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海相的思维你有没有
2009-07-17
字号:

  韶关丹霞山是全世界丹霞地貌的命名地,是发育最典型、类型最齐全、造型最丰富、景色最优美的丹霞地貌,丹霞山生成于大陆的湖泊沉积,属于陆相地貌,是大地最美丽的女儿之一。

  广西桂林是世界闻名的风景旅游城市,桂林拥有神姿仙态的峰林,幽深瑰丽的溶洞和神秘莫测的地下河,桂林生成于三亿多年前的汪洋大海,属于海相地貌,是大海最漂亮的女儿之一。

  在地质学里面,地貌的海相、陆相区分具有重要的意义,寻找铀矿,可能要找陆相的地貌,而寻找石油,则可能要先找到海相地貌才有希望。

  外国神话里的安泰是陆相人物,离开大地他就会完全失去力量,而美人鱼则应该是海相人物,她只有在大海游泳的漂亮尾巴,这是神话故事中不同属性的人物。

  人类是陆生动物,本来没有海相、陆相之分,但海相和陆相不同的生活条件,应该会给人的头脑打上不同的烙印。

  中国的陆相思维非常伟大,我有几次到过武汉,我喜欢站在长江大桥桥头的高处感受浩渺的长江,这时我总会想到,作为我自己,如果没人搭桥,没人船渡,我根本没可能渡江,在大江大河面前,一个人真是非常渺小。

  但是,你知道李白的诗句吗?在那个没有大众传播媒体的年代,伟人的诗句、伟人的思想竟然可以无径而走,无船而渡,可以穿越大江,穿越大地,穿越时空,可以千年流传,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这就是陆相思维最伟大的范例之一。

  中国海岸线其实也非常壮观,大概是有近2万公里的,但中国基本不拥有海相的思维,其原因主要是地缘方面的:

  1、中国的国土面积非常辽阔,在农耕时代,向心力的保持已经非常艰巨,大海是边缘化的事物,这是以前人们就认识到的。

  2、中国海岸线近处,缺乏足以互动竞争的对象,既没有较多国土够大、也没有较多距离相对较近的国家(地区),这应该是我的新认识。

  打个不甚恰当的比方,如果中国近海周围不远处,天生就有十个八个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发达岛屿国家,中国就绝不会只有陆相思维。

  由于以上原因,中国很少有过过真正海相生活的人群,即使是现在住在深圳海景豪宅的人群,虽然他们日夜都可以望见大海,但他们仍是没有海相生活的人群,不信我举两个小例供任何人判断:

  1、千百年来,海边人吃的海鱼都是死鱼,只要是野生的海鱼,经过大网捕捞作业,上岸的全是死鱼,这就是海鲜,而生猛海鲜则多是后来网箱养殖的结果,跟饲料鸡、饲料猪没多大区别,广州有些新从内地来的小记者不懂这事,他们一见死的海产就大惊大咋,这就是海相不适应症。

  2、海边人传统吃鱼的方法是尽量简单,有些甚至可以完全不用葱、姜、蒜、油、盐、醋,那时有鱼却没钱买调料是常事,再加那时没有冷冻,渔民出海有的会带上柴火,很多是将鱼半途煮熟回来再卖,法国海滨的高档酒店也有这种吃法,但内地却是把鱼当祭品般对待,绝对要做足功夫。

  说到这里,什么是海相思维呢?

  首先,海相思维不是因为吃了什么鱼,或者怎么吃鱼。

  再者,海相思维不是指太平洋上那些小岛国的思维,那里的大海只是那些岛国的井壁,在那里说“坐海观天”这样的词,跟我们说的“坐井观天”没有太大区别,因为那里的人群太小,很难生长出堪称伟大的思想。

  大海最能影响人类的其实是“潮汐”!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懂的潮汐。

  潮汐是一种自然常势,每天潮起潮落,任何人都没法改变它;潮汐不随白天黑夜轮转,任何涉海生活或工作的人群,都要注意跟随这每天两起两落的不同时间。

  如果对只有陆地生活的你说:“明天你来开始上班吧,第一天大约8点上班,第二天大约7点,第3天6点……,你得去买一张潮汐表才能具体知道,我们的船每天都必须在第一次高潮时起锚。”潮汐会每天大约提前一小时,面对这样的工作,至少你会觉得:“哇,这太麻烦了吧!”

  跟随潮汐确实是一件麻烦事,但只要你涉海生活或工作,你就必须这样做,你就必须服从大海的自然规律,人类在陆地上比较容易做到“人定胜天”,你想在自己面前的地面刨个坑,你抓把锄头使点劲就做到了,而在海上则非常难,你能轻易的在自己面前的海面刨个坑吗?

  大海能给你无尽的财富,但也能给你多多的麻烦!人与大海相处,必须时时提醒自己服从于自然,服从规律。

  潮汐的影响有时真是天大的麻烦,以前江苏吕泗洋渔民出海打渔,除了需要乘潮汐出海,而且要乘潮汐返回,如果你不懂或者错过回来的潮汐,渔船就会被潮汐带到几十公里之外,那可是要步行拉纤才能将船拖回来的呀!妹妹坐船头也帮不了你。

  潮汐的影响有时甚至是致命的:诺曼底登陆作战,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面,只有那将近六个小时的涨潮时间,是最佳的登陆作战时机,不懂潮汐的绝对要打败仗;朝鲜的仁川登陆,也是绝对只有那不到六小时中的一小段作战时机;金门作战第一梯队登陆之后,第二梯队要等六小时后的下一次涨潮,结果全军覆没。

  这是海相思维与陆相思维的第一个最大不同。

  地震、台风等等也是非常强力的自然现象,但那都是非常态的现象,并不与人们日常相随,不是同一范畴的思维。

  因为有了服从、顺从自然和自然规律的很强意识,西欧把许多学科的知识点都发展成科学,这造就了西欧科学技术的领先。

  而我们的四大发明以及其它发明、发现,则长久的只是还停在原点。

  因为有了服从、顺从自然和自然规律的很强意识,西欧把已知的历史知识都发展为社会科学,这造就了西欧工业社会发展的先行。

  而我们则永远都停留在争论谁是清官,谁是赃官,谁是好皇帝,永远停留在追求人物和事件的盖棺论定式结论,永远都只会埋怨前人完全做错了,永远都只会好奇秘闻、曝光、热评、作秀等等。

  潮汐对思维还有第二层的重要影响:大陆思维基本是定向的常势思维,大江东流就是永远东流,江水倒流绝对是不可思议。

  而大海的潮汐则是潮起潮落,永久往复,能在浪上往复弄潮才是最棒的思维。

  在农耕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海相思维就变得非常重要,你要发展工业,我有科技知识,你要社会转型,我有社科知识,这都是顺应潮汐打下的基础。

  而且,海上生活中的船只,本身就是制造业的成果,西欧沿海无数的造船工匠就是工业起步的重要条件,船体的木工活、各种铁器活、帆缆网具的制造、火器的配备、导航的仪表等等,这些都是工业或手工业的制作,大型海船本身就是一个微型的工业社会。

  不过,海相思维还不止是潮汐这么简单,潮汐的思维只给了思维的可能,还没有给到促成思维的动能。

  以前我在北方生活,下雪时自然都有一个想法会议论:“要是下的都是面粉就好了”,不过这是一个错误的答案,正确的答案应该是:“如果下的都是面粉,现在人类可能还是猴子”,如果没有环境的逼迫,任何生物是一定不会进化的,社会的进化也一样。

  促成西欧海相思维成功的,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不过那也是跟大海紧密相关的原因,这个原因就标在西欧的地图上。

  西欧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陆地(国家)和海洋均匀分布的地区,这里几个主要国家的面积都达到一定的水平,大约在30-50万平方公里左右;几个主要国家都有较多人口,人口数量都在几千万左右;几个主要国家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国力相差不是很远,而且,国家间多数都有大海间隔,海上距离不会太近也不会太远。

  大海为西欧造就了一个“多极的等级经济体空间模型”,这是一个大海间隔的大国对话模型。

  在这样的模型中,各国因为大海而连接,但又很难打破阻隔互相吞并,如果你真要吞并对方,正常来讲,你的国力应该在应付大海阻隔的消耗之后,还能大于对方,这在原本基本平衡的基础上可不是易事。

  在这个模型中,各国因为大海被阻隔,但又没有被阻隔到很难联系的程度,其实西欧国家间不仅人员早有来往,官方甚至皇家都是多有血缘关系,这些国家间在经济和其它方面的互相依存,应该也是平常事。

  在农耕社会之末和工业社会之初的生产力条件下,大海这种程度的阻隔和隔海对话,决定了这里的一切。

  一方面,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自强,否则会被人打败,另一方面,任何一个国家又没办法把对方完全打败(吞并),而正因为没有互相的吞并(其实是没有能改变大态势的吞并),这里的一切都在永久的过程之中。

  这就是海相思维的第二个重要支持,大海创造了联系,也创造了阻隔。

  讲到这里,应该可以进行初步的归纳了,关于陆相及海相思维的话题,其实归结起来不过是四个字,陆相思维的核心是“求同”,而海相思维的根本不同则在于“求异”。

  中国这个大陆国家因为“求同”而曾经无比强大,秦始皇的统一中国、同文、同制就是“求同”,造就的就是最强大的封建帝国,在大陆的环境里,不“求同”是不行的,李白的诗句流传就是“求同”,不用他自己“求同”,整个大陆都会为他“求同”,因为大陆而“求同”,这是自然而然的,根本不是谁能选择的。

  “求同”对大陆型的农耕社会太重要了,什么是“同”?一把曲面铁犁就是“同”,大家都用同样的铁犁,中国成为农耕时代的最强国;什么是“同”?一条河流灌溉千万亩良田就是“同”,谁霸住那一段都不行;也只有中国这个无比巨型的“同”,才有了保留中华民族到今天,其它民族进来也会都被同化,说千道万,中国人的理想境界就是“大同世界”。

  中国1949年的胜利也是“求同”,不“求同”哪里可能有我们今天的一切?

  西欧国家则因为“求异”而在工业社会先发,大国隔海对话的模型中只能“求异”,你不一步步的往前赶,一件件的拿出自己的新作,你就会被打下去,我觉得连葡萄牙早期的闯荡世界可能也是另类的“求异”,葡萄牙是西欧的边缘小国,可能在西欧争不过了,只好顺着非洲海岸往远处走,好像中国的温州人,一双皮鞋修遍天下,财富倒是意外拿到的。

  日本也是有30多万平方公里的岛国,其人口也在几千万以上,在紧迫感、忧患感、出海找食和成功发展成资本主义等方面,都跟那些西欧大国非常相像,特别是极象英国,中国古代就开始深受倭寇其扰,这同样也是很好的解释,日本其实很可怜,周围都是比它大几十倍的国家,它不进化到现在英国融入欧共体的类似思路,就永远都难有出路。

  陆相思维和海相思维是平等的,没有谁强谁弱的问题,只能叫做各领风骚吧,如果我们把两者有机的合在一起,则有可能独领风骚。

  尾声:其实,我们现在的年代,是早已超越了陆相及海相思维的时空,连现在的欧洲都已经从国家间的“求异”走到了“求同”,欧共体就是“同”,所以我前面说到,现在住海景豪宅的人也没可能原生海相思维,今天我的讲解,目的只是为了能够更好的认识世界,希望所有的来龙去脉,都可能在为我们的思维和认识提供参考,真希望能较好达此目的。

  我从小就在海边生长,在大海游泳,以前口袋里天天装着潮汐表,黑白相纸做的潮汐表,所以我有条件感知大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好文章。与道家思维有一比。博主想必道骨清风。
    2009/7/20 22:29:51
  • 求异,就是追求自身的个性发展,就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打在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求同,就是与外部世界的和谐大同。看来今后中华民族的“大同世界”的理想不要局限于亚欧大陆的东部、太平洋的西岸,而要远涉五大洲四大洋。
    同与异有空间和时间上的适用性,或者说层次性,二者的有机结合才是社会发展之原动力。感谢博主“海相思维”对思维和认识的有益启发!
    2009/7/19 19:10:47

  • 北大的孔大侠曾经有篇关于朝鲜战争的文章特别好,但讲仁川登陆时说“每天早上潮水开始涨潮时......”就有问题,因为潮水不是每天早上涨潮的,他这话在北大讲完全没有问题,但他说是在韩国的大学讲的,韩国人知道大海的人可能不少。
    2009/7/18 9:14:08
  • 用一篇优美的散文来讲述一个众人皆知的道理,高,实在是高。博主的境界实非我辈之所及啊!
    2009/7/17 15:39:32
  • 嗯,很有道理。丁博主的文章如同金庸的武侠剧,是越往后功力越深,剧情越多越精奥。查理开始却有轻视之心,认为博主初到草根的文章《历史的南北大势》,虽有新意,但通篇夸夸其谈,并无实证相佐,觉得终究也如大多草根博主一般,是个哗众取宠之徒,不想今日以此文观之,博主于普通生活之中,纠察至理,平实的语言叙说经天纬地的大道理,思想上的境界实已达返璞归真的地步,不由让人衷心钦佩。
    2009/7/17 15:21: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