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京剧、京腔与胶东话
2009-10-30
字号:

  胶东人说话非常逗趣,倪萍学着荣成姥姥家的那段天气预报,就曾经美美的潇了一洒:“社员同志们注意啦,哈,这个山东省荣成县寨子沟公社刘家村广播站现在开始播送天气预报,哈,这个明天头半晌儿阴有小雨儿,后半晌儿就变天了,南风转西北风7-8级,这个凄凄沥沥的小雨儿夹着嗖嗖的西北风,今儿刮,明儿刮,后儿还刮……”

  金秋时节来到胶东赶往荣成,一路上天色湛蓝,海水湛蓝,一阵阵海风吹来,倪萍的东西南北风刮得海边风电的风叶滴溜直转,本地47岁的许司机不仅把我们带进了最美的蓝海之乡,也把我们带进了荣成话的汪洋大海,哈!司机和乘客都是倪萍学的那个调。

  荣成话为什么这个调?荣成话是个什么调?我开始注意的琢磨着。

  汽车在漂亮的公路上静静的疾驶,车到半途,许司机打开了车上的放音设备,一阵阵京剧的旋律开始在车厢里轻轻的回旋,京剧!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剧竟是许司机的至爱?!许司机家在石岛乡下,驾驶的是跟交通集团承包的客运客车,京剧光盘只能是他自己带在车上。

  京剧之于山东,似乎依稀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听说以前山东的烟台就有京剧之乡的美称,据网上介绍:“烟台市民从呀呀学语的童稚,到八十多岁的老人,不分男女老少,很多人都喜欢京剧。烟台的少年宫公园,每天都坐满了前来娱乐的人们,自带京胡、自由搭档,你方唱罢,我又登场,梅派、荀派、周派、程派,各派唱腔不绝入耳。京剧已经深入到千家万户,成了烟台人生活的一部分。”

  看来京剧之于山东,还不止是热在烟台一个城市,连最偏远的农村也有同样的京剧之热。

  荣成最美的是大海,大海最好的是秋季,秋季的荣成是海景加海获的最好季节。

  我们来到滨海大道终端的河口村钓鱼,现在这个季节钓的主要是螃鱼(可能味比螃蟹),大家在岸边的石蓬上排满了用海钓鱼竿钓鱼,一般都设双钩下钓,而且常常都能一钓成双,海边上很多外地来的钓手,我们钓位边上就是一对北京的男女,他们说每年从五一就常来钓鱼,个把月来一次,八小时火车,然后坐车直达河口渔村,一住几天,每天钓鱼,还可以在空旷的海面上放飞大型风筝,听说很多北京人和东北人都干脆就在这里买房居住,这里的房子很便宜。

  因为第二天要跟渔船出海看流网收放,晚上我也住在河口渔村,在一顿海鲜大餐之后,我突然在农舍的明处发现有一把京胡,京胡!又是京剧的元素!京胡的主人差不多80岁左右,每天都到海边钓鱼,京胡拉起来有板有眼,尖利但很流畅,他说,村里有整套的业余京剧班子,经常也会聚起来大家一起乐乐。

  河口小村在建起滨海大道之前极其偏僻,原来只在天尽头掉头回返后才有唯一的山口进村,据说日本占领山东的时候,一直都不知道还存在这么一个村子,后来是在追赶八路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绝密的小村,现在这个村子非常富裕,全村基本都是蔡姓,祖先可能从江苏经海上来到这里,现在说地道的荣成话,邻近全国首富的西霞村。

  荣成的成山头是中国大陆最深的嵌入大海的地方,这里的大海每天2次潮起潮落4次变色,加上夜晚海面上的磷光闪烁,是真正五彩的大海,我们一直在这周围玩了十来天,成山头这里非常富裕,相邻的西霞村堪称全国首富,仅村属动物园和游乐园就都是各值大几千万价值,但成山头这的民风一直极其朴实,据说以前很穷的时候,如果杀猪包饺子,都会周围请乡亲共享,旧城厢以东的地方,村民有事都是你帮我我帮你,以前几乎完全没人参与经商的事情。

  经过用心的辨认,荣成话在发音方面其实也有些规律,我感觉到的主要有三点:第一是带非常重的儿音,比如倪萍说的今儿、明儿等等;第二是将许多普通话里字的发音,读成第四声的重音;第三是将一些普通话里读第四声的字音,反过来读成第三声。

  十来天后我们踏上归程,非常凑巧,我们又坐上了许司机的车,我来的早就坐在了司机座位的后面,我问他为什么那天你放京剧听?他说,我那天下午主要是想听一听提提神,我喜欢京剧,他说,我们村里也有一帮人喜欢京剧,也有整齐的队伍经常一起玩京剧,我问他为什么喜欢,他说,胶东的人容易跟京剧亲,因为京剧的字音很多都是荣成音(胶东音)。

  许司机列举了一些字例,比如“说”字,普通话是“shuō”,荣成话跟京剧都是“xuě”,读“雪”的音;比如“尖”字,普通话是“jiān”,荣成话跟京剧都是“jìn”,读“近”的音;比如“心”字,普通话是“xīn”,荣成话和京剧是“xìn”,读“信”的音;比如“秋”字,普通话是“qīu”,荣成话和京剧是“qìu”,读“秋”的第四声;其它还有“就”、“坚”等等字,这里面不仅有拼音能标得出的同异,还有用拼音难以标明的差异。

  难道说山东特别是烟台及以东的京剧之热真跟京剧有点关系?

  现在正规的说法是京剧源于徽班,安徽、山东跟京剧可能存在什么联系?

  按照新历史观人类曾发生过非常多迁徙的观念思考,中国中原曾有过主要是往南的迁徙,而山东因为地形的原因,主要发生的是往东的迁徙,这两者的迁徙原点都是中原,也就是说,如果这两者都曾在中原有过聚头,语言就可能有过交流,甚至可能原本就是一样的,后来在离开中原后再各自发展,这样的解释有可能成立,在往南迁徙的人群中,人们发展出了京剧,而往东迁徙的人群则成了知音。

  如果按此进一步解释,北京话的儿音也可能是来自于中原古语,而不是以前所说的来自于阿尔泰语,因为北京也是中原原点放射的一个方向,只不过北京的儿音后来比较柔和,而荣成的儿音则较多的保持原声,安徽的情况不太熟悉,但安徽和江苏都是中原往南的主要方向,那里儿音保留的如何虽然不太清楚,但江苏徐州附近有跟荣成话相同的特别客套话,其将邀请别人来家做客都说成是“来家站会”,“站会”其实就是“站会儿”,是带儿音的。

  今年春节前后,广东在省内西部发现十万“标人”时我就非常关注,据报道说,“标人”是2200年前来自于中原,如果这个说法及荣成话原发地在中原的推论得以成立,有可能荣成话特指蠢钝的人为“彪”、“彪呼呼”的词语,其出处就是古代对“标人”这个异族的蔑称转义,只不过后来两者都循不同方向离开中原,无意中割断和掩盖了历史上的这段关联。

  与“彪”的事例相仿,广东汕头人将蠢钝的人称为“白仁”,可能也是对相邻的山东族群的蔑称转义,有研究说古代对山东人的文字描述是:“个大、肤白、相貌端正,仁”,这里面就包含了“白仁”,另外,据说“仁”字在古代并没有道德方面的字义,如果属实,“仁”字甚至可能有身材高大一个顶俩的意思,不过这是题外的话,而且也还纯属浅层猜测,汕头远在南海之滨,但汕头现在竟有蓬莱和莱芜的地名,这其实也非常可疑。

  虽然荣成地处非常偏远的山东东部,但荣成话与其它很远的语言却具有很多特别的联系,我很多年前第一次去荣成时,就发现荣成话有“生分”的词语,“生分”不是各地普遍使用的词语,但远在广东的汕头话里也有“生分”一词,台湾的李敖不久前也用过这个词,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闽南话里学的词;另外,荣成话喜欢将煎东西称为“烙luǒ”,汕头话称之为“luǎ”,读写基本都是“烙”;去年我还发现荣成话将盖锅盖的动作说为“砍kǎn”,这跟广州话闭嘴的“砍kán”极其相像,这也非常奇怪。

  中原在古代很像宇宙大爆炸的原点,所有接近原点的族群,后来都可能被抛射出去,从夏、从商、从周以及之后的一些年代或者朝代基本都是这样,这是中国历史极重要的一打走势,荣成话在中原的时间,有可能是华夏与东夷争执的那一段,是中华民族奠基的涿鹿大战那一时段。

  以前我们找不到东夷的去向,但现在看难道不是很有点线索吗?东夷是当时最大的族群,是不可能被完全灭绝的,当时的历史记载也只是说被打败后被融合的描述,而不是说被完全灭绝或者完全驱逐,也许,我们现在只要按照“个大、肤白、相貌端正,仁”的体征,以及顺着中原往外的放射形方向寻找,说不定东夷族突然间又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山东东部由于地形原因,天生就是极少被扰动的历史盲肠,而在盲肠底部搜寻,一定是特别的重要。

  在回到广州之后,荣成与京剧相关相联所透露的信息和思考,一直仍在我头脑中继续回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