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存亡之秋 - 向松祚首页
政府财政开支不是免费午餐
2009-10-14
字号:

  两个月前,笔者发表一篇文章《当前的救市政策能带我们走出金融危机吗》(载8月2日《南方都市报》评论版),分析各国挽救金融危机、刺激经济复苏之政策,其中有一段话如是说:

  一言以蔽之,挽救金融危机之正确策略既不是“凯恩斯式的财政赤字开支”(除非财政开支通过转移支付成为普罗大众之真实收入),更不是“伯南克—弗里德曼式”的货币和信用扩张,而是大幅度改善普罗大众的就业环境,大幅度提升普罗大众的真实收入,包括财政转移支付、各种税收喝政府收费的减免、大力扶持消费信用(包括教育信贷)、大量发放消费劵、甚至最极端的措施,可以是开动“直升机”将钞票撒到低收入的老百姓手中(借用伯南克的着名比喻。然而,“直升机伯南克”将钞票撒错了地方,他开动“直升机”将大把钞票撒给了富裕阶层、大企业和金融巨头,刺激的是投机性需求,真实需求却持续萎靡)。

  此论点似乎非常武断,批评意见不少。我想,自己的结论是从严格理论模型推导出来的,反复思考其中逻辑,找不到错在哪里,才敢于说出来供大家批评。文章发表后不久,我到美国开会,希望实地看看奥巴马政府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和货币扩张措施是否初见成效。抵达旧金山第二天(8月17日),《今日美国》头版刊登着名民意调查机构的调查分析结果:67%的美国人认为奥巴马经济刺激政策毫无效果!随后请教几位美国经济学教授,他们对经济前景相当悲观。

  一个月后再到华盛顿,抵达的第三天(9月26日),《纽约时报》头版醒目大标题:“就业市场僧多粥少,失业率再创新纪录”。文章说,尽管经济似乎开始复苏,就业前景却愈加黯淡。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最新数据,7月以来,全国新增全职工作岗位只有240万个,失业人数却高达1450万,换句话说,6个人里面,只有一个人有机会找到工作。金融危机导致企业大规模裁员,新增工作岗位自然急速下降。自2007年金融危机到今年7月,美国西部和南部地区新增工作岗位减少45%, 中西部减少36%, 东北部减少23%。制造业受打击最为严重,2008年以来,制造业新增工作岗位减少47%,建筑业减少37%, 零售业减少23%。综合全国数据,平均失业率已经超过9.7%。文章访问多个失业者,情绪低落,叫苦不迭。连大名鼎鼎的思科公司总裁钱伯斯都说:“尽管公司业务开始强劲增长,却不会快速增加新的工作机会。”

  情况非常清楚: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至今未能奏效。人们或许会说:稍安勿躁,刺激政策不是不奏效,而是时间未到,时间一到,必然奏效!的确,奥巴马刺激政策还不满一年,大家可以满怀希望。

  然而,10月1日《华尔街日报》发表着名经济学者、哈佛大学名教授罗伯特。巴罗(Robert Barro)和他学生联名的文章,观点单刀直入:“财政刺激开支没用!”(Stimulus Spending Doesn't Work)。文章简要总结了二人最新完成的一个研究课题《政府采购和税收政策之宏观经济效果》(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2009年9月发布)。师徒二人通过详尽分析二战以来政府财政开支的宏观经济效果,得到的结果令人吃惊:“绝大多数年份里,政府国防开支的乘数只有0.6—0.7(即政府支出1元钱,真实GDP只增加6分钱)。只有当失业率超过12%时,乘数才接近1.0。非国防开支的其他政府支出,乘数效应还要小得多。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凯恩斯的乘数理论。相反,减税却的确能够刺激经济快速增长!”

  早在今年1月22日,巴罗就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政府开支绝非免费午餐”(Government Spending Is Not Free Lunch),尖锐批评奥巴马政府以凯恩斯“乘数理论”为经济政策基础,嘲弄奥巴马团队想当然地认为政府开支的乘数是1.5!巴罗说:“如果乘数是1,我们就要欢呼雀跃。政府每购买一架飞机或修一座桥,经济体系之产出就自动增加,足够多造一架飞机或一座桥,不需要任何人削减任何消费和投资。政府开支真正是免费午餐了。现在,奥巴马的经济团队幻想乘数不是1,而是1.5,果真如此,那就要创造人间奇迹了。政府多采购一架飞机或多修一座桥,经济体系不仅能完全满足政府的要求,而且还能够创造出额外的财富供大家消费和投资。好一个锦囊妙计,假若经济体系真是如此运作的话,那么,即使政府所修的桥梁完全是废物,即使政府号召人们去挖坑填洞,也是完全值得。然而,读者或许马上就会纳闷儿:如果真有那么神奇的魔术,政府干嘛才宣布区区1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

  巴罗的嘲讽令我拍案叫绝,颇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慨!在《当前的救市政策能带我们走出金融危机吗》一文里,笔者曾经写道:“其实,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是:假若财政赤字和货币信用扩张能够立马见效、妙手回春,假若政府真的如此万能,那么,人类经济就不会出现周期性波动,甚至连金融危机都不会发生。金融危机的反复发生,衰退和萧条频繁出现,证明政府绝对不是万能,财政赤字开支和货币信用扩张绝不是万应灵丹。”

  巴罗的结论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经济政策之重心,应该是鼓励普罗大众和企业投资、生产和工作。税收改革首当其冲,关键不是直接送钱给普罗大众,而是降低边际个人所得税率,特别是那些税率已经很高的税种和资本利得税率。上佳之策是干脆取消联邦公司所得税。政府支出政策的重心,是拒绝那些不符合成本—收益原则的项目。回想1980年代,供应学派经济学所主张的某些极端减税措施没有依据,同样,如果今天我们以为增加政府开支是免费午餐,那就大错特错。”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发改委警告:地方政府负债超5万亿 或在未来引爆风险
    2009/10/16 15:25:48
  • 一个稳定工作的特点是它的持续性。 人有了稳定的工作,就会以收入为基础计划自己的开销---社会上才有了“持续”开工的工厂与天天营业的商店。

    如果作者认为政府花钱不能就经济与水火,为什么却认为:

    ----
    而是大幅度改善普罗大众的就业环境,大幅度提升普罗大众的真实收入,包括财政转移支付、各种税收喝政府收费的减免、大力扶持消费信用(包括教育信贷)、大量发放消费劵、甚至最极端的措施,可以是开动“直升机”将钞票撒到低收入的老百姓手中(借用伯南克的着名比喻。
    ----
    作者的观点其实还是认为政府花钱可以救经济,问题是:如何花。

    但问题的实质不是“如何花”,而是长期看根本“没有用”。因为这样的方法是“不连续”的。先生的提法里,有多少政府可以持续做的?政府又是哪里来的钱?

    奥巴马的“刺激经济”的计划,也是暂时的。作者所说的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效果的话没有错,但作者没有看到的是“不明显”的效果--- 没有这个计划,失业率会冲破天去的。 中国的四万亿撒下去,是要“力争保八”。没有四万亿,能有多少增加?还是下降?

    作者为什么没有看到一个本质的问题:全球社会的经济是不是已经到了一个类似于一个人的65岁的年龄 --- 没有多少能量潜力可挖了?18岁时不用“伟哥”,小伙子憋的满街跑。 65岁了,只能是临阵吞下几粒“伟哥”壮胆,但长久又能改变本质么(话糙理不糙)?

    人类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65岁”的年龄了。不要想再现18岁的“辉煌”。倒是到了“打打太极拳”的养身的年龄了。

    这样的话,向先生的理论就没有用处了。所以,向先生不愿意承认没有办法了。坚持认为“办法一定有,现在的不管用,是因为办法不对”--- 这才有向先生认为中国还有20年的工业化与城市化的路要走(另一篇文张“ 西方没落 东方崛起?”的观点)。但不能天天开着飞机撒钞票给百姓吧?中国的经济,能靠政府盖城市再支撑20年?  你说呢,向先生?

    向先生,经济,真的没有办法再“回春”了。不要自责,不是你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

    但如果先生还是满大街吆喝,给百姓一个错误的感觉:经济还会回到以前的样子(哪怕是变得好些呢),那就是先生的不是了。

    现在是告诉百姓实话的时候了 --- 经济不会在如以前那样发展了-- 尽管说的时候要温柔些,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混乱。 实在不行就唱首歌:

    (Honey),“I know it was love, but it is over now".

    还不行,就再加几句:" It's not you, it is me".

    仍然不行,就痛批自己:" I am not good enough for you".

    最后一招:run, fast, & do not look back.

    Good luck!





    2009/10/15 8:10:24
  • 这一次,我同意向先生的观点,我认为,去杠杆化,等同于股市泡沫破灭,金融衍生品是吹出来的泡沫,当所有的人都想获利了结时,泡沫破灭了,为了阻止泡沫破灭,美国政府把钱撒向了花旗,AIG,摩根大通等金融机构,理由是这些机构太大所以不能倒下。因此,美国的就是政策不能令经济走出衰退。但是也不会立即形成通货膨胀,只有当得益者花这笔钱时,才会形成通胀。因此,通胀将是缓慢而痛苦的。而就业不会有改善。这就是滞涨。
    2009/10/14 21:38:26
  • 3楼,美元印多是建立在政府财政赤字和国债上的,以债务的形式放出流动性,财富并没有增多,理论来说只是流动量增多,政府守信的话是要收回流动性的,不过对于美国来说放出流动性有利,可以将祸害输出到国外,尤其是亚洲国家。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中国的财政刺激就是只能制造国内通货膨胀了,再加上输入性通胀。现在的政府刺激其实是国家利益的争夺,已经超越我们的纯经济概念了,说句话是抢劫也很合理。
    2009/10/14 14:24:17
  • 文章观点比较极端,政府开支是必须的,是防止大萧条的悲剧再次重演;当然真正的复苏是经济增长,失业率减小。政府开支只是以时间换空间,功效大小与否取决于政府开支的具体措施合理程度怎样。
    2009/10/14 14:12:33
  • 经济危机是市场经济无序,盲目生产造成的。
    2009/10/14 13:07:07
  • 很多方面由政府财政开支是正确的。
    2009/10/14 13:04:31
  • 因为美元印的太多了,所以金融危机来了,现在人们寄希望于印更多的钱来解决危机,这不可笑吗?因为生产过剩了(因贫富差距过大而购买力不足),所以经济危机也来了,人们又寄希望于用财政刺激这一势必进一步拉大贫富悬殊的政策来解决危机,这不同样可笑吗?
    马克思对扩张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救世效果早有论断,那只能让危机在延迟之后以更大的规模爆发,等着瞧吧,历史上始于08年的由次贷引起的这场危机会让29年大萧条黯然失色的。
    政府当然不是万能的,否则历史上就不会有一次次的王朝更迭了。因为现代已经打破血统承袭,所以人们不再需要改朝换代了,但阶段性清算和领导集团的变更还是要有的。
    2009/10/14 10:35:04
  • “其实,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是:假若财政赤字和货币信用扩张能够立马见效、妙手回春,假若政府真的如此万能,那么,人类经济就不会出现周期性波动,甚至连金融危机都不会发生。金融危机的反复发生,衰退和萧条频繁出现,证明政府绝对不是万能,财政赤字开支和货币信用扩张绝不是万应灵丹。”分析得有道理。

    支持此段;(巴罗的结论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经济政策之重心,应该是鼓励普罗大众和企业投资、生产和工作。税收改革首当其冲,关键不是直接送钱给普罗大众,而是降低边际个人所得税率,特别是那些税率已经很高的税种和资本利得税率。上佳之策是干脆取消联邦公司所得税。政府支出政策的重心,是拒绝那些不符合成本—收益原则的项目。回想1980年代,供应学派经济学所主张的某些极端减税措施没有依据,同样,如果今天我们以为增加政府开支是免费午餐,那就大错特错。”)
    2009/10/14 9:37:27
  • 在武断地声称“财政刺激开支没用!”前,请事先明确几个问题:

    面对大规模经济衰退时,
    1。大危机初始,财政刺激政策能够减缓冲击的力度,给企业和就业以调整的时间和空间。
    2。危机深化和持续,财政刺激政策能够缓和危机的破坏力。增加部分就业和需求,安抚社会情绪。
    3。走出危机。财政刺激政策不能够直接解决大的经济危机(这个方面楼主和专家的判断是没有问题的),但刺激政策争取到的时间对社会调整和新产业的萌芽、升级和发展是有正面的意义。
    4。社会经济调整和新产业的萌芽、升级和发展才是市场经济走出危机唯一途径。
    2009/10/14 9:14: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自由经济学家,《环球财经》主编。早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先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欧元之父”、国际宏观经济学奠基人、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杰出校友,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的创始人之一。著作:《产权理论和企业制度》、《张五常经济学》、《不要玩弄汇率》、《对美国政府说不》,翻译出版六卷本《蒙代尔经济学文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