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子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战争 - 廖子光首页
继续学美国就是没有眼光、没有头脑(中)
2009-04-09
字号:

  主持人:外界普遍预测说这次G20峰会最可能取得成果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您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怎么改革?应该向哪个目标前进?

  廖:布雷顿森林体系有两个支柱,一个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个是世界银行。世界银行的目的是贷款给穷的国家,以前不重视外贸,只重视国家发展。外贸用来补充国家发展。后来冷战结束以后,经济全球化了,外贸大大增加。世界银行借给的都是美金,也要还美金,国内生产就没有作用了,一定要出口才能挣美金,所以很多经济都出口,我们就是这样。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时候看到你出口多过进口,或者你贷款贷的太多了,没有办法赚这么多,你借国际银行很多美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给你一些美金解决你的金融问题。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给你钱是需要很多条件的,比如增加失业,不要做社会福利。所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十年多是帮助国际银行向借债国逼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只提供资金的18%左右,但是它有决定权,这很不公道了。现在它对我们中国还有其他国家,说给分一点权。

  中国的立场是说这个问题要重新改。国际货币制度不改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太大作用。上次G20华盛顿峰会,我组织30多位国际着名经济学家给全世界领导人写过公开信,我们的提议和人民银行的提议差不多,要建立一个国际的货币制度,不要给某一个国家的货币提供霸权。现在中国也是这样要求,提议建SDR(特别提款权),但是SDR还是用美金做后台。

  主持人:最近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表两篇文章。

  廖:我知道,这两篇文章好,但还是太客气。不是谈SDR的结构问题,是谈SDR本身还需不需要的问题。凯恩斯提出的banker计划倒是在原则上正确得多。可以在凯恩斯的计划基础上提出新的国际货币构想。

  主持人:3月18号,美联储出台一个新的金融计划,媒体称为美国要开动印钞机开始印钞票,你怎么评价?

  廖:这个是一个不太重要做法。由于巨大的资产损失,美国贷款问题解决不了,就要把长期国债的30年期利率降低,但是没有办法做到这样,因为外面已经有很多30年期的国债了。这样怎么办?直接去买,买了当然降低,买1000亿美元,长期的利息只降低千分之35,要把它降低35%,这样就要买10万亿美元,它不敢这样做,也没有这么多钱。现在美联储的财产表已经超过它应该发放的10倍,太高是很危险的。

  比如,财长在国会说他真的有解决办法。但是懂市场的人看他是空谈。他从前只是管银行企业,现在他要管非银行的金融企业包括对冲基金、金融衍生物等等,这些非银行金融企业是很大规模的,比银行企业大,大几百倍,大到多少,现在没有人知道。现在很大问题就在这儿,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是多大。和非银行金融企业比起来,国家的财务还是相当于一个小公司。现在美国想把银行的股票推高,解决银行问题。但是银行要是很好,大小不是问题。另外,当前的外贸是什么呢?是一个游戏,这种游戏是美国在生产美元,全世界在生产美元可以买的东西。现在危机是没有钱,但是美国只是生产钱。

  主持人:您认为中国如何用好外汇储备?如何保障已经购买的美国国债的安全?

  廖:首先,美国国债是不可以卖的,因为一卖价钱就跌了,中国还是吃亏。还有外交政治问题,美国也不欢迎你卖。但是我们没有办法,因为我们现在出口还是收美金的,收了美金,美金在中国是不可以用的,换成人民币才能用。美金又回到美国,把这个美金给美国公司,再回到中国收购中国的公司为美国生产。就这样一个荒唐的循环。

  我们现在每年还赚2000亿美元,其实这样的国际秩序下你赚越多的美金,经济越不健康。怎么办呢?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美国国债不卖,我们从外汇管理局将部分外汇储备转给工商银行,工商银行拿这个担保,放人民币贷款去支持国内企业发展。贷人民币,在外国来看,我们没有卖美国国债,在国际市场上,美国国债价钱就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在国内就有了人民币来发展经济,如果这个人民币用来增加工人的工资,国内市场发展了。

  主持人: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提出一个观点,中国应该拿出外汇储备中的一部分,他说的是5000亿美元,向全世界发放贷款,这个观点您怎么评价?

  廖:这个是对美国好,对全世界有些国家好,但是对我们中国不好。斯蒂格利茨的背景,他以前是在世界银行,再以前是在美国政府工作。他到世界银行以后,就转变了他的看法,是为了保住自己历史上的地位,他是先做坏人,然后再做好人。

  我们最有利的就是我们的经济还不是完全开放,这是我们最好的地方,所以很多人前几年说快一点经济开放,政府不听,小心,这个是最好的。另外,我们也受到影响,我们受影响只是出口方面,内部经济还可以保护自己。这些钱我们已经借给美国政府,如果好的话,美国政府为什么不拿这些钱贷给外国,为什么美国不做这个选择呢?因为美国政府知道做不来的。第一,我们没有这么多钱。第二,他提出5000亿美元,解决不了太大问题,都是空的。这样做,只是一种公关作秀,而且效果已经不大,因为人们的失望太多了。

  主持人:近几年中国在金融体制改革方面主要学习美国的经验,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暴露出很多问题,中国经济学界观点分歧,有的认为应该继续学习美国经验,有的认为应该摒弃这种美国经验。您认为中国金融体制改革是不是还应该坚持美国模式?

  廖:很明显的,你要继续跟美国就是没有眼光、没有头脑。美国自己都把所谓自由市场经济改成政府控制的经济,它把私人公司国有化,我们还有人提议把国营企业私有化。

  那些人认为,两年后会复苏的,所以政府要救我。如果他们说十年都不会复苏,那就关门了。两年后,那时候退休了,他不管了,就别人管了。这是一般管理界的做法,美国的CEO也是一样,他们常说,今年公司不好,明年会好一点的,所以不要赶我走,然后又说后年会好的,后年就变成别人的问题了。现在很多高管是这样,一般年纪都是55、58岁,他要骗来4年时间。美国现在很多公司、管理人只是做一年、两年的计划,但是美国要摆脱危机必须有长远的甚至十年的计划。现在很少有人包括美国政府说这个问题是一两年的问题,美国总统自己也说这个问题是长期的问题。

  另外,从长远来说,美金是不会崩溃的,但是肯定会一天一天地跌。货币和货币之间的变动和货币和货品之间的变动是不同的,可以肯定美元相对于对货品方面会继续贬值。美元有时候因为经济不景气,货币贬值,但是经济好,它也贬值,但贬值慢一点。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38年出生在香港,在哈佛大学接受过建筑学和城市设计的教育,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期间对经济学和国际关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曾担任过著名的洛克菲勒公司投资顾问,现任纽约著名的廖氏投资咨询公司总裁。自2002年以来,廖子光先生在香港出版的由马来西亚人主办的《亚洲时报》上开设专栏,重点研究美元霸权对世界与中国和平发展的影响,美国全球霸权战略的地缘、军事、经济意义,以及美中关系的历史、现状与未来这三个领域。著有《金融战争——中国如何突破美元霸权》。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