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万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力量 - 六万水首页
应避免宋襄公式的《人民银行法》修订
2021-03-28
字号:

    宋襄公的事例出自《左传》,据记载:春秋战国时期,宋国与楚国争夺天下霸主,楚宋两国沿河开战。谋士向宋襄公建议,楚军正在渡河,可以半渡而击,宋襄公觉得有悖公平而不同意。不久,谋士又建议,楚军尚未排好阵型,是攻击的好时机,宋襄公仍不同意,认为这种做法不仁义。等强大的楚军渡过河,排好阵之后,楚军将宋军一举击垮,宋襄公重伤而逃。

    宋襄公的仁义道德逻辑是:对敌人要给予最好的仁义道德礼遇,对自己则提出最高的道德标准约束自我。简单概括就是:宽以待敌,严以律已。在弱肉强食的战国时期,这套道德准则最终的结局是宋国人亡政息。我国将第二次重修《人民银行法》,在修订法律过程中,应避免出现宋襄公之仁。

    我国的《人民银行法》最早制定于1995年,当时的社会经济发展条件与现在有极大的差别。上个世纪末期,我国的经济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经过二十六年的快速发展,我国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在综合国力上可以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相竞争的工业大国。二十六年的发展,我国的生产力发展改天换日,生产力落后已经不再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现在屡见报道的是,所谓的产能过剩扩大提升消费的说法。所以说,在现阶段只要生产体系不被大规模破坏,不搞“去工业化”,我国不太可能会出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工农业消费品抢购的风潮。

    1995版的《人民银行法》第二十八条特别强调:人民银行不能对政府财政透支,人民银行不能直接购买国债,不能包销国债。虽然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通货膨胀经济现象中,主要原因并不是人民银行直接或间接购买国债所致。有数据显示,货币膨胀的一个不可忽略因素是,九十年代初期进入我国的外资以年均30%以上的速度增长,这导致货币供应量过快,物价上涨过快。但是为了表示对外资的欢迎,而当时的外资是高技术与先进管理的象征,我国央行不再直接购买国债,以控制货币发行量的增发速度。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中国从一个不起眼的发展中国家成长为全球GDP第二的经济大国。中国已经从一个发展中农业国变成一个强大的新兴工业化国家。我国的外汇储备已经从1995年的735亿美元,增加到3.1万亿美元。2020年我国宣布脱贫工作取得全面胜利,9899万贫困人口脱贫。我国在高铁、基建、高压电网、5G网络、新能源汽车、互联网支付等高科技领域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地位。特别是在这次遍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实践证明我国政府领导组织、疫苗科技以及现代中医治疗技术都是世界最好的。针对西方国家,我们无需再崇拜般地仰视,而要客观地正视这些国家的优缺点。在新的发展阶段,货币发行的国内外环境已经发生深刻的改变,二十六年前的法律条款有必要与时俱进,做出重大的改变,才能符合国家的根本利益。

    新央行法第三十条应避免让不友好国家有机可乘

    在最新版2020年《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第三十条中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可以根据需要,为境外央行、国际金融组织等机构提供金融服务。可以认为,这款条文为人民银行大量购买美国国债拟定了法律基础。如果还有人质疑中国为何要大量购买美国国债的话,可以轻松的用一句话来回复:我国法律并没有限制购买美国国债,相反央行法还提供了法律支持。但是,当前美国已经将中国公开列为最大、威胁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如果我国央行如果还大量持有或购买美国国债,这是否符合最根本的国家利益?

    在中美国家关系健康的时候,我们可以理解,央行大量购买美国国债是为了让大量的外汇储备获得投资收益。当前中美两国关系不再是本世纪初的互为所需,尤其是美国特朗普执政期间对中国露出粗暴蛮横的本质面目,对中国开启一系列疯狂的制裁与遏制行为。尽管特朗普下台了,善良的人们应切记:美国国策不会因为一个政客的下台而轻易改变。

    在当前的中美关系背景下,不能因为美债有利息回报,而大量持有或增加购买美债。 将来不排除中美两国关系出现极端情况。在极端情况下,美国有可能会冻结中国央行持有的美债。这种情形并不罕见,美国已经冻结过俄罗斯、伊朗以及古巴等国家的海外资产。

    更重要的是,人民银行购买美国国债,实际上就是中国人民银行直接或间接购买美国财政部发行的美国国债,为美国政府融资。美国政府借款很大部分用于美军开支。如果仍大量购买美国国债,在将来可能出现的两国冲突中,那些射向人民子弟兵的子弹,很有可能就是我国央行借钱给美军购买的。

    在前不久结束的中外两军加勒万河谷冲突中,美国政府就暗中煽风点火。据公开报道,美国政府给外军送钱送装备。对于这种流氓式的借款人,我们有理由保持足够的警惕。

    我们不希望以上的悲剧再出现。法律应该有严历的震慑作用,新《人民银行法》第三十条,应更能体现国家根本利益,而不应关注于那点蝇头小利的利息回报。人民银行对外国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服务,主要是提供贷款,以及用外汇储备购买他国债券。这些金融服务是大国金融外交的重要形式,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商业行为。能享受人民银行金融服务的国家与机构应该是:拥护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拥护一带一路建设,有良好货币发行记录的友好国家与机构,而将不友好以及不符合国家利益的国家与机构排除在外。建议第三十条修改为:中国人民银行根据国家利益需要,为境外央行、国际金融组织等机构提供金融服务。

    新央行法第三十三条导致铸币税大量流失有沦为金融殖民地之险

    新版《人民银行法》(意见征求稿)第三十三条仍沿用2003版央行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

    美国央行前任主席、货币理论家伯南克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作学术演讲时说:“在金本位时期,金矿就是一个中央银行。”因为金矿挖出来的金子就是货币,也就是说金矿可以发行货币,而发行货币就是央行的主要职责。我们反过来理解,在当今信用货币时代,国家央行就是一座虚拟的拥有庞大储量的金矿。国家通过强制法律,赋予国家法定货币有黄金同样的价值。

    在金银本位时代,国家通过垄断开采金银矿,将金银的标价远高于开采成本从而获得铸币税来改善国家财政,这与当前烟草国家专卖制度类似。在信用货币时代,不需要开采金银矿,国家通过央行向中央政府增发货币就可以获得铸币税,这是一个国家拥有金融主权的象征。央行购买国债就是实现央行向中央政府定向增发货币的可行途径。

    中华文明兴衰史与中央政府是否善于征收铸币税有直接关系。据西汉《盐铁论》记载:古时朝廷 “丰年岁登,则储积以备乏绝;凶年恶岁,则行币物……昔禹水汤旱……禹以历山之金,汤以庄山之铜,铸币以赎其民,而天下称仁”。由此可见,我们的祖先从夏商时期就懂得在遇到灾年时,不是通过增加税赋,而是通过增加铸币度过经济危机。

    中华文明在汉、唐、宋时期的中央政府都善于利用铸币税,获得一部分财政收入,来保证社会的正常运转。

    情形在明、清时期发生了很大变化。明朝自隆庆开关以来,就一直靠从海外贸易获得白银以保证经济活动中有足够的货币供应量。一旦没有海外白银来源,明清政府就陷入财政危机之中,整个社会长期陷于通货紧缩、经济萧条的恶性循环之中。

    从1567年隆庆开关,特别是1581年明朝首辅张居正实行一条鞭法,将税赋、徭役等白银化之后,中国的货币主权从此丧失。中国作为一个极度缺乏银矿的国家,却将白银作为自己的主要货币,从此以后中央政府就再也不能像以前的朝代那样通过政府铸币来增加财政收入,不能在危急时期,通过铸币来化解社会危机。从1581年之后,中国就开始向在美洲挖矿的欧洲国家缴纳铸币税。也正是从明朝、清朝开始中华文明被西方文明第一次所超越,一直持续到现在。我们本该自己铸造货币,却从明清以后要奉送大量劳动成果的商品之后,才能获得货币。

    贡德。弗兰克在《白银资本:重视经济全球化中的东方》中认为:从1400至1840鸦片战争期间中国一直是世界商业贸易的中心。而西方社会由于生产技术的落后,欧洲从未超过10%的世界贸易份额。弗兰克在书中提供了大量关于中国-欧洲白银商品贸易的交易数据,这些数据反映了中国在明清数百年辛勤劳作只是为了获得欧洲人从美洲挖出来的白银,中国通过海外贸易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商品。当时的中国人并不需要欧洲国家的商品,这些国家的商品在中国并没有吸引力和竞争力。中国人在四百多年时间里花了无数的人力与物力向西方进贡铸币税,如果这些时间与劳动用于国内发展我们的物质与精神文明,中华民族何以遭受如此多的耻辱与灾祸?

    这种出口商品获取货币的吃亏做法是明清以前的朝代不曾出现过的。这是儒家思想全面主导中华社会后,财政货币理论的大倒退。从1581到1949年,中华文明失去金融主权近四百年之久,这是中华文明在近四百年来不断遭受耻辱,被西方文明反超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少淳朴的人们相信,央行法新三十三条通过限制政府印钞,可以避免当年国民党政府滥发货币导致政权覆灭的历史悲剧。这种认识似是而非。决定物资价格最终是由生产力决定的,去年疫情严重时口罩多少钱一只?现在产量上来了,口罩多少钱一只?去年口罩贵是货币超发吗?今天口罩便宜是因为国家紧缩银根吗?不要将物价上涨总是怪货币超发,供求失衡才是决定性因素。

    我们的历史学家很容易考证在战争中,敌对双方无不是开足印钞机,全力争取战争的胜利。二战期间美国、苏联、德国、日本都在大量印钞,每个参战国都经历物价上涨,这是战争不可避免的经济现象。某党难道不搞金圆券改革就能赢得解放战争?某党紧缩货币就能一统江山?某党军事失败是首要责任,打仗输了,产粮区丢了,工业区毁了,数亿人民吃穿用无着落,物价怎么会不暴涨呢?公职人员工资收入不足以维持生存,物价暴涨了怎么能不加印钞票呢?这逻辑不能颠倒。印钞不能解决所有的经济与金融问题,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没有印钞权,将会导致产生一系列严重的经济社会问题。

    当前我国企业大量出口获得美元外汇,央行购入美元增发基础货币,这与明清时期的海外贸易获取当时的外汇占款“白银”是不是似曾相识呢?我们的学术界需要来一次大反思,我们再也不能像明清那样长期地向西方缴纳铸币税。

    而新央行法三十三条继续实施,政府将不能向央行发债,政府不能直接获得新增货币用于经济建设。我们还得重走明清老路,只能通过向西方国家进贡商品,才能获得货币使用。我国央行资产的构成也证实,我们主要是靠美元发行货币。在当前的形势下,如果我们还自我限制自己的央行向自己的政府发行货币,在外贸顺差越来越少的形势发展下,央行只能敞开大门欢迎外商投资,或者鼓励本国企业借外债。长期下去,我们以后的经济前景还不如明清。明清时期,虽然是向西方缴纳铸币税,西方国家并没有控制国内的重要产业与金融机构,而现在西方国家只要开足印钞机,在不远的未来就可以将我们的企业、银行悉数买下。

    西方的中央银行,根本没有三十三条这种奇葩的规定,或者在实践中不当回事。作为四百年来一直坐享世界铸币税收入的种族,他们知道他们阔绰的祖上如何获得财富。他们用美好、优雅的词汇,比如:量化宽松、**经济学、央行资产购买计划,来代替赤裸裸,自我妖魔化色彩的央行直接购买国债、包销国债、超发货币、财政赤字货币化等难听的词汇。对西方国家来说,新冠肺炎正在这些“大社会,小政府”的国家蔓延,国家处于危机之中。正如《盐铁论》所提到的“凶年恶岁”,欧美国家遇到了凶年,这些国家的政府也如夏禹、商汤那样“铸币行货”。西方国家的做法,得到了其国民的广泛支持。

    我们千万不要对西方国家幸灾乐祸,不要认为他们大量增发货币的做法是“无可奈何的傻瓜”。根据经济学原理,在经济萧条、衰退之时,整个经济社会的货币流通速度会大幅减少,在特殊的时期,大量增发货币,可以保证购买力,有效避免生产萎缩。所以,我们看到日本2012年大地震之后,大量印钞,以及当前西方政府大量增发货币,并没有出现世界末日般的超级通货大膨胀。靠印钞代替税收,当然不是长久之计,但是,在特殊的时期,也是部分地、暂时地解决问题的办法之一。

    我们需要担心的是,这些发达经济体增发的货币来到我们国家又是大量购买商品,又是买股权,又是买债权的,我们是不是吃亏了?这些从他们国家央行零成本印出来的钱,通过商业银行可以十倍地放大,凭什么就能随意收购我们国家最优质公司的股权,凭什么就能用极低的利息放贷给我们的企业与地方政府?而我们国家在强有力的中央政府领导下,我们安然度过危机,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印钱,通过经济内循环,生产商品供中国人自己消费?为什么我们的人民币不能到他们这些国家“买,买,买”呢?

    因为我国现行的货币发行操作,给予美元超越人民币的地位,这种地位是美国的盟国包括欧盟、日本都没有给予的。这种操作是:只要国内商业银行将美元卖给央行,央行就会还给商业银行相应汇率的人民币,而且没有限额。这就导致了中国央行资产中的美元是全世界最多的。由于中国与美元紧密挂钩,也就意味着全中国的生产力听从美元的驱使,这也是美元不担心通货膨胀的原因之一。令人遗憾的是,美国并没有给予我们同等的货币地位,美联储没有任何一美元的别国货币,当然更不会有人民币。目前任何一个外国国家央行也没有给予人民币这种没有储备数量限制的储备货币地位。我们已经允许美元在中国自由兑换成人民币,而美国从来不给,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会允许人民币自由兑换成美元,因为美国央行不储备人民币。

    新的央行法草案与二十多年前急需外汇时的央行法如出一辙。随着金融单边开放的加大,美元可以收购、控股我们的银行、保险、证券公司。我们不仅向美国缴纳铸币税,我们还会在不知不觉中沦为美元的金融殖民地。美国人不用生产,他们只要印钱,就能买下我们的金融公司和高科技公司,不管股价多高,他们都不会怕,曾经的中国联想、阿里,韩国三星,台湾地区台积电以及日韩许多商业银行,这些上市公司都成为了美资公司。华为没有上市,美国人买不到华为公司的股权,这是美国人生气的原因之一。西方国家要求发展中国家利率市场化,自己却实施零利率以及负利率,将天量的低成本资金放贷给发展中国家,收取1%于2%的年利息。通过股权控制企业,通过美元债权控制他国货币汇率,这是美元征服世界的路径。

    新央行法将铸币权交给商业银行的不良后果

    新央行法三十三条严格限制央行购买中央政府债务,这与当前西方发达国家的金融操作背道而驰,欧美日发达国家近二十年来普遍靠购买本国国债发行货币。我国央行按照西方金融学教材指导,除了靠外汇占款发行货币,也通过向商业银行贷款发行货币。从2007年以来,央行向商业银行直接增加贷款约12万亿元,加上通过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而向商业银行增加的基础货币,总计超过20万亿元。而这十四年间,央行没有向中央政府新增贷款一分钱,相反还对中央政府减少1000亿的贷款,从2017年12月份的1.6万亿元,降到2021年的1.5万亿元。

    这套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金融操作,有必要反思一下。西方经济学将个人、企业假设为理性人,而选择将政府视而不见,或者将政府视为必要的恶。这种在理论与实践中无限美化市场力量,极力打压政府公权的做法,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弊端暴露无余。在疫情冲击下,西方个人主义者以及反智主义者的言行让人匪夷所思,他们自私自利、愚昧的做法让整个西方经济恢复正常已经成为不可能。这套理论连西方当政者都不相信了,清醒的国人也对其嗤之以鼻。与此相对照的是,我党以及领导的政府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中国,为个人股东谋利的商业银行可以向中央银行贷款,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央政府却不能向中央银行贷款。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央行的贷款只会不断地增大,央行不断地增加对商业银行贷款,通过借新还旧,实际上商业银行不用还央行的贷款。央行不给中央政府贷款,从本质上来说,是将铸币权交给了私人的商业银行,让主权政府丧失了铸币税的收入。

    过去的十四年,央行通过对商业银行不断地放贷、降准,向社会释放了大量的流动性,只可惜这些流动性没有流到最应该去的地方。商业银行将这数十万亿的资金主要投向了房地产领域,过去的十三年,一线大城市的房价平均涨价在500%至1000%以上。商业银行在推高房价方面功不可没。如果这些再贷款首先由政府使用,政府用于各种基础设施建设,科研投入,国防建设,教育发展,平衡东西部以及城乡差距等等,这肯定会给全国人民带来更多的福利与幸福感,一线大城市的房价无论如何也不会像今天这样都香港化了。

    如果不是通过再贷款、降准为商业银行,而是将这几十万铸币税中的大部分给中央政府支配,那么,政府的负债率以及负债成本都会大大地减少。当前发达经济体实行零利率负利率政策以及央行购买国债操作,总体算下来,这些国家国债成本是否远远大于我国呢?这需要研究者们好好计算,而不是整天为发达经济体忧心忡忡。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国内某些主流经济学者视之为洪水猛兽的央行直接购买国家操作,正在欧美日国家如火如荼地开展。十多年过去了,这些国家的房价都没有像我国房价那样连翻几番,这些国家房价要么平稳,要么温和上涨,总之不会上涨五至十倍。我国央行将基础货币交给理性人商业银行去打理,商业银行只注重短期经济利益,没有公平意识与长期风险意识,却乐此不疲地玩着击鼓传花的推高房价的游戏。西方国家将基础货币交给政府使用,除了美国以外,别的国家都用于国计民生,增加民众福利。

    鉴于央行法新三十三条是关于央行资产的构成,央行担心政府行政指挥央行超发货币,导致出现剧烈通货膨胀的局面。这种担心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因噎废食。目前央行购买的国债数量远远少于央行购买美债数量,这种局面是不正常的,美国的盟友都没有如此操作。

    如果央行担心政府行政命令的非理性,为什么不将央行购买国债数量的权力交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呢?美国总统不能命令美联储直接印钞,但是美国议会的决议可以命令美联储印钞。美联储是美国央行,属于美国的一个政府机构。美国参众两会通过的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振兴计划,其中就要靠美联储购买大量美国国债,美联储的官员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而我国央行法还在纠结于是“直接”还是“间接”购买国债。间接购买还要给金融中介机构中介费,还增大了购买成本。业内人士都知道央行购买国债就是直接印钱,在非常时期,大量购买是没办法的办法,在平时,有节奏地合理适量购买国债有利于经济发展。既然是直接印钱,三十三条还要强调不允许央行直接购买国债,非要央行间接购买国债,这简直就是增加阻力,多此一举。而在实际操作中,央行又没有主动从市场上购买足够的国债给中央政府融资,这如何让人信服呢?

    央行的资产不应仅限于美元,也不仅仅是商业银行的借款凭证,更多的应是国债,以及更多国家的法定货币。从法律上明确,中国将给予更多外国货币在中国成为储备货币,不征收这些国家货币的铸币税,让这些国家的货币在中国获得购买力。只要这些国家的财政纪律良好,信用好,发展中国家货币一样可以成为我国央行的储备货币。通过建立货币平等的统一战线,废除美元在我国独享储备货币的特权。通过开放央行资产,换取人民币在对方国家成为储备货币的地位,这样可以实现用人民币在海外直接购买商品,直接投资,这才是人民币国际化成功的正确方式。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让美元霸权在中国人面前不敢称霸。

    为了捍卫金融主权,避免成为美元的金融殖民地,避免过多美元热钱涌入国内,避免向美国缴纳铸币税,避免商业银行成为事实上的铸币税获益者,同时也为了人民币国际化的成功。建议第三十三条改为:央行的资产构成为中央政府发行的国债,有良好财政纪律国家的外汇,其它存款金融机构及非存款金融机构债券以及黄金等资产。由全国人大决定国债以及外汇数量。这样的表述,才能真正体现金融主权,落实金融对等开放,真正捍卫中国人的金融利益。

    总结

    《人民银行法》绝对不是一部普通的部门行政法,绝对是一部关系到社稷民生、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法律,应该经过最广泛地讨论,绝对不能草草通过。如果我们对其中侵犯国家金融主权、国家根本利益以及侵害国民金融利益的条款让步,信奉宋襄公之仁,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历史的不负责任。《人民银行法》既可以成为一部为国聚财、为民创富的法律,也可以成为一部助力大国金融外交,助推人民币真正国际化,极大促进中华民族复兴的金融法律 。

    央行是一座蕴藏着数十万亿、甚至过百万亿铸币税的黄金宝矿,必须合理有效地开采出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铸币税是一种最公平的税种,全民承担,全民享受福利。在当前新冠疫情打击下,许多行业与企业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对企业与个人减税的呼声似乎成为社会的共识。但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成功证明,一味地减税并不能创造经济奇迹,国家的强大与发展需要足够的税源来维持。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不能丢掉两三千年以前老祖宗的智慧,我们要借《人民银行法》修订的机会,将旁落的铸币权重新拾起来,通过铸币来度过经济难关。

    当前美国正准备通过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有学者以戏谑的口气感叹:美联储又开始放水了,或者有的学者认为美元的末日指日可待。我们不应用同情、可怜或者看热闹的心态对待此事,我应该好好回顾历史:欧洲民族从1492年发现美洲新大陆以来,一直就是通过积极开采金银矿,开展所谓的“放水”。欧洲国家放水了四百多年从人类的二流文明变成一流文明。同时代的明清两朝都没有“放水”的资本,因财政危机都改朝换代了。如今我们的央行法还要遵循明清老制,废除自己给自己“放水”的权力,这更应值得我们深思。

    允许央行直接购买国债是保证中央政府通畅收取铸币税的关键环节。令人遗憾的是,目前不少经济学者仍不能理解,也不支持央行直接印钞给政府。天下大势,浩浩汤汤,四百多年前欧洲国家前往美洲大陆开采金银矿,当时拥有世界最先进航海技术、生产技术的明朝并没有积极进取参与美洲金银矿开采,后来的清朝政府也没有参与美洲大陆的金银开采,这是中华民族开始落后于世界的起源。如今欧美日都开展新形式的货币发行改革,与中国三千多年前夏禹商汤的操作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不应听西方人如何说,而要看他们如何做”,人类对于货币金融的认识或许还是比较初级的,但是我们不应再一次落后于世界发展的最新潮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先后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清华大学。财政金融学本科、工学学士、工商管理学硕士。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