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门无派 - 林昙首页
外来人口聚集地的有序化改进(二)
2010-07-14
字号:

  二、对外来人口的入户调研案例与分析

  我们调研组对部分外来人口进行了调查走访,我们共走访了7个区域,8户人家。

  案例一:航天桥边西八里庄,玲珑路,西三环外。

  这里是外来人口密集聚集区,被围绕在高楼大厦和护城河之间,河对面就是宽敞的马路,属于典型的城中村地区。当地,本地居民约占八分之一,外来人口则超过八分之七。巷子内道路狭窄,仅可供 一车通过,两边住宅建设热火朝天,都是私有房主自己在自行建设(见图一)。

  图一

view full artical

  私有房主多半与房客一起居住,而公房房主由于不能加盖房屋则另住它处的居多。除房主的房间外,房间大多建为10平米左右的小房间,高的可搭建到三层(见图二),据说是房管局同意搭建的,房 主因为也并不富裕多少,为了能多牟利,往往自己所住的房间也建设的尽量狭小。多余的房间均用于出租,由于这里人口密度大,一条小巷不长的距离就有5家小超市。巷子两旁首层多为简易商业铺 面,而巷子周边小巷内的房间,则仅供人居住,房间供不应求。

  此地的房租约在400-800元/月之间,故居住的外来人口,月收入至少需要1500元以上,属于外来人口中收入的中上层,否则,难以承受这里的房屋租赁价格,这里居住的有各种包工头、小老板、动 物园批发市场的售货员、小时工,周边娱乐场所的服务员、刚毕业的大学生、或周边医院、酒店给外地员工租用的宿舍。

  图二

view full artical

  此地居民一般用罐装煤气做饭,取暖用煤炉,院子中有上下水,洗浴则要自己解决。公用厕所由街道提供,公共厕所非常漂亮,仿佛工地边的售楼处,街道有专人负责打扫。垃圾裸露堆放,有专人经 常巡视收集,污秽味道不重。

  巷子内有雨水渗漏管道,但遇今年这样的大雨,聚集的雨水高可达膝盖以上。

  在靠近玲珑塔侧的河边坡上,建筑垃圾大量堆放,街道过若干时间会组织清理一次,但随后不久,即恢复原状。未拆完毕的建筑边凌乱搭建了若干帐篷,开设着台球、餐饮等买卖,据说此类外来人口 均有些豪横,街道的人轻易不敢招惹他们。

  外来人口的居室内比较狭小,5-10平米不等,除床外,桌子板凳均为简易拼装,电器有电视、电扇、手机,中等人家会有一个冰箱,大部分物品都是摞着码放直到屋顶。

  没有人来问过这些住户的来源、工作情况、人口数量,所以,此地街道居委会对住户具体情况并不十分了解。

  此地住户因房主盖房或有拆迁消息引发的搬家还是隔不久就会发生,有时候,搬家甚至不能提前一天告知。房主同住的房租可以月后付,房主不在一起居住的房租则需要先付。

  案例二:田村 ,规划中的京西交通枢纽旁,西四环外。

  此地也是外来人口密集聚集区,据这里的老住户讲,村中的协管员曾告知,这里村民有两千,外来人口到有两万,本地、外来人口比是1比10。此地,离城市主路有一段距离,村内卫生环境良好,路 边有数个大院子,有竹脚板仓库,粮库,垃圾收集站。其中,垃圾站的大院内,垃圾收集是各家各户分门别类的,有专收纸箱的、铁丝铁架子、泡沫塑料、沙发、塑料布、废玻璃等等,由于院子内全 部是土地,雨后十分泥泞。

  此地住户居住收入状况比较好,我们所访问的住户全家5口,居住在30平米以上的平房内,有自用厨房、卫生间。虽然卫生间下水不大好,但洗浴问题可以自行解决,这是我们此次调查中所见唯一一 个区域,月租金800元。此户家庭月收入15000元左右,此地外来人口月人均收入在2000元以上。这里的住户所从事工作分别为:收垃圾的、做生意的、卖竹脚板的、装修生意的、饭店上班的、有自 己有一辆货车跑运输的自雇佣者,汽车四S店修理工,超市收银员。

  其邻居中还有两家资产百万元以上的小老板,刚凑够买房子钱,买好房子搬走了。

  他们所住房子是连排宿舍格局,是属于一个房主的,院子很大,土地是房主租的,盖有这样起脊的套房四、五十套。

  这里的住户反映田村原来的水质很差,一壶水可烧出半壶水碱,现在是新打井水,水质好了,但水压不够,经常停水。这里的垃圾费和水费15块/人/月,有人来定时收垃圾,公共厕所比较远比较脏 。这里拆迁后还不知道以后可以搬到哪里。因孩子在城市工作,老人需要留在这里帮助他们,他们所积攒的钱不够购买商品房,只想能有机会买个农民的房子留在北京。因为他们是农民身份,养老没 有着落,所以感叹:要是能有个农民养老保险就好了(此工作已经有省份开始试行)。

  这里的环境本来很令住户满意,但屋子前面就是垃圾收集站。最近,垃圾收集站把泡沫塑料堆在了紧邻这边住户的方向,住户担心一旦失火,将无法控制:“我见过沙发厂着火,好像烧油一样,烧的 什么都不剩。”

  此处火灾隐患确实需要注意。

  同样没有人来问过这些住户的来源、工作情况、人口数量,所以,此地村居委会对住户具体情况应并不十分了解。

  案例三:位置;白家楼,东五环外。

  本地住户在十分之一到十五分之一之间,村民房主将自己的房间隔段成6-10平米的小房间,以每间270-300元/月,一间出租。每个院子有八到十多户不等。我们拜访的院子内,几户外来人口多是 原来的亲戚乡邻,院子虽然不大,但安全性较好。此处的租住人口有北京郊区的出租司机、保洁员、装修工人、司机、饭馆员工、足疗服务员、打短工的,周边只有一趟公共汽车。此地无地铁,外来 人口讲,只要地铁一通,房价必然上涨,他们只好搬家,地铁还是太贵,不是他们可以选择的出行方式。这里聚集的外来人口收入自900到几千都有。

  做饭取暖的方式与其它地方相同,而洗浴的方式是这里的自行发明:将水桶打好水盖上塑料薄膜,放在院子中间晒,晚间即可以擦身。垃圾倒在门外附近,有人专门清理,卫生间在院子门外不远。

  此处,住着几户四川地震灾区户籍人口,说国家虽给予地震房塌村民每户2万元盖房补偿,但由于大家集中盖房,当地盖房子的材料、人工价格几乎翻了三倍,所得补偿不抵价格上涨。

  如现在在四川本地工作也有月收入800到900元,生活条件比北京好,租房子只要几十块,但工作机会不如北京多,难以找到。而在北京可以随时找到工作。

  此地很快就要拆迁,不远处盖的有漂亮的小楼,但据说每层房间要租价1900元(见图三),又需要几户合租,一不方便,二又太贵,故这里的租户都在寻找新的居住地。 

       图三

view full artical

  案例四:位置;黄杉木店,东五环内。

  这里除村民的院子外,还有人专门租地盖了一院子的小平房用来出租,我们走访的就是这样一个院子。院子里有平房50-60间,每间10平米左右,240元/间/月,这里没有公共汽车,人们多用自行 车、电瓶车出行。这院子里有收废品的,卖水果的,给工地送早餐的、在工地卖旧衣服的、保洁员、修汽车的、架子工、装修的、地边摊主,开三轮蹦蹦的,院子里支着用来煮豆浆的大锅。

  我们在这院子访问了两户人家,一户保洁,一户收废品的。其中,收废品的一家,因打算学个车本,好能开车运垃圾,所以暂时未上班,为了维持一家在此期间的生计,就花2500元买了个摩托蹦蹦, 不想头一天出门,就被城管给抓了,停车费要了300元,交500元取回了车,户主十分懊恼的是,为了放他出来,不知道他姐夫替他交了多少钱:“象我这样第一次进去的,不用交钱也能放出来。谁让 你们瞎交钱?”户主的媳妇并不顶嘴。                  

       图四 

view full artical                    

       两个月的生活费就这样泡了汤。城管用这种方法处理开三轮蹦蹦的,明显并不是想解 决问题,而只是要收些钱缓解办公经费的紧张。

  此地公用卫生间比较远,离这个院子有约200米,新建的很漂亮的卫生间尚未投入使用,垃圾房就在门外的河边(见图四),由于周边地面都是土面,下雨后周边都很泥泞。

  案例五:位置;勇士营,北五环外。

  这里几乎全是外地人,没有本地人,只有一辆公共汽车能到达,我们调研的院子是房主300万买下地方盖的,占地约有十亩,有新盖洋灰二层小楼6栋(见图五),可以住租户200多户,是专为租给外 来人口盖的,每栋楼都有公用水房(见图六)。

  图五

view full artical

       图六

view full artical

  房子与过去的筒子楼很接近,每层两侧共有房间18-20间,每间12-13平米,房租350元/间月,水费每人每月10块,电费1元/度。院子里有一个卫生间,厕位十多个。院子比较大,可以停大车。 住户取暖还是用煤炉,因为怕中煤气,所以,只要小孩不在,一般住户冬天就靠电褥子取暖,不再生煤炉。由于房间都很小,楼道内杂物堆积的非常多(见图七),大家都在楼道内做饭。

  图七 

view full artical

       这里房东专门留有两口子看管打扫,垃圾由住户直接倾倒到外面的垃圾站,如有住户不清垃圾,房东则会建议租户搬走。村中有澡堂子可以5元洗一个澡,但租户多半嫌贵,往往自己擦拭。通道铺的 方砖,所以,下雨后地面积水也还有其它路可走。

  这里进城内工作,路上至少需要一到两个小时,但这里因为是房主买下的,不会拆迁,省得老搬家,所以,虽然房租贵些,大家还是愿意搬来。这里居住的有周边工厂的工人(周边有一家具厂、一米醋厂),来广营花卉市场的、保安、家政、做生意的、跑运输的,开车拉活的。这里的不方便主要是卖菜的少,下班晚了就赶不上,厕所太远,晚上下雨很不方便,蚊蝇比较多。

  好的地方是,所有住客到此全部登记,由房东协助办理暂住证,所以,房东对租户的来源、工作情况、人口数量比较清楚,这是我们调研7处中唯一的一处。

  案例六:费家村,北五环外。

  这里是城乡结合部,村中都是农户用茅房,没有公共厕所,原望京租户基本拆到这边来了,村内本地人很少,几乎都是外地人,除农民出租的自家宅院外,也有人租下大片地方盖房出租,房屋状况比 较好(见图8)。住户构成以及房间内的情况与其它处无二,房子160-200元/间/月。这里的特点是离车站比较远,要走15-20分钟,进城的公交汽车也非常拥挤。此地计划要建设一个公共汽车站 ,而这里的租户为此发愁,因为房租一定会因此上涨。可他们已经不能再往远处搬了,否则他们无法在上班时间前赶到工作地点。

       图八

view full artical

  案例七:马家铺,南三环外。

  这里属于城市居民聚集地,不少外来人口只能住入地下室,但经常遭到业主的反对,这些人往往需要住到地下二层以下,没有阳光,没有窗户通风的小黑房间中,卫生相对干净,但不准在楼道内 做饭,一个四、五平米的房间就要房租350元到450元之间,每平米房租价要80元左右,超过了此地区楼上的50元/平米的租金。因为,他们只能接受这样的房租总价,我们所看的地下室,住着一位打 算考律师资格的法律工作者,许多着名演员在成名前做北漂的时候,就住在这样的地方。

  在众多商品楼中间,还夹杂着许多私搭乱建的棚户房(见图九),是周边工作的外地人聚居处,每个几平米的小房子,租金200-300元,每间最破的房子都有房主,我们走过的时候,一个工匠摸样的 人,在修理他的木板房门,那间只能放下一张床的房间需要200元房费,住着壮年的夫妻两人。

       图九

view full artical

  在二环边上商品楼之间的夹缝地带,私盖的棚户经常遭到拆除,而余留地区就越加脏乱(见图十)。

  询问这里卖羊肉串的夫妻,他们表示,只要有一点可能,他们都不愿意住进地下室,虽然干净些,但价格太贵,没有地方放东西,搬来搬去很不方便,并且没有阳光,没有窗户通风。那样的地方本来 只能做库房。各中低档居民楼的地下室多半由有关 系的人承包。        

       图十

view full artical                        

  以上状况概括来讲,私家廉租房北京很多地方都有,都能保证住户基本的水、电、煤气的供应,垃圾处理,卫生间的提供,房间不漏雨。距离城市中心越远的地方,私家廉租房的房屋状况越好,交通 越不方便的地方,房子的租金越低。而越靠近市中心的地方,房子的质量越差,生活的状态就愈朝不保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轰走,但大多都顽强的存在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爱有等差的人。

对于我来说:还是亲人近于朋友、朋友近于民族、民族近于国家、国家近于世界的。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