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贝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科教兴国 - 张贝克首页
学科设置是制约我国科技与人才发展关键问题
2010-02-23
字号:

  科学技术的本质是推动人类的进步。而随着人类的进步,各种应用所产生的科技发展是很难预料。大量新兴学科出现,同时也伴随一些传统学科的萎缩。对一门新的学科而言,有些是在传统学科基础上对人类新的应用的一种延伸和扩展,另外一些是由于系统解决方案的出现导致若干个传统学科的交叉与结合。不论如何,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科学门类随时在新老交替过程中。

  但是,学科仅仅是科学上的一种分类。就好像有人我:“您是干嘛的呀?”我说:“我是搞计算机仿真的。”对方大概就能明白我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我们目前的教学和科研体系是完全按照学科来进行建设的。这就意味着如果有这个学科的名字,你就可以招生,你就可以向国家申请科研和教学经费。如果没有这个学科,那对不起,一不能招生,二不能向国家要到经费。也就是说,实际上现在我们现行的以学科建设为主体框架的教学与科研机制还是一种国家指定的计划机制。

  坏就坏在这儿了!

  以我从事的系统仿真专业为例,这是一门极具战略意义的科学。给大家举个例子就清楚了,美国之所以不用再搞核爆实验,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完全掌握了核爆炸的仿真技术。在计算机上就可以进行核实验,不用搞实地爆炸了。于是,他就可以利用技术优势天天去指责别的国家搞核实验污染环境,而自己却可以偷着乐。再举个例子,谁都知道制约我国军用飞机最大的问题是发动机。但是,要想搞发动机,第一件事就得先构建仿真环境。空客A380连机身设计都完全靠计算机仿真技术完成,而且是一次性试飞成功。

  就是因为仿真技术重要,所以国际上把它称为理论研究和实验之外,人类第三种科学探索的工具。这种评价够高了吧?再告诉您,商业价值更高。化工领域里的仿真软件一个许可证要五六百万。要知道中国有多少相关工厂?就一张光盘而已,还不管教。想学的话,再交十几万学费。我有一个同学给国外代理卖仿真软件给航天部门,据他讲一个软件授权(意味着只能装在一台计算机上用)要价一百万欧元,即一千多万人民币。我们也得买,还不能不买。

  就这么一个极具行业制高点的科学,在中国却没有学科地位。(不是说真的一点儿没有。因为这里涉及到学科设置的许多门道,我得展开了说。在中国只有一级学科才能享受上述招生和科研经费的特权。二级学科是不被重视的,没人理它。而仿真恰恰就是设置在控制学科下面的一个二级学科。所以,我说它没有学科地位,就是这个意思。)

  没有学科地位,意味着我们不能从本科开始培养仿真的专业人才。这会造成什么问题呢?大家肯定听说过某某大师很牛,一生有很多贡献。结果退休后,没人接班,这个方向就从此废了的故事。这样的事情其实不是故事,在高校里非常普遍。没有学科,就意味着这个领域中国始终不会产生大批优秀人才。没人,怎么产业化,怎么可能做出领先世界的先进产品?

  没有学科,还意味着国家投资的纵向科研项目与我们无缘。我们不是没有向国家申请过经费。同样,因为研究的人少,而且我们得向别的学科去申请我们的经费。人家自己还不够分钱,怎么可能给我们。而且,隔着行呢,他们也不可能真正弄懂你的想法,所以成功概率极低。最后怎么办?我和导师两个人一边做买卖(横向项目),一边靠赚的钱自己给自己投资做科研。这就是没有学科导致的现状!

  过去没有,那我们可以新申请一个嘛!于是从几年前就开始,在中国系统仿真学会的组织下,一大批专家联合起来向国务院申请将系统仿真列为一级学科。这里面,就有来自军方研发发动机的,搞作战演练的,还有航天、化工、冶金、机器人、交通、体育等等许多行业做仿真的人。共召集了四十多位院士联名签字。

  说真的,我看着这么多白发苍苍的老先生们,准备了这么厚的一叠材料,上百人坐在礼堂里头,看着大屏幕一个字一个字的改。开了不知道多少次会,动用的人力物力举不胜举。我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为了我们这个学科,要动用这么多人去拱、去游说,就为了给我们自己一个发展的机会。那么其它的学科呢?要知道,许多新兴学科的重要性是在吃了许多年亏之后才醒悟到的。一个新的学科刚开始的时候,肯定没有多少人从事这方面工作,自然呼声就不会太大。呼声小就意味着设立学科申请根本没戏。

  我又开始联想。假设我们成功了。过了二三十年,仿真这个学科也成了传统学科,甚至也象许多传统学科一样从一个积极的因素变成了消极的因素的时候。如果有一些人想从仿真分出去设立一个新的学科,我想我们这些仿真的人会不会同意呢?我估计不会。

  这就是利益在作怪!

  学科就等于利益。一个学科要是取消了,连带多少人的身家性命哦?这不是跟抱人祖坟一样,人能不跟你急吗?看来不是人不好,而是制度有问题。

  原来只是一个科学上的分类,当它和利益挂钩之后,就会转变成了赤裸裸地占山头、划地盘。谁能说得清这个学科就比那个学科重要?谁都能举出十万个理由说自己的学科重要。所以,一旦设上学科就很去掉。国家设置这么多的学科,真是发展的需要,还是专家们自己定位置的需要还真是值得好好深思一下。科学技术永远是为国家、社会发展服务的,学科设置必须要为这个大目标服务。

  06年,我到澳大利亚四所知名大学作学术交流,悉尼大学当时是全世界大学排68位。澳大利亚是典型的英、美学科设置方法,专业设置得极为笼统。我们国家许多专业名称,他们是没有的。这甚至造成了我们双方交流的困难。我方的教授习惯于说我是搞某某某的,咱们讨论问题请不要跨出这个圈子,否则我是不懂的。而对方的教授却习惯于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我们得找哪几个教授一块儿讨论一下,估计就可以了。比如说,他们会把许多相关专业放在一个叫工程学院的松散组织下。而一个工程学院里的教授所从事的研究工作非常多,反正大致是搞工程相关的都算。这样,一方面招来的学生,有大量的选修课,可以允许学生自己按照发展的方向去学。相当于排列组合下来,这些课可以支撑我们国内数十个专业的学习。而且,由于教授们都在一块儿,非常容易形成合作关系。正是这种学科设置非常粗线条,消除了门户之见,所以教授的思维方式是从解决问题角度出发,而不关心具体用什么技术。不像我们的教授是从自己的狭窄专业出发,硬往上套。这就是一个基本的以市场需求为出发的思维模式问题。要知道,真是遇到解决实际问题的时候,甲方可不管你用什么技术,能解决问题就是好技术。同时,教授们的自由度非常大,合作有非常好的环境,有了好的想法,马上可以迅速召集到相关人员来合作来做出产品。

  更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欧美的学科分得这么粗,前段时间美国在谈科技创新力的时候,还说制约美国科技创新的最大障碍来自于目前的学科分得太细。天!和他们相比,那我们的学科设置简直是到了毛发级了。

  学科设得越多,学校里学院就越多,系与系之间的教授们都不见得沟通。而且,由于目前的薪酬体系使得教授的业绩随着学院走,学院之间形成的竞争关系要大于合作关系,专业整合又变成了一句口号?专业细,当然有利于我们把零部件造得非常好。但同时,我们零部件造了不少,却缺乏整体解决方案,在供应链上就会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只能从事代加工,而不是高利润的方案级别。说到底,对于学科设置的问题,在事实上与许多利益因素结合在一起。导致一个新兴学科的成立往往需要数年甚至十年以上的时间,而已经不适合社会发展的学科却因为利益的纠结而尾大不掉。

  我认为学科只应当是一种分类,而不应当是一种设置,更不应该与利益挂钩。一个靠设置出来的学科体系,必然严重缺乏应对变化的适应能力。当它再与利益挂上钩,那就更会造成学术上派别、专业间的壁垒。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让本科生就专攻计算仿真有必要吗?听起来招硕博生应无问题。
    2010/3/9 0:48:11
  • 唉,耀兄,我也是有感可发啊,何止是思想僵化和管理落后。眼看着好好的一个方向,就是因为不是一级学科,连个学生都招不来,谈何发展?又怎么去跟国外竞争?我们这么多年都靠自己赚钱养科研,那边还乐此不疲地花大笔钞票引进国外技术。二十年前被我们赶出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现在又重新卷土重来了,此非我辈无能,也非我们不努力,根源就在于这个破学科设置弄得,实在心不甘哪!我也不求有多好的体制,也不求有多好的机制,只要给我们能够培养人才的空间就可以。总不成永远都靠我们一两人单打独斗!想来想去,许多东西我们改变不了,也只能在夹缝中找生存,只有学科与利益脱钩了,才有可能让大家站在务实的角度去考虑哪些专业该有哪些该废。
    2010/3/8 20:07:45
  • 贝壳爷,很同情你,写文章就会有反对意见,我也赞同一楼批评。可光批评也不是个事,总得解决问题,还是建议循序渐进的改革的好,反对激进的改革。至于学科设置,还是对整个社会结构的合理设置做好吧,小平同志一句解放思想让中国受用了30年,现在什么都解放到根了,石头也摸过了,该回归科学发展了。这话怎么这么熟悉,但确是世界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一杯浑浊的水让我们看不清里面的事物,但时间可以,也需要这样的人来推动节约等待时间。我等
    2010/3/7 21:31:44
  • 思想僵化,管理落后,怎么能有科学合理的学科设置?
    2010/2/23 12:44: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6年生于浙江湖州,北京化工大学教授,中国系统仿真学会科普与教育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自动化学会故障诊断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为石油化工工业的安全技术,关注工程教育领域和本土科技创新问题。常自称奋青,意为愤怒之余还要务实奋斗。相信只有科教才能兴国,喜欢行动胜于言论。对于科研的态度是应当把技术转化为产品放在第一位,市场实际占有率比获奖和文章更有说服力。正直、勇敢和务实是我们必须要传递给下一代学生的精神。非常喜欢草根网,希望借这块宝地,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
所著博文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商业用途,请与我联系:zhangbk@mail.buct.edu.cn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