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三井帝国 - 白益民首页
不遏制日本财团,“中国制造”崛起就是梦话
2010-09-29
字号:

  ——《瞄准日本财团》连载(6)

  中国很多事情还都是政府出面在做,因为中国确实还找不到能够像日本的三井、三菱这样有综合实力的财团体系。当今的竞争早已不是冷兵器时代的单打独斗,拼的是协作的集群合力!中国制造业如果没有上游资源和下游市场的有力支撑与协作,“中国制造”的崛起就将是自欺欺人的梦话。

  二十年后,全球金融危机再次袭来,日本依旧很勇敢。稍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中国。例如,伊藤忠转战中国西南,与重庆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金融、保险、房地产、物流、节能环保、生活消费、资源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

  经过数年调整后,日本公司目前坐拥大约1.25万亿美元的现金。2008年,日元汇率上涨了大约25%,购买力大增。谁能帮他们花钱?不是日本驻华大使馆,也不是日本国际贸易振兴机构,而是综合商社。通过控制资源和市场来为本国企业谋利,这是日本综合商社的使命。

  第六章内容提要

  在金融危机的2008年,不少日资企业一反常态,在发达国家和“金砖四国”积极展开了并购和渗透行动,涉及制药、电子、矿山、能源等领域。

  中国在铁矿石资源上受制于人,产业主导权的缺失才是问题症结所在。产业主导权集中体现在对产业发展和运行的影响力、控制力和应变力。

  最有现实意义的是建立一个金融持股的大型贸易企业,类似日本的综合商社,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和控制力。

  丰田、本田、佳能、松下、东芝、新日铁……正在形成新一轮的海外大军,站在这些光环耀眼的日本企业背后的是日本六大综合商社。

  把握市场,嗅觉商机,不僵化公司的固有形态,这是商人的本能,也成为了商社的基因。这是所有进入市场的企业都必须练就的本领。

  中铝失利原因之一即是过于依赖于外国投行的操作。日本的大企业更愿意跟综合商社做生意和合伙投资,而不是听从西方投行的安排。

  你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做生意都是井底之蛙。政府的信息也没有商社快。哪儿发生了什么事,日本政府部门都会立刻打电话问商社知道不知道。

  学习日本综合商社的模式,不是回到计划经济体制下,而是要考虑在市场开放的前提下搞出一个产业投行,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里拥有股权。

  第六章目录

  第六章  日本力争全球产业主导权

  6.1 日本重启海外收购“战车”

  ? 综合商社并购加速

  ? 中国首当其冲

  ? 制药行业受青睐

  ? 控制资源是根本

  6.2 向日本商社学习,掌握产业主导权!

  ? 是谁在幕后成就了“日本制造”?

  ? 水面下的巨鲸

  ? 中国正缺少这样的大型商社

  6.3 商社重生贸易永远有商机!

  ? 去参与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

  ? 商社是个“软体动物”

  ? 从贸易转向服务

  ? 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

  ? 事业投资,最肥的一块

  ? 对接市场就有“商权”

  6.4 转型服务利润并非来自控制

  ? 做买卖,不是搞制造

  ? 做产业的扶持者

  ? 稳定的利益共同体

  ? 信息就在公司内部!

  ? 你愿跟谁做生意?

  6.5 人脉文化:信誉是商人的惟一原则

  ? 诚信本来不是问题

  ? 政府应该让商社“出面”

  6.6 背景今昔:顺势应变,只为生存

  ? 一纸遣散令

  ? 拾起“三菱”的牌子

  ? “财团”只是利益共同体

  ? 福祸相倚,劫后余生

  ? 有进有退,演绎“重组”

  6.7 中国急需建立产业投行

  第六章背景资料

  微观经济的王者

  潜藏在暗处,并从“细节”上来控制世界,是日本最好的战略选择。日本通过采取向国外大量转移产业的方式来淡化产品的国籍,以借船出海的方式避免引起他国的注意。日本财团的制造企业纷纷通过在欧洲和美国建厂来摆脱限制,也使日本海外财富迅速膨胀。

  日本虽然放弃了表面的张扬,但在暗中却一点也没有停止扩张,而是不断地完善着自己的零配件生产、加工与供应体系,将优势集中到零配件这一不易为人所觉察的领域,通过向各国的民族品牌提供精美而高质量的零配件来反客为主式地占领各国的市场。

  在暗中,日本通过获取大量的发明与技术专利,在悄然无声攫取和瓜分世界的财富。2002年美国发明专利最多的10家大公司中,佳能、NEC、日立、松下、索尼和三菱等6家登上该排行榜。日本千叶商科大学校长加藤宽露骨地说:“美国移动电话配件九成是日本造。”

  事实上,日本于2002年在国家战略的高度上全面启动了“知识产权战略”,其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进一步加大对世界经济的盘剥与渗透,全面封杀和堵截高新技术向其他国家企业转移的各种路径,来确保日本在高附加价值领域,甚至在基础的生产制造技术领域对美欧的竞争优势。

  当世界各国人民在全力地打造自己的民族品牌时,日本人却用世界各国的民族品牌来包装日本的零配件。这样,便出现了一幅让人们十分震惊的图画:虽然从外表上看都是本国民族品牌,但如果从内里看则不难发现大多是日本的零配件。

  世界各国的工业产品越畅销,越火红,对日本零配件的需求与依赖也就越大,日本的厂商就越得益,日本的利润也就越丰厚。品牌满足了世界各国的自豪感,而利润却让日本商人暗中狂喜。此时,日本财团表面看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新的资本,实际上是加强了对中国经济活动的影响力、渗透力和控制力。

  日本国际经济学家长谷川庆太郎,在日本《呼声》月刊(2004年5月号)上发表题为《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日本》的文章说:“中国经济发展受制于日本,主要因为两点:一是日本企业能向中国提供中国产业不可缺少的高质量的产品;二是日本拥有优秀的技术实力和为确保技术优势而对研究开发的巨大投资。”

  第六章之“难忘的记忆”

  2007年3月初的一天,我接受了《中外管理》杂志记者王缨女士的采访,长谈了整整一个上午。在采访我的一周之前,她是从杂志社的领导那里得知我出版了《三井帝国启示录》(——探寻微观经济的王者),从我这里要走了10多本书,分发给社里主要编辑和记者学习。

  在这次采访中,我了解到《中外管理》杂志由中国“两弹元勋”钱三强先生倡议、中国着名管理学家杨沛霆教授创办。自1991年创刊,《中外管理》已成为中国内地创办史最长的企业管理专业月刊之一,在中国第一家提出“企业理念决定企业命运”思想,并与“官产学”联手的财经媒体。

  王缨采访我的目的是要做一期介绍日本综合商社经营模式的封面文章。另外,她还约了中央财经大学的柴庆春和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的丁敏女士。说来也巧,柴庆春曾经是我在三井物产的同事,他在成套设备部门工作。而这次采访后,丁敏推荐我成为了社科院主办的“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的理事。

  在采访中,听王缨说她已经约了三菱商事的领导见面,希望从他们那里直接聆听日本人对综合商社的看法。这时,我建议她也去走访一下位于北京国贸大厦34层的三井物产中国总部。后来,王缨联系到了三井物产(中国)负责外事的许小薇,而出面接受采访的是三井物产驻中国的副总代表魏杰。

  这里所说的魏杰(日本名:上井杰),不是很多人知道的那个“京城四少”之一的经济学家魏杰,他是日本企业界高层中惟一加入日本籍的中国人。他1990至1997年在三菱商事总部的信息产业总部任职,1997至2005年为美国思科公司(Cisco)工作,2006年成为三井物产中国副总代表。

  显然,魏杰是我在2005年10月离开后才进入三井物产工作的,我们并不认识。然而,2006年12月,《环球财经》发表了一篇封面文章“三井潜入——外资如何布控中国钢铁市场”,是我指导助手张凌完成。这件事惊动了三井物产的高层领导,他们安排魏杰出面与我沟通,由此与他有了一面之交。

  本章中收录的“谁在幕后成就了‘日本制造’”一文正是日本商社经理人对商社的真实解读,感谢《中外管理》记者王缨辛勤采访而获得的第一手资料。另外,魏杰在采访中讲的一句话提醒我们:中国现在很多事情还都是政府出面在做,因为中国确实还找不到能够像三菱、三井这样有综合实力的集团企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高见
    中国缺少的不是有见识的能人志士。

       邢晓光
    2010/10/29 20:27:30
  •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东京证券交易所9月末市值严重缩水,已从世界第2位跌至世界第4位,丢掉自1998年以来占据长达12年之久的世界三强宝座。

      《日本经济新闻》评论称:这是日元持续走高和日本通货紧缩的反映。实际上,东京证券交易所曾在8月份月报中不无忧虑地称:8月底的市值总额虽然仍居世界第2位,但不见起色的日本经济将致使更多的资本退出日本,而日元走高的趋势,将让东京证券交易所面临缩水和被超越的危险。

      据《产经新闻》披露,东京证券交易所在日本经济旭日东升时,曾创下127家外国企业上市的记录,但历经20年经济不景气,目前已仅剩12家,其中包括中国博奇环保科技在内,来自亚洲的外国企业则只有4家。

      《读卖新闻》和日本共同社的评论则指出,真正让人忧虑的不是美国纳斯达克和伦敦证券交易所9月份市值总额的大幅增加,而是飞速发展的中国证券交易市场,超越日本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

      据悉,从股票买卖代金总额来看,据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FE)统计数据显示,东京证券交易所已在今年1月份首度被上海证券交易所超越。

      2009年度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成交总额约增长95.7%,达5兆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美国纳斯达克,从世界第7跃至第3,而东京证券交易所则缩水28.6%,达3兆9000亿美元,居世界第4位。(蔡成平 发自东京)

    2010/10/18 20:18:05
  • 有人用成绩等抵挡需要停下来改进的要求、你在干什么的透明性要求。而所谓成绩,有说的,有统计出来的,有集中使用某种指标“看”出来的。因此,改良或者改进,需要从基本的程序开始。人的经济行为的轨迹能验证所谓过度猜疑偶然性有没有根据。就看经济行为的轨迹和效果。所以,需要有一些全科的素质,而且需要从上一波人接力过来,上一波人需要有一个舆论的根基的贡献给接手的人们。作为新闻媒体,天天嘴里只有大好、特好、这次是更好,下次改变还是更好,是继承前两年大成绩的朝更快更强微调......这个就看到人们都喜欢最甜的一个潮流,但也可能有弊病。
    2010/9/29 17:44:23
  • 所谓制度有弊病,个人以为,任何制度都是一种构架,构架下,大家博弈,而说到制度,是强有力保障主权之后必须建立的大大小小的规章,规章中你还得雇人用人,给人权力,给人解释该不该隐私,等等;说到制度需要改进,就是说向好的可行性、可操作性不如向差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所以,真看不懂评论员说的对,就李鸿章而言,不是他的问题,能出李鸿章的土壤存在,会很容易再出几个、几十个李鸿章都容易得很。这就是说,可行性就是门槛,即便李鸿章想走实力派的正路,群众拥护的路,门槛多了,高了,就激发了他其他方面的“才能”。所以,什么都等着照搬,是没有出路的。时代在进步,即便没有规定人民是主人,也因为时代的进步有做主人的资本了,关键就在于你要少提美好的贴金式改革,需要识人,从规则的应用中能看到能人识能人,不留给下任太多的不可收拾,才是制度改变到位了。都不必谈什么改革的大名头,你就是改变,能有可行性、透明性都好得很!
    2010/9/29 17:37:21
  •     现在,批判社会不公的文章太多,空谈“改革”必要性的文章太多,提出意淫式的边边角角改良的文章太多,空喊“打倒西方帝国主义”的太多
        ——大家能不能学学白先生。当然每个人的机遇不一样,不是多数人能学得来的,但是至少应该重视和好好阅读、研究一下白先生的文章:一个新的视界已经被打开,会给我们太多的启示和震撼,我们的视野将被打开、思考将会引向深入,结论将有理有据。是的,经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需要反思,需要对日本有更深更透的了解,应该向日本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感谢白益民先生,感谢为揭示日本企业帝国付出努力的工作者!
    2010/9/29 17:26: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8年生于北京。1993-2005年就职于日本最老牌和最大的综合商社三井物产株式会社北京事务所,12年中了解和掌握了日本财团及其综合商社对国家微观经济管理的重要功能和作用。2005年10月推出研究日本经济模式的专业网站 “超级主义者”。著有研究日本综合商社和财团组织、文化和历史的《三井帝国启示录——探寻微观经济的王者》、《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日本是我们的老师,我们是日本的祖师,让我们学习日本,超越日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