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相信未来 - 梅新育首页
汇率政策不应成为摧毁本国产业基础的武器
2010-03-26
字号:

  在以“国际事务白痴”而闻名于世的美国议员对中国汇率政策的咆哮声中,有传言称继商务部、工信部2月下旬对劳动密集型行业进行人民币汇率压力测试之后,财政部可能将于3月下旬派员赴广东、浙江、江苏三省及上海市进行范围更广的人民币汇率压力测试。在为当前和未来的决策提供参考资料方面,压力测试是必要的,但压力测试归根结底只是一件工具,更重要的是决策的指导思想。我们汇率决策的指导思想不应当是最大限度地压榨本国国民承受力以化解美国政客的压力(或曰“消气”),不应当是借此抑制顺差,不应当是借此扩大我们账面上的国内市场规模,而应当是基于我们的根本利益。

  我们的根本利益是什么?是实体经济部门,是制造业,因为只有在现代制造业基础上才能构建起现代服务业,因为只有制造业才能为我国国民提供足够多的就业机会,并让经济增长的利益得到尽可能广泛的分布,而不是集中在小小的精英群体身上;而我们的制造业又面临继续“赶超”与兼顾防止“被赶超”双重任务,即防止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迅速流失,让这些制造环节在中国国内保持足够长的时间,带动中西部地区发展,为无法转换行业的中国劳动者提供就业机会,让这些产业在国际分工体系下尽可能持久地为中国提供经济利益,同时与韩国、日本、德国等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发达国家竞争先进制造业,为中国外贸、整个中国经济开辟可持续发展的空间。而大幅度的汇率调整将在两个方面重创我们。

  传统劳动密集型出口产业由于利润微薄而难以承受人民币升值压力,这一点众所周知;但按风险金额排行,由于建设和生产周期较长,电站、轮船、铁路、通讯等大型成套设备出口企业的汇率风险敞口最为突出,某些企业2007、2008年汇兑损失相当于其利润的30%—40%,根据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估算,目前上述行业企业在手合同约1500亿美元,如人民币对美元升值3%,整个行业将减收300亿元。

  尽管某些分析者期望人民币升值能成为促进我国经济结构提升的契机,但由于当前情况下技术、资本密集型产业在人民币升值中预期损失最大,所以贸然行事的人民币汇率变动将事与愿违,不是促进、而是损害中国提升产业结构的努力。2009年中国造船业拿到了全世界44.4%的新增订单,跃居世界首位,在中韩两国造船业的角逐中,堪称里程碑式的成就;但韩国企业为扭转颓势而实施降价揽单策略,从2009年10月至今年1月,韩国造船业新签订单连续4个月远远超过中国同行,今年1月韩国造船业竟然占有全球订单(189万载重吨)的64%,中国仅占6%。在这场白热化的淘汰赛中,中韩造船企业正处于拼承受能力的紧要关头,人民币汇率倘若升值,中国企业将很有可能面临溃散。即使我们不能给予中国造船企业适当形式的支持帮助其渡过难关,至少不适合帮助韩国造船业淘汰中国竞争对手。

  不仅如此,与一般认为人民币升值将促进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想象不同,由于对外投资者资产负债的货币错配,人民币汇率急剧升值还将导致我国对外投资企业的海外资产存量面临缩水风险,企业负债又将成倍放大这一风险。笔者曾根据2005年度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等数据做过估算,在一定前提下,海外投资东道国货币对人民币贬值1%,中国投资者所有者权益损失46.2亿元。由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已经成倍增长,人民币升值的潜在损失也在加倍放大。

  既然这样,我们能因为那些连外国人名地名都叫不清楚的美国议员们大喊大叫就遵命行事吗?我们难道能够忽视这样做将对我国社会凝聚力产生何种恐怖后果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汇率是个非常关键的东西。相当大的一部分中国的制造业在汇率变动下走向死亡几乎是肯定的事。因为大部分工业都没有做好准备。产品升级的技术和体系需要时间准备。逐渐调整不失是个好办法。这样就有比较多的一部分工业可以活下来。国家显然对于产业的投入太少,房地产业的投入太大。
    2010/3/27 12:36:13
  • 现在人民币和美元挂钩,但越来越多的因素已经促使,人民币已经无法再与美元挂钩了,人民币要是要反映真正的价值,就必须自由兑换,无论在高深的理论也必须遵循一个事实,人民币必须反映市场价值,不是反映某些阶层的主观判断。价值越是歪曲的利害,他越要遵循价值规律。绝对不以个人意志所转移。
    2010/3/26 21:08:23
  • 小时后,听说一美元能换二十元人民币,心里那个羡慕啊,TMD,美国人民就是好过,一块钱跑到中国就能买二十元的东西,后来 ,一美元只能买八块多的东西了,心里那个得意,呵呵,美元不值钱了咯,加上看了一个狗屁“砖家”的文章说,我们到外国去,人民币能买回更多的东西了,心里那个美啊,现在,一美元只能换六元多人民币了,我却想拿人民币把那个狗屁“砖家”砸死。我又不出国,人民币和美元,谁升谁降关我屁事,我只知道上饭馆我掏的是人民币,上市场给的是人民币,连去“方便”一下我也是用人民币买的单,但是我知道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的出口企业,以及这些企业的人意味着什么,本来这些企业由于是粗放型的,赚的是微利润,这些企业的员工拿的是血汗钱,现在美国却还想喝他们更多的血,天理何在?我们的国家和政府一定要挺住。
    对外应该是不提了,对内我们一定要保持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是一定程度上具有可控.可调.可操作性,我们不需要那种无序.混乱所带来的经济危机,走自己的路,不管别人的指指点点,建设好自己的国家,到那时,这个世界就是任我行的世界了
    ————我们,中国人,期待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2010/3/26 18:21:51
  • 的确,美国招招见血。有计划有步骤,让汇率根据美国利益转,现在升值不是时候,事业难解决,物价也不见得降。还有通胀通缩大循环的危险
    2010/3/26 17:04:09
  •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越高级的文化知识,越是脑力化,不是不可为而强压。脑力化不代表不劳而获,在其他地方,在更多流动性和称作为虚拟的地方,发挥魄的到位、有为。于是,借助自然的虚实转换,人得到了最高的效率。魄比喻为可操作性实现的好。魄做的好,魂(第六感觉)就和预期配合的好。而出现这地那地的怪里怪气和做梦一样按下葫芦起了瓢,说明辐射/联系最广的地方已经是最不敏感的地方了。人都相信,空间、时间、资源对于人就是等着被利用的关系。是否想过,最大的问题是可操作性和普遍联系的源点不能同步会师(预期不好,你不会节约时间做到点就离开,你守着盯着,看的当然是短线,短线得到的是窗口内的不很真实的(最微小的起始和结束没有时空的同步化、收敛化,看到的是心惊肉跳而已))?因此说,资源的属性不是可以随便做实验的充斥进阴阳,哪边不够了,临时补一下。它在某种意义上需要参与的棋手它融合。魂(体外感觉)魄(体内精神力)转换的足够对等,人不可能进入一个古代思想家的表达的境地,即便你把他说的话当成资源,其实要不可知而知,不可进入而进入,强之下是迷失。
    2010/3/26 16:00:27
  • 钱更多地让民去花,如同自然水源充足下的沟壑(在同一等级的冲撞中博弈出招),而且疏导,也有水可疏导(见后面,是资源或资源、平衡的一种后果)。否则,劳动的人表面在操作挣钱花钱,实际无非是很笨的--这边垒,那边升地试图改变河谷的地形,这都阻止不住水哗哗流走的速度,那水是公共资源和财富(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你习惯了短线操作,看东西其实是在窗口下的截图,到达窗口边时,会大幅受长线趋势左右,短线能不阻挡就是比平均盈利高的利,一半盘内折腾起伏大(如跟进是缺少长期和短期关系的知识,一般被套),是大户看好了,他买,就一定是起来的还能跌回去,为的是买低价)。过去,自然经济,说拦坝那是堵,如今,合作分工,产品制造的附加值低,没有足够规模的民智的参与大决策,是在水底往上隆高度,视野上吃的亏相对要显著。郎咸平的说词是让你快富,富了,吹高你的泡沫和你较量......最终新能源出现前,少的还是硬资源。
    2010/3/26 15:30:40
  • “汇率政策不应成为摧毁本国产业基础的武器”,但是,汇率“制度”会成为摧毁一国经济基础的武器。

    因为在全球资本主义化的浮动汇率制下,币值不再是一个常数。一种浮动货币有本身通胀的量变,这种货币还有货币价格在市场上的膨胀量变。固定汇率制把负担压在政府头上,如果政府的政策不正确,风险通过与被高估的货币交换,一个国家最终会被弄到破产的边缘。看到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外储受困,产生的困惑就来源于这个固定汇率对浮动汇率货币交换的问题。这个制度不改变,中国国内问题会越积越严重。越严重就越恐惧,越恐惧,就越不愿意改变。现在,背后是恐惧。因为都已经看到国内经济的繁荣部门置下了大患。直接的认识是,如果汇率升了,繁荣部门不可持续支持了,所有的人直接间接都要赔进去,意识中的财富要割肉,失业,衰退,萧条,动荡。 现在,人民币是升值还是不升,对于国家的影响,首先是对权力的影响,权力会根据对自己的风险和各方面的利益压力程度维持,权衡考量后,只是时间的问题。

    人民币准固定美元汇率,潜在的问题是日元,或欧元兑美元贬值。中国现状是对美国的出口贸易会受遏制。中国与欧洲和日本的贸易额,远大于与美国的贸易额。如果,日本,欧洲货币即便有短期的较大贬值,中国出口贸易全面受到重创。在浮动汇率制下,对中国潜在的这个风险是全球资本通过主权债务危机,在一定条件下,做空欧元或日元,或日元贬值,可以找机会消除日本政府债务,也可以使人民币对日元,或欧元“被”升值40-50%。演化到触发亚洲货币危机事件,资本大流动大摆幅,迅速传染,中国国内债务隐患也明摆着被迅速启动。中国政治家届时只能不得不借助政治和规则改变,对付局面。
    2010/3/26 13:16:33
  • 【我们的根本利益是什么?是实体经济部门,是制造业,因为只有在现代制造业基础上才能构建起现代服务业】
    说得不错!
    2010/3/26 13:06:58
  • 给支持过GDP的外国投资(按照说法,经常见有说多少个行业被把持了......)发个奖状,有必要吗?亏两个点都受不了需要跑的人,一旦有较大的失误,接二连三的被动是免不了的,这个人输的是博弈的优势吧?
    2010/3/26 12:06:06
  • 在以“国际事务白痴”而闻名于世的美国议员对中国汇率政策的咆哮声中———说别人白痴?可是人家的路数基本都是招招见血的。要搞清楚,美国国策的真正制定者并非议员,议员不过是喇叭桶而已。
    2010/3/26 11:24:20
  • 热钱,和汇率、利息一样,对于市场资金注目的影响在于预期,而不是现在靠手段弄高/低。同样,钱多,注入保障,溢出消费,立竿见影,和投资过多,成为银行坏账(有可能)不是一个同日而语。预期疲弱,通胀在货币投放过大一定时期一定表现,与银行存款倒挂,加息,让热钱来短期吃好处?因为这个加不是跟世界利率挂钩的加,是自己的问题,热钱来补了口子。效果和银行融资差不多。吴敬琏先生的意思(电视上)先做好汇率改革,才方便谈加息一类的事。核心是就业和工作(其实还应该加上分配决定的预期--当然鼓励个企),那么,GDP数字有意义吗?让掌握大量资本的人去完成这个数字,那么,就业不会改观。投到大型国企,拉动一个点和投到民间个企,投到社保下的消费溢出,决定的就业数量不是一个数量级。关键是消费溢出,立身(工作)于自己主动找到的预期分类多点和个企上,他形成分配决定化多点化的一个乘积平面,而不是网格上的点。人家实际不是刺激(许小年语),是流动性(基于信用危机和衍生品积木底部不稳)短缺(许小年观点)我们是口里喊着结构调整做的还是投资拉动。很早就报道过桉树的问题,以为都报道了,早已解决了,没想到竟然成为干旱的原因之一。
    2010/3/26 11:04:34
  • 几个误区:一,每年十月和十一月交替的中央经济会议,没少提出结构转型,平常生活中无论是保障、打假、维权、职业病、公共权力转包、缺水迹象的建议反应等等,也其实就是结构转型的核心问题?甚至两会期间各大省长、部位也都说。个人认为,关键的问题,没有经济学家扎堆,就因为是外行而不会对操作指三说四的,两会结束,谁来把经济学家约在代表常委的周围?中央经济会议结束,经济学家能主动再去不停地打报告?至于百姓更是,打官司看合同,合同是和施工单位当事人的合同,顶多用上律师。即便是经济决策的核心部门,更经常的看到的是发改委这个那个的新闻和言论。一句话,我们的花钱、振兴能不能以经济学家为纽带,集中党中央和群众所有的决议、决策、现象下问题反馈?就基民来说,基金是也能勉强涨一点,可是,和大笔货币投放下应该享受的涨幅还不够,这种情况下,支持了几年房市和基建、道路投资建设的银行融资,是不是无形中把广大基民在银行利率之外的应得利率收益压缩了?银行上市,分红了多少呢?这个和热钱来吃高于世界平均利息的利息是不是同样有比较多的结构性问题在里边?
    2010/3/26 11:00: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北京邮电大学兼职客座教授。座右铭: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去发现问题,本着对社会对政府震动最小的原则探寻解决方案。
通讯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外东后巷28号商务部研究院 邮编:100710
欢迎五湖四海朋友光临,尤其欢迎提出真知灼见,包括对本人论点的批评,但请自重,勿在此发布不文明及人身攻击性言论,为博主维护此处空间卫生助一臂之力。对博主本人的人身攻击或许可以保留,但对别人的攻击将一律删除。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