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我们的中国道路(三)
2009-08-20
字号:

  三、改革开放的实质和全过剩社会

  改革开放是邓小平开创的伟大事业。

  改革开放是一个历史进程,是生产力发展的历史进程之一。

  改革开放是生产力发展的一个极重要界面,是生产力发展发生质变的显着界面,改革开放就是这个界面本身,这个界面的定义是:“社会生产力水平开始能够满足社会需要”!

  在这个界面之前是未能满足,界面本身是能够满足,而界面之后则是超越满足,我们现在正在跨越这个界面,改革开放就是正在跨越这个生产力质变界面。

  “能否满足”是社会生产能力的概念,是生产领域能够满足的概念(现在几乎任何产品生产的财力、物力、人力、科技等都是完全没问题的),不是分配领域能够满足的概念,特别不是人人都已经能够得到满足的概念。

  “能够满足”就是到达了“过剩社会”。

  超越“能够满足”就是达到了“全过剩社会”。

  我们应该很好地认识这个界面和界面转变,改革开放所做的一切不是在改正过去的错误,改革开放前几十年我们取得的成绩是无以比拟的,我个人估计错误和曲折至多只有八二分的二分,这在任何形态、任何时期的历史发展中都是非常正常的,所以说,改革开放就是要使整个社会能够顺应界面之前、界面本身和界面之后的伟大历史变化。

  界面之前,就是从建国之后到改革开放之前的整个历史时期,这时期我们的经济形态由主要是自给自足的农业和手工业为起点,逐步建设一些以满足人民需要的小型工业及一定量的国家骨干企业,这个进程使我们的社会生产力水平从非常落后到逐步接近工业社会门槛,接近工业社会就是开始接近满足人们生活需要的界面。

  在到达界面之前的整个历史时期,我们的生产离满足人们需要还有较大的距离,那时我们的所有经济将设项目都是以保障人们需要为目标,而不是以满足市场需要为目标。

  为适应当时社会发展的总方向,确保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生活保证肯定是我们即使强制也要做的事情,包括我们很长时间实行的票证制度,都是在社会分配方面必要的措施,这些在过去是完全正确的。

  界面之前虽然我们也经历了一些曲折,但整体上我们还是非常成功的,无论俄国还是中国,我们最终都走进了世界经济强国的行列,走进了社会生产力基本能满足社会需求的界面。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到工业社会的界面,工业社会就是“过剩社会”和“全过剩社会”,进入到界面的最显着特点是社会任何产品都非常多,不能说完全满足人们的需要,但几乎任何需要都能有能力去满足,现在只要任何产品有市场,很快可能就有人去组织生产,资金、技术、物资、能源、流通和人力等等都没有很大问题,我们的经济形态由“满足人民需要”变成了“满足市场需要”。

  200多年前的工业社会至今已经跨了三层台阶,由于工业社会是过剩社会,所以工业社会已经有过好几次过剩的经历:

  第一次生产过剩主要是自由资本主义的年代,自由资本主义的生产能力逐渐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之后,开始有了向国外、向全球扩张的需求,自由资本主义逐步向国际资本主义发展,非洲、美洲、亚洲等广大落后地区都成了国际资本主义的猎物,落后国家开始进入水深火热的年代。

  第二次生产过剩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是国际垄断资本拼命争夺殖民地的年代,先进国家开始以相互间的战争找出路,在大战的空隙之中,苏联得以成立。

  第三次生产过剩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国际资本主义已经很难在世界上为所欲为,社会主义阵营成立。

  第四次生产过剩就是我们现在的年代,许多落后国家和多数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开始进入工业社会和生产过剩的行列,其中特别是包括了苏联和中国这样的大国,世界经济格局再次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社会主义阵营的巨大动荡就是全社会开始达到工业社会界面的特殊动荡,改革开放是顺应了这个变化,并不是以前做错了,现在做对了,绝对不是管理层面上对和错的问题,也不是社会制度的比较出了问题。

  为什么千千万万的国营工厂现在不行了?这是因为过去这些工厂都是为了保障人民的生活需要而建设,并不是为了盈利而建设,在保障人民生活需要的年代,这些工厂绝对尽责地完成了历史使命,而且,正是它们构成了中国的工业社会的基础,它们为我们今天的全过剩社会打好了地基。

  现在,跟建筑一座大楼很相似,基础工程的队伍完工了,该到主体工程的队伍进场了,如果要基础工程的队伍能继续接做主体工程,那就必须给他们转型的条件,这就是后来国营企业困难的根本原因,我们没理由踩压和耻笑为我们做好了坚固基础的工程队伍,基础工程干的就是粗重活。

  值得安慰的是,改革开放开创了整个社会到达工业社会界面之后的发展道路,改革开放为主体工程队的进场铺平了道路,为全过剩社会的主力工程队进场铺平了道路,全过剩社会需要与其相适配的工程队,这是毋容置疑的。

  除了新的工程队要顺利进场之外,我们也要安排好基础工程队的退场,平稳发展是整个社会的福音,中国改革开放是邓小平的伟大功劳,改革开放比较平稳的发展也是邓小平的伟大功劳。

  相比之下,苏联改革的阵痛就比较强烈,苏联的情况跟中国不同,苏联有比中国更高的生产力水平,换句话说,因为苏联比中国进入到工业社会的程度高得多,所以就可能痛得就会更重些,治愈的过程可能相对也会长些,但将来也许会非常了不起。

  中国一直能借鉴列宁主义和苏联(俄国)的经验是极大的福气,中国有条件看清前面的道路,应该走得更好些。

  “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实际就是“工业社会的初级阶段”,工业社会的一切成果和一切问题都可能会尽显于我们的面前,我们不用害怕也不用硬来,我们应该积极的面对,不要用管理的思维代替改革开放,苏联在解体之前已经将所谓的管理做到了最高的极致,但事实证明是没办法根本解决问题的,狭义的管理永远都不是较高层主官的主题,狭义管理主要起保障和辅助作用,我最记得很多年前广州石化曾经发表一篇文章,大标题是:“管理是企业的永恒主题”,这篇文章早就反映了国营经济管理错位的问题。

  如果没有特别大的波折,我们的国家将会非常繁荣昌盛,我们现在的生产力水平已经非常不得了,如果以后生产力水平能够达到美国的若干分之一,中国将会对全世界产生翻天覆地的影响,我们要逐渐学会控制自己,学会平衡的跟全世界正常交往,这也是新的课题和考验。

  以前发达国家的发达和国内的普遍富裕,是以掠夺世界上多数国家多数人群的利益为前提,我们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可能再有掠夺别国的前提,而且我们还需要照顾国内所有的人群,需要照顾国际友邦的声音,所以我们的发展始终是有特别的困难的,我们要正视和解决这种情况,应该走比较理性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道路。

  最后附带说一段,我们所说的这个界面不仅是农业社会进入到工业社会的重要转变,而且还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变,是人类进入到根本告别难够吃穿日用的极重要界面,我们注意到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可能已经完全不同了吗?

  在到达这个界面之前,人类本身千万年以来都是艰难求食,只有比较能忍饥受饿的个体才是能顽强生存到今天的人,忍饥受饿意味着比较强的消化能力和吸收能力,否则早被淘汰出繁衍之局,但现在颠倒过来了,现在食品太多,那些能忍饥受饿、吸收很强的人随便都能吃成胖子,所以现在肥胖的人特别多,如果继续生存竞争和自然淘汰,容易被淘汰的反倒是这类人了。

  再举一例,我们很多人看过《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保尔:“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这曾是很多人的座右铭,但是,现在无论人们多么努力,很少再听到有人引用这句座右铭了,因为现在时间太富裕了,除了少数行政和商务领导之外,几乎人人都有大量时间需要消磨,包罗若干亿农民在内(我前面说的农民除了种一季麦能卖,其它时间地就让它空着,因为种什么也卖不掉,什么都太多了),不过农民因为收入有限的关系相当多人是用“闲而不休”来消磨时间,跑出来打工解决收入问题就是很好的对策,这就是农民工问题,如果农民工有一天斩断了和农村土地的联系,就可能是马克思、恩格斯定义的真正工人阶级。

  改革开放最大的遗憾之一是使党政机关中沉淀了很多会搞私利的官员,有很长一段时间机关里只有会搞私利的人最吃香,很多人因此升官加职,成为一些机关的主官,这些人没有基本的社会责任心,他们只会鱼肉百姓,他们永远是站在百姓对立面的,相当多政府机关和军队、警察等其它上层建筑的机关和部门,也被带到与老百姓对立面的感觉中。

  共产党最重要的事就是永远不要离开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不要离开列宁主义的法宝和集成起来的亿万个1+1,不要离开弱小生产力的最大群体,就像战神不能离开大地母亲。

  现在我们的人民一般都不用牺牲了,中国的宪法其实已经早就调整过来了,中国宪法现在已经有保护私有财产的条款,这些私有制的条款并不是用来否定过去的,在以前强行进入工业社会的特殊历史阶段,我们实行社会主义原则否定私有制和否定私有财产是没有错的,但今天我们的社会已经可以正常运转,所以宪法也就应该随之转回正常,这正是上层建筑适应生产力水平的最佳例证,这个转折点发生在改革开放之时,正是中国社会进入工业社会并迈进到全过剩社会的历史时期,所有否定过去或所有坚持惯性思维的做法都是不合适的。

  当现在达到全过剩社会之后,已经不需要人民群众的超额付出,不需要大量的个人牺牲,不需要让群众去等待远期的利益,这时私有制才又恢复了正面的活力。

  四、共产主义

  什么是共产主义?

  公认的共产主义定义主要是:生产力高度发展,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人们具有高度的思想觉悟,劳动成为生活的第一需要,消灭了三大差别(即工农差别、城乡差别、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本质差别已经消失),实行共产主义公有制,分配原则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什么时候能到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肯定不是人人有奔驰汽车开,家家有别墅房住,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的地球绝对承受不起全人类这样的社会消费能力。

  在马克思的理论中,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共产主义的物质基础是什么?其实就是前述定义的第一、二句话:生产力高度发展,社会产品极大丰富。我们现在容易将视线盯住后面几句话,几乎完全不去注意前面这两句,不注意决定社会形态的本原基础。

  其实现在全世界已经达到:生产力高度发展,社会产品极大丰富。

  这里所讲的现在的生产力高度发展,不是因为看到现在发达地区的如何富裕,也不是早期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倒牛奶时候的那种少数先进国家的生产过剩,而是讲现在整个世界的生产力总量和能力已经非常了得,无论工业还是农业的生产能力总量,现在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进入共产主义?

  从生产力的角度讲,只要整个世界的生产力水平开始进入到能够满足社会需求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是已经开始进入共产主义!

  我们的社会科学理论研究都应该注意到这个最重要的事实!

  在这个时候,我们根本就不需要理会社会形态如何,也不要理会人们的精神境界如何,也不用理会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了奔驰车,这不是唯生产力论,因为我们说的是“开始进入共产主义”,任何其它事物都不能阻挡我们的眼睛!

  我们现在还一直困在“社会主义国家战胜资本主义国家”的国家之争里面,困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思维之中。

  生产力开始进入到共产主义的水平之后,阶级应该是开始消亡了!当然,这里说的也是开始消亡,而不是已经消亡。

  “社会主义国家战胜资本主义国家”始终可能是列宁主义的局限,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回到马克思主义的原意更好。

  随着近年中国制造业的飞速发展,中国工人阶级的总量正在高速扩大,但这并不一定是阶级和阶级斗争在强化,当一个阶级成长到成熟的极点的时候,其实也可能正是消亡的开始,我们不要忘记史实和辩证法的法则,主要社会阶级最有力量的时候通常是在成长初期。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20年前人们刚刚打破落后国家的经济不可能赶上先进国家的定论,20年后中国突然的制造业起飞,整个世界的生产力发展走上了全新的台阶,在这样的时候,产生的所有困惑都是正常的,但理论工作者应该清醒头脑负起责任。

  五、阶级、阶级斗争与开始消亡

  马克思的社会理论是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第一个章节就是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马克思断言:迄今为止,人类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但是,阶级就在我们这个年代要开始消亡了,阶级斗争在我们这个年代要开始消亡了,也许国家这个阶级斗争的机器也要开始消亡了。我们这个年代多么了不起!我们已经开始进入新的历史篇章。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不管我说得对还是不对,崭新的时代画卷已经在我们面前展开。

  21世纪正好就是这样得完全崭新的世纪!

  难道我们的理论研究可以视而不见这些?

  我们应该开始研究阶级、阶级斗争和国家的消亡,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正事,也是解决我们这个时代的理论问题的正确方向。

  我们的很多困惑,正是来源于我们还在唱着过去的歌谣,来源于“社会主义国家战胜资本主义国家”的某种个别论点,来源于“阶级、阶级斗争”的某种局限。

  马克思主义从一而始,就是把阶级斗争看做是人类历史的基本事实和社会进化的基本动力,毛泽东思想更是以:“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将之发挥到极致。

  但是,阶级和阶级斗争实际只是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的一个方面,只要是比较熟悉马克思主义的人们都会知道,在《在共产党宣言》经过多个版本之后,由于后来历史研究的新发现,马克思早已将这句话做了一个修订,这就是括号中的那部分:“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对人类社会历史进程的基本描述是:从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原始社会阶段——阶级斗争激烈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阶级开始消亡的社会主义阶段——阶级完全消亡的共产主义。

  这个过程很象一个人的一生:人类的初期,包括人类还没形成社会的阶段,这是没有阶级斗争的婴儿期,也就是原始社会,婴儿期的人是弱小无力的,是浑沌无知的。

  当人们的生存、生活能力特别是生产能力得到提高后,人们进入了青少年期,这是阶级斗争的阶段,包括狩猎社会、农耕社会和工业社会,可能还有我们现在的后工业社会,这些正对应着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社会,这些都是阶级斗争的社会,青少年是感性和冲动的时期。

  当人们完全有能力解决生存、生活和生产的问题之后,马克思主义说:这是社会主义时期,人类快要能够进入共产主义了,这可以比喻为人类的而立之年,是人类稳重而又丰腴的年代。

  社会主义之后,马克思认为社会将走入共产主义,那么共产主义可能是人类的老年,老年期的社会将走向何方?这是以后的事了,至少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地球将来是否还能承受得了,不是承不承受得了理论和主义,而是承不承受得了人类生产能力的折腾,这也许是人类在走向反面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的许多人是站在了一个历史的高处:我们将是经历了阶级斗争最惨烈的年代的人,也是将经历和见证阶级斗争趋向消亡的一代人。

  阶级和阶级斗争消亡的分水岭在哪里呢?

  分水岭在于有能力解决或者是没有能力解决人类的生存和生活问题,千万注意,不是解决或者没解决这个词!

  有能力解决没能力解决,这是生产力的界定,生产力是决定性的。

  解决没解决,则是分配的问题!

  分配是上层建筑,是不一定与生产力发展进程绝对同步的,而且还是经常可能处于滞后状态的。

  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解决分配的阶段,但我们已经是有能力解决所有的社会需求,当我们中国成功地进入到工业社会之后,全世界已经有了这种能力,只是有能力解决不等于解决,这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不相适应的问题,在这里暂不展开讨论。

  现在全世界任何产品都不缺,只要任何产品存在市场空间,都会有人出资构造新的生产条件,就连最近的石油短缺感,都是人为制造的一时问题,而不是真正的生产能力缺失的问题,石油市场长期性、根本性的产业政策,还是因为生产能力太强要以限产为主导的。

  中国有十几亿人口,现在连一般认为生产力水平最低的农民群体,每个劳力都有能力供养(就生产能力而言)数人生活,工业群体和其它现代行业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全世界在享用中国工农业产品之余,其实也已经开始出现怎样承受中国产品的压力,这已经是现实问题。

  中国十几亿人口的进入工业社会,使得全世界进入工业社会的人口真正由少数转变到了多数,这也是一种根本性的变化,现时开始进入工业社会的还有泰国、印尼、印度、越南等等国家,这些都合力促成了这个根本性变化。

  只要不发生重大的战争,这个发展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局部的常规战争可能只能使生产力的分布发生量的变化。

  工业社会在这个时候走到了极点。

  在工业社会的极点,阶级、阶级斗争不可避免的开始发生重大变化,这个变化的最大要点是开始消亡。

  当然,我们绝不是在说已经消亡!

  在阶级消亡阶段,阶级斗争也许是更加激烈,也许是慢慢沉寂,这是一些没有现成理论指导的全新的具体问题,这里面的特殊规律,需要我们下大力气去认识和掌握。

  我个人感觉,现在的工人阶级其实更像以前的小资产阶级,无论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多数工人现在已经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具有一定的闲暇需求,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有一定的固定资产(比如房产),甚至具有一定的个人投资能力。

  小资产阶级是一个很可爱的阶级,他们是最爱扮靓、最多情感、最多闲赋、最多社团、最多说话的人群,不过除了可爱的一面之外,小资也有不愿较多负责、不喜欢跟最下层接触和沟通的一面,如果小资变成了社会中坚,不知道这个社会会是什么样的。

  直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什么理论和实践能够真正动摇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我们的基本理论不存在根本性的错失或者过时,只不过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这一部分,是在随着历史的变迁变换着适用的内容的,以前马克思列宁主义直接的适用部分,曾经指导我们赢得过辉煌的成就,现在没有直接的适用理论,只能靠我们继续应用唯物史观去摸索和创造,我们说的这个现在,就是“全过剩社会”的现在,就是阶级斗争开始消亡的年代。

  (未完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一口气读完丁先生的《我们的中国道路》之一、二、三,大受启发,感到有耳目一新之感。丁先生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字不提,以工业社会发展史贯穿全文,以列宁主义胜利贯彻全文。是否可以作为未来高中生政治课教材了?!
    2009/9/21 23:01:50
  • 所述问题都很中肯精辟,但未见分配问题的提及,期待后篇中有所涉及。
    2009/8/23 20:45:37
  • 唯物史观真的算得上是一把钥匙,我们如何用,去开哪道门,完全在于现在的自己。换句话说,前人留给我们研究方法,并且做了示例给我们看,这个示例究竟是否成功并不重要,我们也不应懒惰的把成功的责任推给前人,我们更重要的是在这个示例中汲取经验,学会自己走下去。

    资源(尤其是能源)、货币、产权、国家、阶级。等着我们实践的道路很多,能活在这个“大时代”,我们自然也承受着这份宿命与责任。
    2009/8/20 9:51:2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