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子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战争 - 廖子光首页
中国不好的地方是市场经济造成的
2009-09-24
字号:

  主持人:欢迎您再次作客新华网。上次您在这里说,金融危机最困难的时刻还未到来,半年过去了,现在您的观点是什么?您同意奥巴马、伯南克等人认为美国经济可能已经走出低谷的看法吗?

  廖子光:谢谢,很高兴有这个机会。

  我的看法是,这个危机不是一个短期的事情,它是一个很长远的问题。奥巴马自己也说,现在情况比较好一点,但是还有很长的时间才可以恢复到原来的程度,也需要很长的时间解决失业问题。 现在全世界政府都在干预经济,虽然他们不怎么提这个问题,即美国现在是用国家资本主义来救市场资本主义,美国公开承认市场资本主义是失败的,但是国家资本主义呢,进去很容易,但是出来并 不怎么容易。

  主持人:为什么?

  廖子光:政府投入的钱是还没有赚回来的,是将来的钱,而你现在放进去救危机,经济好的时候你可以退出来,但是现在经济发展却仍然很慢,而这个时候你把钱拿回来,金融危机又会来了。所 以这是一个周期的问题,如果时间正好政府是可以退出来,如果退出来以后经济又不好就又要再进去。所以像G20在伦敦开会,美国要求全世界的政府一起来考虑什么时间最好可以退出去,他们说退 出去是应该的,但是不要太快,不要太快的话复苏也不会很快,但是如果他退出去呢?美元贬值就会很严重,所以他现在是进也不可以、退出也不可以。

  主持人:如果现在不是退出的时候的话,那为什么包括欧洲和美国的一些官员、财长都在谈论退出的问题呢?是不是已经提到议事日程上了呢?

  廖子光:主要的问题是他们知道,如果不退出去,很多国家都会把新的债放出去,来救旧的债。但是这样做,他们也知道,货币是会贬值的,所以他也要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是准备退出去的,所 以你不要卖我们的货币,这个是主要原因。但是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退出去呢?这很难说。现在有一个全球性的原因就是它并不只是想美元贬值,他会导致全世界的货币都贬值,所以现在全世界的货 币都是贬值的,有些国家经济下降慢一点、有些国家经济下降快一点,这就会反映到外汇的市场。不是美元比欧元好、美元比日元好的问题,实际上每个经济的下降率不同,这也就反映到了货币的价 值上了。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所谓的退出战略并不是真的要退出,而是为了避免各个国家的货币继续贬值。

  廖子光:对,另外也要鼓励市场不要怕,我们是会想办法退出来的。

  主持人:不过,奥巴马和伯南克都拿出一些数据说,美国经济正在走出低谷。比如伯南克说有数据表明,美国7月份成屋销售增至近两年来最高水平,单房新屋开工连续第五个月出现增长。我们 该如何理解这些数据?您认为哪些数据才可以支撑对经济走势的判断?为什么?

  廖子光:伯南克提到的成屋销售最高水平,只是说这是危机以来最好的,另外他没有说价钱到底是多少。现在交易多的原因是那些抵押房产被银行低价收回、然后又低价卖出去的,所以这不是好 消息。如果你真的卖得多而且价钱也高的话,这才是好消息。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说,最近伯南克的数据包括美国房屋销售量回暖,是在金融危机比较差的环境中的较好表现,另外这是打折后才出售出去的?

  廖子光:对,价钱便宜了一半,他当然卖得多一点了。

  主持人:我发现在您的文章中经常提到美国失业率的问题,您认为美国失业率是一个很重要的指导数据。而美国相关机构经常会发布一些数据,这些数据可以说是好坏参半,您认为哪些数据对于 分析经济形势具有指标作用?

  廖子光:看这个数据,不能只看一个平均,平均失业率10%、11%、12%已经很不好了,但是失业率甚至高达20%、28%;另外有些人不是失业,他还有工作,但是Underemployment,什么叫 Underemployment呢,就是你可能有工作,但是你的工资是很少的,可能是以前的一半甚至更少,所以那些Underemployment又是工资太低的问题。现在工资太低的话,就不能还他们的债,政府再投 入一些将来的钱,也是债,但是这是公债,用这个公债来买私债,他就让危机中的公司不破产了。但是实际上他把公司破产的问题搬到了国家破产的地位。所以有些人说,奥巴马虽然挽救了美国市场 的破产,但他的代价是美国国家会破产。

  主持人:为什么他的救市计划会导致美国国家的破产呢?

  廖子光:原因是这样的,美国和中国不同的原因是,中国经济好的时候,政府有多余的收入,而美国经济好的时候,政府也是亏的。所以美国现在花更多的钱来买市场的债放在中央银行里面,但 是这些债将来也要拿钱还的,是要用人民的税来还的,但是人们没有工作做、没有收入你就收不到税,收不到税你还要还债,那你怎么还债呢?债运作的是钱,这些钱都是空的,律师要盖章、公司有 债务危机就再裁员,裁员以后这个税就更少,就这样恶性循环下去。很可能有一天美国变成了没有外债,都是美元债的国家。但是迟早人家不愿意收美元了,现在中国政府叫美国要小心美元的价值就 是这个问题。

  主持人:那您判断按照奥巴马的这种救市计划,美国到底能不能走出金融危机?或者什么时候能走出低谷?

  廖子光:叫我来说,他现在应该做的,是他没有想过的,可以做的就是指会不会经过国会的同意。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要保卫市场经济,所以他们虽然现在用了国家资本主义,但是他也是在很 无奈的情况下才用的,要不然他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因为很多可以用的方法他不用,因为他的头脑问题。

  主持人:比如哪些方法呢?

  廖子光:比如把钱放在人民身上而不放在公司身上,这个方法他还没有用。把救经济的目的放在打击失业率上,他也不是这样做,甚至他认为美国失业率是经济反映的结果,而不是政策的目的。 他是先救公司,然后公司职员的增加就会解决失业问题。这样的做法会使政策取得效果的时间很长,所以我认为这个危机的时间会很长,很可能是五年或者八年才能解决失业问题,即便他现在的政策 成功了。而如果经济危机还影响到其它方面的话,这个问题还解决不了。另外两年以后就要面临国会选举,现在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他可以控制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但是两年后的国会选举 他就很可能失去一院或者两院。如今,不利的法律,他也可以通过,一个省有60票,共和党甚至可以不投票。他现在来推医疗改革,就是想利用这个医疗改革来控制三个机构,但是这是做不来的。

  主持人:您提到美国医疗计划是奥巴马力推的政策,您认为这个计划最后能在国会通过吗?

  廖子光:如果他不能具体地改变这个方案的话,根本没有可能通过。

  主持人:但是,奥巴马跟克林顿时期不一样的做法就是,奥巴马把具体方案的制定权交给了国会的参议院和众议院,让他们制定一个方案,然后自己再在这个基础上拟定具体的方案,您对这个有 什么看法呢?

  廖子光:有一个医疗协会前几天提了另外一个方案,这个方案和奥巴马的方案是很不同的。奥巴马最初的方案是让步得很厉害的了,但是最重要的是一个单位来给钱,你一个平民到哪个地方工作 没关系,就只有一个单位一直针对着你给钱,这个单位是政府的,但是当年共和党反对他,但是有时候执政党内,比如被称作“蓝狗”的很保守的民主党人士也反对他,这个问题是很困难的,也有人 家的情绪问题,不是一个逻辑问题。

  12年前克林顿已经试过一次,那时,经济比现在好,但是也通不过,而现在还是有很多人支持奥巴马的,但现在不是时候,现在还不可能放这么多钱。

  主持人:您认为国会不会通过医疗改革计划,根本的原因是什么?

  廖子光:因为美国国会是很负责的,各种方面都有不同的利害关系,保险公司不喜欢,他们不想政府和他们竞争,他们是可以从中赚很多钱的。政府来了保险费会低一点,政府来了,他们也不可 能说,你有什么病,我们不保你,我只要保你很健康的,保险不就是有病的时候才帮你吗?医生协会也担心这样做的话,医疗费是不是会减少。医院也有担心,有些人说这个方案是不是帮非洲移民的 ?如果你帮非洲移民的话,这个费用太大了。所以很复杂的。而且有些人根本不想改,说有钱人根本不用等,就可以见最好的医生。所以最基本的就是,奥巴马想在医疗服务商有所平等,但美国很多 人都是不支持平等的。

  主持人:如果说奥巴马跟国会两院达成一个妥协,通过了带有妥协性质的医疗改革计划,那么,这项医疗改革计划对于美国经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廖子光:没有影响,因为你通过了以后,对经济有影响的时间会很长,要五年、七年才会有影响,现在的危机想一、两年解决是根本不可能的,医疗的解决只是其中之一。但医疗解决的主要说法 是可以省钱了,可是省钱并不是解决金融危机的方法。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方法也不是拯救美国经济的方法?

  廖子光:这个方法对经济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主要影响的就是有些人说现在我们国家没有钱,支持不起医疗,他会说这个方法是省钱的,另外解决问题的一个方法就是保险公司收入少了,现在政 府一方面想改革,让他们的收入减少,另外一方面又要保障公司多赚一些钱,到底应该做哪些方面很难说。

  主持人:奥巴马决定对中国的轮胎征收惩罚性的关税,奥巴马这种典型的贸易保护主义做法对美国经济,释放了一个什么信号?

  廖子光:这个事件在经济上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但是它释放了一个信号。主要就是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时,工会对他的支持很大,而工会则反对经济的全球化。奥巴马这样的做法,他知道外交 上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但是政治上他没办法。因为两年后国会大选,民主党要逼他不要令工会失望,如果工会不支持的话,他肯定会损失众议员的选票,这也是他很无奈的问题。

  所以他也说不是保护主义,而是公平贸易主义。我们中国也是很困难的,美国这样做以后,他在外交上说,美国政府很想和中国政府友好,但是我们内政问题使我不能这样做。我们中国传统的做 法就是对外的声音是统一的,同时我们也没有内部斗争,这在现代外交来说不是一个好的做法,不是一个有作用的做法。应该说,我也想和你友好合作,但我们也有内部的问题,我们有些人反对这样 做、有些人反对那样做,所以你要明白我们的问题。我们的社会也是很负责的,有些人会反对我们对你让步,现在我们没有这个牌可打。

  主持人:现在国际社会有一个共识就是,为了刺激全球经济走出世界金融危机的低谷,必须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但是像奥巴马这种典型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是不是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是否会引 发全球贸易战,是否会影响全球的经济复苏?

  廖子光:反对贸易保护其实只是一个口号,所谓的贸易保护主义不是这么简单的,一般的贸易保护主义就是说我保护我的利益,而你不保护你的利益。现在经济全球化,每一个国家对于全球化的 好处和坏处的理解是不同的。在美国,全球化对跨国公司好、对大公司好,对工人不好。在中国,也有这个问题。全球化有很多好处,但也有很多坏处。比如我们市场开放后,还没准备好,他们就进 来买了很多便宜的东西,以及我们东西发展不平衡都是全球化的坏处。而国家和国家之间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全球化中发达国家的好处是要多于发展中国家的。所以每个国家中都有人支持全球化, 也都有反对全球化的。

  大概来说,支持全球化的都是有钱的人,有能力的人;反对全球化的人都是没有钱的,没有能力的。但是不可能都听有钱人的话,现在资本主义国家也不能只听有钱人的话,如果只听他们的话, 对你的经济也不好,如果穷人没有购买力的话,经济市场就有问题。

  主持人:那您认为既然美国这么做了,其他国家会不会也效仿美国,采取贸易保护?

  廖子光:这就是所谓贸易竞争的开始,竞争是没有人想做的,但是竞争发生的原因是不可以不做。现在全球化以来,贸易竞争还没有完全停止,只是大部分的我们还是合作的。这不只是大国和小 国的竞争。欧洲和美国之间也是这样的问题,出口美国的水果、美国的香蕉;欧洲也有这样的问题,买谁的飞机也是这样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变得很专业化了,一般人都不明白,但是那些贸易律师 赚了很多钱,都是用来打这个贸易战的。

  主持人:那轮胎特保案会对中美贸易关系产生很大的影响吗?

  廖子光:影响的数额其实并不是很大,中国很多生产的东西都是外资的。长远来说,中国自强发展起来,美国一样是可以做的。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投机的问题,是短期的问题。

  主持人:您认为轮胎的问题是中美经贸关系中的一个小问题?

  廖子光:小问题,却是一个代表性的问题,如果轮胎可以这样做,那电子业也可以这样做,将来飞机也可以这样做。

  主持人: 那这么说它还是起了一个不太好的带头作用?

  廖子光: 但是这个问题大选以后可能会改变。

  主持人:您是指两年后的国会选举?

  廖子光: 对,因为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奥巴马不想工会不投票给他。

  主持人: 如果说这是一个小问题的话,那您认为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大问题是什么呢?

  廖子光:是美元霸权问题,这个问题我们政府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也公开提出我们的观点,明天在匹兹堡,我想我们可能不会这么客气,上次我们对美国发出了质疑,我看这次也不会这么客气了 。因为现在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现在并不只是美元霸权的问题,是美元贬值后也继续霸权的问题。所以增加了美元贬值的问题。这正在推动中国对美元霸权做出反应的时间,另外你一年一年地不解 决这个问题,他的美元一年一年地跌10%、15%,所以没有时间来慢慢解决了。

  主持人:二十国领导人第三次金融峰会将在匹兹堡举行,在会议召开前,各方的表态很有意思,比如欧盟国家要限制金融高管的高薪;美国说全球应该统一步调推动金融改革的计划,您认为各个 国家立场之间的差异反映了什么问题?

  廖子光:这不是争论不争论的问题,而是一个政治上的口号的问题。如果这些人的工资放得很低了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不是工资低的问题,但是现在工资低到这种程度就会鼓励你去冒险,你去冒险的话今年发了很多财,那你的工资就高了,但是你现在发财了很有可能三年后破产了,所以他要改革工资的目的就在 于此,这也是有道理的,但是做不做得来也很难说。

  因为工资是由公司赚多少钱来决定。一般总裁就很保守,他一保守的话对经济也不好,所以虽然我们是鼓励一般人,保险的方式只是对自己好的,对经济、对国家不好的,这就要进行更改。用什 么方法来改呢?就是用政府管理,但是政府管理在美国来说是一般人就像吃鸦片一样没有人欢迎的,这是由于它的政治背景的原因。

  我们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国家是党领导的,我们觉得党领导、政府管理是最好的方法,现在不需要辩论了,我们已经有了60年的实际效果了,当然,我们还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那些不 好的地方不是从党里面来的,是从市场来的,是市场经济造成的。美国也有很多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他好的地方在他看起来是从市场来的,不好的地方他看来就是从政府来的。那么到底 哪个是真的呢?不用讨论、不用辩论了,大家只要看后果怎么样就行了。现在来说虽然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是一个穷国家,但是这次危机中我们的后果比美国好,但是也不是最好的,我们也 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的问题并没有他们的问题这么严重,我们的问题并不是不可能解决的问题,而他的思想不改变的话他的问题是根本不可能解决的。过去两年我们的政府政策变了很多,很灵活 ,所以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可能性比他们高。

  主持人:您认为,我们现在还存在什么问题?

  廖子光:很多问题我们政策已经定了,但是还没反映出来。比如以人为本啊等等现在很多政策都已经定了,但是发展起来还比较慢,效果也还是太慢。

  就我所知道的,从报纸上看到的,中国的政策和美国的政策相比要灵活很多,政策已经定了,但是做起来和美国差不多。我们政策已经决定了要减小依赖出口,要发展内销,但是真的做不做得来 呢?近两年没有什么看到的大的行动,所以可以说我们的行动是太慢了。但是我们和美国有一样相同的就是大家都没有时间。所以我们要快一点,政府要大胆一点,如果我们把充分就业、提高职工工 资放在目的上而不是放在后果上会更好一点,如果放到后果上是永远达不到的。所以我们不要再欢迎外资和合资,我们如果需要新的技术的话我们可以欢迎人才而不是欢迎公司。

  你看唐朝,我们欢迎很多外地人来,但是不欢迎外国的机构来,现在我们开放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我们打开大门欢迎外国大公司来,我们很多很聪明的年轻人都做了他们的员工,应该说我们欢迎外 面最好的人才来,但是不可能带公司来。我们现在合资国家的比例来说我们是唯一还有多余资金的国家。第二,我们有市场。第三,我们本地人才很多,但是发展还不够。第四,市场的机会还是外资 公司多一些,这是很不好的。另外,我们知道收入不平衡是不好的,但是我们的金融结构没有政策可以鼓励金融机构来发财,人们有钱都拿到公司里了。所以我提议要改革金融系统,每个地方的人们 都有机会来受金融机构的促进。

  我提议我们在全国发展人民金融公社,把基金从金融公司拿回给人民管理,产生的财富直接到了人们身上,而不要经过所谓这些大公司的组织。美国问题就是这样产生的,我们有些人不明白,我 们革命是反对资本主义,有些人不明白,还以为革命是反对资本,其实资本是好的,资本主义是哪个方面来控制资本。所以我们现在有危险了就指责资本主义,实际上我们的人们控制资本的能力很小 ,所以我和我的年轻朋友们说你们应该到你们的老家去建人民金融公社。

  主持人:您提到的“人们控制资本的能力很小”是指我们没有机会控制,还是说我们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和技能?

  廖子光:应该说我们的人们不懂怎么做,所以他就把钱给银行,比如在一个农村里,他要去工商行分行可能要坐四个小时的车才到。

  主持人:您刚才所说人们不懂怎么做,那么成立的金融公社如何管理?

  廖子光:邀请一个专业的人来管理,但他不是主人。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说让人们来做这个金融公社的董事长。

  廖子光: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个一万人的小村,这个小村有地、有房子,这个地方有一些资本就是会发财的,但是他并没有发财,虽然有钱。如果我们做金融的收取一点钱做他的顾问,我们就会 告诉他,你有人口、有土地、有生产,如果我帮你吸纳一些资本,你的生产可以多两倍,我可以用你的市场效力来变成钱,你又用这个钱来发展,那么将来发展的成果就是你的。我们把这些拿回来叫 他去农村做这个工作,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农村的GDP马上就会增长四倍。

  主持人:许多网友也关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问题,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中国政府已同意购买不超过500亿美元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券。巴西和俄罗斯也已承诺将分别购买100 亿美元的债券。这种市场化融资是否符合您希望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方向?

  廖子光:两个不同的地方。第一,我们现在这样做的原因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做法我们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方面的发言权大一点,但是另一个问题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本身应不应该继续下 去,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是我们还没有真正开始讨论的。

  我们在有些人听美国话,那是买办。是不用改革的,只是拿多一点钱。我倒是觉得我们不需要做买办,因为我们中国的做法是如果我们管理得好,我们是一个资源大国,那我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自然很大,不需要买什么东西。所以如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想有作用的话,中国迟早是有最大发言权的,我们有世界20%的人口,将来我们可能也要占世界20%的GDP,如果我们做得好,人口多了,我 们可以有50%的GDP,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当然是我们主导了,美国可以主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因为它是大国,现在美国自己都做不起来。比如俄罗斯、巴西等等国家,但是这些国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是对中国而言,这60年我们的工作具体上是做得很好的。这样下去的话我想将来15年可能会比以前翻几倍。但是中国最好的原因是他要慢慢来,要小心。我对这点有一个不同的看法,中国现在没有 太多的时间,时间是最宝贵的,你做错或者做得慢代价还小一点,最不好的是不做。我们不是搞五年计划吗?我很早就开始看了,我看了以后很不开心,我们的五年计划太保守了,五年计划的目的不 是要达到全部,你达到一半就好了。

  主持人:那您认为应该重点发展哪几个具体的领域呢?

  廖子光:应该做的再快点,各种不同的做法要统一,要让他们发展。但是最重要的现在看来是一定要党领导。

  快一点,做多一点。党最重要就是的路线,国家的路线是什么,我们也很清楚,国家路线是我们要复兴,我们有做资源大国的条件,我们要平等,我们要民主。那么怎么做呢?中央要放一点。再 快一点,再多一点自由,很多人做也就不怕做错了。

  2009年9月14日奥巴马在华尔街就金融危机一周年发表演讲9月1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纽约华尔街的联邦大厅发表关于金融危机一周年的演讲。当日,奥巴马重申其金融改革计划原则,并呼吁国 会尽快批准该计划。新华社记者谷欣容摄

  主持人:最近奥巴马宣布要出台一个关于华尔街改革的新计划,计划包括接管和清盘行将倒闭的金融企业的权力,必须成为法律,以防止金融危机重演。美国财长盖特纳说,正是因为没有法律授 权,政府才没有办法拯救雷曼。华尔街是如何看待奥巴马政府的这项改革计划的?

  廖子光:邓小平说发展不是反对社会主义,所以奥巴马现在的计划主要是救华尔街,这也是他救不到美国经济的原因。但是你不救美国经济的话也救不了华尔街,所以可以说华尔街也有很多机会 的。这几个月奥巴马的支持率下降,很可能是医疗改革的问题,还有其他呢?把美国经济搞得这么坏是他们搞出来的,但是他们一定要保守他们自己的历史,改革的目的是要经济回到十年以前,这是 做不来的,因为十年以前他们做得好的原因是发太多债,他现在也是这样做,再多发一些债就可以了,但是这个后果是美元的贬值。

  主持人:奥巴马拥有接管金融机构权力立法以后,实际上对华尔街这些公司是有利的?

  廖子光:当然是有利的,他不破产的话还好一点,但是实际上现在有很多公司已经破产了,问题就是这样,好像美国国际集团,你怎么样退出去现在没有办法,没有公布出来,所谓公私投资计划 PPIP,一般做法就是政府借钱给你,他希望市场里的人来买,市场里的人来买的原因是因为你便宜才买,但是他希望市场用高价来买,他再把钱给私人,但是人家不是傻瓜,人家不买你的原因是它不 值钱了,现在你把钱给我让我用高价买也没有用的,因为你的股票是每年都亏的,我干嘛要买啊,所以现在没有人买。那么没有人买那我再多给他更多的钱,所以有人赔本就是这样。

  这种做法第一不平等,很多经济学家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另外,他们说最好是不支持他,让他破产,破产以后再搞它,但是他不敢。因为这笔费用太大,他不敢让他破产。这也是为什么雷曼兄弟 破产的代价那么大。

  主持人:这就是您刚才说的为什么华尔街的人已经对奥巴马的政策表示不满的原因吗?

  廖子光:两个原因,华尔街很多人的看法都不同,因为他很多没有做到,所以有人对他也就很失望。

  主持人:没做到的有哪些?

  廖子光:比如在经济上来说,他答应了很多东西,如改革税收制度,帮助失业等等,每个人为这个去投票,但是他答应人家的很多东西现在都没做,所以人家不开心了。另外对他满意的说你做得 不错,以前很多金融机构破产,现在破产少了,但是人们发现这个代价是很高的,包括经济在十年内都不会好。没有人真的能够想出来到底该怎么做,有些人想出来应该怎么怎么做,如充分就业,提 高工资,但是奥巴马却不敢做,所以这也是很复杂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政治上也没有对奥巴马的统一支持。

  3月21日,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美国国际集团(AIG)总部外,抗议者手举“纳税人想要回他们的钱”等牌板。当天,康涅狄格州一个劳工团体组织金融危机受害者前往AIG总部,抗议AIG在接受美 国政府巨额资金援助的情况下仍向部分高管和员工发放高额奖金。新华社/路透

  主持人:今天的华尔街与两年前的华尔街相比,和华尔街以前非常辉煌的时候相比有什么不同?

  廖子光:华尔街还没有恢复,因为现在银行系统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改革没有做起来,每个星期也有很多小银行破产,所谓债券市场也没有流通,现在到美国去贷款、融资是很困难的。美国出口 也没有什么发展,失业在继续,失业的人口也拿不到什么。他只可以说我们让下降趋势慢一点,但是这个代价也是很高的。另外在政治上,以前很多人提议了很多的方法,华尔街也是很不喜欢的。另 外奥巴马的支持率也比较低了,所以他也不太敢帮华尔街。但是华尔街还是有人发财的,有个人叫做鲍尔森,不是美国那个前财政部长,发财了,高盛公司也发财了,人家买的时候他卖给你。但问题 就是如果美国资本制度不改变,政治领导做不出什么东西出来,经济状况很难改变。

  主持人:我注意到您最近一篇文章中对伯南克的政策提出了批评,有句话我印象深刻,说“伯南克只是在延长病人的生命,没有为病人治病”。在您看来拯救美国经济的“良方”是什么呢?

  廖子光:就我来看,最好的方法是充分就业,提高职工工资。现在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债,那些债不会还给公司的,那么美国政府给公司钱,就是把坏债买过去给中央银行,但是那个债还是在的, 没有取消那个债。我的看法是美国政府的钱是人民的钱,是将来人民纳税的钱,如果直接给家庭,取消了家庭的债,说这个房子是你的,你不要再给钱了就很公道了,因为政府给他的钱是将来他要交 的税,这样问题就解决了。既然人们不需要给钱给银行了,他的消费也就多了,另外他自己有工资赚了也就好了。但是不会回到2006年以前那么好了,那时不是生产高,而是债务高。如果这样做了, 至少慢慢地大家都有工作了就好了。但是现在不是这样,现在的金融问题还是太多。

  主持人:今年《纽约时报》记者采访奥巴马的时候,奥巴马说美国教育应该培养更多工程师而不是投资家。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这种观点,美国是不是出现了对金融行业地位和作用的反思。您认为 金融业应该在整个国家经济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廖子光:这也并不只是奥巴马说,英国、法国也这样说。实际上学生学金融,原因是金融工作很赚钱,如果说别的工作更赚钱,学生也会转到那个专业,中国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为什么金融工作 赚这么多钱?它赚钱的原因是真的增加了国家的财富?还是只是增加自己的财富?另外,美国教育从前很好,因为政府支持,但是最近这几十年,他觉得教育是一个消费,而不是一个投资。实际上教 育是一个投资,如果一个人你贷款给他,让他接受教育,他接受了教育以后肯定他一生的生产力会比这个教育的费用多几百倍。

  我们也是这样,我们应该把教育看成是一个投资而不是一个消费。如果你是一个好学生,政府答应支持你,你无论念到多高的学历都支持你,但是你毕业五年以后你收入高了,其中的5%你要还给 政府。这也就解决了这个教育的问题。学生选学哪一科这是经济结构的问题,如果经济结构导致工程师是赚钱的,学生就会选择工程师。当然,全世界历史上来说音乐家都是不赚钱的,但是有些人做 音乐家,这是他愿意牺牲,这也是他生活的目的。

  总的来讲,一个社会、一个经济把高回报率放在哪一方面,人才就往哪里走。所以党的领导是很重要的,因为市场不会决定怎么做是对国家好的,党的主要责任则在这里。你是不能过于相信市场 的,市场确实在某些方面能够带来发展,但是有些方案,市场回报越好对国家越不利,所以一定要有党的领导来校正市场。

  主持人:好,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结束了,最后谢谢廖先生给我们带来的精彩讲解,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我们下次再见。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应该看到市场经济是盲目的,是以追求利润为目的,所以它是非理性的,以眼前利益为最利益无法可持续性发展,只有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辅以市场经济才能可持续性的发展,才能有目标的集中人力财力发展科学技术,创新核心技术,特别是落后的国家更要走这条光明大道,否则死路一条.毛时代最大做错误是夸大了意识形态的作用,没有从制度上解决党的接班人问题,没有把抓经济建没作为社会主义的重中之重,造成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不灵的,是死胡同的假象,也是现在一批崇洋精英抓住不放的口舌.其实如果社会主义经济是不灵的,两弹一星以至现在航天核心技术是不可能出来的
    2009/9/27 13:10:37
  • 廖子光: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个一万人的小村,这个小村有地、有房子,这个地方有一些资本就是会发财的,但是他并没有发财,虽然有钱。如果我们做金融的收取一点钱做他的顾问,我们就会 告诉他,你有人口、有土地、有生产,如果我帮你吸纳一些资本,你的生产可以多两倍,我可以用你的市场效力来变成钱,你又用这个钱来发展,那么将来发展的成果就是你的。我们把这些拿回来叫 他去农村做这个工作,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农村的GDP马上就会增长四倍。

    这个问题好傻,增长四倍什么用么? 供需关系还有就是风险问题。这个体系也会因为这两点而崩溃。。
    我承认作者很多问题我都理解不了,但是别光讲金融公社好呀真是的。
    2009/9/27 1:50:50
  • 让我想起了孙文的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须努力!
    2009/9/26 16:35:18
  • 精辟
    2009/9/26 13:33:23
  • to 5楼一杯清茶;

    your naive can be excused, but keep talking nonsense ought to be punished. please read the following <中共大党治国模式应保持常盛不衰>.  you have to be knowledgeable before own respect.
    2009/9/25 22:30:53
  • “一杯清茶”:【今天中国的万恶之源就是一党专制所造成的!今天的中国社会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如果给“一杯清茶”一张演讲的长条凳,在配一张大规格的招贴画,哈哈,一个“救世主”的形象就这么定格了——不知道来草根作何?

    不知道买进美国国债是否“合理”,如果只是因为是“帮助”了美国就认为是“错误”的,那么当年”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岂不也是错的了?
    2009/9/25 15:28:09
  • 介绍一本书《通往奴役之路》(哈耶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西方经济学早在上世纪之初就开始讨论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优劣了,或许对我们今天会有所启发和参考意义。

    讨论今天的事情,不能不参考历史的沿革。
    2009/9/25 8:20:34
  • 秦尘汉埃, appreciate your clarification, 廖子光 is really patretic economist. his website as follow, please read it, then you will understand him more.

    http://henryckliu.com/

    thanks
    2009/9/25 1:40:25
  • onedream先生,不是我粗鲁。而是这标题首先强奸了我的神经
    2009/9/24 23:19:17
  • 秦尘汉埃, you are too rude, the auther is well known scholar.  the more you read, the better you understand what is going on in this world.  respect other work.
    2009/9/24 22:06:10
  • “中国不好的地方是市场经济造成的”
    ——这个题目有点武断。如果说是市场经济改革不彻底,还好一些。
    2009/9/24 20:14:26
  • “当然,我们还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那些不好的地方不是从党里面来的,是从市场来的,是市场经济造成的。”这样的表述有问题!今天的政府已被美国的“保值”国债经济给绑架了!买美国的国债不就是支援美国的经济建设吗?放着华夏民族的民生经济不管,简直就是地球上最大的荒唐之事,甚至一些外国政府都不能理解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今天中国的万恶之源就是一党专制所造成的!今天的中国社会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2009/9/24 19:15: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38年出生在香港,在哈佛大学接受过建筑学和城市设计的教育,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期间对经济学和国际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担任过著名的洛克菲勒公司投资顾问,现任纽约著名的廖氏投资咨询公司总裁。自2002年以来,廖子光先生在香港出版的由马来西亚人主办的《亚洲时报》上开设专栏,重点研究美元霸权对世界与中国和平发展的影响,美国全球霸权战略的地缘、军事、经济意义,以及美中关系的历史、现状与未来这三个领域。著有《金融战争——中国如何突破美元霸权》。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