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模式 - 郑永年首页
中国年轻一代的权钱膜拜,谁应对此负责?
2009-11-11
字号:

  在尝到了初步富裕果实之后,中国人马上接受了以金钱为核心的“利益”概念。中国社会的基础很快就从意识形态(或者道德)转移到了利益。官方的很多政策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一个主要的角色。最明显的就是“GDP主义”,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经济的增长成为了衡量各级官员的唯一重要的指标。GDP主义已经高度制度化,尽管最近几年中国政府想努力扭转单向面的GDP主义,但成效并不大,可见各级官员的金钱主义概念根深蒂固。(应当指出的是,GDP主义是通过牺牲下一代人的利益来满足这一代人的利益的。)

  最近有武汉的大学生给很多中国人一个似乎是“惊世骇俗”的道德判断:白毛女应当嫁给黄世仁(地主);只要有钱,年纪大一些不要紧。于是乎,在中国引出了一场具有道德高度的争论,无论是在传统媒体还是在互联网。中国道德衰微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历史时期了,很多人对此不满,借这个机会出来说些话可以理解。但是,也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参加争论的人的倾向性非常一致,那就是指责年轻一代;他们的结论也同样具有一致性,那就是年轻人没救了。

  中国人具有根深蒂固的从来不检讨自己而只会指责别人尤其是下一代的传统。每当有这样的不符合传统道德价值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总会有道貌岸然的出来发表道德高论,似乎他们就是道德的代表和化身。但指责下一代的人往往有意或无意地忘记了提这样一个问题:谁应当对道德的衰败负责?从年轻人成长经历的视角看,要对年轻人道德衰败负责的不是年轻人本身,而是造就道德衰落的老一辈。

  任何人的道德价值观不是与生俱来的。道德是社会化的结果,是社会灌输的产物。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中间(无论是80后还是90后)盛行权钱崇拜和道德虚无主义的现象也是事实。但同样重要的是要意识到,年轻人是被“培养”出来的。换句话说,年轻人对“权”和“钱”的崇拜意识是他们生长的环境所给与的。

  权钱崇拜和道德虚无并不是新现象,从中国的改革开放一开始就有了。在改革开放前,中国搞“贫穷社会主义”,人民的生活水准极其低下。当时的人们尽管维持着在今天的人看来一种较高的高德水准,但这是一种不可持续的道德水准,因为“贫穷”并不符合人性。因此,改革开放后,已经难以承受“贫穷”的一代开始了致富的过程。中国的改革开放似乎没有遇到很大的阻力,和当时中国人的普遍“贫穷”状态有很大的关系,即穷则思变。金钱很快就取代了往日的道德作为人们价值的坐标了,金钱主义毫无困难地盛行起来。道德没有了,有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于是乎,人们有了金钱崇拜。

  在尝到了初步富裕果实之后,中国人马上接受了以金钱为核心的“利益”概念。中国社会的基础很快就从意识形态(或者道德)转移到了利益。官方的很多政策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一个主要的角色。最明显的就是“GDP主义”,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经济的增长成为了衡量各级官员的唯一重要的指标。GDP主义已经高度制度化,尽管最近几年中国政府想努力扭转单向面的GDP主义,但成效并不大,可见各级官员的金钱主义概念根深蒂固。(应当指出的是,GDP主义是通过牺牲下一代人的利益来满足这一代人的利益的。)

  官员的腐败更显得道德的解体。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海外,中国官场的腐败是不需要作任何解说的。可以说,说到中国官场,给人的第一个概念就是腐败。从金钱腐败的数量来说可见一斑,已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几千、 几万到九十年代的数百万发展到今天的数千万甚至数亿。权通过腐败转化成钱和财富。在这样的环境下,要下一辈不产生权力崇拜的心理实在是非常之难的。更为严重的是,在历史上,中国的政府不仅是负责治理的,而且也承担着教化的功能。今天中国的官场既然这样腐败,其自然成为了道德衰落的最主要的力量。不是也不时有小孩长大了立志“当贪官”的案例吗?

  权和钱各自驱使着道德的衰落,而权和钱之间的互相交易功能更是加速着这个进程。对年轻一代来说,无论是“权”也好,“钱”也好,只要能够得到其中的一个,或者和其中的一个靠上边,就有了自身的价值。

  除了权和钱之外,也同样严重的是中国整个社会经济结构在迫使年轻人的权钱膜拜。在具有高度流动性的社会里,道德的主体是个人。要一个个单独的个人变成道德人,就要给他们予希望。如果个人可以通过自己正当的努力,实现自己的希望,那么这个社会必然具有一定的道德水准。但如果个人失去了这个希望,或者说无论通过自己怎样的正当努力也实现不了这个希望,那么道德概念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从很多方面来说,中国的年轻人正处于这样一个道德的困境。

  例如住房问题。住房是一个人的基本生存空间。古人把“居者有其屋”和人的道德联系起来是很有道理的。如果人没有一个基本的生存空间,道德又能基于什么呢?而中国的房屋政策在短短的二十多年时间里,非常有效地扼杀了年轻人的这个“空间”希望。有关方面始终没有有效的具有长远眼光的房屋政策,任由“权”和“钱”操纵,主宰人们的居住空间。对今天中国的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在飞涨得毫无止境的房价面前,光靠自己的努力是很难得到一个体面的生存空间的。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可以责怪他们对权钱的崇拜,因为权钱是他们得到生存空间的工具。

  教育也是一个例子。前段时间,人们发现大学毕业生和农民工的工资和收入水平有拉平的趋向,甚至也发生农民工的水平较大学生高的情况。这和从前的“脑体倒挂”的情况不同,因为那时这种情况的产生是因为人为的控制。在今天市场机制调节劳动力市场的情况下,这种情况的产生只能说是中国教育体制的问题。人应当接受尽可能的教育。这应当说一个基本的道德判断。但当接受教育者和不接受教育两者的工资和收入水平拉平甚至更低的情况下,道德就必然要被虚无化。而对年轻所接受的教育不是年轻一代本身所能控制的。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的年轻一代面临越来越大的困境。中国的改革开放曾经造就了一个开放的体制,给年轻人予希望。但现在整个社会似乎被各种既得利益所分割,他们把持着各个领域,社会的开放度较之改革之初越来越小。从前是控制扼杀年轻人的希望,现在则是自由扼杀着他们的希望。年轻人很自由,不过就是没有机会。尽管也不时会有年轻人为自己找到一条出路(正当的手段和不择手段的马基雅维里主义,包括对权和钱的依附和屈从),但对很多年轻人来说,希望则是越来越少。

  在此情况下,道德从何而来?不能说有关当局对道德不够重视。中国方方面面的话语仍然充满着各种道德说教,但对年轻一代来说已经毫无价值。道理很简单,他们所读到的道德教条和他们所看到的现实,两者的差异实在太大。高不可及的道德教条和毫无道德的现实生活反而加深了年轻人对道德的怀疑和价值虚无主义。在很大程度上说,年轻一代是幸福的,但也是悲哀的。他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和物质主义的社会,但这个社会同时也是一个价值混乱、毫无道德标准的。不过,感到更加悲哀的应当是老一代,因为是他们和他们造就的社会培养了年轻一代。老一辈否定了自己,更否定了新一辈。

  提出价值和道德衰落问题绝对是好事情。但要意识到,出现这些社会现象不仅仅是道德价值的问题,而是有其更深刻的社会环境和制度背景。从更高的层次来说,这个问题关乎于一个国家和民族是否可以生存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道德来自希望,对未来的希望。抱怨、指责和谴责新一代毫无用处,如果要对下一代负责,那么就要为下一代营造一个能够使得他们感觉得到希望的社会和制度环境。而这又是谁的责任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寺庙旁边开了家妓院,你说是和尚耐不住寂寞还俗去了妓院,还是妓院里的人都看破红尘出家了哪?
    2010/1/7 14:38:18
  • 郑先生指点江山吧,黄兄等着瞧了。
    2009/11/20 11:52:55
  • “中国的改革开放曾经造就了一个开放的体制,给年轻人予希望。但现在整个社会似乎被各种既得利益所分割,他们把持着各个领域,社会的开放度较之改革之初越来越小。从前是控制扼杀年轻人的希望,现在则是自由扼杀着他们的希望。”太同意这段话了,当前大学生的处境便是实证。郑先生见地精辟,振聋发聩。受教了。
    2009/11/20 11:29:41
  • 当下,黄兄建议你把当权者按学历分为三大类结合他们的工作业绩进行研究。如:村级干部多半是初中毕业的转业军人;县区级干部多半是78年之后考出来的大学毕业生;省部级以上干部多半是65年左右毕业的大学生和78年之后毕业的硕士或博士生。研究后你会发现中国的各种问题都是由各类人的认知水平不同造成的。
    2009/11/20 10:55:46
  • “从前是控制扼杀年轻人的希望,现在则是自由扼杀着他们的希望。除了三个代表理论,八荣八耻之外,我们还能找到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答案吗?”这些话说得多好啊!中国的最高决策人要看一看,想一想为了中国的未来下一步该怎么办?当下,中国有十三亿人,党员有八千万,中央进行了三批科学发展观的学习教育,受教育的人只占总人口的比是多少可想而知,加之学习效果如何不得而知。现在是信息时代资讯非常发达,何必发那么多文件印那么多学习资料开那么多会花那么多精力层层落实,大家算一算这需要动用多少纳税人的钱。换一个领导人就有一些理论折腾一湾子人,折腾了六十年大家应该都成为顺民了啊!结果呢?我们不能用惯性理论去教育国民了,要用宪政治国,这才是正道,才是与国际社会接轨。我们每个有良知人要有自己的理想,要为中华的伟大复兴献身!

    2009/11/20 10:12:41
  • [12楼] 评论人: 铁骑百万 查看 铁骑百万评论专辑
    郑先生在外国,不懂得中国的实际情形,社会主义无穷富之说

    先生很搞笑诶,一句“社会主义”就是中国实情么?“无穷富”就是中国实情么?
    一听您语气就是郑先生文中所说的“更该感到悲哀的应当是老一代”,您还是在家享享福吧,这是对祖国最大的贡献
    2009/11/19 13:38:23
  • 郑先生在外国,不懂得中国的实际情形,社会主义无穷富之说,资本主义才有穷富之殊。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只要不受内外敌对势力颠覆,中国到现在早已经超过美国了。郑先生是新加坡人,新加坡的祖国是中国。郑先生是个很好的人才,年纪也很轻,希望你再接再厉,多为祖国提供建议。郑先生好好发展下去,前途很大。

    2009/11/16 17:24:55
  • 感觉郑先生开始感到失望和悲观了。
    我对郑先生最近两篇文章中说的这些也时常感到悲观和失望,但我还是相信我们中国人最终一定能走过这段路的,我也相信这个过程可能是难以想象的艰难。
    这需要我们每一个热爱这篇土地和这个自豪的民族的炎黄子孙的亲身的努力。
    借这个地方祝福可爱的祖国和她可亲的英雄儿女。
    2009/11/16 16:20:28
  • 郑先生的这篇文章近几天成为热贴,恭喜了!
    2009/11/14 15:55:52
  • 权钱膜拜在资本无孔不入的今天,是必然现象。看看十七、十八、十九世纪的美国、欧洲吧,那时,一些世界著名的小说,对这一现象有所揭示。
    2009/11/13 22:00:08
  • 仓廪实而知礼仪,一个人连最根本的吃穿住行都有困难,遑论其他。所以每当报道当代大学生工资越来越低,大学生应当自觉适应社会,不要自以为了不起。我就想: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读大学?如果一个大学生十年寒窗,花费了老爹老妈几十万人民币出来后,工资和一个没有读过书的农民工相差无几,然后还甘之若素,那么只能说都他娘的是颜回了,可颜回至少还有房子住,吃穿比起当时的普通人来说好得多。
    2009/11/13 14:19:33
  • 你这个房间是不通风的,温暖、潮湿的不见光的,那它必然长霉菌。这是生态!中国现在的社会生态如何?这种生态必然长出什么样的恶果?这几乎是可以预测的,请各位大胆预测接下来10年会出现的“生态之果”。
    2009/11/12 20:44: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先后出版专著14部,主编学术著作12部。此外,经常在报刊及其他媒体发表评论,是香港《信报》1997年至2006年的专栏作家,2004年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多年来,其独立而深入的中国研究以及视角独到的专栏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广泛的影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