一段话:“仅仅为了创造顾客民众而建立帝国乍看起来是适合店主民族的设计。然而,这个设计完全不适合店主民族……。”他这“店主民族”的原文是“a nation of shopkeepers”,法国拿破仑常引用它(法文翻译成“une nation de boutiquiers”)来诅咒英国,从此出名。

  不久前有一位美国国际专家到全国讲演,听众问题涉及最多的两个外国是中国和阿富汗,其中询问中国次数是阿富汗的25倍。这反映了中国已变成美国生活现实的一部分,差不多每个美国家庭都消费“中国制造”产品,中国变成美国“夕阳工业”关闭(造成许多人失业)的主要因素,又变成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的行情影响华尔街股票市场的波动。

  在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汇率改革促进公平贸易法案》(名义上中性、实际上针对中国)的第二天(10月1日),《纽约时报》第一篇社论题为“给中国的信号”,一方面认为国会山保护主义特别膨胀,另一方面又觉得人民币值过低伤害美国利益。它并且建议美国和全世界所有“受害”国家联合起来对付中国。

  好几个月前访问中国并与中国经济学家激烈争辩过的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Paul Krugman)一贯认为人民币值过低不但对美国不利,也妨碍中国本身发展。他在《纽约时报》10月18日专栏中就中国向日本禁运稀土大作文章,认为“世界最新的经济超级大国(中国)不愿意承担这一地位的责任”。

  《纽约时报》同日“言论”版也刊载了民主党参议员布朗(Sherrod Brown)文章,强调美国参议院表决与中国建立“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以前叫做“最惠国待遇”)从而使中国成为世贸成员国的十年以来,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增长了170%,主要因为“中国使用非法补贴来妨害自由贸易竞争及操纵货币”。人们预计,11月改选后的美国国会两院将有许多“tea party”(茶话会/茶党)新成员加入,贸易保护主义的声音将变本加厉,在中美关系上走温和路线的奥巴马将更难控制。

  中国有自知之明

  “人贵有自知之明”,国家也是这样。“知不知,上;不知知,病”(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而力求甚解就是最好的做人之道,人的通病是自己无知却大大咧咧),这是外国人经常引用的《老子》名言,应该在它的故乡普遍实践。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勤劳刻苦、大兴(坏)土木、污染环境而变成“世界工厂”,一方面是“拼命三郎”体无完肤,另一方面也不择手段地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打开血路、压倒对手,逐渐在许多领域成为众矢之的。不但美国,欧盟、印度还有其他国家都对中国有怨言与国际官司,而且越演越剧烈。

  四分之一世纪内中国欣欣向荣与中美交好是相辅相成的。所谓互利互惠,在中美关系上具体体验出来,却有两大问题:一是中国居强势,而且越来越强;二是美国受惠者的面越来越窄,大资本家盈利,广大中产阶级每况愈下。美国在无法解决广大失业问题的时候,许多政客就把责备推到中国头上。

  中国经济发展不是去全球当老大,而是让13亿人都享受小康生活,应该是朝内而不是朝外,应该是因地制宜地开发农村,而不是“大坏土木”去搞“钢筋水泥森林”的超级城市,使数亿农民工流离颠沛为一小撮人的五星级享乐锦上添花。

  毛泽东说过“农村是广阔的天地”。钱学森建议利用高新科技发展新的“农产业”、“林产业”、“草产业”,真正做到“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他说,中国“每平方厘米每年有120—200大卡的能量。也就是每亩每年接受太阳的能量相当于114—190吨标准煤”,她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来“以太阳光为直接能源”,靠“植物的光合作用”发展新型绿色的生产体系。

  中国政府应该维护市场秩序,让工商界发挥“企业精神”公平竞争、不搞特殊补贴,这样也能够减少腐败与钱权交易。在国际上要严格遵守公约与法规,增加透明度,发扬传统“恕”道(“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特别注意中美关系双赢互补。中美和谐共处,世界秩序也会宽松,“为富不仁”的怨言也会减少。无论如何,中国这“礼仪之邦”从来就不是“店主民族”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判断中国人的标准不是血缘长相,而是头脑文化精神灵魂.中国大陆人不能够等同于中国人.
    2010/12/2 18:41:08
  • 了解自己,才能够真正了解他人.一个对于自己并不了解的人,如何能够了解他人?国家亦然.
    2010/12/2 18:37:55
  • 不少国人看问题太习惯于非此即彼。一会儿认为美国科技文化社会文明世界领先,一会儿又认为美国人好吃懒做,坑蒙拐骗。我看,这种片面极端的思维方法不改变,不可能认识真正的美国,也不可能找到正确的对策。
    2010/11/3 9:47:28
  • 续上--

    所谓万法皆空但因果不空,人们不怕造因,却畏惧并试图逃避果报,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美国目前的强大、美国人民富裕安乐的日子是从哪儿来的?一个贪官在家里可能是一个慈父,一位称职的丈夫,可以让家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但贪官终究是贪官,必定会受到贪官所应该承当的果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国家也是一样。(希望老树能看到这段文字)

    在国际关系上,美国的和谐是动词,中国的和谐是名词,美国把伊拉克给和谐了,又去和谐阿富汗,还舔着脸要到东南亚发挥领导作用(leadership),一个债台高筑、内忧外患的国家能做到这样,实在很幽默。

    您对“恕”道的解释末学难以苟同,“恕”是宽恕、饶恕,真正的恕道是“忘却”别人的过失,这是恕的最高境界。

    “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忠是把心放在中间,不失职、不媚上,恕是如心,真心里面什么都没有,把别人的过错忘得干干净净。
    2010/11/3 0:54:52
  • 谭老您好!
    今天刚刚看到中铝在智利无角牛村(Morococha village)拆迁遭遇国外钉子户麻烦的报道,又看了您的这篇文章,感触很深。
    在我国历史上的农耕时代,农业被视为“本”,在士农工商里面,商被排在最后,轻视农业,重视商业被认为是“离制而弃本”的行为。如今时代变了,大力发展第二、第三产业(“店主”从事的行当)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追求的目标。

    没有工商业,国家就不能富强,“店主民族”是一个不太友好的称谓,但是做店主的不一定都是坏人,店主民族不一定和“礼仪之邦”不相容,关键在于存什么心以及怎么做。所谓“君子爱财取之以道”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社会主义也好,资本主义也好,都是西方传到中国来的,两种思想同根同源、一体两面,它们给中国带来的是一百多年的屈辱和苦难。如今中国通过搞社会主义/资本主义逐步发展起来,中国的强大让西方社会觉得不安、妒忌、恐惧是正常的,但这只是开始,一个大的轮回的后半个周期的开始。
    2010/11/3 0:54:23
  • 受几千年中华文化熏陶的中国人,一直在走和谐仁爱道路,对外没有掠夺野心,哪怕曾经那么的强大,就是圆明园一把火烧伤、烧醒这头龙,现在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不给她疗伤,却给她麻醉。
    2010/11/2 23:17:42
  • 这篇文章让人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差不多每个美国家庭都消费“中国制造”,这大体上是事实,但这是美国商人下的单,美国消费者自己搬回家的,怨得着谁吗?
    中国的产品(主要是日用消费品)有价格优势,有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原因,也有忽视环保等不可持续的弊端,但这些问题是通过调整汇率就能迎刃而解的?市场竞争激烈,木秀与林,风必摧之。所谓“不择手段”这个明显的贬义词,那就必须“就事论事,一事一议”,笼统的说成为“众矢之的”毫无意义。
    至于搬出钱学森的农业经济理论,那会让钱老的在天之灵深感不安的,请作者笔下留情吧。
    最让鄙人搞不明白的是“美国广大中产阶级的江河日下”和对中国有“为富不仁”的怨言。前说未免夸张,后者更是没边没沿。作者或许看到的是亿万富豪数量的增加和出境旅游者的一掷千金,中国14亿人口,你看到了有百万分之一?
    至于“应该是朝内而不是朝外”和“应该是因地制宜地开发农村”的规劝,说轻了是缺乏经济学常识,说重了是要误国误民的。
    2010/10/30 22:35:00
  • 中国应该真正面对自己的问题,提高政府及其他服务行业的素质,多做点有益老百姓的工作,真正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对外还欠强腕,现在我们难道还怕别人逼你割地赔款?
    2010/10/30 19:43:58
  • 钱老的考虑---还是高瞻远瞩的,想法深究,布局科学。佩服
    2010/10/30 14:41:43
  • 很希望看到3楼评论员的文章。
    2010/10/30 14:05:43
  • 中国的藏富于民政策完全不到位,钢筋水泥土工程成为了当今社会的主旋律,叹哉啊!!
    2010/10/30 10:40:33
  • 中国问题的关键还是没有成熟的思想体系。
    现在还仅仅是经济方面较为突出,我们的教育、国防、外交许多方面,就是没有长远的战略思想,都是短期行为,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有很多,但有一条就是考评官僚成绩的体系严重失衡。
    现在还只是在经济上的问题突发,当我们的教育、国防、外交各个方面的问题一起集中爆发的时候,一种崩溃式局面展现出来的时候,美日俄等国会十倍于现在给我们以压力。那是才是考验我们的政府和政策的时候。
    不远3年至5年。
    2010/10/30 10:18: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祖籍湖南,1929年生于马来西亚,在印度大学教书将近半个世纪,现退休定居芝加哥。毕生继承父志(父亲谭云山,有“现代玄奘”之称)从事促进中印友谊与相互了解的事业,中英文著述20余本。2010年荣获印度政府颁发的二等莲花奖,是继季羡林后获奖的第二位中国学者。2013年荣获泰戈尔创办的印度国际大学最高荣誉学位,是继周恩来、谭云山、巫白慧后得此荣誉的第四位中国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