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凤凰之嘴 - 阮次山 首页
谷歌以退出策略掩饰商业失败
2010-02-26
字号:

  核心提示:针对谷歌退出中国事件,凤凰卫视评论员阮次山在14日播出的《新闻今日谈》中指出,谷歌是在以退出的策略来掩饰其商业的失败,是一种商业炒作。而内地一些“很傻,很天真”的人中了招。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在美国当地时间1月12日下午的15时,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谷歌集团,通过一位高层在谷歌的官方博客上发文,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网站以及在中国的办事处,这立刻在中国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我们今天就此话题,请首席评论员阮次山先生来为我们分析。阮先生,其实无独有偶,就在谷歌宣布可能会退出的前一天,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被人黑掉了。这两件事情网友很容易的就会把它联系到一起,那么您怎么看呢?

  阮次山:其实谷歌的高层在博客上面表示想要退出中国谷歌的市场,他第一个是说因为他的博客、他的网站不断地被有组织的骇掉了,黑掉了。

  主持人:攻击。

  阮次山:攻击了,他虽然没有敢指明说是中国政府的行为,可是字里行间就让人家觉得他在攻击中国政府,说中国政府的防火墙或者中国政府其他的手段,把他们那些博客里面那些民运分子、中国内部异见分子的网站都给黑掉了。

  第二个喊口号,他说我们谷歌进中国来,过去我们一直跟中国政府做谈判,我们希望能够借着谷歌进来,让我们中国网民能够有新闻的自由,能够有表达意见自由。有谷歌博客嘛。还有它能够进入全球搜索的市场。

  这是一种商业炒作,这个问题我一会儿再讲。我觉得这个事情好玩儿的是,我们国内有很少数的网民被人家利用了,然后很天真的对这个事情,把它当做新闻自由,把谷歌当做新闻自由的斗士,所以这两天不是还有人说要声援他们,还到谷歌总部去献花。我觉得从某一个立场来讲,我们这个社会的确还有一些天真的人、傻的人,其实我们从商业运作的角度来看,谷歌这一招,这两天不只是我们了,这两天在全球有识之士,我这两天看《伦敦时报》、《纽约时报》全世界都在讲这个问题。

  其实在某一方面来讲,我们从商业利益来讲,2006年谷歌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到现在,它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31%,就是三成多一点点,远远不如百度。我们在这里不为百度打广告。换算成去年,换算成它收益的6亿美金。

  主持人:而且这还不是说它现在就肯定达到的,是有可能会达到的一个。

  阮次山:6亿美金占谷歌全球市场的营业额只有到1%。过去它做得很辛苦,要跟我们中国国内的很多网站,很多平台来斗,它很辛苦。对它来讲就想出奇招,出什么奇招呢?第一个他想退出,可是你退出,你如何昭告天下的人说你谷歌因为你商业经营不利,你商业经营斗不过人家退出来,不是灰头土脸的撤退嘛,所以它想出这一招来。这一招是什么?第一个它扬言要撤退,这两天是扬言,大家知道全世界的媒体都说。

  主持人:所以这是最有意思的一个特点。

  阮次山:对,它说威胁要退,你真的要退,今天发表拜拜我走了,不是很简单的事儿吗?你为什么扬言呢?第一个它要跟中国政府谈判,以后你不要检查我的东西,以后你对我客气一点,以后我的内容你不能按照中国的方式去检查。要用这个来威胁中国政府谈判,它这两天还在谈,谈到现在还在谈。而且给中国政府下最后通牒,如果你在一个星期之内你不接受我的条件,我就退出来。

  阮次山:全世界的人也都知道,中国政府从来不接受这种威胁的,不要说是商业威胁,中国政府外交的威胁我从来不接受。中国政府什么时候,你看我们建国六十年以来,没有一次例子说中国政府受到外国的威胁,然后对某个事情作出让步,更何况你是个公司。所以这两天我看有一家英文的媒体,说中国政府大,还是谷歌大。因为他们也觉得很好笑,你怎么可能去威胁一个国家呢?

  你谷歌号称全世界最大的一个搜索器,可是你也不可能大过中国。我如果中国政府没有你谷歌,我照样活。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这招,从商业的策略来讲相当高明,怎么呢?在用这种方式来退的话,第一个它好像很光荣的退,然后做一次很好的公关手段。为什么呢?向世界各国表明或者是宣传自己,说你看我是多么的英雄。普世人群的价值,我是在这个时候不屈服于中国政府的压力。

  你想想看,如果今天谷歌在中国的业务一年是20个亿的美金,你想想看它会吗?它会退出吗?它会想办法,你如果真要卡这个市场,想办法跟中国政府妥协,你在全世界都一样。我们昨天不是谈了有美国政坛,有所为的“游说”词一说,各国的商业公司你要想达到跟政府的关系,你要有游说的行为。如果谷歌在中国不是只有6亿美金,不是只占它1%的收入的话,它一定想尽各种办法,妥协当然妥协了,因为中国市场很大,不止是现在这个市场。它这两天要退出以后,很多人批评它,在香港很多投资界的咨询公司,在纽约都讲它这招是个傻招。

  主持人:怎么讲?

  阮次山:因为你现在推出了以后,下次你再想进来很难。可是中国这个市场很明显的,在这个时候你急功近利的结果,因为它进来2006年,三年半,你不如理想准备退出了,可是你不如理想的地方是因为你跟中国的社会还没有,任何社会都一样,国家的法令就是国家的法令。

  主持人:这是一个游戏,你要玩这个游戏,就必须遵守这个游戏的规则。

  阮次山:对,我记得是在25年以前,我在美国参加过国会的两个听证,就说黄色的内容能不能进网站,进电视这不可能,进网站,那时候网站刚刚开始,你知道那时候的网站要上一个网,那时候American,上个网要等半个钟头。很多色情的东西已经开始进攻这个市场了,那时候在国会听证,就说我们美国要立法,要禁止黄色的行为。因为你没有办法去让年轻人,那个时候网站刚刚出现,家里没有办法下封锁。

  我记得那个时候美国的专家,有几乎一半以上的人都认为,在这个时候家长没有封锁的方式之前,要禁止网站刊载色情行为。这次的谷歌,过去中国政府也曾经要求过它,因为有很多谷歌进去以后要E-mail,有很多人上那个E-mail以后,自己有自己的博客,然后再从那个地方发出色情的东西,我们中国政府最近不是一连串打击色情平台嘛。

  主持人:涉黄的网站。

  阮次山:涉黄的网站,过去不知道造成社会多少的麻烦,有很多家庭,很多的家长就觉得防不胜防。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说中国政府借着打黄色情的网站,然后你谷歌有什么样的挑战,或者有什么样的限制,你这个也说不过去。

  全世界的人也知道,谷歌在玩一个公关的花招,就是希望借这个机会来掩饰它在中国经营不利的状况,然后借这个来退出。退出对谷歌来讲,今后你到底要做什么打算。你退出以后,中国社会会不会受到影响,中国现在显然最高兴的可能是百度。

  主持人:股价也涨了。

  阮次山:你退出了以后,另外20%、30%的份额都由它来掌握。

  主持人:谷歌中国有可能退出中国的市场,并且关闭在中国的办事处。我们今天继续请首席时事评论员阮次山先生,来为我们点评分析。

  阮先生,刚才上一节您已经提到了它这样的一种宣布,很可能是一种商业上的一个行为,是为了掩饰它的经营不善,但有有一个事实我们必须看到,就是无论是谷歌还是百度,对于中国网民来说,已经成为他们网络生活的一种方式。因为在中国的网民当中,有一个叫做网络攻略,说“外事不决问谷歌,内事不决问百度”。如果谷歌真的走了,对于这些网民来说,对于他们的影响是什么?而且这样的一种影响在网民当中,已经有同情的这样一种情况产生,会不会影响到中国政府来处理这件事情?

  阮次山: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对的,过去谷歌之所以它的份额只占三分之一,就是如果一般网民要搜索生活当中的吃喝玩乐这些东西都是百度,谷歌牵涉到比如你要看政治性的新闻,还有这些相关的东西就看谷歌。这个就牵涉到我们中国的社会,对于我们网民想吸收外面,中国国内媒体看不到的资讯,到底有没有防疫的能力。我们举个例子吧,你说在谷歌里面,我们过去对它不满的就是他们在里面被法轮功、被藏独、被疆独这些人利用,然后作为一个向中国社会传播那种歧异思想的一个跳板,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我们中国社会是要警惕,为什么呢?如果一个消息来源单一的话,这个信息来源就可能被人家利用。

  什么意思呢?我刚才提到这几个现象,只有谷歌这个单一的来源,而且谷歌提供了那些,我们可以说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一个平台来渗透进中国的社会,那么我们就值得担忧。如果我们已经全面开放了,让关注、读者都有免疫的环境的话,他看谷歌、看别的东西就可以有比较,就不会像是刚才我说的,我们开头说这一批傻子观众,到它那里还替它助威,还替它献花,这傻的很可笑的。

  阮次山:在这个时候我们就要问了,现在反应你说很多,我看倒未必见得。可能中国政府会不会从这个来对谷歌有所软化,我觉得不会,为什么呢?你如果不是这么大张旗鼓的,你暗底下跟中国政府沟通,达成相当程度的谅解,那是可以的。可是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还在你的博客上面说“如果中国政府不同意,我就退出来”。你想想看,我们说一句非常土的话“你算老几?”如果中国政府愿意这样做,我们这些人倒觉得你太窝囊了吧,这不可能的。

  其实这两天我看西方的媒体都在怀疑谷歌说的,说它的网站被黑,被攻击,是不是真的中国政府所为,你看最近百度受到攻击吗?它的网站网址还来自伊朗,伊朗莫名其妙它还透过它的外交部长跟我们记者讲不可能有这个事。另外一个美国的报纸讲,最近有很多攻击网站的网址来自台湾,有5、6个来自台湾,现在这种技术你已经分布清楚从哪到哪,所以如果把这个事情硬栽到中国政府的头上,这有点问题。

  阮次山:我倒觉得,从我们的观点,我们中国政府的观点来看,在这种状况底下,你看美国政府希拉里昨天在东京有记者问她你美国政府,因为谷歌公司是美国公司,你对这个东西,你反映如何?希拉里讲我觉得我们等待中国政府对这个事情的解释,今天美国国务院的新闻简报一个助理国务卿说得比较有弹性,他说这些商业行为,我们当然希望中国政府在新闻自由上怎么怎么着,老调,可是他说这个事件不会影响中国跟美国的关系。

  主持人:把它归类到商业事件。

  阮次山:你根本不一回事儿嘛,可是我们必须要在这个事情上自己要有一个未雨绸缪的做法,现在的网站,现在有很多的,我们同意政府对某些网站,某些有害的东西要规范。可是我们可能也要做一个比较长远的思考,就是我们如何让今天的这网络,还有今天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我们如何让我们的国民,我们的学生,我们这些网友,我们说的网友,如何能够分辨好坏是非善恶,如何能够分辨什么是对中国有意的,这是我们要值得检讨的。

  否则的话,我最近到很多地方去演讲,我发现我们有很多的年f轻人,就开始不知道是受到什么影响,就开始觉得他们外国的这些人鼓吹什么民主运动了,认为他们都是对的,政府都是错的,他们崇拜西方的民主,在中国社会是一群若是的族群,我觉得这一点我们政府在思考,在思考什么呢?如何让中国的民众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绝对的政治体系和政治思想是绝对的真理。在过去几年我们就发现,我以前不是讲,现在为什么西方国家说,在过去一、两年之内,西方国家开始在政治学上研究一个什么叫中国模式,中国的经济模式在哪里?中国的政治模式在哪里?因为他们发现中国走的模式,有时候外国人未必了解,可是对中国的现状来讲,它应该是对的。

  来源:凤凰卫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谷歌的退出,不论是商业炒作还是其他行为,不管怎样谷歌提出的理由还是抓住了国内新闻的软肋,会形成同情氛围是不能避免的。具有同感的人支持谷歌,就被阮先生说成傻人有些冤枉,况且阮先生自己也知可能会导致30%使用谷歌网民的反感,如果阮先生不觉,自己的市场份额也会受到影响,不慎言语最终受伤害的会是你自己。阮先生这样讲有时并不是不慎重而是常年形成的风格,不要忘记优点既是缺点,缺点也就是优点,而没有风格才是真正的风格。
    2010/10/19 8:32:34
  • (Part 2)
    億萬富豪捐五百萬給遺孤也是個義人。倒有些貧酸文化人,真的聲討港人的霸權,質問七百萬人:第三世界天天有慘劇,為什麼你不曾哭過?
    那麼文化人的老母死了,設靈於萬國殯儀館二樓桂花廳,隔鄰的翠竹廳,樓下的海棠廳,都有生意,都放着人家的棺材,文化人為何如此自私,毫無國際人文視野,只哭喪自己的死鬼老母,也不跑遍每一個廳去撫屍慟祭。
    堂倌會當你神經病的。明明全港素哀,總有一兩個小丑跳出來硬要逗人發笑,香港到底是趣致的地方。
    (陶傑)


    2010/8/30 12:09:49
  • 阮先生,此文是關於你的,請細意品嚐:

    (Part 1)
    人鬼之間
    一場屠殺,誰是人誰是鬼,即刻看得清楚。
    政務司司長唐唐,走進機艙接人質,擁抱死難者的家屬。唐唐的眼眶紅了,流下熱淚。
    這個場面很真誠。不,唐司長不是在做騷。即使是,職權所在,這一刻,死難者的孤寡,需要像父親一樣的形象慰藉。唐唐身軀高大,這一天,他最接近奧克拉荷馬州政府大樓大爆炸後悼念儀式上與平民坐在一起哀悼死者的克林頓總統。
    至於海外的愛國光頭評論人,也許挾有美國護照,向香港特首曾蔭權插刀子,說小曾違反《基本法》。「你有什麼資格給賓國總統打電話,要打也是我們胡總打,但是胡總不會打,因為這是小事」,一面說着,一臉冷笑,鼻孔裏倒噴出來的涼氣,螢光屏隔十尺,香港人也感受到他的快意。
    歷代的宦官向皇上進讒言,不就是活靈靈這副形相?除了太監面白無鬚,這位糞青「意見領袖」卻有一小撮鬍渣子。中國人社會發生動盪,總有這等中性動物揣摸主子心意,以為給主人宣達不便說的旨意。
    基因畢竟基因,歸化洋人,還是不變。小鬍渣是假美國籍的偽越南中國人,但我們曾蔭權好歹還是英國爵士,英國是美國人的祖宗,賽血統和輩份,我們曾爵地位更高貴,而且命好,身在二十一世紀的深圳河以南,不必以大逆之罪,即刻囚在一隻木籠子裏解京拿辦,三族問斬,妻女充軍。生得晚一兩百年,在中國人的官場討碗飯吃,雖仍受各級的奴氣,還有一條命,活在當下,小曾應該開香檳。
    香港人再不滿小曾,此刻也不容一個混種文化人借棍打特首羞辱七百萬人。人質都在巴士上,據這位專家的高見:低級的曾蔭權不可以打電話,高級的胡錦濤也不屑打,那麼這個電話誰打?好不好由這位主持人以美國次等華僑身份來打,代表紐約唐人街,向美國第五十一州的小州長阿基諾三世命令?
    2010/8/30 12:08:52
  • 所有不过滤的信息都是有害的,有害的就是要铲除的,铲除是不需要理由的。
    2010/2/27 20:57:13
  • 中国是个能包容的民族。
    2010/2/27 19:03:08
  • 说失败为时过早!
    2010/2/27 16:12:21
  • 曾闻:
    谷歌在发展初期引入商业广告时
    一位内部工程师告戒:
                     别作孽!

    如今独步天下之时不作孽是不可能了。

    丰田为了省钱在美国政界也撒了不少钱。
    2010/2/27 15:48:55
  • 挺同意这个观点:谷歌掩饰商业失败
    2010/2/26 16:07:11
  • 我相信中国人99%都爱国,但是,中国人认识世界性事件,很多是从国外媒体上得知的.外媒的报道视角与中国的官方媒体不同,造成了很多中国人认为外媒客观公正的印象!我们的官方媒体是否应该反思哪?
    2010/2/26 12:53:46
  • 首先必须明确一点,美国曾公开承认其在对社会主义国家的演变中,使用合成视频资料和虚假宣传。但是,我同样觉得中国已封堵为主的策略,是文化世袭下来的弊病。中国的传统文化不注重契约,不信任他人,只认权威,但是目前的民众,是否还能接受这种保护方式?

    有人经历了曲折,走过弯路,最终认识到应该如何爱国;有些人是靠被人家蒙上眼睛掰嘴喂出来的爱国。究竟我们的国家打算培养哪一种人支持自己?大多数需要真刀真枪面对的问题,怕麻烦靠“速成”是解决不了的。
    2010/2/26 10:50:57
  • 炒做!
    2010/2/26 10:50: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著名专栏作家,凤凰卫视资讯台总编辑、首席时事评论员。1946年生于广西,4岁随父经越南移居台湾。1974年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两年后赴美,先拿了纽约圣约翰大学东亚研究硕士,1980年赴美国深造,获圣约翰大学东亚研究硕士学位及为纽约大学政治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1981年到洛杉矶创办中文《国际日报》,历任副总编辑、总编辑。1986-1988年任洛杉矶《中报》副社长兼总编辑。1987年起,当专栏作家,同时给他开专栏的报纸刊物有9个。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