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之元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经济民主 - 崔之元首页
“国有”新辩论
2009-04-29
字号:

  一个本已尘埃落定的命题,在学术界却又掀起新论。争论的焦点,即是金融危机炎烈之下的“国有化”是否有新层面的积极意义。

  2009年2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崔之元在共青团北京市委主管的《文化纵横》发表文章《重新认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经济学含义》,以“浦东逻辑”、“重庆经验”、“香港实验”、“阿拉斯加模式”等案例提出新论,政府通过国有形式,实现国有资产盈利,以国有资产的盈利丰盈政府收入,有更大的空间和能力降低对私人企业的税收,从而促进私人经济的发展。在接受CBN记者采访时,崔之元进一步阐发了有关论点。

  该论断也恰恰验证了197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米德(James Meade)所提出的——“公有资产的市场收益可以降低对税收和国债的过度依赖,提高整体经济效率”。

  崔之元据此指出,中国并不是要回到计划经济时代,而是认为一定数量的国有企业不仅可以增加国家经济建设和再分配的能力,而且可以促进私人经济的增长,因此他认为,国有企业的主导地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

  “本来,关于国有企业的讨论早该尘埃落定了,过去十几年风起云涌的改制浪潮已经是对国有企业的否定。”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姚洋教授回应了崔之元提出的国有新命题,“但崔之元的新颖之处,在于提出了国有企业的主导地位有利于私人经济的发展这个命题,这是以往对于国有企业的讨论中没有涉及的”。

  一场新的辩论由此发起,如何理解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何理解国有经济在中国的长期前景,由此有了新解。金融危机之下欧美更广泛的国有化政策选择,则回应了这个命题所处的更大背景。

  “重庆经验”

  崔之元所说的“重庆经验”,是指重庆国有资产增值带动民间资本的经验。

  到2008年6月底,重庆市属经营性国有资产突破7000亿元,比2002年的1700亿元增加了4倍,这在“国退民进”的大环境中显得很鹤立。尤其是,重庆成立了八家国有投资集团,通过国债注资、存量资产等多种注资形式,用活公有资产并实现国资增值。

  但这种国资增值并没有“与民争利”,反倒促成“藏富于民”,国资增值促成了重庆的低税环境。

  重庆如何能够这么做?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在多次与记者访谈时强调,关键是通过国有资本对社会资本的影响力和带动力,实现国有资产的增值,从而有经营性收益上缴,使政府有能力减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

  崔之元进一步说,国资增值推进政府减税也有其他现实依据。他认为,最近两年来中国政府之所以能够推进减税,和2007年底中国国有企业第一次向国家分红有关。

  “在过去二十多年里,国企都是不向国家分红的,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做法。现在终于决定,从去年开始,国有企业像中石油、中石化要向国家分红。实际上由于公有资产的收益,使得我们可以减税,有这样一个内在联系。”他说。

  论据和理论的延伸

  进一步的,崔之元将重庆经验上升到理论高度,并同时在西方经济学理论体系中寻找到了强大的支持。

  “重庆增加国有净资本从而带动社会资本的经验,使我想到了诺奖得主詹姆斯·米德,他是凯恩斯的学生,是现在世界各国使用的GDP核算法的两个发明人之一,也想起了英国的那一轮争论和实验。”崔之元说。

  在英国,詹姆斯·米德与19世纪《论自由》一书的作者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同属于自由党。米德继承了穆勒的“自由社会主义”——结合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传统,米德一个最深刻的思想,就是“公有资产的市场收益可以降低对税收和国债的过度依赖,提高整体经济效率”。

  将国有资产,税收和国债三者做整体通盘的考虑,通过国有资产的市场收益来降低税率和减少国债,是米德对“自由社会主义”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贡献。

  “国家如果不能依赖国有资产的市场收益,则只能依赖税收和国债。但税率过高会降低个人和企业工作和创新的积极性。这样国家不得不依赖发行国债,但国债过高后又会抬高利率,不利于生产性投资。”崔之元称。

  另外,当时亨利·乔治(Henry George)的地租社会化,土地国有化理论也在世界影响很大,19世纪的社会主义运动与这些理论有密切的关系,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就部分受到亨利·乔治的影响。英国的社会主义者感到在英国改变土地私有制阻力太大,香港成为了一个“自由社会主义”的实验地。

  香港连续数年被国际评级机构评为世界上“最自由的经济体”,因为香港税率很低,鼓励人们创业和增加工作努力。崔之元说,但人们往往忘了提及香港之所以能承受低税率同时又能给居民提供免费的基本医疗,是因为香港特区政府有一大块公有资产——土地,其土地使用权的市场拍卖收益为政府所有。

  崔之元还介绍,目前,世界上社会分红最大规模的发展是在美国阿拉斯加州,阿拉斯加的石油是归全民所有的,石油开采权拍卖收益,分给阿拉斯加每个居民一个社会分红。因为有公有资产的收益,阿拉斯加州取消了州个人所得税。阿拉斯加社会分红的实践从1980年到现在已有近30年,最高在2000年,一个阿拉斯加居民的年底分红将近2000美元,如果一对夫妻加两个小孩一年就有8000美元。

  结合到国有经济依然占据重要位置的中国,崔之元认为,“重庆经验”是一个比香港在更大的规模和维度上进行的实验,它值得更多的关注,通过使全国国有资产增值进一步进行“社会分红”,进一步增强政府的减税空间,增强经济活力和效率,也进一步完善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争议之一:垄断与腐败

  崔之元提出的“国有”新论,引起了更多的讨论。

  “如果国有企业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能够减轻私人企业的税收负担,则发展国有企业就有利于市场的发展。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观点,同时也是一个颇难反驳的观点。”姚洋说。

  姚洋认为,国有企业要盈利必须要么有一定的垄断,要么受到政府的特殊照顾。但姚洋认为这个理由不能反驳崔之元的观点。

  在垄断方面,一些行业带有自然垄断性质,比如石化和电信行业,企业越大越有效率,想通过竞争来削弱垄断是没有用的,恰恰相反,竞争的结构就是导致行业的集中。限制垄断企业的权利只能通过政府规制,这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这种情况下,与其让私人企业来获取垄断利润,还不如换上国有企业,因为政府可以把后者的利润直接用于公共目的。

  “如果这些国有企业创造的利润能够像崔之元所说的那样,减轻政府对私人企业的税收,则我们又多了一条赞成国有企业的理由。”姚洋说。

  姚洋进一步说,从政府扶持方面来说,虽然政府扶持会降低国有企业的效率,但是如果国有企业因此创造的财富,足以弥补其效率损失,并降低政府对私人企业的税收,那么政府扶持是值得的。

  崔之元也认为,垄断不一定是问题本身。有些行业是自然垄断。法国宪法中即明确,自然垄断行业必须是国有制。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垄断利润归谁的问题。目前中国国有企业的问题不在于是否垄断,而在于是否将垄断利润用之于民。

  还有人反驳称,国有资产的一大桎梏是滋生腐败,“内部人截留”使国资收益不能为老百姓所享。崔之元认为,腐败问题非常重要,要通过建立管理机制预防腐败,要以高标准严要求治理腐败。

  不过,他同时认为,腐败并非国有企业的“特权”,在某些方面美国的腐败更严重,而且合理合法,比如游说集团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要克服腐败,必须要建立民主管理机制,国有企业受到监督,而且监督代表不仅要来自国资委等政府部门,还要来自人大和相关利益方。

  崔之元说,从根本上要把制度和执行分成两个层次。在执行层次上,可能出现扭曲等问题,但是这不能与大方向层次上的问题混淆。

  争议之二:软预算约束?

  姚洋认为,要反驳崔之元的命题,还是要回到对国有企业的经典讨论,追问国有企业盈利的可持续性问题。

  “国有企业无法避免的根本问题是软预算约束,即当他们投资失败的时候,他们总是可以从政府那里获得更多的资金投入。”姚洋认为,国企的激励机制扭曲的,资金利用效率低下,盈利的可持续性因此没有保证。而人浮于事、缺乏内部激励机制等可以通过竞争和内部改革得以医治,但是软预算约束却是国有企业无可救药的顽疾。

  但是,此次国际金融危机表明,市场经济企业也存在软预算约束的问题。这次美联储向危机中的AIG提供过桥贷款并以此换取80%的政府股权,大大扩展了中央银行的功能,因为AIG不是商业银行,而是世界最大的保险公司,本不在中央银行的传统监管范围之内。但是,AIG拿到注资后,却给内部发巨额奖金。而因为美国政府根据资本主义企业的治理规则,没有进入董事会,无法在董事会里阻止发奖金。这是很荒唐的事情。

  不过,姚洋认为,这种软预算约束和社会主义企业的软预算约束有着本质的不同。美国政府之所以要救AIG,是因为40%以上的美国家庭和它有业务关系,救AIG就是救美国人民。但是,不是所有企业都可以指望美国政府去救他们,哪怕他们很大——雷曼兄弟公司很大,但美国政府并没有救它。

  崔之元则认为,软预算约束在现代西方市场经济中广泛存在。制度性的软预算约束是指有限责任公司、中央银行和重组破产法,政策性软预算约束是指资产证券化。

  事实上,亚当·斯密本人就反对有限责任制,主张无限责任制。斯密指出,由于股东们在企业倒闭时不必倾其全部财产偿还债权人的债,他们就并不承担经营中的全部风险。斯密认为,在股份公司中所有权与管理的分离以及由于有限责任所导致的所有者监督管理者的动因的降低,必然会导致管理者在其控制内部成本和寻找市场的职责上的偷懒。

  约翰·穆勒在1855年就在英国议会提出,不必拘于亚当·斯密的无限责任,因为财大气粗才能冒倾家荡产风险。穆勒的逻辑是,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往往能创新,因此使风险全社会化,才能使全社会创新。此后,有限责任制成为公司治理的主要模式。

  不过,崔之元提醒道,我们忽略了穆勒的主张:风险社会化,利益也要社会化,要和劳动者和全社会进行利益分享。而AIG的行为表明,一些有限责任制企业在盈利的时候不与全社会分享利润,但是在破产的时候与全社会分享风险。

  具体到中国的国情,姚洋认为,在市场经济中,国企的软预算约束可能变得更为严重。这一是因为国企在市场竞争中失败的可能性增加,二是因为政府可以比较轻松地获得支持失败国企的资金。

  崔之元承认,在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软预算约束对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有企业起到不好的作用,主要是“企业自主权”使得国有企业不再按照传统的方式上缴利润,但同时由于能够比较轻松获得注资,产生一定的盲目投资现象。

  不过他也认为,随着改革的深化,在权责安排下,国企的盲目投资行为正在减少。而且经过市场化改革之后,银行业的惜贷会进一步使软预算约束变得不那么“软”了。

  新辩论会带来什么?

  如果,崔之元基于“重庆经验”提出的国有新论得到了更多的共识,或者说,诺奖获得者米德提出的国有逻辑,在香港实验之上有了更多的认可,这会带来什么?

  崔之元认为这即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经济学含义。并在政策上,呼唤对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经营利润的进一步财政分配,同时以更民主的管理监督国有企业。崔之元甚至提议,效仿阿拉斯加的经验,推进中国的全民分红。

  事实上,许多国家和地区都在密切关注阿拉斯加州的社会分红实践。美国的新墨西哥等州,以及委内瑞拉、巴西、南非、以色列等国,均已出现了要求建立阿拉斯加州式的社会分红的主张。欧洲推动社会分红的运动更为强大,他们把社会分红叫做“基本收入”。

  但姚洋还是很深刻,国有企业的功能是否就是不可替代的?姚洋担心,像重庆那样大力扶持国有公司的做法,是以政府代替社会,这不仅对私人经济有挤出效应,而且向社会灌输了一种思想,即政府比社会能够更好地发展地方经济。

  “这是一种思想上的回潮,也是近些年来政府作用加强的具体表现。这种回潮对中国具有相当的危险性,而且将把中国引入歧途。尽管在一定时期有可圈可点的优势,但民众的发展却受到限制,从而导致民族创造力的丧失。”姚洋说。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徐以升 陈晓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全民分红,本质上就是全民都是股东,这同原来的所有制“民有国营”相同,国有资产的所有者本来也是这样。改来改去又回去了。问题是,现在的政权全是些特权贵族,哪有民众的利益可谈,国有就是政府有、官员有。不让民有,剥夺民有。全民分红?做梦。
    2009/11/27 21:10:14
  • 腐败问题,说到底是个管理问题。由于监管不到位才产生腐败,如果政策和制度到位,监管到位就不会有腐败现象发生。
    2009/5/13 17:44:19
  • 可以说,以前国企之所以备受污垢,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效率,腐败严重,竞争力低下,但是现在看看,这决不是所有制的问题。而我们最应该关注的,就是西方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的职业经理人制度,结合国企利润进入财政收支系统,这两点坚持好,这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2009/5/1 8:55:53
  • 金融危机条件下,08年一些大型国企净利润:中国石油1144亿,石化296亿,中国移动1128亿,联通330左右,银行业总利润5834亿,其中工行1111亿,中银643亿,保险业总利无数据,其中光人寿就有347亿!合计9280亿
    中国房改未来三年需投入资金9000亿,医改需投入8500亿,这不过是上面那一部分国企两年的利润,而私有化后会怎么样大家可以想想。中国之所以可以不发很多债就能发展到今天,在危机下有如此大的财政运用空间,这都得益于国企利润支持财政收支。我们的华为、中兴都是国企,同样经营得很好
    2009/5/1 8:52:55
  • 朝三暮四的数字游戏,我好像看懂了:国有企业占了民企的市场份额,但它为民企代交了部分税。我要说这一进一出对国企是正还是负?还是正的多。所以,不能得出国企促进民企的发展结论,我不是反对国企,而是觉得看问题的角度不对,有点无厘头。
    2009/4/30 22:48:01
  • “全民分红”的建议应当考虑。
    2009/4/30 18:35:03
  • 政府投资大多集中在“三高”领域,即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和高空飞机的交通基础设施上,这不符合国情。我们所面临的“交通瓶颈”在于人民的“出行不便”、中小企业交通不便上。这个方向要调整。
    2009/4/30 18:32:39
  • 天佑中华!幸亏那几年没人能够把“国有的”全给分了。
    2009/4/30 14:54:57
  • 虽然我赞同楼主的观点,但仍觉的对于国有企业的功能性质认识还不完善。就文章本身而言,我也可以说私有企业的长足发展将给国家带来大量的财政税收从而使得国家的公共服务质量能不断提高当然也包括可以救济国企和降低国企税收!面对众多的草根对于国企的质疑,希望博主能有更为清晰的思路讲述国企产生的利益是如何分配给国家的,国家我这里当然不只指政府也包括民众。
    2009/4/30 9:50:35
  • 看来再次验证了人类的认识过程,社会的发展都是螺旋上升的。生产关系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这句话在这里还是可以用上的。国有制经济的大方向是要坚持的,至于国有制于哪些领域,比例多少,那是第二个问题;腐败滋生的治理又是另一个问题。把问题理清楚了,孰是因孰是果找到了,才能有效解决遇到的问题。看来“一股就灵、一私就灵”无异于饮鸩止渴!
    2009/4/29 22:23:24
  • 能源电力、军工、供水、城市公共交通等涉及国家安全、国计民生的基础性、公益性行业,以国有占主导地位比较合适。
    2009/4/29 22:14:33
  • 自然资源国有显然有利于国家动员物质财富为人民服务,但是前提必须是国家的经理班子必须是为人民服务的班子。还有自然垄断(如自来水网络)和资金技术垄断(如数字网络)国有也是这个道理。如果国家已经被少数人操控,那么,无论国有理论如何诱人,越是国有,国民就越是悲哀。因为私有如雷曼兄弟,在风险和利润之间是对等的,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因此,讨论公有制或国有制,要结合政治制度和分配机制。
    2009/4/29 21:38:5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2005年起至今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63年生于北京。1985年,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系统工程与应用数学系。1995年,获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之后历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访问研究员,柏林高等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杰出访问教授等职。主要研究领域: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哲学。中文著作有《看不见的手范式悖论》(经济科学出版社1999年)等,英文著作有《Substanble Democracy》(与Adam Przeworski等合著,1995)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