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非主流 - 杨帆首页
讲座: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批判(一)
2009-06-28
字号:

  我今天讲一点理论上的东西,没有那么热闹,很多过程也不一定有时间讲,我想还是侧重讲理论,主要是给有理论兴趣的一些朋友做一个比较系统的讲解,但是我没有从理论上很深刻研究这个新自由主义,这么多年在结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中,要论战,我们几个人是每一次都参加了,每一次都证明我们说对了,在当时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很多人包括我们,包括网络舆论,包括群众呼声,如果不是有强大社会理论抵制的话,他们的危害就要大得多。这10到15年以来,他们并没有真正左右中国决策。是在一定程度上,或者在相当程度上,在相当领域里,引起了很大恶果。但是他们没有能改变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没有能够改变中国崛起的整个趋势,特别反危机的关键时刻如1998年,2008年,共产党中央没有采纳他们的理论。

  虽然他们在经济学界是主流地位,但决策者毕竟没有完全听他们的。尤其在这几年,他们的理论已经臭了,群众没有人信了,他们只是依靠掌握的主流媒体自说自话。前几年他们权力在握,也没有干成,这几年尤其干不成。特别是美国出事之后,国际思潮变化,主流经济学家纷纷宣布“回到凯恩斯“,他们是害怕回到马克思,抛弃新自由主义。

  中国主流思潮包括经济学一直跟美国走,现在美国自己变了。新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已经欺骗不了人了,对政策影响越来越小,之所以还有相当的势力,就是由于它和既得利益集团相结合,变成赤裸裸的,堕落的,为既得利益集团,特别是国际资本辩护的工具。骗不了任何人,就是赤裸裸的辩护:你怎么样吧?把我拉下台算你有本事,拉不下来我就这么说。在这种意义上来说,这不是学术问题,也没有道理可讲。上次开那个会,《中国不高兴》,我也来了,有的人还说,我们写了中国不高兴以后,为什么对方的人物不出来跟我们讨论呢?没有必要,你写这书也不是给他们看的,人家也不会出来和你讨论。这里面夹杂太多的立场和利益问题,而不是学术探讨问题。我们经济学非主流派这么多年,左右两派都不喜欢我们,我们也就几个人,我们对群众讲话,有人听就听,没人听就拉倒。

  通过十年实践,实践已经证明谁说得对,大家是有记性的,虽然现在忘性已经很大了。不过有很多朋友也还能想起来,说你们经济学非主流怎么没声音了?我说我们和主流同归于尽了。大家却没有忘记我们,而且看到,我们几乎所有的建议都被决策层采纳了。中国是一个官本位文化,知识分子以“官方智囊”为荣,不断有人自封为什么“超级智囊”,我没有看到他们这些人出过什么好主意。这也是一种剽窃。

  我说往前看吧,好汉不提当年勇,有本事再说以后的事。要相信群众,相信历史,谁做了什么事都能够记录下来。商鞅,晁错为什么被杀,因为他们得罪了利益集团,皇帝采纳他们的建议而强国,其代价就是要把他们杀死,至少是不重用他们,在当时就不能保持平衡。至于岳飞,刘少奇,都是冤死十五年以后平反的。我们的情况已经好得多了,历史总是越来越人道,而且有了网络,不愁传播,对于一个独立知识分子来说,这就够了。当然,剽窃是不行的,那些有权力的人,和利益集团,剽窃我们的思想,同时排挤我们这些人。我们要维护自己的权利,这也是一种现代化的概念。

  我们不是为自己,是为国家和民族。很庆幸我们国家终于没有让新自由主义拖下水。前几年有一部分拖下水了,好在美国一出事,我们又爬上来了。这也不是几个人的功劳,有天意。如果美国次贷危机晚爆发一年,中国外汇都买了次贷,那就麻烦了。我不同意大家把事情看得很严重,1998年就很幸运,这次也很幸运。

  现在来谈一些理论问题,从理论上有一个梳理,比较深入做理论分析,让他们以后也翻不过身来。要不然过两年美国恢复过来,他们活过来了。现在他们也没下去啊,是吧?在中央电视台上还是这些人,这说明他们是利益集团,有名单压制我们,死保他们。说美国危机都是在技术层面,你看主流媒体从来没有对新自由主义理念进行过批评,没有做任何反思检讨。他们就等着美国经济恢复,还要再霸占经济界。现在更重要的就是要做理论上的反思。今天讲的东西不会有上礼拜那么热闹,拍桌子骂街,鼓掌的情况,今天不会出现,虽然我很会煽动,但我今天不煽动,就是理性分析,谁要觉得听着没意思,你现在就可以走。今天我讲的是很没意思的东西,就是理性讨论理论。

  作为新自由主义,我对它的批判也不同于中国的左派,我主要的是批判他的中国部分,就是在中国结合的那部分。我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没有全盘否定,写了几篇文章,我博客上有,对经济理论做些反思。人民论坛记者说创立中国本土经济学,我说干不了,以后谁专门搞经济学,很精通的人,让他们写,可以拿诺贝尔奖。我没有那么好的经济学的功底,只能提出中国经济实践和经济思想。我写的时候觉得很有意思,后来又写了一篇长的,大概把中国发展分三大阶段来写,一是工业化原始积累,一个是改革开放,一是未来20年。

  中国处在崛起阶段,不是1840年以后的衰落阶段。崛起过程中,我发现左派右派的思想都没有那么灵,中国的发展没有很明确遵循哪一套理论做。虽然理论上出了很多错误,但中国在崛起。中国国家大,人口太多,发展太不平衡,有自己特殊的悠久文化,任何理论不管内在的还是外来的,还是马克思主义的计划经济理论,毛泽东文化革命理论,后来改革开放的理论,新自由主义理论,新制度学派,任何理论都没能够真正主导中国社会,即使它变成很明确的政策,推行很多年,还是改变不了中国社会的内在特点和规律。你也可以说中国社会很保守,金观涛80年代称为“超稳定系统”,走得很慢。慢有慢的好处,任何政策都走不到极端去。上边决策也要统筹兼顾,即使路线错了,也不可能错得那么厉害,像苏联那样,一下子全国崩溃。这倒是中国的好处,各地方实际有很大的灵活处理的权力。

  以后有年轻人后起之秀,创造中国本土经济学,或中国改革开放学的时候,不要从理论出发。从毛主席到三中全会都一致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从中国自己国情,实践和民族特性说话,也要考虑和外部环境互动,总结这一段历史。这是第一段,做个开场白,只谈理论,实际上还是离不了中国的实际情况。

  我一直是遵循着超越左右翼的思想做事,这是我1994年提出的。现在主要危险是新自由主义,我们也和左派思维方法不同,不是一个思路。先给大家做一个解释,你要一定问我什么派,我就告诉你我是实践派。我考虑问题不从哪套理论出发,不考虑根据那条原则,原则不是出发点。你们在座的如果真有好多毛泽东派,那么就要知道,毛主席的根本思想是什么。看看他实践论矛盾论。我年轻时不知道学了多少遍,用来改变世界观,用不着言必称马列,言称毛主席讲过什么,还是没讲过什么,这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中国实际怎么样?实际情况怎么样?你能不能做到位分析?在背后有正确的立场观念方法。任何书本上任何理论都不可以作为教条对待,这是毛泽东思想精髓。

  我对新自由主义批判,也不是从条文对条文,你说了什么,马克思不是这么说的,所以你是错的。我没有这种思维方式。我是说,你说了什么,你在中国做了什么,你在中国的实践里产生了什么好处,产生了什么坏处,拿实践来评价你这个理论。

  要认识一个东西,首先要对它定义,就说明你的态度。对新自由主义怎么定义?我大概分五个层面,在中国对它理解不一样。

  首先是作为经济学的新自由主义。

  作为经济学理论的一支,在美国是弗里德曼这些人,崇拜市场,一切市场说了算,政府不要干预。在美国出了经济危机以后,美国人回归凯恩斯,自由放任资本主义不行。他们宁愿回到凯恩斯,也不回到马克思,他们说马克思的公有制我们不喜欢,凯恩斯还是私有制,但要国家干预,市场放任是新自由主义最核心的东西。

  中国左派给新自由主义定义,说它在中国宣扬民主化、自由化、市场化,以自由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基本机制,叫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大学经济学本科,一个横坐标、纵坐标,供求曲线,平衡点。最基本的模型什么意思?说市场经济是均衡的,国家少干预。

  第二,作为价值观念的新自由主义。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对文革极左搞思想解放,报纸出了潘晓讨论,把亚当斯密的话拿出来,说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不要再搞集体主义道德模式,学雷锋过时了。确立社会基础是个人而不是集体。这是一般自由主义哲学最核心的东西,以个人作为理论的出发点。“五四运动”的先锋们也是同样看法,那时候因为中国快亡国了,要学西方,陈独秀、梁启超大量文章中西文化对比,说西方的文化比我们进步,西方文化是以个人为本位,中国是封建性文化,以家族为本位,后来计划经济以集体为本位。自由主义认为,凡出发点不以个人为本位都导致专制,只有以个人为本位这种哲理,哈耶克的自由主义才能和专制永远划清界限,别的理论全不行。

  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大张旗鼓说出来。80年代大家不太知道哈耶克,改革派和反改革派围绕马克思讨论,改革派说青年马克思好,是人道主义者,老年马克思不行,搞无产阶级专政就成左派了。改革开放前15年,都是围绕怎么理解毛主席的指示,后来说不用理解了,毛主席错了。就理解马克思,有人说老年马克思好,是真马克思,有人说青年马克思是真人道主义,是真马克思,有左右之争,围绕马克思争,这是80年代。90年代也不争了,我们不理您了,还是不理比较厉害。现在是我们批判人家,人家不理我们,说明人家占主流,有权有钱,虽然没有真理,但还是人家厉害,人家在位。这是既得利益集团的辩护词。

  我说80年代不是这样,积极面为主。1995年以后新自由主义成为主流,有的人说了不是新自由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是新自由主义。

  第二个层面,作为价值观念的西自由主义,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不是作为市场经济理念,是作为社会价值理念,要打破集体主义道德模式,宣传个人本位思想,作为社会基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现在青年人基本上是这种,当然这不是理论家呼吁的结果,社会经过几代自然就这样,自由主义在个人领域过头了。我们这些人从小是集体主义,在我们反思集体主义的时候,在根本上是理想主义,需要个人主义东西也不是为个人,是为了国家。我们的心理结构核心从来就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虽然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都是自由主义者,个人主义者,那是表面观点,心理结构没有变化。到90年代彻底变化了。

  中国改革必须分两个阶段来考虑,是人变了,基本判断就必然要变化。80年代作为看不见的手这样的思想,我认为是起了进步作用的,不仅推动了市场经济,也推动了社会的人性的解放,个体的解放。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呵呵,所以以一个新自由经济学批判为名,只能说明是一个经济学研究者,而谈不到真正的经济学家的地步.
    2009/6/29 0:39:42
  • 其实自由与计划,是一体之两面.谈不上谁对谁错.只不过现如今的人们脑袋不解放,一谈自由,就是全部自由,一谈计划,就是国家计划,如果单这样讲,确实都错;为什么呢,这就如同阴阳,事物之两面,不能孤立割裂.你讲你的非自由经济学,到了经济过渡到正常阶段,就不灵光了,人家自由经济就能起来了,人家就来批判你.所以,现在的经济学,往往是孤立地,片面的看问题,对问题的研究的正确性不能越过百分之五十,跟扔钱赌博的概率是一样的高.而要做到阴阳对称,那样一个动态的经济学,目前我看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在认真研究,在真正的研究,不过,过几年总会出来的,慢慢等着吧,时间才能释放时代的伟大...
    2009/6/29 0:35:51
  • 继续期待杨帆老师的文章。
    2009/6/29 0:33:42
  • 有些行业不要搞得那么复杂。金融市场就太复杂了。其实是简单的事,非得搞复杂了-------------------哈哈,1+1=2简单,数学只这样行吗?玉米只长棒,不长叶片是简单了,行吗?金融市场复杂不知道去认识,而怪它“搞复杂了”,请问,如果人人这样,社会如何进步呢?!!!
    2009/6/28 22:19:28
  • 有些行业不要搞得那么复杂。金融市场就太复杂了。其实是简单的事,非得搞复杂了。
    2009/6/28 20:41:24
  • 有些行业,一定要国家来管。银行一定要国家管。医院一定要国家管。
    有些行来,一定要取消。股市一定要取消。各种保险一定要取消。
    2009/6/28 20:37:42
  • 不管什么主义。对国家社会应当严格管理。不严格管理,什么社会制度,国家社会都得乱套。
    2009/6/28 20:33:17
  • “我们这些人从小是集体主义,在我们反思集体主义的时候,在根本上是理想主义,需要个人主义东西也不是为个人,是为了国家。我们的心理结构核心从来就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虽然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都是自由主义者,个人主义者,那是表面观点,心理结构没有变化。”
    ----这是杨帆先生的实话。从毛泽东时代过来的中老年学者绝大多数均如此。
    2009/6/28 16:15:08
  • 随一楼跑题如下:
    真理是检验实践的惟一标准
    2009/6/28 13:50:27
  • 无论是经济学者还是其他社会学科的学者,从道德层面做到真正有良知,在理论上应该“左”,站在实践的、群众的、发展的立场上观察和研究现实问题,否则,就犹如脚下无根,随风“自由”而动,就容易成为既得利益的代言人。在世界观、人生观上犯自由主义,唯我独尊,在学科上迷信“新自由主义”就是必然了。
    2009/6/28 12:59:07
  •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追求真理本身就是个永恒的过程,而这句话本身,还算个描述的比较真实的“真理”。---------你这也不过是因果关系的往复发展而已,这样就能成为无限本身吗?我可以告诉你,不能!!!这只不过是”数“的层次,你如果坚持这样的思维,那么你永远不要达到真理本身!!!
    2009/6/28 12:40:23
  • 随1楼跑下题:真理本身是不必实践的,需要实践的是人所认知和描述的真理,然而人有局限性,认知和描述也有局限性,那么我们嘴上的“真理”其实的确很符号化。-----------通过实践得来的“真理”是直观的认知,是直观的理智,它所反映的是表象的和片面性的,它没有认识到事物本身的质!还有许多的道路呢,才能达到真理本身,才能成为理性的具体,才能成为与客观的规律本身的统一!!!!!!!!!!!!!!!!
    2009/6/28 12:23: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1951年生于北京。1984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获世界经济硕士学位。曾担任天津开发区研究所所长。1994年调入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室。1995年入社科院研究生院读在职博士,1999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已发表论文上千篇,著作15本,总字数超过1000万字。据有关统计,杨帆在发表文章数量和被转载数量上,在经济学家中居全国第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