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语言是在的船
2009-12-13
字号:

  何中华教授在其《近年来国内哲学研究状况检讨——一个有限的观察和评论》一文中利用现象学辩证法对国内思想学术界的鸟瞰,虽然缺乏“系统哲学”的本根性视野,也没有将民间“草根哲学”收入眼底(说到这儿时,耳边似乎又回荡起了“山沟里能出马列主义吗”,愤怒声讨之锤的轰鸣爆响),但是其《近年来国内哲学研究状况检讨》之汪洋姿肆、痛快淋漓的“上手状态”的行家评说,仍不失为为民间草根学者明心醒目、综览前瞻起到了震聋发愦和磨砺壮志的作用。

  应该说,何中华对国内学界哲学研究状况的观察和评论,是不能不让人信服的。这种状态的描述,不但逼近现实,更逼近了学者们的内在心里,无疑将为后继学人的治学又树立起了一座难以忘怀和谨慎戒惧的界碑。尽管这样的状态,这样对哲学的认识,令民间草根哲(道)学研究者感受到内心的痛楚,但是,同样也令其看到了前行的曙光。痛楚在于“谁予评说”,曙光在于“不过尔尔”。

  因此,心中由不得不对学界产生一丝丝的担忧:如果国内思想学术界的名角们依然故我地继续在楼堂馆所、庙宇寺院间来往穿梭,一遍遍重复“上帝”“霓裳羽衣曲”的扮装和抄写,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只能听任民间草根们信马由缰地谱写的“整体生成论”人类哲学,以其“哲学研究本身的存在来显示并证成”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摧枯拉朽般地为人类新文明观念的确立高奏凯歌了。

  事实终将证明,如果说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中国的一次伟大革命,自上而下、由内而外地冲击了所有华人的观念和生活,从而为倡导和谐世界做了开路先锋,那么东西会通、南北融贯、古今接合的地球村新文明观念的确立,也许正是一场适应人类未来需要和期待的自下而上、由外而内的文化的伟大革命(即如罗马俱乐部所言之“人的革命”)。它要完成的决不仅仅局限于西方科学家们颤抖着说出的“让所有教科书都要改写”的恐惧结论,而且更要在真正的意义上完成人类生命价值和意义的全面改良、人类天赋潜能的深层开发(道家丹道功用之地)和人类生活品质、目标、思维方式的积极完善,以消除有史以来一直存在着的社会的病态发展和因着人类愚昧无知所造成的对自然生态环境的伤害。能否经受住这一思想文化的伟大革命的洗礼,必将预示着未来社会“话语权”的主动归属和被动承制。更为可悲地是,当新的时代来临,不要说“人肉炸弹”将羞愧地悄声匿迹,甚至任何人的“一切辩护皆变得多余”。

  时代呼唤东方的崛起,世界的目光已经转向东方,这已是近年来人所共知的事实。但愿,国内思想学术界能够“切己”地做到“自觉地把思想认识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和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错误的和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打破“自圣”壁垒,在这一世界性的文化大潮中有所作为,不负使命;而不要再一次上演自己给自己“背锅”,到下岗再就业培训基地去接受再教育的改造戏剧。人们永远不应忘记,历史可能重演,但真理是不会倒退着前进的。

  陷于视野的遮蔽,我们常常自以为是自己发现的真理,不知道其实早就有人有了更生动的表述。这不,前不久在电话中与九鼎吹牛时(一年前就说过,或在《变化之道》中就已经表达过类似的意思,也不是没有可能)刚刚谝过的话:“跟中国人讲外语,或跟外国人讲中国话,不算本事。给中国人讲道学,给外国人讲哲学那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学问只有做到让老外说落后就要挨揍,不学汉语就会被开除球籍的地步,才真正地是做到了家。”如今在何中华的文章中果不其然地遭遇了共振。原来,陈康在1944年就已经有了此等心态的表达。谁说知音难求,不可能。只不过距离60多年、20多个世纪或一千多公里路而已。切!

  当然,虽说在读西方哲学原典的时候,也常有搬脖子、搂膀子式的欲望冲动,但是,欲与其达成“知音”,恐怕还得在拉兹洛“系统哲学”完成其过度性使命,寻找到本体“真在”,从而与我们中国的当代道家共同构建“整体生成论”的“大道科学”之后了。因为对学界频繁征引、崇拜至极的海德格尔的那句“语言是存在的家”之所谓“本体论意味”,洒家就很不以为然。

  我要说的则是:语言是在的船。

  也就是说,语言只是“在”在人们思想中“开显”和“流动”的冷静而局限的依托,而不是它的全能且温暖的住所。

  不然,柏拉图的理念论、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之后、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就会名符其实地成了“上帝之家”了啊。我们也就无须再研究哲学的“形而上”之道,只要唯物地辩证表演语言就成了哲学家了。

  深为惋惜地是,从何中化教授的评述中,我们不能不沉痛地感到:中国的思想学术界“近年来”还是无人能够超越海德格尔。当然,像何中华一样,我的这句话也没有把民间草根研究哲(道)学的人们包括在内。累加不是综合。有归纳,还需要贯通,才不会遗忘“文化沙漠”的香港还有一位叫饶宗颐的大师,像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比文化平原上的草木存储着更多的营养。

  饶老说:“……所以,日本人敢说敦煌学在日本。”因此,我倒很想向学界问一句:老子道学究竟在哪里呢?

  哲学在西方有过完整而明确的概念定义和可靠的理解吗?如果没有,那么,真正的哲学又该在哪里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处处无家处处家哦!
    2009/12/14 3:09:13

  •     呵呵,赵兄的表达才是真正进入了中华自然科学的“切己”境界,但愿草根网友们都能逐渐进入“上手状态”。
        还是赵兄那句话:众人拾柴火焰高。
    2009/12/13 11:45: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