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启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见微知著 - 沈启伟首页
把老问题一个一个地解决掉
2010-04-20
字号:

  我们是不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是不是已经滑向了唯心主义,已经到了该问问自己的时候了。这是我的看法。上一篇短文谈到了不要更多地滑向唯心主义的问题,这里要谈的也是这个方面的,要用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采取科学的工作方法,把老问题一个一个地解决掉。

  一、老不解决的问题

  老问题就是老不解决的问题。我们目前所遇到的问题,绝大部分是长期积累的老问题,一小部分是新问题。这显然是长期没有去正视和解决问题造成的。因为工作需要,我去年到基层去得比较,发现基层所遇到的问题就是这样一个情况,跟我十几年前到基层发现的问题一样。就是针对这样一个情况,我去年写了一篇《真的需要关注当前经济生活中的“九盼”》的短文,目的是呼吁一下,从效果上看,大体上是不起什么作用的。

  我们在新的一天里总是会遇到老问题,在可以预见的今天和明天甚至后天,我们还得面临这些老不解决的问题。这当然不好。

  二、老问题的危害大

  置老问题于不顾,迈不过去绕过去,看似果敢实不合理。这种作法虽不可取的,但是被广泛采用,结果就是老问题扎堆。老问题扎堆的害处主要有两个:一是常常会“摁下葫芦起了瓢”,我们会手忙脚乱,两只手不够用了。面对众多老问题,我们常常会自叹“能力不济”,自慰“无能为力”,以致于恶性循环。二是干扰现在,影响未来。过去有一种说法叫“难点压重点”,说的是老大难问题不解决,现在的工作打不开局面,或者说虽然打开了局面但难以达到预期目的。问题越积越多、越拖越多,今天解决不了明天还是解决不了,今天打不开工作局面或工作难以收效,明天同样会打不开局面或工作难以收效,以致于恶性循环。

  这种“想作为难作为”的情况,根子就在于众多的老问题缠住了我们的腿脚,打乱了我们前进的步调。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不仅问题扎堆害处大,而且很多问题纠结在一起会增加问题的复杂性,会增加问题间相互作用、相互激荡的机会,问题的性质会发生变化。这种性质变化大体上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小问题拖成了大问题,甚至可能会演变成为系统性问题。本来是一个个案问题,可能会成为一个越来越普遍的问题,本来是一个局部性问题,可能会成为一个全局性问题,甚至成为一个系统性问题,成为重大的体制性障碍。

  另一种情况是,缓和的问题拖成了激烈的问题,可能会被激化成为突出的矛盾。问题涉及矛盾双方还是平和的,是能够坐下来研究,并通过努力解决掉的,时间一长,相关各方的忍耐限度受到了挑战,双方的矛盾得到激化,矛盾更加尖锐起来,甚至还会与其他矛盾联系起来,形成更大的尖锐矛盾。

  无论问题发生了哪一种性质的变化,对于我们的事业来说都是极其有害的,都要增加解决问题的代价,都会阻碍我们前进的步伐。这样下去肯定也不行。

  三、老问题多的症结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问题还摆在那儿,我们常常会有这样的疑问。仔细分析起来,无论是置老问题于不顾一味地前行“吃夹生饭”的作法,还是迈不过去绕过去“看似聪明”的作法,症结是思想方法出了问题或偏差。

  我们注意到了一个政策“打铁”的现象,这是个老问题。我观察发现,政策“打铁”大体上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政策的针对性不强,没有直视问题,政策的作用点选择错了。第二种情况是政策的操作性不够,政策用力缺乏巧劲,用的不是杠杆原理,而是硬碰硬地去搬。第三种情况是政策的严肃性不济,政策被自己先突破或者先放弃,有的政策出台时间不长甚至是政策出台的同时,就被自己聪明地“变则通”了,结果是“上行下效”起来。

  这样的政策离开了生动活泼的社会实践,离开了经济社会的现实需要,离开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行动响应,有再好的政策意图也都会成为“传说”。我的看法,这大体上是唯心主义的。

  四、老问题的解决方案

  话再说回来,同样是政策,如果我们问计于企业、问计于民了,就不会出现那么多“打铁”的情况;如果我们是发现了真问题并提出了解决办法的,“打铁”的情况也就会少许多;如果政府自己模范地遵守了所颁布的政策,在这个基础上去调动基层,去动员群众,大体上也是不会“打铁”的。

  因为陷入唯心主义造成了老问题扎堆,出现了老问题变性,所以解决老问题的办法就是,放弃唯心主义,回到唯物主义。归结起来就是两句话:要有紧迫感,要回到现实中来。

  先谈紧迫感的问题。思想方法上出问题或偏差,就要从思想上来解决。我赞成这样的说法,“不谈主义久了,结果只能是两个,要么没有主义,要么特有主义”。客观地说,我们存在一个“不谈主义久了”的问题,同时也出现了“没有主义”、“特有主义”的两种结果。据我观察,我们有很多的人,包括相当一部分领导干部,不太懂得“指导思想”的涵义了,不太懂得如何坚持“指导思想”了,存在着一个“指导思想”地位被弱化的情况。“不谈主义久了”,是思想方法出问题现偏差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谈主义只谈生意的“没有主义”,升官发财都会蔓延开来。拿个人想法当办法的“特有主义”,不自觉不自律也会更加普遍起来。

  “盘根错节识利器。”我的看法是,我们有必要正面回答“我们还是不是唯物主义者”的问题,有必要正面回答“我们是不是已经滑向了唯心主义”的问题。我们正在面对着的形势之所以复杂,我的判断是老问题盘根错节地交织在一起了。我们当紧要拿起来的利器,就是坚持唯物主义的思想武器。

  要回到现实中来。最近看到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家宝总理写的《言传身教使我不敢稍有懈怠》(载于2010年04月15日的人民网上),这是讲领导干部要深入基层、加强调研、联系群众的。家宝总理是善于和勤于调查研究的。另一篇是丁元竹教授写的《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世界》(载于2010年《读书》第4期),讲到了到实地去开展社会学研究的事情。费孝通先生也是善于和勤于到实地去的。两篇文章同时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回到现实中来,发现真问题,了解真需求,掌握真本领。只有回到现实中来,我们才能把老问题一个一个地梳理出来,对问题的性质逐一地辨别清楚,才能摸清成因、找到解决办法。我的体会是,回到现实中来要作为一道决策程序在制度上固定下来,使之成为自己的一种工作习惯,最终成为一个人人学习和掌握的工作文化。

  “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也。”客观地说,老问题是老不解决的问题,也是老大难的问题,解决起来有一个过程。在解决老问题上,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需要立即行动起来但不能急于求成,需要列出清单排出日程来但不能脱离实际。只要思想方法对头,工作方法合理,能够循序渐进,老问题就能够一个一个地解决。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如果真的能够把问题一个一个地解决掉,人们的心理负担包括领导的负担和心理负担就能越来越小,越来越轻松。希望解决问题也要象做答卷一样,由简单的做起,这样容易找到成就感,提高解决问题的速度,增强战胜困难的信心,也有利于开发智慧,寻求方法。有利于团结民心,公克时艰!
    2010/12/17 11:33:30
  • 谢谢[4楼]网友的阅读并支持,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2010/12/17 8:23:35
  • 博主分析的很好!解决问题就象是治病,彻底治愈一种疾病,还会使身体减少患上其他疾病的机会。久治不愈是方法不对和药方不对。
    2010/12/16 22:43:24
  • 老问题已成死结,新问题不断涌现。
    2010/4/22 18:42:07
  • 一个浪子胆大,一个志高胆大,是否是双胞胎?
    2010/4/20 17:41:06
  • “不仅问题扎堆害处大,而且很多问题纠结在一起会增加问题的复杂性,会增加问题间相互作用、相互激荡的机会,问题的性质会发生变化。”同意,这是今天的复杂所在。
    2010/4/20 9:25: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安徽人,上世纪60年代出生,80年代中期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80年代中后期在安徽机电学院(现安徽工程科技学院)任教,其后至2001年,在省经济体制改革部门工作十余年。2001年至今,从事大型企业、国资监管政策研究、财务监督和政策法规等工作。期间,2002年初赴德国学习MPA及MBA主干课程。平时多思考,见微知著,小处着手看问题;勤写心得,随心而书,多为短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