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析思法总统说“资本主义行不通”
2021-03-30
字号:

    ——什么地方行不通?什么才“行得通”?有普世“行得通”的“模式”?有具体的破解法吗?

    媒体报道,当地时间1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通过视频参加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表示,“在当前的环境下,资本主义模式与开放经济行不通了。”那么——

    一、资本主义的问题在哪里?在什么地方行不通了?

    马克龙说,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为中产阶级提供了“进步”的机会,但这个体系如今已经“破败”,面临“深刻的道德与经济危机”:许多工人在经济受冲击后失去工作。

    马克龙形容,在资本主义体制下存在两个“国王”,即股东与消费者,而付出代价的是工人与整个地球。他认为,资本主义的金融化虽然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导致了“与创新或工作无关的盈利”,令贫富不均进一步深化。

    也就是说,马克龙认为,当今资本主义的突出问题在于:金融化导致了“与创新或工作无关的盈利”,令贫富不均进一步深化。使得社会面临“深刻的道德与经济危机”。

    应该说,马克龙总统身在资本主义社会,对那个社会的问题,还是有比较清醒、明智、现实的认知的,其认知也发人深思,值得人们研析思考。

    或许我们可以梳理、叙解一下这位法国总统所指出的资本主义的问题,做如下陈述:

    “资本主义”的核心问题正在她的名称上,是把“资本”,“主义”化了、“极致化”了。

    资本金融化,有其正面作用。这就是,有助于更快更好地将储蓄转化为投资,这有利于社会资源适当调配和充分利用,从而推动了社会经济发展。

    但是,“资本”被“主义”化、“极致化”,也出现了至少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资本主义的重要特点乃至核心是,承认资本的作用,而且重视资本的决定性作用。当“唯利”的资本成为社会普遍的主导现状的时候,吸引投资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基本政策。吸引投资,是可以增加就业岗位,增加税收。可是,投资政策也会导致资本的拥有者,可以坐享其成,获取更多的财富。

    金融化会重新分配报酬,使资本拥有者的“财富与劳动和创新无关”。而由个体(私有方)大规模掌握的巨额资本,还使得坐享其成者与普通劳动者之间的彼此的数量比更大、贫富差距也越来越拉大。这种“坐享其成能得高额回报的食利者”与“辛苦劳作创造实物财富的劳动者”之间的天差地别,会带来社会“深刻的道德与经济危机”!

    ——另一方面,资本在现代科技条件使全球成为“地球村”的环境下,流动是更便捷了。资本为了获取更高的利润,在“全球物流体系和国际贸易”之下,更容易在全球范围找到成本更低、收益更高的地方组织生产和贸易。资本从高收入的发达国家向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转移,这就导致:“经济开放和比较优势理论使得地球另一端的人民摆脱贫困,但由此带来的是产品、经济活动、社会效益、工资收入的流出”,使得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许多工人失去工作,占社会人口最大比例的普通劳动者的生活境况趋向相对贫困,社会中下层民众的不满不断增长……

    ——同时,由个体(私有方)大规模占有资本和生产资料等社会资财,这种社会财富拥有模式,一,是使社会贫富高度不均;二,还易于衍生过度竞争或垄断;三是,这些个体(私有方)拥有的资财,由于运作的目标主要在自身的盈利、增值,其对社会公共事业所需要、所必要的投入,没有“原发”的动机、动力,这也使得全社会发展需要的投资,由于未必能短期大收益,而有短缺、难筹资。

    有研究者指:英国之所以在加勒比海地区设立所谓的“离岸中心”,就是为了满足资本拥有者的需要。资本进入加勒比海岛屿国家,殖民统治者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或者注册费,维持当地的运转,资本的拥有者可以利用“离岸中心”,规避国家的税收制度。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真相,资本的拥有者永远都有办法减轻自己的责任,把问题留给政府。

    这可说是私有资本利益对社会公共事业利益有抵触的典型例证之一。

    应该说,劳动创造物质财富,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无论是在一个国家的内部,还是在人类文明发展至今的世界,只有劳动,才能创造实物及其使用价值、满足人类不断发展的需要。如果在一个国家的内部,以投资获取利润的“资本”占主导地位并决定一切,创造实体性财物的劳动者处于被支配、被奴役的低待遇地位,那么,这样的社会的确不会是一个稳定的社会,而会是一个面临“深刻的道德与经济危机”、充满风险的社会。

    总之,或可说,资本主义,在其曾经对人类社会发展发挥过巨大作用之后,今天它至少在以上这些方面,其体制、机制上的“问题”,已经越来越突出,因而法国总统都在说“资本主义行不通了”!

    二、什么才“行得通”?有普世“行得通”的“模式”吗?

    那么,什么才“行得通”?

    如果原则的、宏观的回答,或许能说:共同富裕而非贫富不均;不强而必霸;实现“和而不同”基础上的天下大同。这三者应该成为“普世追求”。

    可以说,资本主义的私人大规模占有生产资财的社会资财拥有模式,有提高生产力从而财富积累的作用,其对提高生产力水平,是有积极作用。但是,提高个人拥有财富量的激励作用,也有如下弊端:

    ——会由此衍生从本方利益考量的私有的生产团体之间的过度竞争或垄断,并会因此造成社会生产秩序的紊乱和损失;(这也是当今世界不同国家都有“反垄断”共识,且制约手段也比较到位的缘由)

    ——会导致贫富不均乃至高度不均,可能引发社会动乱;(这是当今世界不少国家尚未解决的问题)

    ——会不利于社会公共事业投入、发展(因为,非公有经济体及其资本,“自然”关心的是自身的利益,对社会事业会“天然”的不易顾及);……

    这些弊端,正在使得私人大规模占有生产资财的社会资财拥有模式,或将成为人类文明进步中已完成历史使命的社会模式,人类社会需要有更合于人类社会发展的模式取代之。

    而原则性的、宏观的说:共同富裕而非贫富不均;不强而必霸;实现“和而不同”基础上的天下大同。这三者的确应该是“普世追求”。或许这一原则性的“追求”,也比较好确立和获得较多认同。

    三、原则性、宏观的“普世追求”较易确立,但马克龙总统提到的问题、危机,具体的破解法,虽有,但实施难

    那么,如何具体的实现这种“普世追求”?对马克龙总统提到的问题、危机,有何具体破解之法?其实,当要具体解决问题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个体(私有)大规模占有生产资财有很多弊端,是不是只要公有制、国有化,问题就能解决?

    其实,粗放、简陋的全民公有制、国有化,未必能较好的调动作为“个体”的含众多普通民众的社会全体民众的生产积极性。社会主义公有制发展的历史,可能可以说已经证明,私有(个体)生产经营,对人的生产积极性调动,有其有效和必要性。私有(个体)生产经营,之所以对人的生产积极性、责任感的调动是有效乃至必要的,或可说其本源性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每个个体的人,“与生俱来”是“个体”的(虽然,人后天还是离不开和需要“社会”的,且会、也必然不同程度的“社会化”)。

    同时,“资本主义行不通”,并不等于“资本”没有用。资本金融化,有助于更快更好地将储蓄转化为投资,这有利于社会资源的充分调度和使用,从而推动社会经济发展。这有用的部分,还应该继续发挥其作用。

    不过,正如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也早已经认识到并较有力的在限制垄断一样(这从东西方各国多有“反垄断法”就可看出),对无论公有还是私有(个体)的生产、经营,有行业、规模的必要限度、限制,以及有适当配比和制约,可能是“资本”成为重要主导的现实社会的革新方向。否则,军工行业的大规模私有和因此的必然唯利化,可能会使发动战争成为以武器生产的军工集团生存牟利的需要,没有这方面对军工行业、规模、资本配比的限度、制约,私营军工企业完全可能成为战争的策源地!

    没有对无论公有还是私有(个体)的生产、经营,有行业、规模的必要限度、限制,以及有适当配比和制约,非国有(或名为国有,实质有“未必”)的、规模巨大的互联网企业、金融企业,的确可能经其对“大数据”的巨量掌控,而对金融、生产、舆论施加相当的影响,完全可能左右国家的金融、经济乃至政治安全。

    这里不由想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两年前曾打算,对“大型网络平台”“必须进行一场非常严肃的对话,内容应涵盖他们的商业模式、算法和运营机制”。年前,他还面对《大西洋月刊》呼吁“我们最终还是要就政府对公司行为的监管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否则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而他这样呼吁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那些大型科技公司是绝对不会对自身进行监管的,他们宁愿政府来做这件事也绝不会自己监管自己。”

    无独有偶,另一位美国的重量级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日裔美国政治学家,《历史的终结》作者),也在2020年底一篇《如何从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拯救美国民主?》文中说,要制衡大型公司,“最显而易见的办法是政府监管。”

    可见,“政府监管”,在现代条件下,已经越来越成为世界各方都在考虑、呼吁,并有不同实施的“共识”。可以说,对社会经济生产有巨大影响的大企业乃至对影响民意政情的大型现代传媒,都更需要“政府监管”。

    应该说,全球化、多边主义,对全球各地区的互相交流、互通有无与共同发展,积极作用是明显的。但是,只有顾及不同地区民众共同利益,而对以自身投资增值为主要目标的“资本”有调控(或曰“监管”),才不会出现马克龙总统所言的问题:“在资本主义体制下……付出代价的是工人与整个地球。”

    而适当行业、适当比例的配比、适当规模的非粗放、精细管理的国有企业,对增加国家收入,增加对公众事业的投入,对减少私有企业的“唯利”对社会公共事业的不易多顾及,应该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

    写到这里,再看法国总统所关注的问题,应该说,100多年前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就已经关注过这些问题并提出过解决方案。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在现代条件下,结合数百年来资本主义和近百年来社会主义实际运行的经验和教训,创新性的探索更合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具体运作模式。

    说到这里,还想指出:面对当今世界的现实,人们也还不能不看到,由于世界各方对问题的认知差异和各形态文明、历史、体制的差异,要解决马克龙总统提出的问题的具体破解之法,虽有、但实施颇难。——以美国为例,奥巴马在麻省理工学院曾呼吁进行一场“严肃的对话”,如今面对《大西洋月刊》的编辑,他已经在呼吁“就政府对公司行为的监管拿出一个解决方案”。但见有学者指出,“我们很难乐观地看待这个问题。联邦政府不太可能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严格的监管,因为民主、共和两党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是分裂的。”这里还想补充说,在美国还有那些众多大型、超大型的军工、生产、金融企业、利益集团,从其本身的利益出发,有谁愿意多接受“政府制约”?这些利益集团的“游说”,又会使“政府制约”会打多少折扣?何时能出台?

    当然,这里也还觉得,虽然面对“资本主义行不通”的现实,要真正“解决问题”、走出困境颇难,但能认知和找到问题所在、明确“解题”的原则性目标、认清具体破解问题的方向和途径,还是必要和重要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