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国都方位新启示
2010-03-04
字号:

  ——《新历史观概想》之十二

  中国人都有着对自己国都的骄傲,中国几大国都历经数千年、数百年无可比拟,但中国人对国都也多少都有点的遗憾,这遗憾主要是因为国都的方位问题,中国的古今国都主要是在北方,而且是大一统年代的国都基本都在北方,南方在这方面根本没法相比,历史上只要国都设在南方,往往就会变得不太牢靠,这个遗憾里其实也透着一点蹊跷。

  也许是因为这一点的遗憾,很多人总是会想起议论迁都的话题,迁到哪里好呢?大多数人总是会想到中国版图的中心方位,这大概是认为,国都嘛就应该处于国家的版图中心,这样到哪都方便,对谁都公平,但就是很难定准一个点说服大家,甚至是说服自己。

  有一次朋友聚会我问,如果你有一块适当大小比较方整的田地,你会把你自己的住屋建在地块的哪个方位,这时很多人脱口而说,当然是建在地块的中间,但稍一回味又会有所犹豫,因为可能建在地块的北边会好些,只要是在北半球的地方,坐北向南就是主势,一般深宅大院或庙宇最明显,主房、主殿和主神位总在坐北向南的最适当位置,坐北向南是面向阳光、面向生机,这不是迷信和风水,中国古今国都的方位,实际上就是坐北向南,北边离着边境很近,南边则远远的拖到曾母暗沙。

  不过国都方位的根本意义,还不止坐北向南这么简单,全世界的国都方位,根本就是以偏心为主势,趋向中心的少之又少,而且越是大国越是偏心得厉害,中国、俄国、美国、印度、巴西这些一等大国是绝对偏心,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印尼、伊朗、巴基斯坦、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等几乎全部大国,也基本都是绝对的偏心,这种可疑的一致偏心,似乎还深藏着更多的秘密。

  现在传统的国家学说是内部起源论,而既然国家是内部起源,那一般国都的方位,应该就是在内部各方面都方便的位置,就像一个省的省会,或者像一个繁荣的城市的市中心,一般多会趋向于中心位置,但全世界国都方位表现出来的就是截然不同,省以下行政中心或商业中心,其方位一般是趋向中心位,而国家的国都却多是偏心位,这是一个极其不同的对比。

  再进一步观察,虽说全世界的国都方位多是偏心位,但其实也不是完全散乱的分布,不同大陆的国都方位,有着不同的分布规律,其分布的主势主要只有两种,一种是美洲、黑非洲大陆共有的,其主势是靠海,另一种是欧洲和亚洲大陆(含北非)共有的,其主势是靠北。

  说到靠海,可能很多人猛然间会有所疑问,难道不是欧洲国家的国都应该最多在海边吗,欧洲国家公认是海洋国家的典范,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欧洲国家的国都并不多在海边,欧亚大陆的国都也都不多在海边,倒是只有美洲和黑非洲的国都多在海边。

  美洲和黑非洲这两块大陆的国家,其实基本都是“外生国家”,那里是遭受殖民主义侵害最严重的地域,在西方人来到之前,还基本还没有国家形态,其原住民虽有地域的分别,但基本还是相互平等的部落社会,大航海时代西方人从海上而来,他们从一些方便的海港登陆,站稳脚跟后再向周围的陆地进发,并最终在可能控制的范围进行划界统治,结果就形成了一个个的“外生国家”,这些国家基本都是非原生国家,而这些国家的国都方位就多在海边。

  美洲和黑非洲两大洲相隔非常遥远,但相同的外部理由,却造成了相同的“外生国家”和“外生国家”国都方位靠海的主势,这非常值得注意,一方面,外部入侵能够促生国家,这难道不是能够动摇国家的内部起源、阶级起源吗?两块大陆有那么多“外生国家”;另一方面,“外生国家”国都方位的靠海主势,难道这不是在为国家学说的研究拓宽视野吗?“外生国家”的国都靠海,就是靠向促其诞生的外部动力源,那其它类型国家的国都方位,是不是也靠向某种相应的动力源,其动力源会是什么呢?

  现在全世界大约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非原生的“外生国家”约占世界国家总数的一半,另外半数左右的国家是“原生国家”;非原生的“外生国家”主要是大航海之后才诞生的国家,“原生国家”则主要是大航海之前既已诞生的国家;非原生的“外生国家”基本都在美洲、黑非洲和澳洲等,“原生国家”基本都在欧亚大陆,两者之间的界限非常清晰。

  欧亚大陆的、大航海之前就已诞生的、“原生国家”的,其实就是“欧亚机理”相关地域的国家,其主要包括:欧洲的绝大部分、亚洲除了南太平洋岛国的绝大部分及北非的主要国家,而这实质上是人类离开非洲以后,人类开始迁徙的第一块大陆,这段迁徙的主线方向是由南往北,在这一段迁徙中形成的国家的国都方位主势是靠北。

  在欧洲,法国的巴黎在北方、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在北方、瑞士的伯尔恩在北方、德国的柏林在北方、爱沙尼亚的塔林在北方、拉脱维亚的里加在北方、俄国的莫斯科不算在北方,但圣彼得堡在北方、乌克兰的基辅在北方、捷克的布拉格在北方、奥地利的维也纳在北方、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在北方、原南联盟克罗地亚,塞尔维亚,马其顿的国都在北方、土耳其的安卡拉在北方……

  在亚洲,中亚哈萨克斯坦的国都在北方、吉尔吉斯斯坦的国都在北方、乌兹别克斯坦的国都在北方……;西亚伊朗的德黑兰在北方、阿富汗的喀布尔在北方、约旦的安曼在北方、伊拉克的巴格达可以算在北方…… ;南亚印度的新德里在北方、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堡在北方……;东亚中国的古今国都多在北方、越南的河内在北方……

  在北非,埃及的开罗在北方、利比亚的的黎波里在北方、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在北方、突尼斯的国都在北方、摩洛哥的国都在北方……,这些国家的国都不仅是在北方,而且也是在海边。

  欧亚大陆国都方位不在北方的多有特殊原因,其比较集中的有三个地域:其一,欧亚大陆最北部顶端的国家国都多数偏南;其二,东南亚国家北部多为大片山岭阻隔,该地域的国都也是多数偏南;其三,阿拉伯半岛的南北遍布沙漠,加上有些有过被殖民的历史,其国都方位是靠海的多些。

  当然,以上这些列举并不完全,也并不十分精准,但大致上还是可以看出一些趋势,作为欧亚大陆的国家,只要其北部不是大沙漠、不是高寒冰原等无人地带、不是某种地理上或其它的特异情况,这些国家的国都就可能会较多的靠向北方,欧亚大陆的内海应该算是有人的通途,所以连大海都不能阻隔。

  为什么欧亚大陆的、大航海之前就已诞生的、“原生国家”的的国都方位主势会是靠北?

  这可能跟欧亚大陆历史的南北大势有关,而所谓的南北大势,就是人类在欧亚大陆往北迁徙时,随着气候不断变暖的迁徙,就像卷闸门开门,大家一起缓缓的北上,而当中途遭遇气候回冷,则象卷闸门关门,轰隆轰隆的全部一起下坠,最北边的人类会十分骇人的冲向南方,中国几千年的北方草原压力是这个过程,欧亚大陆其它地方也是这个过程,这就是新历史观发现的“欧亚机理”。

  在欧亚大陆西端从北非到西欧、北欧的一路,从古至今都是以北方向南冲击为主势,古埃及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形态,但古埃及一直被北方冲得焦头烂额;古希腊是欧洲文明的起点,但古希腊从一开始就是遭受北方的入侵,而且最后也是被北方冲毁;接着是古罗马,古罗马再厉害还是会被北方冲毁;欧洲还有过北欧的维京海盗时期,那也是极典型和极严重的北方向南冲击;另外,欧洲历史上还遭受过两次亚洲的巨大冲击,其动力之源的方向说到底也是来自北方。

  在欧亚大陆中部的南亚、西亚和中亚一路,看到的也是眼花缭乱由北向南的巨大冲击,古印度惨遭北方入侵,古代原住民被压在了最底层;波斯惨遭北方无数的入侵,雅利安人之前的原住民早已不知去向;阿拉伯国家也是肩负着北方压力,最后只能留存在遍布沙漠的不大空间。

  在欧亚大陆东部的中国,历史上延绵几千年也是饱受北方的冲击,已知最早的是华夏在北方对东夷的冲击,接着是匈奴在北方的冲击,然后五胡十六国等在北方各种各样的冲击,之后是元朝成吉思汗在北方的冲击,以及清朝努尔哈赤带来的北方冲击。

  非常明显,一方面是欧亚大陆的国都方位靠北,一方面是欧亚大陆普遍存在着北部攻势的南北大势,如果两者之间真的有所联系,实在是十分自然,而且很多事情也变得容易理解。

  一般任何两个南北相连的地域发生人类碰撞,其起点就在南北相邻的边境,而作为南边的地域来讲,就是发生在北边,这是中国长城以北的位置;而由于北边的人类占有主动和优势,所以碰撞必将以强势转入南方地域的一定纵深,这就是长城本身的位置;南方如果不能组织抵抗那没办法,而如果组织抵抗,就需要具备能力调集力量北上,纯自然生活状态的一盘散沙绝对不行,而这就需要尽快实现社会形态的升级,结果这就是国家形态。

  国家最强的作用有两点,一是维持一定数量的常备军,二是有能力尽量调集资源来做最高级别的抗争,而当这个最高级别的抗争之后,南北双方各种力量都必须接受的决战结果,这个决胜之地附近的方便位置,比如旧有的城市,或其它合适的土地、河流、交通条件等,就是国都的位置,所以中国古都的方位多在北方,欧亚大陆也国都的方位也在北方。

  南北冲突很像没有天气预报时的台风,它说来就来停着不走造成泥石流的极端肆虐,泥石流的泥和石,原本不过是漂亮山景的一部分,但在暴风雨驱动之下,变成了可以冲毁一切的洪流,这时如果南方有了国家形态,就好像有一道坚固的堤坝,中国的长城其实就是那道坚固的堤坝,而如果南方的国土面积宽广,就像有了导流的宽阔河道,中国的大一统国家形态就是那宽阔的河道,而如果没有这些,或者不足以抗衡,就难免不会酿成灭顶之势,就算你还能南撤坚持,已经不是一个等级。

  这个道理似乎还可以反过来说,任何一个原生国家,只要没有地理上的特殊因素影响,越是原生的大国,其国都越是偏向北方,并特别需要南边的强力支撑,这在中国非常明显,中国的长城之所以能横陈在北方抗衡外部,其实也是必须要有南方的支撑才有可能,而古代时将南方的资源调集到北方,这在西部是南北走向的汉水,在东部是后来人工开凿的南北大运河。

  中国的长城与这两条南北向河流的结合,构成了无比巨大的板凳形状,这很像是希腊字母“π”,“π”上面的横杠“一”是傲立在北边的长城,下面的两撇是向南吸取资源的两条河流,而且,“π”的双脚踩入长江之后,又会往南延伸出更多和更大的“π”,这许多“π”的成功叠码,就像是以前杂技表演的那种长板凳的椅子顶,中华民族能够高高的站立其上,能够长久站立至今,这许许多多的板凳脚支撑当然是功不可没。

  秦国之所以能统一中国,其不仅是在抗御匈奴中最多磨练,秦弩的强力远胜于匈奴的马上小弓,秦戟的横刃能稳稳的抵住冲击的马匹,而且更重要的可能是,秦国的南向追求可能还跟其具有汉水的视野相关,虽然汉水只是一条腿的“π”,汉水由长江一直北上,其中游可转入丹水到达长安附近,丹水终点的丹凤镇,现在还有数千年留存的船帮会馆,可见当时之盛状,秦国在水利方面大有建树绝非偶然,其三大水利工程都极不简单,这就是都江堰、郑国渠和灵渠。

  秦朝之后为什么汉王刘邦得以灭秦,历史上人们一直看到的只是内部争斗的一面,但其实汉王之胜,可以说是牺牲了北边的对外防务而得,汉朝成立以后,不得不被迫以亲近的骨肉赐做匈奴二奶恶补欠账,这就是王昭君的悲惨遗恨,一直要到七十年之后汉武帝才得以翻身,有研究说,汉灭匈奴的代价竟是使全国人口损失大约半数,这应该能看出“π”之非同小可。

  “π”的道理其实就是国家原理,原生国家就是因抗击北方冲击而生,其存活的机会就是在南边吸取必要的资源,所以原生国家的国都方位主势是靠北,古埃及是人类第一个国家形态,开罗无数次的抗击北方的冲击,可能从阶级社会之前就已经开始,因为阶级的出现是在生产剩余之后,而气候变冷的“欧亚机理”却不用等待生产剩余,南北地域冲突是人类财富集中的起点,这也是早在生产剩余之前,结果这正是人类文明起点真正的原动力。

  美洲、黑非洲、澳洲等地域没有“欧亚机理”,没有北方的冲击大势,也就没有原生国家和国都靠北的大势,那里的国家基本都是被欧亚大陆人类逼出来的,其中好像只有非洲埃塞俄比亚例外,因为埃塞俄比亚正处在与欧亚大陆联通的口上,其正好也能某种程度的感受到“欧亚机理”的南北作用,所以埃塞俄比亚的国都方位也有点靠北。

  其实思路清晰之后很有意思,连国都靠北的排列都有一定的规律,其在欧亚大陆的北纬30-35度左右是一个排列区,这是北非、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一条直线,这应该是冰期后前期的地域,该地域西部的北边主要是内陆海洋,地域东部的北边主要是山脉;其在北纬40-50度左右又是一道排列区,这是法国、德国、俄国、中国等一个地域,这是接近欧亚大陆最顶端国家的一层。

  集合这里所有的观察和所有的道理,包括国都的主势是偏位、美洲和黑非洲等的国都方位主势是偏向大海、欧亚大陆的国都方位主势是偏向北方、所有国都方位主势是偏向于外部的动力源等,结果是得到了国家起源和国家原理等的重要启示。

  国家的正确定义应该是“独立地理单元人类的地域性社会组织”,国家的最大职责是协调产生和调集足够的力量应对外部的压力,国家形态是在一定的自然条件下,与相邻地域或相遇人类剧烈的相互作用中起源,相遇的人类主要指西方的殖民入侵,说到底其实这也不同地域的争斗。

  国家形态在人类的阶级社会可以被用作阶级斗争的工具,甚至可以是统治阶级的御用工具,但其绝不是因为人类的阶级争斗而起源,阶级争斗是在生产剩余之后,地域争斗是在生产剩余之前,其只要有气候变冷就会间歇发生,人类地域间的争斗其实更为严重,阶级争斗是留人活路可以持续剥削的争斗,地域争斗是不留活路完全让出空间的争斗,只要“欧亚机理”的全球气候变化还可能发生,国家形态就没有必然消失的理由,否则,相对南边的人群就难免象古埃及人一样遭遇灭绝。

  道理非常清晰,如果你不维护国家,如果你不维护整体的“π”,你就是在将自己和国人推向悲惨之中,希望中国人能开始认识这一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几近玄学,看不懂,有意思吗?
    2010/3/6 17:19:08
  • 从历史和现实来看,博主之观点均无可操作性。历史上----元,明,清均亡于北方之北京。现实上------博主所提之北方区域包含成百上千的市镇,定都于何处才能使中华长盛不衰。
    2010/3/5 12:21:21
  • 高见!
    比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更上一层楼。
    2010/3/4 23:40:10
  • 很受启发!我隐约把到了感觉中一直隐约存在的历史脉络,既便是没有任何经济交往的国家,甚至完全隔绝的不同原始部落之间,也一定存在着某种方式的统一运动,不然大同社会的推论就无法成立。这才符合中国哲学昭示出的道理,才能令我们看清历史的流向。全球气候的整体变迁和天下水系的一脉流转,对于地缘政治的演变和地区经济的兴衰,以及各国国都的分布,的确,为这种貌似无关的现象提供了一条同步上演的线索和彼此联动的根据。不要忘记,气候和水系甚至两者之间都是统一的整体。西方的国家起源说具有明显的西式特色,即从内部(社会阶级)来进行引证,完全撇开了国家作为世界一部分的事实。博主国家起源之说虽然有些中式的意思,但本质上还不是中国哲学的思维,尽管相对接近了。若博主能从根本上使用本土哲学的思维来考释这一课题,相信必获重要突破,必能明示这场冷冬的历史意味。中国人离复兴自己的文化和重大理论变革仅一步之遥了
    2010/3/4 16:48:04
  • 当然,要说“人和”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始终居于决定地位也未必,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人的因素第一。随着人类思维与科技的发展,更突出显示了这个真理。把唯物史观绝对化就是把人永远置于客观规律的支配地位。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从根本上是错误的。
    2010/3/4 10:35:14

  • 国都方位不是拿来强调的,而是拿来思考国家起源的,从根本上讲,“人和决定”其实是唯心史观在作乱。
    2010/3/4 10:29:12
  • 把国都方位强调到这样一个重要地位不太合适。国强的根本在于人和,天时与地利居于次要地位。
    2010/3/4 10:11:19
  • 有新意,是对历史研究的深入总结。不过,就目前看,世界科技军事,比如航母编队和强大的空军,已经发展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大路地缘学说。—个人观点。
    2010/3/4 9:41: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