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纸上风云 - 杜平首页
美国的“走狗”、盟友或者伙伴
2007-08-25
字号:

      英国政府上周改朝换代,布莱尔下台,布朗任首相。在重组后的内阁成员中,最令笔者感兴趣的是新任外交大臣(外长)米利班德,年龄还不足42岁。

  如同很多国家一样,英国外交部人才济济,但压制和埋没人才的现象也很严重,升职或重用都要论资排辈。而现在,如此年轻的外长空降而至,在英国外交界引起羡慕、兴奋或者妒忌都是可以想象的。即便在其他国家的外交圈中,想必也会有不少人顾影自怜,暗自感慨。

外交政策取向值得观察

  米利班德曾任环境部长,在英国国内有不错的名声和口碑,但在国际上却完全是一个无名之辈。作为昔日帝国,英国在国际事务中一直给人以老谋深算和老奸巨滑的印象,虽然说不上是一贯的外交高手,但至少还是一个颇有心计的老手。可现在,一个没有什么外交经验的新人担此重任,莫非预示着英国外交要改头换面?

  工党上台执政以来,外长职位上已经换了四人。库克上任之初曾经雄心勃勃,誓言要对死气沉沉的外交系统进行改革,但道不同不相为谋。由于和首相布莱尔发生政策分歧,尤其是在伊拉克问题上立场相左,库克只好半途退出。

  其后,斯特劳和贝克特相继担任外长职务,但都显得碌碌无为,没有建树。其原因不在能力大小,而在于外交政策的取向。由于英国对重大国际事务的政策都受制于华盛顿,使得利益为先的传统外交理念被束之高阁,而许多杰出的外交人才更是无法崭露头角。即便再有智慧、再有视野、再有能力,再怎么老谋深算,即使是有头脑的外长最后都会显得没有头脑。

  至于米里班德,道理同样如此。在宣布他担任外长之时,英国外交部里的所谓Young Turks(不满现状的少壮派)似乎都很受鼓舞,指望这位智慧过人、能力超强的年轻外长能够给英国外交带来一番新气象。但是,智慧和能力并非是关键。关键的是,未来几年的英国外交政策,是否能够与过去有所不同?

从不平等的盟友变成“走狗”

  所谓过去的英国外交,一言以蔽之,就是不能自主的外交。布莱尔是美国的“走狗”(poodle),他自己并没有否认,而布什总统还曾公开如此称之。但若要追根究底,这种关系还要追溯到丘吉尔时代。

  1941年,丘吉尔与罗斯福签署《大西洋宪章》,确定了美英之间的“特殊关系”。从此之后,“特殊关系”便成为战后几十年来英国历届政府的圭臬。丘吉尔的初衷,是要依附在美国身上,借助美国的力量,来阻止大英帝国的分崩离析,或者至少保住英国作为世界强国的地位。但现在看来,前者的希望早已彻底破灭;至于后者,英国已落居世界列强的末席,现在还在拼命挣扎。

  不可否认,英国从它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中获得了不少利益,但它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极其沉重。美国的实力越强,“特殊关系”的内涵就越容易变质,英国的地位就越是下降。过去几十年,英国在双边关系中的角色,已经从丘吉尔所希望的“平等伙伴”,变成了不平等的“盟友”,甚至变成了经常摇尾乞怜的“走狗”。

  自二战以来直到今天,与美国建立同盟关系的国家,都为拥有这样强大和富裕的朋友感到自豪。但是,所谓“盟友”,其本身就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因为盟友之上还有盟主。尽管双方都要承担一些义务,要有所付出,但在关键时刻,唯盟主利益为大。

  英国作为盟友,为美国作出的最大和最早的牺牲之一,就是在二战结束前夕,在没有自主和不太情愿的情况下,与美国签署“布雷顿森林协议”。这份协议结束了伦敦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历史,结束了英镑在世界经济贸易中的强势地位,而大英帝国也随之加速消失。当时,英格兰银行的高级管理人员把这份协议的签署称为美国的“欺诈”。而直到今天,还有一些英国人感到刻骨铭心,将此称为仅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大打击。

依违两可的伙伴关系

  环顾美国的所有盟友,没有一个国家感到与美国有真正的平等。相反,凡是与美国关系最密切,在任何事务上都是意言听计从的国家,结果都会感到伤害最大。英国是如此,澳洲是如此,日本、韩国以及一些新老欧洲国家都有这种感觉。

  当然,人们必须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由于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强国,足以影响其他国家的利益,因此,多数国家与之交往时,从大局着想,在委曲中求全,这是现实的无奈,也是自我生存与发展的必须。但是,委曲求全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不损害外交政策的独立性、主体性和民族尊严。假若守不住这一点,那就只能永远受制于人。

  美国与其他国家建立的盟友关系,是冷战时期的产物,但现在早已落后于世界格局的变迁。相较于“盟友”,国际交往中比较健康的模式,应该是平等基础上的合作伙伴。虽然要做到完全平等是不可能的,但伙伴之间毕竟可以做到依违两可,张弛有度,若即若离,不将自身的安全和利益维系于人。

  实际上,最近若干年来,美国的某些亲密盟友一直在朝这个方向思考和行动,特别是澳洲。而在英国,外交智囊中近年来也出现了类似的“战略创新”意识,甚至还在酝酿“悄悄的外交革命”。只是由于布莱尔政府在“特殊关系”中陷得太深太久,使得英国外交思维的惯性难以自制。如今布朗在朝,米利班德重任在肩,英国外交能否摆脱“走狗”的宿命,继而向“伙伴”的地位升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86年获得英语语言文学和国际新闻双学士之后被中国国际电台聘用,1988年出任驻欧盟和北约首任记者,被派往欧洲联盟总部所在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所在地的布鲁塞尔,1992年调回北京总部担任时政采访部主任兼首席外交记者。1999年8月,开设了《纸上风云》专栏,定期撰写评论文章。著有《现代中国的面孔》。非左非右,不中不洋,里通外合,忽东忽西。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