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存亡之秋 - 向松祚首页
克鲁格曼无耻的胡言乱语
2009-11-03
字号:

  克鲁格曼10月22日《纽约时报》之专栏文章“人民币必须与美元脱钩”,是迄今为止指责人民币汇率政策最无耻之文。说它最无耻,因为此文通篇措辞恶劣、逻辑混乱、意图阴毒,与泼妇骂街、骂娘毫无二致。阅读此文,我真的不敢相信此文出自一位大名鼎鼎之诺奖得主。今年五月,一群财大气粗、热烈媚外的中国人象迎接西方神仙一样,邀请这位克鲁格曼先生到北京、广州等地巡回演讲,大骂中国,据说短短一周,克氏狂赚近500万元人民币!

  先说措辞恶劣。说到中国汇率政策,克氏的用语是“China's outrageous currency policy,”既然是outrageous(英文意思是蛮横的、残暴的、无耻的、令人憎恨的、不能容忍的),当然就要举世共讨之。所以克氏一上来就说“China's bad behavior is posing a growing threat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economy. The only question now is what the world — and, in particular, the United States — will do about it.”(中国的恶劣行为对世界经济之威胁越来越严重。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世界--尤其是美国--要如何对付中国)。他对中国的谩骂和指责全部用上最极端的词汇。比如指责中国:“By pursuing a weak-currency policy, China is siphoning some of that inadequate demand away from other nations, which is hurting growth almost everywhere”(中国通过维持弱势汇率政策,实际上从世界其他国家窃取了本来就严重不足的需求,重创了全球几乎所有地区之经济),须知siphon一词的本来意思是“敲榨民脂民膏”。最后下结论说:“The point is that with the world economy still in a precarious state, beggar-thy-neighbor policies by major players can't be tolerated”(本文的核心要点是:世界经济依然处于危险状态,主要经济大国以邻为壑的汇率政策是不能容忍的)。

  刚刚从中国人民手中卷走近500万人民币(至少相当克氏5年薪水了吧),纵然批评中国,笔下遣词造句总该留点儿情面吧(那些送钱给克氏的人可能会如此天真妄想)。用词恶劣也就罢了,以诺奖得主之尊,批评一国汇率政策,自然要逻辑严密、以理服人。那么克氏如此谴责中国汇率政策之逻辑是什么呢?

  简言之,毫无逻辑,一派胡言!首先,他承认:“There's nothing necessarily wrong with such a policy, especially in a still poor country whose financial system might all too easily be destabilized by volatile flows of hot money. In fact, the system served China well during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of the late 1990s.”(中国维持稳定的汇率政策原本无可厚非,尤其是考虑到中国至今还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脆弱的金融体系极易遭受投机热钱的冲击。事实上,正是因为中国维持了稳定的汇率制度,才逃过了1990年代后期亚洲金融危机一劫)。然而,克氏笔锋一转,说关键问题是中国维持目前的汇率水平不合理。理由何在呢?克氏认为:(1)即使我们承认2001年人民币汇率水平合理,但是,此后美元一路贬值,尤其是美元相对欧元持续大幅度贬值,而人民币始终盯住美元,等于人民币事实上相对其他主要货币全都大幅度贬值;(2)此期间中国生产力水平大幅度提升,使中国产品在世界市场上变得极端便宜。二者相加,构成今日人民币必须升值或与美元脱钩之“铁的证据”。

  真正是岂有此理?既然克氏承认2001年人民币汇率水平合理,此后美元贬值乃是美联储为了制造房地产和股市泡沫之必然后果,与人民币汇率政策何干?依照克氏逻辑,似乎美元相对欧元贬值40%(2001年以来,美元相对主要货币贬值幅度近40%),人民币就要相对美元升值40%,如此才可以避免人民币也相对欧元或其他货币贬值。美联储要制造资产价格泡沫,长期维持低利率,放任美元贬值,本身已经让人民币实际汇率(亦称真实汇率)升值了,克氏还要人民币名义汇率大幅度升值,天下哪有如此蛮横不讲理之人?美元贬值不仅让美国赢得巨额外汇价差收益和投资收益(对此笔者最近有多篇文章论及),而且大幅度刺激了美国出口。美元贬值让美国大获其利,为什么还要中国人加倍承受代价?

  更令人惊奇乃至愤怒的是,克氏竟然认为是中国的贸易顺差和购买美国国债或美元资产制造了全球金融危机(Many economists, myself included, believe that China's asset-buying spree helped inflate the housing bubble, setting the stage for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这真正是骇人听闻的批评,却是完全罔顾事实的“欲加之罪”。克氏的意思是要中国为美联储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买单或承担责任,要是一个负责人的经济学者,怎么会有如此毫无逻辑、毫无事实依据之言论?克氏说许多经济学家都持如此论点,我不知道他心目中是哪些经济学者,至少美国就有许多着名学者不会同意克氏的胡言乱语。最近拜读美国有名经济学者、货币政策准则“泰勒准则”发明人John B. Taylor的重要文章“政府之干预政策和各种举措如何制造、恶化和延长了金融危机”(Getting Off Track: How government Actions and Interventions Caused, Prolonged and Worsened the Financial Crisis),该文以详尽数据和严格逻辑,异常清晰地说明了美联储之货币政策乃是美元贬值、油价暴涨、次贷危机和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

  既然克氏承认2001年以来,中国生产力有快速增长,那么作为贸易理论专家,他不可能不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固定汇率条件下,一国生产力相对外国生产力快速增长,必然体现为该国工资收入(也包括其他要素价格)快速增长,必然体现为该国产品之世界市场份额快速上升,此时强迫该国汇率升值,等于活生生地剥夺掉该国劳动力就业和收入增长之权利,活生生剥夺掉该国产品进入世界市场之权利。

  最后,克氏说中国人偷了别人的工作(China is stealing other peoples' jobs),就更是毫无根据的胡说八道。举世皆知,全球金融危机最困难时期,中国依然维持了相当速度的进口规模,不仅如此,中国还派出庞大采购团到欧美直接进行大宗购买,帮助欧美企业维持就业。相反,倒是美国政府不断制造贸易争端(诸如轮胎特保案、无缝钢管案等等),让数以十万计的中国工人面临失业困境。谁偷了谁的工作?相信世界自有公论。

  克氏此文之用意可谓极其阴毒。他先是批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没有公开谴责中国的汇率政策,随即抱怨美国财政部不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滑天下之大稽”( They're kidding, right?),最后图穷匕首见,公开叫嚣要对中国采取行动(Something must be done about China's currency. )

  面对克鲁格曼如此极端无耻、毫无逻辑的胡言乱语,中国学者必须坚决反击;面临汹涌澎湃、愈演愈烈的人民币升值外部压力,中国政府要坚决顶住、妥善应对;那些热衷礼聘“西方神仙”来谩骂中国的盲目崇洋者,应该三思而后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to 30 [楼]朱先生:

    既然”印钱“就可以发展经济,为什么还要有什么1978年才开始的”经济改革“呢?

    说1949新中国诞生时”一穷二白“,那时候为什么不印钱”致富“呢?

    如果先生说的”印钱就发展了经济“的理论可以行得通,这世界上还有”穷国“么? 大家敞开了印钱不就行了?

    冰岛这个国家怎么能破产,为什么不“印钱”把自己求出苦海?

    为什么还要”摸着石头过河“?

    多危险。


    2009/11/20 16:00:50
  • 回[28楼] 朱大碌:
    出去溜达了几天,又看见朱博主的回复了,有些遗憾哪。
    我想说的是,老汪向你提出质疑的时候,千万要留神,不要再按照原来的思路往下走了,前面是沟。
    外贸在GDP中的占比的计算方法是常识,我等作为草根博主,偶尔犯一些“常识性错误”在所难免,但老是在同一个地方摔跤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我丝毫不怀疑阁下的算术水平,但你的结论是错的。
    老汪唱道:沟,沟,沟。
    别后面跟一句:我来,我来,我来。
    2009/11/18 23:20:23
  • 只看到你很激动,没看到你的行文逻辑。
    克氏说的没错,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不了解盎格鲁撒克逊人的
    思维逻辑和历史是你的局限,不要怪别人。其实我想克氏的本意
    不是说人民币和美元脱不脱钩,也不是说中国工人抢了美国人的
    饭碗。而是亚细亚生产模式的问题。你太不了解美国人了,他们只在
    最佳时机说出他们想要的。
    2009/11/10 21:57:50
  • 回29楼:

    印钱搞建设,促消费,促内需,治内虚,是我的一贯主张(“卖钱”是做不到的,只会内虚)。不过发明权并不属于我,而是属于天才的经济学大师凯恩斯。
    这一理论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上世纪30年代罗斯福新政首次应用即大获全胜,其后被许多国家采用,造就了一批所谓发达国家。
    日本上世纪60年代的翻番计划,也是该理论应用的成功典范。
    所以印钱理论并不新鲜,且是发达国家多年实践的国际惯例。
    在中国许多人(含专家学者)不认识,大惊小怪,显然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少见多怪罢了。
    还是思想不解放,才导致拿着鸡毛当令箭。
    2009/11/7 23:12:14

  • to 27 楼 老汪

    说朱先生说“关起国门”,是我记错了。上篇评论前,应该先再次“验证”。

    但朱先生的“印钱促内需,治内虚”建议与信念,没有记错。

    惊吃的太大,不敢忘。
    2009/11/7 0:03:44
  • 回老汪等:

    老汪这样大惊小怪,令人莫名惊诧,难道老汪是桃花源中人?

    中新网2月6日电据中国海关网站消息,海关总署最新发布报告指出,2008年我国对外贸易进出口总值达25616.3亿美元,其中出口14285.5亿美元,进口11330.8亿美元。

    国家统计局22日上午10点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08年全年经济数据。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达30.067万亿人民币。

    这都是实际数字,换算和计算还是你自己来吧,只要会小学数学就行,千万不要被吓着。

    另外我从未说过“把国门关起来”,我的主张是象日本那样搞外贸。以内贸为主,外贸为辅,主次不可颠倒。
    2009/11/6 22:47:45
  • 回shalako:
    老汪时常感叹,一些经济上的最基本的概念的误解和曲解,为什么如此容易的被接受,被复制,被传播?
    世尊在两千多年前就指出: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
    这个预言实在是太精准了!
    2009/11/6 14:22:41
  • to 25 楼 老汪

    自从听到朱先生的“把国门关起来,只要政府印钱,13亿人民就可以有工作做,内需不足的问题也就解决的”的坚定信念以后,朱先生的任何话都吓不住我了。
    2009/11/6 13:48:54
  • 回朱博主:
    再次看到“常识性错误”,有趣!
    阁下这个“常识”也可以称得上“惊世骇俗”,这两天总碰上“常识”,可真够寸的!

    根据官方数字,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占GDP的60%左右,
    ------------------------
    这个数据好像你已经引用了不止一次,能否指教在下该“官方数据”是从哪儿来的?

    无论出口还是进口都高达GDP的30%左右
    ------------------
    老兄,你可真是吓死人不偿命,还好我是吓大的。
    还有哪位被吓着的?出来说两句吧,我可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2009/11/5 22:46:49
  • 回19楼老汪:
    你说“进口太少”,此言差矣(是不是犯了常识性错误?)。
    根据官方数字,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占GDP的60%左右,无论出口还是进口都高达GDP的30%左右,这么高的比例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
    无论日本还是美国都不到中国的三分之一,这说明中国不但出口多,进口也一样是多(一点点顺差决不表明进口少)。
    但是中国进口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并不说明中国有消费力,中国在广大民众消费力低下的情况下,仍然进口了大量的奢侈品,成为世界第二奢侈品大国,证明了中国少数富人的消费力惊人。
    中国的进出口模式就是一种剥夺中国劳动者补贴中外富人的模式。

    广大国民的消费力能不能不做垫背?能不能把广大民众的需要变成有效需求?完全可以做到,不是什么“死循环”。
    只要学学日本人,拿出中国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就行了。

    2009/11/5 20:48:59
  • 中国需要进口什么商品呢?除了有钱买不到的,剩下的中国都能生产,一方面运出去,一方面运进来,不是浪费运输费嘛?
    2009/11/5 0:11:14
  • 敬佩向兄的拍案而起,我们太需要补这种钙了!可悲的是仍有那么多的人将这种西方垃圾奉若神明。
    2009/11/4 14:10: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自由经济学家,《环球财经》主编。早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先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欧元之父”、国际宏观经济学奠基人、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杰出校友,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的创始人之一。著作:《产权理论和企业制度》、《张五常经济学》、《不要玩弄汇率》、《对美国政府说不》,翻译出版六卷本《蒙代尔经济学文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