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李约瑟难题的大误区
2010-06-04
字号:

  李约瑟既是英国着名的生化学家,也是中国科技史研究的权威,其在15卷本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了着名的“李约瑟难题”:“尽管中国古代在科学技术上对人类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近代科学和工业革命却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发生?”

  还有一种说法很有意思:“如果诺贝尔奖在古代即已创立,中世纪以前可能都是中国人获奖,中国古代不仅有四大发明,而且还有很多很多其它重要发明,而中世纪之后则几乎都与中国人无关(不计华裔)。”

  虽然很多人都说如何能够破解这个难题,但粗略的看看,多数都离不开中国人以前多好后来多坏、儒学以前多好后来多坏、国家以前多好后来多坏等等,基本都是没甚意义的主观臆断,根本无法与李约瑟难题的历史拐点相配。

  李约瑟难题的最大问题其实是出题的误区,而且是传统唯物史观的特有难题,传统的唯物史观基本就是内部发展观——只要科技发展了,生产就会发展,而生产发展了,社会就会发展,我们现在常说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基本也是由此而来。

  从根本上讲,唯物史观非常伟大,但传统的唯物史观其实还有一定的局限,因为,某项科技发现了,能不能发展起来,能不能发挥成重要的生产力进步,其实只是可能性中的一种,并不是无条件的必然,以下举例说明。

  我们中国人属于东亚人种,非常早就已经进入了农业社会,农业社会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一个阶段,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也是来自于东亚人种,无论其是何时分离出去,在分离之时,他们跟我们的距离应该不远,或是进到了农业社会,或者接近了农业社会,但后来他们两者相对于中国人,却是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如果按照李约瑟难题的同样思维,关于印第安人原本跟我们差不多,后来远远的落后,这个问句其实完全是一样的:“为什么印第安人曾经跟中国人差不多,而后来却远远的落在了后面?”或者同样我们也可以问,“为什么爱斯基摩人曾经跟中国人差不多,而后来却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其实,按照同样的思路还可以发出更多的问句,比如说:“为什么非洲人类最为古老、最早进化,而后来在各方面却远远的落在了后面?”这是可以在很大的范围扩展使用的,所以本文标题要说,李约瑟难题是大误区。

  印第安人是怎样落后的呢?据正常的推理,印第安人跨越白令海峡到达美洲的时候,可能是进到了食物过于丰盛的伊甸园,因为整个美洲大陆那时完全没人,人类相关的食物太多,跟人类刚离开非洲到达欧亚大陆时的情况非常相像,当时的印第安人就算曾经拥有一定的农业技能,也可能被退化掉而丢弃,而其只要退化上一、两代或几代人,要想再找回来就可能又是个需要多少百年、千年的过程。

  爱斯基摩人是怎样落后的呢?爱斯基摩人的历史是离开东亚之后,长期的停留在超高寒的冻土地带生活,冻土地带没有农耕的可能,爱斯基摩人甚至已经进化到可以完全依靠肉食生存,所以同样道理,这些爱斯基摩人即使曾经有过农耕技能,也会在冻土地带的生活中将之完全的丢弃掉,这又是一种情况。

  有了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的道理,解答李约瑟难题其实非常容易,中国人在什么时代能够发展出什么,决定的因素不是他以前的能力,能力方面人类基本都没有问题,决定的因素应该是藏在于大自然之中,大自然给过中国农业社会先发的条件,不等于也给了工业社会先发的条件,这就是新历史观的基本道理。

  什么是新历史观?新历史观就是“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为了适应自然”,这是达尔文“生物的所有进化都是为了适应自然”的延伸和细化,这是纯粹的自然历史观,也是唯物史观应该有的根本升级,离开了适应自然就不是完整的唯物史观。

  当然,新历史观绝不是以前臭名昭着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是源自于将“适者生存”扭曲为“强者生存”后的错误思维,是强者决定论,是唯意志论,是帝王将相的历史观,同样也是非自然历史观。

  请记住这句话:“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为了适应自然”。

  欧洲之所以近代科技和工业社会先发,是因为大自然给了先发的较好条件,主要如:

  欧洲比较寒冷,对温度变化比较敏感,需要海洋空间和外部空间的迫切性比较强;欧洲比较多海,陆地地形比较细碎,国家规模大小相差不多,特别适合一般规模的不断争斗;欧洲人在海上需要船只,船只需要从生活生产到天文气象等更精准的科技支持;欧洲外来的超大压力攻击的频率较低,工业社会转型时的机会大、能量足等等。

  中国之所以近代科技和工业社会没能先发,也是由大自然所决定,其主要元素有:

  第一,中国的外部压力极大,类型单一:中国古代从匈奴开始到清朝的几千年,经常都是被来自北方的攻击搅得十室九空,甚至被奴役和统治,所有的这些外部压力都是同一类型,其都是来自于北方的草原,来自于落后的地区、来自于落后的族群,在这样单一的压力下,中国几千年来其实都是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尽可能的将全国的资源调集到北方,调集到去对抗北方的冲击,与工业社会相关的冲击基本无缘,这是地理和气候决定的。

  第二,中国没有工业社会必须的外部空间:人类的社会学研究始终没有发现,原始工业社会的起步,需要有比自身更大的外部空间,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外部空间,工业社会只能在内部造成分配上的痛苦,而不能达致转型和富裕,中国的国体巨大,周边根本就没有可以与之相配的更大空间,这是原始工业社会发展的难题,在亚洲区域,日本有这个条件,所以日本得以成功,其它国家和地区有这个条件,这就是后来的四小龙,但唯独中国绝对没有这个条件,中国的工业社会必须强行进入,这就是中国革命和1949年以后的前三十年,中国的工业社会必须到有能力跨越周边之后才能真正进入,这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年。

  总而言之,李约瑟难题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只有新历史观才可能真正解答好。

  明白了李约瑟难题,就不难相信专家转述的李约瑟临终前观点:“李约瑟先生透过他多年来对中国以及中国人的了解,他确信中国能够再度崛起,一个拥有如此伟大的文化的国家,一个拥有如此伟大的人民的国家,必将对世界文明再次做出伟大贡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资本主义的道路就是实现帝国。中国威胁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谁会相信你的不称霸的承诺?别的资产阶级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中国式的社会主义鬼都不相信,还没成龙的一条虫已经出尽了风头!
    2010/6/6 8:02:34
  • TO:6楼,可能是农耕很久还不能自给自足,因为你可能只考虑了静态的可能,没有想到从匈奴到清朝甚至包括日本的北方入侵带来的消耗的必然。
    2010/6/5 14:27:45
  • 中国进入农业社会之后很长时间,都可以达到自给自足的“和谐”状态。都和谐了,往外突围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是不是到了今天才突然发现,中国的农业快养活不了自己了?
    等待李约瑟先生的梦想实现ing……
    2010/6/5 13:03:36
  • 这的确是个谜。目前的任何解释,比如从文化、地理、气候等方面的探究都有道理,但都不足以让人完全信服,看来这个谜还等留给后人来解了。
    2010/6/4 12:27:40
  • 丁先生的文章一直非常让人受用。

    个人对这个问题的观点,介于唯物史观和文化决定论之间吧。中国古代(从秦一直到唐宋之前)的历史发展加上当时的技术条件,中国已经有了“天下一统”的概念,这个时候文化的选择是趋向总体协调而不是竞争的。这种追求“和谐”而不是“进步”的文化导向让中国在未来的发展中选错了路,当技术进步让世界在全球范围得到交互的时候,中国发现自己不是全部而是部分,那么转头去竞争,自然要接受尾大不掉的现实。

    如果是历史地理条件是唯一不变的因素,由其衍生出的经济基础和上层文化建筑是这历史车轮的另外两个部分,相互作用决定了这个地域上的民族走向何处。中国的地理因素没问题,但是文化与历史的相互作用导致当时选错了路而现在也未能转头,这才是中国问题的症结。个人看来,地理、历史、经济、文化这四项合在一起才是个完整的循环,像丁先生把问题归结在中国要把资源配置在对北抵抗和外部空间有限,个人觉得不尽然。
    2010/6/4 10:04:10
  • 说你胖就喘起来了!用四个字概括“夜郎自大”
    2010/6/4 10:01:14
  • 唯物史观必须升级到:“人类与人类社会的所有进化都是为了适应自然”。
    2010/6/4 9:52:37
  • 作者写了这么多啊,六个字帮你概括一下“新”历史观,“人法地,地法天。”
    2010/6/4 8:54: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