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鹏韬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黄粱一梦 - 齐鹏韬首页
房价、通胀与民工荒
2010-03-05
字号:

  最近在草根网看了不少博主发表的关于房价和民工荒的文章,自己跟着凑热闹评论了几篇,在评论中已经基本表达了自己对房价和民工荒问题的看法,认为二者本是同一件事情的两个表现方式,但为了方便与更多人一起探讨,现在讲主要思路整理一下发表上来,供大家参考。

  对于房价,尤其是一路不回头的高房价,可能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但最容易归纳的无非两种:买了房的站在多军一方,没买房的站在空军一方。但由于一直以来多军的长胜不败,似乎也无法分辨出谁看多的理由是真实的;而同样,作为坚定履行了那几位所谓“人民利益代言人”的大师级的看空判断的空军,几乎眼睁睁看着自己一路踏空,票子对房子不断缩水。能看透房价背后真实逻辑的前提就是,放弃自身利益对立场的影响,不要拘泥于价格涨跌对错与否。我在遵循这个前提得到的结论是:房地产业是借着城市化的东风,由地方政府主导,开发商操刀,城市居民和投机客广泛参与,一同向外来务工人员(主要是农民工)“收租”的一场“非合谋”(因为上述参与方各自有足够的利益驱使不谋而合,所以根本不必合谋,自然叫“非合谋”)。

  为看明上述逻辑,我们必须看1998年房改之前的农民工状况。当然,不必究得太细,只要定性的判断,当时有没有农民工觉得打工无利可图。事实上,随着改革开放,农民工进城打工,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最主要的动力,中国在没有“羊吃人”的情况下快速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并不是奇迹,而是资本主义工厂需要的【自由流动的劳动力】,在中国不需要通过剥夺土地去创造,而是本身就大量存在。由于我们的农村人口与耕地的比例不匹配,实际上务农劳动力严重过剩,同一片耕地的农活,一个人干刚刚好,而另外两个人的存在只能拉低农业的平均劳动效率,而对农业产出的总量毫无贡献。换句话说,如果假设其中一个人把所有工作都做完,那么另外两个人的【边际劳动产出】为零,这些人产出都为零,那么【边际剩余收益】自然也为零(请注意这里的“剩余收益”并不是财务中的含义,而是【劳动收入】-【基本生活支出】的结余部分)。这个时候,农民离开农村去城市打工,工厂不会雇人闲在那里,所以此时身为工人的农民【边际劳动产出】大于零,而由于当时城市生活成本并不高,农民工获得的工资在进行基本的生活支出(衣食住行)以后,还可以有一部分结余,这个时候此时他们的【边际剩余收益】远大于零了。这个大于零的【边际剩余收益】少说可以补贴家用,购买电器或者回家盖房,多一点的可以在城市定居,早期搞的大一点的,甚至都是一批农民企业家了。简而言之,农民去城市打工有利可图。

  这个时候房改来了,初期倒没什么,无非商品房供不应求。但是关键的一步是地方政府发现发展房地产一举多得。由于早先中央改革,拿走了大部分税收,又收回了银行在地方发钞的权力,想要盘活经济需要的财政和融资都很紧张。而大力发展房地产业,首先解决了融资,盘活了本地经济;其次地方政府发现可以通过出售无成本的土地,获得足够的财政收入。而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好像房子怎么造的多,怎么涨价都不愁卖。这种情况下,这个毫无技术含量的“砖头经济”便童话般的成为中国的“支柱产业”,地方政府实现了财政盈余,开发商中成就了无数富豪,本地市民中不乏一次拆迁就跨入百万富翁的行列的人,其中条件差一点的也因为分配的公房变成了“有产阶级”,更不必说房价攀升早期入市的投机客中有多少完成了自己的财富梦而实现了财务自由提前退休。然而这看似皆大欢喜的一幕,却忽略了一个更大的群体在流血流泪。

  在经济有效运转的前提下,有人轻松愉快的赚到了快钱,那么自然有人加倍付出成本为别人的轻松愉快去买单。房价的急速攀升实际上是一种通货膨胀,而且房地产推高的通货膨胀是一种最恶劣的通货膨胀——迈向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二元经济】的【定向的通货膨胀】(它导致财富大量从普通劳动者和低收入群体手里流出)。在经济模型中,如果是【无差别的通货膨胀】,并且不考虑时间过程(等同于“甚长期”的另一种思维角度),那么除了价格变化,对实物经济没有影响,只是名义产出增长了(价格上升),同时每个单体间财富等比例放大,之间不产生流动。而【定向的通货膨胀】不一样,在同一时刻有的产品价格上升了(如房子),而有的产品价格没动(如农产品),但是他们的计价单位都是同一种自由流通的人民币,这个时候农村的实物财富是被相对的缩水了,形成了【城乡二元】(而且这是个自我加强螺旋,一旦进入这种循环,在农村不如去城市,这造就了更快速城市化,从而进一步加剧了房价上涨,而由于【定向的通货膨胀】作用,【城乡二元】进一步加强);由于【定向的通货膨胀】向【无差别的通货膨胀】转化需要时间过程的消化,那么同样是城市之间,谁先搞房地产,谁就相当于在【定向的通货膨胀】游戏中抢到了先手,从每年的各省份GDP统计数据来看,GDP大幅拉开差距,并不是简单的由于沿海出口加工赚来真实财富的优势,也包含了由于大力推进房地产的【定向的通货膨胀】,用货币的手段从全国其他地区吮吸财富,这就快速加剧造成了中国的【南北二元】和【沿海内陆二元】。

  看透了【定向的通货膨胀】的转移手段再回来看农民工是怎么流血流泪的。发生在房子上面的【定向的通货膨胀】迅速来开了房地产行业泡沫参与者与非参与者的财富差距,后者的真实财富比用货币计价的名义财富快许多倍的向前者手中转移。而城市化过程中,农民工基本都是背井离乡外出务工,买房子是利他们最遥远的事情,农民工注定是整个房地产分肥盛宴的看客。而仅仅作为看客还好,由于房地产业【定向的通货膨胀】向外扩散为【无差别的通货膨胀】的过程,首先就是推高租金。作为零售企业,其租金成本的优先程度远高于工资成本,那么首先就不能给员工加工资,如果成本继续上升,就只能通过提价维持生存(事实上中国自2001年的经济发展中,“价格提升”也是很重要的一块,很多企业是通过提价来获得利润和发展的)。而另一方面,成本上升最后传导为全面的商品、服务价格上升,城市生活成本大幅上升。这个时候,农民工在新世纪以来,工资增长极为有限,跟不上GDP增速,更跟不上城市中物价的增速,就更不要提追上城市的房价上涨速度了(这在城市原住民看来都已经非常离谱)。当前这种前提下造成的情形是:虽说农民工在工厂工作【边际劳动产出】不为零,但是由于被货币进行了财富转移,由于工资无法真实的被增长(统计数据不算),而价值生活成本快速提高,满足基本生活支出以后,农民工背井离乡仍然换个【边际剩余收益】为零!如此说来,民工荒有什么奇怪的?不如回家孝敬父母,或者打鱼晒太阳(如果当地污染不严重还有鱼且能看得见太阳)。

  抓住通胀的财富转移效应,看透隐藏在价格背后通过货币造成的真实财富的流动脉络,高房价与民工荒中所隐藏的逻辑一目了然。这个流动过程中,谁懒惰,谁失职,谁贪婪,谁苟且,谁凄楚,谁愤怒,谁监守自盗,谁得便宜卖乖,谁狂妄自大,谁盲从无知,谁被人赤裸裸的抬到了餐桌上等待被分食……恕我不再直言,你看过我的文章,我请你说出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精彩。14楼讲的也很有道理。
    2015/4/5 14:50:55
  • 同22楼探讨。
    中国农村边际成本实际为负数,如果是0的话农村人口还是可以不出来打工的。事实上中国大部份的农村人口已经破产。
    2010/3/7 18:55:40
  • 曾几何时,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中国曾流行过产权也有叫制度经济学的时期,结果现在是满眼的货币供给学派。其实我还是感觉10年前的经济学家靠谱的多。
    社会已经浮躁的一塌糊涂。
    2010/3/6 12:55:02
  • 19楼 自我矫正错误,10几年前看的书了。作者名字叫我搞混,罪过,罪过

    罗纳德·科斯、 ----科斯定理,在张五常的书里首次看到,提出了交易成本的边际,我看过的是《厂商、市场与法律》, 《企业的性质》
    道格拉斯·诺斯 ----产权制度经济学的大师,我看过的是《经济史中的结构与变迁》

    以上两位都是大师级人物,我也不见得看懂了。感觉此文博主肯定是看过他们的书的。列出他们的名字,有兴趣的人去搜一下吧。
    2010/3/6 12:38:06
  • 我不懂得什么理论,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朴素观点:
    我赞同楼主说农村的边际产出是无趋零的,所以才造就了集中式的农民工往沿海城市里打工,而房改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放开,当农村和内陆许多副省级城市、三线城市都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因此,供不应求的现象一直维持到现在,价格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我不认为政府有何过错,他们的方式本没有错,错就错在目前这个阶段是“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然后再带动后富起来的地区”的阶段。
    区域经济的极度不平衡是根本问题的所在,更不是因为人口过多所导致的。
    我想国家的政策是对的,现在已经在做双转移,也许方法还欠有效,但是方向肯定是对的。
    同志们,如果你还在埋怨国家、埋怨社会,那么你将错过下一个改革开放——农村市场!
    2010/3/6 10:31:30
  • 【我在遵循这个前提得到的结论是:房地产业是借着城市化的东风,由地方政府主导,开发商操刀,城市居民和投机客广泛参与,一同向外来务工人员(主要是农民工)“收租”的一场“非合谋”(因为上述参与方各自有足够的利益驱使不谋而合,所以根本不必合谋,自然叫“非合谋”)。】
    问题认识的越早越好。有利于及时改善和解决。
    现实问题是被边缘化了的农民工、曾经还可以跻身白领的大学生,由于教育没有通识性人帮助他们找到由弱势变强势的基本辩证法,他们在半滑坡下帮助积累了很多财富,在这之上建立了很多机制的雏形。也为市场经济的理论完善贡献了实践经验。本来是外资当初最看重的中方的本钱。其实代课教师一样,如果按绩效,他们被雇佣的机制----合同制证明他们摆低了足够的姿态。他们的待遇也是同样离奇古怪。
    2010/3/5 21:38:43
  • 博主的评论很精彩。
    2010/3/5 21:29:14
  • 好文,用边际成本来分析,透彻,简单,明了。道格拉斯.科斯的方法论运用的不错
    2010/3/5 19:00:34
  •   中国的事情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通货膨胀和高房价、民工荒等,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下就是了,再不要说这说那了,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非常之严重,形势之严峻,是前所未有的,当务之急是社会不稳定,维稳成了当前主要任务,贫困差距过于悬殊,收入两极分化,城乡二元结构,普通老百姓日子过得没有了尊严,政策的失误,导致出现好多问题。
    2010/3/5 15:06:23
  • 17楼KIPA:
    斯密是先贤,我的观点只能在人家之上与时俱进一点点,不过大家对斯密的了解多来源于正统西方经济学像萨缪尔森那种“理性”,而我更倾向于韦伯那种“人性”决定,实际上斯密不像这两个人如此极端。

    过河兄之后的问题提的好,如果贪婪蛮横的当权者可以欺凌弱小,其实是一种情况的缩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封建残余文化就是家长制,大权独揽,权力和权利都是向下分配的,中国人心里有这种烙印,所以小事不计较,非要兔子急了才咬人;另一方面,人口密度使种内竞争压力几乎是恶性的,比如低工资的形成,因为人多,你不干有人干,最后的结果就是趋零,也就是说,在中国,民工【边际剩余收益】为零是必然的结果,而出现贪婪蛮横的当权者也是必然。

    至于我说解决之道唯有开启民智民知,另一个就是降低人口减缓种内恶性竞争,每个人才有可能在小处计较,相互制约之下,既出不了民工荒,又出不了贪婪蛮横的当权者。反观,如果没有民智民知,没有人口下降,即便推翻了这个贪婪的政权,新的当权者也迟早蜕变成之前他去反对的那个残暴形象,这在中国历史上历次改朝换代中均可证实,一直延续到此时此刻,未能逃出此种逻辑。

    之所以说我要去相信这种【倒逼机制】,也和上面的逻辑有很大联系,因为我根本不指望从当权者内部去自我反省(也许一两个个体可以高尚,但总体绝不会清醒),信自我批评不如去看母猪上树。
    2010/3/5 11:30:17
  • 个人看法,在推动民众整体持续进步的同时,必须有一个有真才实学的充满理想主义的领导集团来领导大众,并且还要有防止这个集团的成员蜕化变质由公仆变成主人的体制。当然,这个体制的维护,有赖大众民主意识的极大提高。从这个方面讲,楼主所说的“追求应得的一己私利”就是自我权利意识(即民主意识)的表现。
    2010/3/5 11:24:54
  • 楼主将斯密的价值观作了修改,“追求应得的一己私利”,确实是个有新意的提法。不过,现在的人们都在追求这“应得的一己私利”,可如果贪婪蛮横的当权者们就是不给(经常的事),那怎么办呢?
    2010/3/5 11:15: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纯粹的草根,无资历、无名号、无成就。遵从“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思想,发表一些关于经济与时政的看法。黄粱一梦,隐喻空想,唐•沈既济《枕中记》:“怪曰:‘岂其梦寐耶?’翁笑曰:‘人世之事亦犹是矣。’”浮生如梦,不怕空想,只怕想都不想。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