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析美西方对“自由”的偏颇、滥用与选用
2021-04-01
字号:

    ——并议反戴口罩、涉疆港指责的思想观念背景和实质、人类社会需符合自然与社会客观规律的科学的自由民主人权观

    一、反戴口罩等抗议新冠疫情管控言行在西方经年不绝,是无视防疫医学的自然科学规律,也有美西方持偏颇的自由、人权观的“功劳”

    新冠疫情以来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让世界各国各方有防疫医学科学基本常识的人们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都会感到难以理解,这就是:反对戴口罩等抗议新冠疫情管控的言行,在西方经年不绝。

    不说疫情初期,美、欧等国就有反对新冠疫情管控、反对戴口罩的言行和游行;直到一年后的最近,这种现象仍然络绎不绝。

    至今,美国疫情仍严峻,而亚利桑那州抗议者不久前还在烧口罩反对疫情管控;欧洲多国也不时爆发抗议游行,反对疫情严格管控。

    美国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议员约瑟夫·查普利克(Joseph Chaplik),甚至还成功推动州众议院通过法案,废除“口罩强制令”。查普利克质问:上世纪八十年代,艾滋病流行的时候都没要求佩戴口罩,为啥防新冠要戴?

    这位州议员竟然不知道艾滋病不是通过空气传播的,因此防艾滋病不会要求带口罩,而防新冠病毒需要带口罩。更难以置信的是,查普利克用这样毫无防疫医学基本科学常识的话来推动废除“口罩强制令”,他的法案居然还通过了!

    而在美国更高级别的国会,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认为,没有研究表明,那些新冠康复者或接种过疫苗的人们会存在明显的再感染迹象。因此,他质疑福奇要求新冠康复者和已接种新冠疫苗者也戴口罩是在“做戏”,称福奇是“基于猜想来做决策”,指责福奇只是想让人们“多戴几年”口罩。他说,自己曾感染过新冠,他认为他就不应该戴口罩,因为他自己有免疫力不会再感染。

    这不能不说是西方社会以“个人为中心”的自由、人权观的典型例证:他只要自己不会再感染,就不应带口罩,至于他是否因为自己不带口罩还可能传染变异新冠、还会传染别人,那是不用考虑的!

    而为什么以防艾滋病不带口罩为由,提出废除防新冠病毒“口罩强制令”,能在州议会通过?其首要考虑的也不是自然科学范畴的医学防疫常识,而是“口罩强制令”等管控,侵犯了人的“自由”!

    由此并联系其他相关案例,可以看出,反对戴口罩等抗议新冠疫情管控的言行,之所以在西方经年不绝,除了有对防疫医学无知,更多的还是与西方盛行的“以个人为中心”的自由、人权观大有关系。

    例如,意大利早就有针对政府控制疫情管理措施的集会,要求政府“归还自由”;西方还出现“群体免疫”等荒唐的主张——宁可让欧美民众保持所谓的自由,而暴露在新冠病毒的威胁之中,也不愿意要求民众用暂时的不便和代价,换来更高的安全保障;……

    美西方为何会如此偏颇、执着的咬定“自由”观到如此荒唐的程度?

    回顾近代以来,首先在西方社会产生、确立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在持续不断凸显个体中心地位,寻求实现普适性话语框架的自由人权观。这一自由人权观,将对个人政治与社会权利的极度尊重和极度重视作为具体个体的生命价值,尽可能约束集体对个体权利的管制,并相信依靠单独个体的能动性,就可以建设出理想化的世界,甚至认为这可以迎来历史的真理性“终结”。

    同时,不能不看到和承认,这种以个人(我)为中心的“自由、人权”观,由于其内涵与人的个体物质生存、存在方式有共鸣点,“个体自由”与人们“个体生存”而会自发顾及自己有相当的契合,使得这种“我为中心”的“自由人权观”在全球高速扩散,甚至可说是堪称有“启蒙”的洗脑效果,而被相当多的人们认同,当作“普世价值”。

    然而,在新冠疫情控制上,这种极化的对人的“自由、人权”的诉求,恰恰暴露了其的非理性和不合于人与社会健康发展的铁律,并受到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的惩罚——美西方乃至西方相关价值观所影响的国家和地区,颇多在控制新冠疫情上,反复的“欲禁还休”,导致至今仍在疫情的不断反复反弹的病痛之中挣扎。

    回顾2020年,可以看到,世界以美西方为首的多国,多有因认同“自由、人权”、“以我为中心”观,而犯同样的错误,只关注眼前和自身的利益,只为“自由故”,多受“疫情苦”,不断反复的经受“疫情来潮”之苦。

    可以说,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的严酷现实,是正在对“自由”作出新的规正:你不戴口罩四处乱跑,扎堆聚集,这是不允许的。从绝对自由出发,当然可以说,强制戴口罩,不允许人扎堆聚集,是危害了人身自由。但是,正如卢梭在《社会契约论》里说:我代表人民、代表公意强制你,这恰恰是为了保护你的自由。——现在要剥夺人们在疫情期间不戴口罩的自由,恰恰是为了保护人的健康,也在保护每个个人和众人的生存。

    可见,“自由”也要、也应受到“科学”规范,要遵循客观规律才行,否则也会受到客观规律、受到“无情的现实”的惩罚。

    从延续至今的美西方对新冠疫情管控的多次“欲禁还休”,从而导致多国多次抗疫波折,正可见他们对“自由”的偏颇认识和滥用所造成的结果。

    这正说明,人类社会需要遵循自然客观规律,需要符合人类社会有效治理客观规律的科学的自由民主人权观。

    二、对中国新疆、香港社会治理的指责,是美西方对自由、人权观的“滥用”;同时也是他们为企图遏制中国、维护自身霸权、利益,对“自由、人权”这个“价值观武器”,做只对别人、不对自己的“选用”

    人们看到,近期以来似乎越演越烈的西方对中国新疆、香港社会治理的指责剧目,也在上演。

    欧盟和美英加等国联动推出针对新疆事务的制裁措施,这种指责乃至制裁,是西方在美国领头之下企图遏制中国、维护霸权和其利益的拙劣表演。

    同时,人们也应看到,这类指责、制裁,之所以会演出的似乎有声有色,之所以涉疆、港谎言还有市场,还因为其在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观之下,显得似乎有“理”,似乎是站在他们推崇的意识形态“高地”上。

    其实,中国对新疆、香港的社会治理,都是出于维护当地和平与繁荣的善意,其也得到了当地民众的认同与支持。

    正如梵蒂冈外长指出的,“有很多人拥护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的政策,也有人希望香港地区有更大的自由和更多的例外(exception)。”美西方对香港、新疆社会治理的指责,则是来于他们希望香港、新疆有“更大的自由”。

    这也是这类指责在美西方还能提得出来的主要“思想观念依据”。

    然而,如同美西方在新冠防疫上以“自由、人权”来荒唐的否定新冠疫情管控“戴口罩”等措施一样,以“自由、人权”来指责新疆、香港的必要社会治理方略措施,也是同样荒唐的。

    正如新冠疫情管控的“戴口罩”等措施是需要的,中国对新疆、香港的必要社会治理方略措施,也是需要、必要的。只有那些希望香港继续动乱下去,希望新疆继续为恐怖主义、“疆独”所困扰的人,才会以“自由、人权”为口实,反对对新疆、香港的必要社会治理方略措施。

    社会治理的理念、方法,都离不开社会现实以及有效、有利于社会稳定发展。而美西方指责疆丶港治理,也透露其“自由民主人权”,则是违逆于社会治理的有效、有利社会稳定发展原则的。

    如果只是按偏颇的、极化的“自由”观,全球各国都应该对社会放开枪支管理,让人们都“自由”持枪?

    应该让各国各地都“自由”的闹“风波”、搞本地独立?应该让各国各地都容忍恐怖主义影响?

    例如新疆,到底是如何做到暴恐和贫困都清零的?据一位多年跑新疆的记者说,方法包括但不限于:严打、扶贫、驻村干部、屏蔽暴恐音视频、扩建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建立教培中心。

    这些办法,确实不符合美西方偏颇的、只“对竞争对手适用”的“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观,但完全符合人类社会健康发展、有效治理的价值观。

    贫困问题。让驻村干部在各个村子,跟当地居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解决他们生活中的不如意。用美西方的“自由”观看,就有一堆问题要问:驻村干部会不会过度干涉个人的空间?大政府好还是小政府好?等等。

    对互联网传播暴恐音视频屏蔽。美西方价值观肯定拿“言论自由”来指责。但是,能跟恐怖分子讲言论自由?美西方是这样对他们所认定的暴恐分子给予这样的“言论自由”的吗?美国连总统的号都封,理由是“总统煽动暴乱”,这不关乎“言论自由”?而中国封恐怖组织的号,理由是他们煽动恐怖袭击,算过分?

    对地下讲经煽动恐怖袭击,光靠抓非法传教士,是难抓完,而且很难抓现行、很难取证、更难界定什么叫“非法传教”。怎么办?那就你讲,我也讲!比如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2014年起,国家投资几个亿扩建,大量培养伊斯兰教传教士,目的是告诉群众:《古兰经》从未鼓动穆斯林去杀害无辜的异教徒,相反,伊斯兰教是和平、宽容的。这个经学院,扩建前每年才培养几十人,2016扩建完每年培养好几百人,直接分配到新疆各个清真寺,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讲经。现在,《古兰经》在新疆群众中已被正本清源,非法传教那些乱七八糟的说法,在新疆已没人买账。西方价值观又要指责:你怎么能用纳税人的钱,去“赞助”一种思想、挤压另一种思想?对此我们应该反问:所谓的“另一种思想”,为何这么容易就被挤压没了?根本原因是那个思想本身就站不住脚!再者,我们所谓“赞助”的思想是:伊斯兰教是和平宽容的。中国愿意自己花钱传播这个声音,是《古兰经》本意,并对全球都有利。

    对思想的病毒式传播——设立教培中心。有人有意无意传播极端思想,虽不违法犯罪,但客观上有害,于是政府就让她进教培中心。这是一种“义务教育”,周一到周五住宿学习,周末回家,为期一到两年。主要是教她一些劳动技能,让她在市场上更有竞争力,同时也有一些思想政治课程,告诉她极端思想为什么错,什么样的三观能帮她过上好日子之类。西方价值观对这事反应最大,说这是“集中营”。

    这是要理直气壮予以驳斥的!首先,纳粹的集中营是杀人的,不是教书育人的。第二,确实这些学生是被强制要求来学习,可是9年义务教育不也是强制要求的?难道小学初中也是集中营?来这里的学生,不少正是义务教育水平较低的,现在补上义务教育这一课,也是国家在为他们补课。最重要的是,对极端主义思想的病毒式扩散,政府不应该不可以打着“自由”的旗号,高高挂起,不干预。如果政府不干预,受到极端主义思想传染的人,像扩散病毒一样,继续传播扩散“杀异教徒享受72处女”等思想,最终在一些人中诱发恐怖袭击的恶果,这对社会健康发展、稳定有利吗?

    美国为了维护“持枪自由”这种“人权”(其实是在维护枪械生产企业资本家的利益),可以容忍、不管美国社会普遍持枪,结果自己造成本国隔三差五枪杀伤亡频发、社会难于安定,也要让别国、中国不管恐怖思想言行并导致动乱?

    美国不用“自由人权民主观”严责、管好自己社会中诸多的枪杀、歧视欺凌少数族裔等人权问题,却指责中国有利于个人和社会治理的管与教是搞“集中营”,这是别有用心的“选择性使用”“自由”观,是为搅乱别国包藏祸心的言行!

    三、美国西方当前若干困窘局面的重要思想观念根源之一,正在于其对“自由人权”,对“个人为中心”的极化,在于以此极化为基础的“自由民主人权观”违逆了自然、社会铁律,人类社会需要遵循自然客观规律,需要符合人类社会健康发展、有效治理规律的科学的自由民主人权观

    其实,今天的美国,应该不以捍卫“持枪自由”为由,现实的管理、解决美国社会普遍持枪的问题。否则,其就不可能解决美国社会凶杀案居高不下的社会安定问题和民众的平安生存的人权问题。

    美西方不放弃以白人为中心、不平等对待少数族裔的政策,以弗洛伊德为代表的“不能呼吸”的美国黑人等少数族裔,就还会继续抗议游行等等,使社会经常处于不稳定之中。……

    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以无反对票的表决结果通过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部国际性权利法案——《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的这部《世界人权宣言》规定的人权包括:生命、自由、安全、不被奴役或遭受酷刑、宗教自由以及思想自由。

    美西方对此宣言所定的“人权”各要素,是都理解、执行了?维护的如何?还是仅在以此为借口指责别人?而自己却对本国乃至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生命、自由、安全、不被奴役或遭受酷刑……”等人权并不在意,乃至漠视和践踏?!

    可见,不是新冠抗疫的管控错了,也不是中国对新疆、香港的治理举措错了,而是美西方宣扬的自由人权观——偏颇了、滥用了,并且他们还在为维护自身霸权、利益,而有选择、看需要看对象的“选用”自由人权观来指责别人。

    因此,是美西方应该改变自己的“自由人权民主”观,停止对《世界人权宣言》规定的人权的偏颇、极化认知以及滥用与选用。

    人类社会需要遵循自然客观规律,也需要符合人类社会有效治理客观规律的科学的自由民主人权观。美西方也不例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