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全面才是达尔文
2009-05-28
字号:

  ——《新历史观概想》之六

  以往所有的人类历史观,无论对错,其实都不是真正基于达尔文进化论的历史观。

  这个事说穿了其实特别简单,因为似乎没有任何一个已知的历史观,不是在“天择”二字上严重缺项,所谓的“天择”,就是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中的“天择”。

  达尔文的进化论非常伟大,从达尔文起,人们开始确切的知道生物是进化来的、人类是进化来的、社会是进化来的、历史是进化来的、地球是进化来的、宇宙是进化来的、一切都是进化来的,达尔文之后的人类历史观,基本都说是基于进化论的历史观。

  在具体怎么进化方面,“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最精练的概括,其内容之一是“物竞”;其二是“天择”;其三是“适者生存”,只有适合才能有生存,这是一个三合一的整体概念,如果用公式的方式描述,进化论的大致模样如下:

  进化论 = 物竞 + 天择 + 适者生存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有一段经典(大意):有一种地雀很为达尔文关注,后来甚至被称为达尔文雀,其在某岛进化出中喙品种,中喙雀既能吃小果实也能吃大果实,明显比原来的小喙雀优胜,这是无疑是“物竞”的结果;但有一次突然间碰到大果实严重失收,中喙雀反而吃不过专吃小果实的小喙雀,这就出现了由“天择”压倒了“物竞”;后来一次又碰到飞来很多更强的大喙雀,结果又是“天择”压倒了“物竞”;最后的最后,小喙雀始终还有优势发挥,种群数量不减反增,真正赢得了“天择”之后的“适者生存”。

view full artical

  图、大、中、小喙的达尔文地雀

  在这个雀鸟的故事非常清晰,自然的进化历程其实一般有两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基本是发生在“雀鸟与雀鸟”之间,这主要是“物竞”,是内因的演绎,是直接的竞争;

  第二个层次基本是发生在“自然与雀鸟”之间,这主要是“天择”,是外部因素,是不可抗御或难以抗御的外力作用。

  如果用公式的方式表达,该式可以变成以下模样:

  进化论 = 内因 + 外因 + 适者生存

  “雀鸟与雀鸟”与“自然与雀鸟”,其一个是代表了生物的可变性,一个代表了自然的可变性,两者都是达尔文主义的内容,应该都是缺一不可,除非你能确定雀鸟的进化,是在恒定不变的环境中进行的,但是,完全恒定的自然环境存在吗?

  由于“自然”项错为恒定值,仅“人类”项的结果即可知强弱,该式又变成以下模样:

  旧历史观 =  进化的人类 + 非进化的自然 + 强者生存

  一直以来,人类对待进化论中“天择”的态度非常奇特:——当人们在谈论生物进化的时候,可以非常自然的谈论其中的“天择”;——而当人们谈论人类进化、社会进化的时候,却又可以非常自然的不谈“天择”。

  当“自然”项错为恒定值并可以不谈时,该项可以化去,该式变成是以下模样:

  旧历史观 =  进化的人类 + 强者生存

  结果,不谈“天择”成了人类历史观的通理,人类所有的相关研究,最多只需触及到“人与人”之间的直接结果,最多只需触及到人种、族群、民族、南北、阶级等等争斗的直接结果。

  但是,人类这样的认识,会不会还远未真正摸到历史的脉搏?远未摸到人类及社会进化的脉搏?——这是非常重要的疑问。

  达尔文主义诞生以后,凡社会学引用达尔文主义几乎都会导出严重问题,其根源可能就在于此,社会达尔文主义、沙文主义、种族主义等等,明显都是将“物竞”捧到天上而忘掉了“天择”,它们热衷于将“物竞”夸张到“不适”的地步,然后强词夺理的自认为是“强者生存”,这些都是真实的历史......

  资本主义的社会理论也是很有问题,其明显的也是将“物竞”捧到天上而忘掉了“天择”,最早时过分自由竞争的“物竞”,导致了市场购买力“不适”,这就是经济危机的“天择”;后来的过分的世界“物竞”,导致了落后国家的普遍“不适”,这是两次大战的“天择”;现在过分消费的畸形“物竞”,似乎又正是造成金融海啸“不适”的“天择”......

  社会主义的社会理论其实也是欠缺“天择”的考虑,人种、族群、种族、南北争斗及阶级争斗等等,这些都是真实的存在,而且是人类社会和历史进化的重要动力,但这些其实都是达尔文主义的“物竞”,仅有这些应该还不足于完整的解释世界,不足于完整的解释国家历史和国家起源、民族历史等等,不足于完整的解释世界和中国的南北之势等等;也许正是这许许多多的不足于,使人总感觉到社会理论还有缺失......

  当然,说过去完全没有“天择”的视野,可能有的人会不同意,他们也许会说,北方的天气寒冷就是“天择”呀,北方的民族经历过寒冷的天择,当然就是比较优秀呀。

  这话看似很有道理,但实际却最经不起推敲,如果单纯的寒冷就是天择,爱斯基摩人、鄂伦春人、赫哲人、鄂温克人就应该更为优秀,北美高寒地带生活的人类也应该更为优秀,按此类推,中国北方比汉族更北的民族,就应该比汉族更为优秀,但其实我们却根本就得不出这样的感观。

  总而言之,就象摩根发表《古代社会》之前,人类不能确知阶级的起源一样,一直到新历史观提出来之前为止,虽然有达尔文在生物进化的研究中,对“天择”的许多精彩描述提示,但人类一直非常可悲的在对自己进化的认识中,几乎完全想不到“天择”,完全不明白具体的“天择”是什么?

  “天择”会不会就是新、旧历史观决定性的分野?

  新历史观提出问题并试图开始回答相关的问题。

  当然,可能还有其它答案,比如:

  1、达尔文的进化论根本错了;

  2、进化论的“天择”根本错了;

  3、根本没有足以影响人类的“天择”;

  4、人类社会、人类历史的进化不必考虑“天择”;

  5、人类社会、人类历史的进化认识里已有相关的“天择”;

  6、其它。

    (未完,待后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作者对达尔文的理论提炼出“天择”,赞!
    2012/8/29 10:28:20
  • 中华文明五千年得以延续与中国人口众多、自然灾难多发的地理气候环境有莫大的关系。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2009/5/31 18:20:29
  • 人择达尔文.
    2009/5/28 14:48: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