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耀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谈笑人生 - 汪耀辉首页
戏说外汇储备(续二)
2009-02-03
字号:

  前一小节介绍了了移花接木法,建议国家利用国际市场价位偏低的时机,减少或暂停国内石油和铁矿石等战略资源的开采,腾出国内需求的空间用更多的进口资源来满足。并且夸下海口,说如果采用此法,产生数千亿元以上的效益也是“可以参考的”。牛年了嘛,就该兴吹牛,比比吹牛的本领,不但要看谁更能吹,还要看谁吹得更靠谱,看牛皮里面有没有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没看见报道说春运后期很多火车站日发送旅客量纷纷创出了新高?看来农民工的失业问题并不存在,我等杞人忧天了。

  虽说移花接木能够一举多得,如同所有的经济行为一样,它也是一把双刃剑,不过这把剑一边的刀刃很锋利,另一面还没有开刃,钝得很,相对而言利远大于弊。

  这里来简单算一笔账,假定我国完全停止国内原油的开采,用进口油来替代,大约需要增加350万bpd的进口量,以每桶石油到岸价45美元来匡算,每年要增加外汇支出575亿美元,也就是说我国的GDP一年要减少575亿美元,约合3933亿人民币。按照GDP就是消费、就是就业,以及汪氏就业进出口理论来分析,看起来这么做对内需和就业的影响还真不小。

  汪某人不久前说过,不要老想着一举多得,能一举一得就不错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在本人身上得到了验证,尴尬呀。

  那我们再来算一笔帐,国家从575亿美元的石油进口贸易上,收取了17%的增值税(关税以全免计算),合计668.61亿人民币,用来给石油工人发工资不知道够不够,先不管它,反正多退少补总是可以的,就当这笔钱正好全部花完。这样的话,政府开支(也是GDP)增加了600多亿。不过这还不够3933亿的零头。开始冒冷汗了!

  还得接着找理由,帐就该一步步摊开算,还有两笔大帐没算呢!第一笔,石油资源是不可再生的有限资源,我们一年少开采了12.8亿桶的石油,这些油还“储备”在我们的油田下面,没有减少;第二笔帐是油价的变动帐,以现价购买石油,等于将我国的这部分外汇储备的购买力提前锁定了,根据“汪氏财富注定缩水论”,长期来看,信用货币的购买力将逐步下降。一旦油价再涨到100多美元以上,你就会彻底明白这样的买卖是亏还是大赚。

  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几千亿的效益到底能不能“参考”?眼前是没有,可您得往远处看,别让巴掌山挡住了您的双眼。

  真不容易啊,终于把话说圆了。哪一位受累递个热毛巾过来我擦擦汗?容我再点上支六块钱一盒的中南海,先歇一会儿,放松放松,然后集中精力出咱的第二招。

  第二招:对冲法(资源篇)

  也许有人一听到“对冲”这两个字就过敏,因为它让人想起“对冲基金”,想起“套期保值”,想起索罗斯的量子基金。

  有很多人对索罗斯恨之入骨,因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到现在他还不敢去泰国。话说回来,索罗斯虽然可恨,可人家的本事咱还不能不服,在去年如此糟糕的市场环境下,人家愣是净赚8%,试问哪个大基金做到了?老小子近些年来中国转了不少次,准没安什么好心,汪某人早就用眼角的余光瞄上他了。

  本节我要谈的不是虚拟经济,而是要谈在国际市场价格剧烈波动的情况下,如何保障我国的进口资源供应平稳,减少或者消除因价格暴涨造成的经济损失。

  所谓的对冲,和人们常说的“东方不亮西方亮”的原理一样,同时进行两种相互关联的生意或投资,两边同时押宝,当一种生意赔钱的时候,另一种必定要赚钱,反之亦然,而且赔钱与赚钱的数目应该大致相等。

  举铁矿石的例子来说明,大家对2008年以宝钢为首的中国钢铁企业与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即巴西的淡水河谷、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必和必拓之间进行的旷日持久的艰苦价格谈判大概还记忆犹新。与澳洲的“两拓”的谈判拖过了往年的合约生效期4月1号,最终还是以中国企业的完败收场,成交价格非但没有降下来,反而比本年度的基准价又高出一截。我们不能说宝钢乃至钢铁企业协会没有尽力,但结果却是如此凄惨,实在令人扼腕叹息!更为窝囊的是,合同签订后不久,铁矿石价格开始快速下跌,令国内很多在高价位大量吃进铁矿石,指望价格会进一步大幅上涨套利的炒家赔得找不着北。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国际市场铁矿石价格的形成机制,与原油等大宗商品不同,铁矿石的价格并没有期货市场来影响,而是主要由所谓的年度基准价来决定。在世界钢铁的主要生产地区亚洲,几大钢铁巨头如中国的宝钢,日本的新日铁,韩国的浦项每年年底开始,分别与三大铁矿石供应商进行下一年度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其中任何一组谈判对手之间签订的第一张合同中的成交价即为下一年度的“基准价”,其他谈判者也必须执行这一价格,这是个约定俗成的行规。当然根据矿石或者矿粉的品位不同,价格可以相应浮动。签订第一单的人有个雅号,叫做掌握了本年度铁矿石的定价权。

  可见,基准价对应的是一年一度的长期合同价,这个价格是那些不能参加谈判的钢铁企业不能享受的,他们只能从国外那些中小供应商或者中间商手里购买铁矿石,这时候形成的价格通常叫做现货价。而现货价往往比长期合同价高出许多,多数情况下会高出一倍以上。有时候三大铁矿石供应商也会拿出一部分矿石到现货市场销售,以获得更多的利润。

  说到这儿不免要插几句话,善于动脑筋的朋友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既然现货价格高出那么多也有人买,而且前两年钢铁企业的效益普遍不错,那么享受长期合同价格的宝钢该赚了多少钱啊?很好的问题!那么宝钢当时公布的利润数据(虽然很好看)您相信吗?反正我不信!

  说到这儿不免又要插几句话,中石油既卖成品油,又开采石油,本身在国外还有油田,他们是有“对冲”的,当原油价格飞涨国家又控制成品油价格的时候,他们干了些什么?整天哭穷向政府要补贴,绝口不提自己在原油开采上赚了多少钱。

  我们的国企呀,我汪某是爱你在心口难开!

  回到正题,了解了铁矿石的价格形成机制,我们再次回顾宝钢等企业去年的铁矿石价格谈判过程,当时他们为什么会那么被动呢?直接原因是丢掉了定价权—日韩钢铁企业率先放水,同意铁矿石价格上涨75%以上。

  那么咱们再打破沙锅问到底,新日铁为何要放水,同样是铁矿石的买家,和咱们抱成团,一致对外不好吗?一下子同意涨价那么多,害人害己,不是有病吗?

  他们没病,只是人家不想带咱们玩儿了。因为人家的局早就布好了,人家有“对冲”,咱没有。那么你要问了,怎么个对冲法?我来告诉你,其实日本的财团不但是铁矿石的买家,同时也是卖家,咱们呢?整个一个纯粹的买家,纯爷们!

  日本的财团在澳洲和巴西持有大量矿山的股份,持股比例通常在5-10%,并不控股,也不参与经营,但要董事会的席位以便及时了解信息。铁矿石价格上涨的时候,虽然他们的钢铁企业也多花钱(以合约价),而他们持股的矿山却同时多赚了钱,并且多数以现货价格出售,利用杠杆效应赚得更多。

  与日本企业通常投资于三大供应商的竞争对手不同,中国铝业进行股权投资的时候却直奔世界第二大铁矿石供应商力拓而去,而且一出手就拿了8%的总股份,还想增持,虽然大方向没有错,但策略上问题不少,我们需要向日本企业学习的地方实在太多太多。

  说到这儿,举个小例子,我看到媒体在宣传海尔管理经验的时候,说他们的楼梯台阶上都画上了分道线,以方便员工通行,避免“撞车”,实际上本人19年前去日本日立公司的工厂时,就看到人家是这么做的,因此这并不是海尔的发明,区别仅在于靠左行还是右行。

  总结一下本节“对冲法”的思路,应当鼓励国内的企业择机多投资参股国外的资源类企业,以便尽快获得对冲工具,同时应当避免控股,避免参与企业的日常管理,咱还没那个能耐。

  最后简单说说国内某些航空公司投资航油期货蒙受巨亏的事情,他们的行为能算是“对冲”吗?如果说是的话,请问对冲的对象在哪儿?

  再丢个问题给大家:海南航空参与了航油的“套期保值”没有?如果没有,那么最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6楼] 评论人: 冰狐:
    呵呵,文中其实有提示:我早就用眼角的余光瞄上他了。
    玩对冲的祖师爷都不去做航油,看来我们的那几家航空公司自认为比索罗斯还能干。
    你还会认为海南航空是纯粹的国有企业吗?其实这个问题远比我们看到的复杂,这儿点到为止,说多了不好。
    2009/2/4 17:34:01
  • 博主新年好!假期应该都过得很好呀!我还行吧。谢谢!

    刚来看到您的回复,我查了好半天,才明白哈。

    “海南航空第一大流通股东American Aviation LDC是一家由美国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和量子工业合作有限责任公司各持有50%股权的国际投资机构,而量子工业合作的背景就是大名鼎鼎的国际金融投资大师索罗斯,也就是说索罗斯间接地成为了公司的大股东!这位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名声显赫、眼光独到的投资大师的加盟,无疑使海南航空在所有航空股更显得绚烂夺目。有这一外资大鳄撑腰,公司巨大的投资价值已然显现。”

    是这个原因吗?还是另有其他?
    2009/2/4 17:11:17
  • 冰狐:
    新年好!假期想必过得不错吧?
    我想说的原因不是23楼的那个,看到现在只有这一个答案,看来有些难度。提示一下,可以去查查那家公司真正的大股东是谁,仔细去查。
    2009/2/4 11:53:08
  • 博主在续一里提的让国外资源代替国内资源,是利国,利于后代的事情,帐算起来,站在国家的角度上,怎么算都是有利的事情,但地方政府和开采企业,有他们的小帐,国家有魄力和能力叫停他们的小算盘,是问题的核心。
    2009/2/4 10:27:00
  • 海南航空没有参与航油的“套期保值”,可以分析到的原因,海南航空的航线都是国内航线,没有那么大的石油市场压力,按照商业思维猜测,不看好就不参与了。
    2009/2/4 10:19:22
  • 又找到个资料:
    原来世界上第一张可称为fiat money的纸币,产生于1023年中国的宋朝,已经有差不多1000年了,厉害啊!
    2009/2/3 23:02:39
  • 宏微观察:
    您好!17楼的定义是别人的东西,我当个传声筒而已,来源:
    Deardorff's Glossary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定义原文:
    A money whose usefulness results, not from any intrinsic value or guarantee that it can be converted into gold or another currency, but only from a government's order (fiat) that it must be accepted as a means of payment.

    黄金是有内在价值的,故而不符合这个定义。
    2009/2/3 22:54:19
  • 与老汪兄今日之文再生略同之感。日本财团和企业,很多是本文之对冲法高手,如同柔道与围棋,玩得有些出神入化,可为本文佐证。
    不过,老汪兄在17楼中对黄金之言似乎绝对化了,黄金似乎也曾经在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上断断续续地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直接或间接地fiat。与fiat的彻底绝缘,似乎也只不过是近30多年才有的事,但阴影或光辉至今似乎依然隐约再现。
    2009/2/3 22:43:17
  • 老汪  你好!
      哈哈 我所说的劣币就是阁下所说的法定货币,至于良币嘛 肯定不是黄金,还是老秦能说的清楚些。
      老秦别见怪!现学现买两句,良币就是【人类劳动历史上无数次人类劳动质的沉淀之有形无形之物】
    2009/2/3 22:38:08
  • 对了!鄙人本文最后提出的问题,怎么没人回答呀?瞎猜猜也行啊。
    我也是瞎猜的,呵呵。
    2009/2/3 22:32:50
  • wsxzgr,
    你好!其实我和老秦讨论的时候说的“法定货币”有些跑到两叉去了,因为互相都了解对方的意思,不影响讨论,所以我在这之前没有提。

    实际上我说的“法定货币”指的是英文中的fiat currency(不知道我的翻译是否符合惯例),而fiat currency有明确的定义:

    其可使用性不是来自其本身的内在价值,也不是来自它得到了可以兑换成黄金或者其他货币的保证,而是根据政府的命令,它必须被接受为支付手段的货币。

    按照这个定义,我说的“法定货币”就是现在的纸币,而黄金从来就不是fiat currency。
    2009/2/3 22:24:49
  • 老秦:
    你好!我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些福利经济学的英文资料,我想它会对我的一些有关产业升级,工资利润对工人和资本家的意义这类问题的思考有所帮助。我想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故而问起这个问题。一来可以偷懒,二来也怕自己陷到那些纯理论的东西里面去,束缚自己的思维空间。
    谢谢!
    2009/2/3 22:01: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的老虎,无党派人士,1983年毕业于上海交大机械工程系,曾参加国家重点工程的建设十年,任某合资企业负责人十年,现为自由职业者。
OZ先生简介:海外华侨,在中国生活过,曾非常贫穷,给别人打过工,也曾当过雇主,46岁即退休,主要的经济收入来自股票投资收益。目前在闲暇之余仍进行股票投资,热爱读书,思考和写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